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人民共和国党报论坛>>2004年会>>论文

党报新闻评论的文化责任
许椿: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广告系主任、副教授
  2006年04月29日02:1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电视 网络 报纸 广播 广告
出版 手机 人物 数据 茶坊
·王小丫重走“玄奘之路”
·“白宫批评者”变“白宫喉舌”  
·男版“长今”觅“好男儿” 
·西方媒体眼中的胡锦涛
·小S阔别7月重返《康熙来了》
·崔永元为“实话害人”公开道歉

  一、“真诚的犯错误”和“起码的道德感”

  在我国现在的综合性新闻传媒机构里,大都会设有“文化部”、“文艺部”或者类似名称、职能的新闻采编部门。在我们报纸上刊发的新闻报道、新闻评论当中,涉及到文化题材或者别的题材牵涉到文化内容的新闻稿件、评论也比比皆是,但是,我们的新闻人,我们的新闻评论作者们究竟是否经常思考文化的深层问题,是否对文化有一种必要的、自觉的关心,也就是“文化的自觉”,这却是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

  中国文化,从远古开始起源、生成,到春秋战国初步定型,经历秦、汉、唐等的转型,到宋、元、明、清时期成为了世界历史过程中十几种主要文明、文化中惟一盛开数千年而历久不衰的一朵奇葩。但是到了近代18世纪末以后,中国人在物质上、武器上败于西方之后,在精神上、文化上更是产生了巨大的心理缺失。从戊戌变法到“五四”新文化运动,再一直到今天,中国现代文化几经周折反复,经历了痛苦的艰难转型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虽有吸取了外国优秀文化因素,给我们的文化注入了新鲜活力的积极一面,但是同时也普遍存在着一种莫名奇妙的、自觉、自愿的自戕、自虐。很多人对此美其名曰:自我批判!但是这种所谓的自我批判并没有使我们的文化得到什么凤凰涅式的新生,倒是让西方人感到了一种在拳击场上一个强大的对手突然之间不战而降的莫名惊诧。胡经之:《中华文化如何走向世界》,王东:《中华文明的古代辉煌与未来命运》等,《中国传统文化与21世纪》,中华书局,2003年7月,第1版。阮炜:《中国与西方》,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9月,第1版。\[美\]黄仁宇:《黄河青山》,三联书店,2001年7月,第1版。钱穆:《现代中国学术论衡》,三联书店,2001年6月,第1版。

  面对这种文化的现实环境,我们的新闻传播领域的消极表现最为突出。特别令人不可理解的是,我们的新闻评论和很多从事新闻评论工作的人更是不断地向相反方向推波助澜:

  今年7月,由于伊拉克的武装人员绑架了一名菲律宾人,导致菲律宾总统迫于其本国民意提前撤回了驻在伊拉克的有限驻军。针对此事,国内一家知名的晚报发表评论云:这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的做法。反对菲律宾撤军!在此我们不讨论这样是否干涉了别国的内政(外交部对这样的事情尚且不能给予任何置评,你一家代表着党和政府的报纸岂不怕引起外交纠纷?),仅就该报的立场来看就大大地不妥。我国政府向来反对用任何借口发动一国或多国侵略、占领一个主权国家的战争,特别是战后,一直呼吁各国军队尽早撤出伊拉克。为什么该言论的作者就要如此去写?而该报的负责人就居然签字发排(该文刊登在该报国际版的明显位置)?这恐怕不仅仅是一种工作中的疏忽,而可以看作是一种对于国际“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潜意识的认同。

  去年,围绕孙志刚案件,国内新闻界作出了巨大努力,使全国和各地方人大废除了《收容遣送条例》,做了一件大好事。可是在过程中,也有不少不妥当的言论出现:某具有全国影响的周报发表《实现公正,即使天塌下来!》的时评,曾经眩惑于一时,而且居然还在一项全国性新闻时评大赛中获得了特等奖!且不论最早说“实现公正,即使天塌下来!”的那个英国17世纪的法官本身就是故作惊人之语(当时即有人反诘:天塌下来了,公正还有什么用?),仅就现在中国知识界中一部分人盲目宣扬的“程序公正”与现实中“实质公正”的诸多矛盾而言,就是外国的报纸也不致如此哗众取宠。

  和上面这篇时评同时获得该比赛二等奖的另一篇关于强制拆迁问题的时评也非常煽情,其标题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如果说前一篇还是仅仅自居一种“道德优越”审判的话,那么后一篇更是反映了近些年来国内很多人的一种想当然的认识,就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其实,在近代历史上,除了1789年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曾经规定过“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之外,在现代世界主要国家的宪法和其他法律中都没有这一条,连这个概念最早的发明者法国在仅仅四年后的1793年《人权宣言》中也删去了这一条。美国国会于1791年正式批准的《人权法案》,也没有宣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其他主要欧洲国家,包括亚洲目前最发达的日本也都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喻权域:《1999年3月4日在全国政协社科界讨论会上的发言——重视社会科学,慎重修改宪法》。而上面所说的那篇无视这所有现实的时评,不仅堂而皇之地通过了媒介的审稿关卡,而且居然被很多人奉为佳作,这不能不使人感觉到现在很多新闻人的价值取向已经发展到了一种非常偏狭的程度。他们的文化价值标准可以说“比新自由主义还新自由主义”。以上所说两篇时评及其获奖情况,均发生于本文作者参与担任评委的从2003年10月开始到2004年1月结束的一项有多家全国知名传媒机构共同参加的全国新闻时评大赛。出于尊重的原因,在此不公开媒介和作者的情况。

  在此我们应该相信上述三个例子作者的出发点和目的是良好的。但是历史早已告诉我们:“真诚的犯错误,有时比不真诚的犯错误更要可怕!”并且,“真诚的犯错误还有一个更要命的地方:那就是犯错误的人在事后,要么不承认那是错误,要么就为自己寻找理由十足的借口,从而失去了起码的道德感!”汪云生:《二十九个人的历史》,昆仑出版社,1999年2月,第1版,第77页。

  我们的作者和编辑,以及报社的负责人为什么会拿出这样的评论给我们的读者?其原因不过就是他们早已自觉接受了一些本来不属于我们的文化观念,接受了某种“政治意识形态与文化意识形态”,所以他们不以为错,反以为正确。

  二、党报新闻评论的文化责任

  限于篇幅,我们不过多展开文化和文化哲学的讨论,但是我们仅仅需要明确的重要一点就是:既然自然界需要千万种动物、植物和其他界别的物种共同构成,才称得上是姹紫嫣红的美好世界,而一旦整齐划一就意味着必然毁灭。那么,人类社会的各种形态,包括政治形态、生活形态、经济形态、特别是文化形态就肯定不会、也不可能走向一致。这个世界会存在的、符合逻辑和辩证法的状态,其实永久都会是“和而不同”。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0年《世界文化报告》中,参与研究的各国专家说:“我们的结论是:了解、赞同和甚至欢呼文化多样性并不意味着相对主义,而是意味着多元共存。文化的多元共存在这里指的是:不同的国家、公民群体、国家和国际机构理解和组织文化多样性的道路。在这方面,没有现成的政策处方,这类的政策应在所有国家的文化多样化的历史中去寻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报告——文化的多样性、冲突与多元共存》,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第10页。

  上述文本的含义很好理解:每个现代民族国家都有理由发扬自己的历史文化,别的民族国家也应该理解人家的历史文化。对文化的歧视,对某一种文明的贬低,实际上和当年的种族主义(早已为世人所不齿,但是现在依然存在)没有本质的区别,甚至于其危害更大。

  现在我们很多中国人,尤其是新闻人(当然肯定包括新闻和传播理论研究和教育工作者)似乎早已经习惯了用西方的框架来阐释中国,在从事符号传播的时候,“汉话胡说”、“胡话汉说”的现象到底是否能够用来解决中国的问题,没有人去认真考虑。反而不断继续近百年来用西方框架剪裁中国材料的可笑、可悲、可怜的错误。李泽厚:《思想史的意义》,《读书》杂志,2004年第5期,三联书店。

  十六大政治报告指出:“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撑”。作为党报新闻工作者,特别是作为“报纸的声音、旗帜”的新闻评论的作者,建立并且形成“文化责任”或者“文化使命”的观念,是一个现实而又急迫的任务。

  我们没有义务去做“欧洲中心论”、“美国中心论”或者“文明两栖起源论”的宣传者。我们应该保持我们的文化自觉,坚信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全球化”不可能消灭文化的差异,不可能消灭中国各族人民千百年来早已形成的生活、文化、风俗习惯。新闻评论工作者应该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努力去探寻中国文化的前进方向,为实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型做出应该做到的理论和实践贡献。刘曙光:《全球化与文化自觉》,载:《中国传统文化与21世纪》,中华书局,2003年7月,第1版。

  这些年来,一提到城市禁止燃放鞭炮,传媒就会一哄而起,大加赞成,认为放鞭炮是一种“不文明”。有人还撰文说《哪怕鞭炮伤了一个人,也是否定放鞭炮的理由》,可是对于城市限制养狗,传媒的多数态度却一百八十度转弯,虽然不能公然反对限养的法规,但是很多传媒的报道和评论对养狗还是采取了一种支持或者说是赞赏的态度,因为“养狗是文明的象征”。其实,现在全国每年因为放鞭炮而受重伤的人远远少于因为被狗咬伤而死亡的人。新华社2003年7月16日报道:2002年全国因狂犬病死亡人数达到1003人,仅2003年上半年全国因狂犬病而死亡的人即接近500人,狂犬病已经成为中国因甲、乙类27种传染病而死亡人数的第一杀手,其造成的死亡人数远大于“非典”和其他任何一种传染病。而且,“非典”可以医治,死亡率并不高,狂犬病则“可防不可治”,死亡率达到90%以上,现代医学对于狂犬病至今没有任何办法。另据某都市报纸2004年7月下旬报道:某城市小区的一只狗咬伤了人,可是狗的主人不仅不予置理,反而恶语相向,于是受害人激愤之下将狗打死,结果受害人竟然还遭到该媒介的强烈批评。养狗和放鞭炮两者对老百姓的生命威胁,对国家、社会、家庭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精神损失也是一笔很好计算、衡量的帐,本文的观点也不在于否定养狗,而是主张在安全的前提下,在国家的法律控制下两者都可以允许存在。可是,在养狗和放鞭炮之间,现在的传媒舆论却是厚此薄彼!我们可以很简单地解读这个悖论:养狗代表了现代西方的“文明”,“所以就是文明”,放鞭炮体现的是中国传统的文化,“所以就是不文明”,理由如此霸道,岂有他哉!2004年1月下旬,某著名网站发表:《租界史是一部文明史》的时评,完全抹杀了一百多年中国人民为了独立、解放而进行的所有伟大斗争,把那些认为“租界史是民族屈辱史”的人称之为“人格猥琐”!甚至于在之后的媒介论争中还得出了“汪精卫倒是好人”这样不知伊于胡底的判断!从良好的角度去看这种现象,只能说我们现在的很多新闻人、新闻传播理论工作者对于什么是“文明”的价值判断标准完全倾向于肯定一种文明,而同时又否定另一种文明。

  我们需要知道,传统的“人类中心主义”已经逐渐成为过去,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科学主义、经济主义包括在国际上近三十年、在国内近十几年最流行的“新自由主义”等等已经开始被整体主义、生态哲学等等所取代,那种动不动就给某些人和团体、国家、民族扣带有“过去价值标准”帽子的做法逐渐将不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流。余谋昌:《生态哲学》,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年12月,第1版。傅华:《生态伦理学探究》,华夏出版社,2002年6月,第1版。

  我们还特别要抛弃掉很多天真,明白在“冷战”结束以后,国家安全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头等问题,我们的新闻报道、尤其是新闻评论和新闻评论工作者要责无旁贷地坚持维护国家的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科技安全、生态安全、社会安全,特别还有文化安全。张文木:《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山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5月,第1版。马维野等著:《全球化时代的国家安全》,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10月,第1版。

  我们应该坚持以德服人,而不应该赞同以力服人的原则。人家好的、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应该好好学习,但是并不意味着人家就有资格教训我们,我们也不必要谨遵教诲,更没有必要奉之为圭臬,引之为准绳。

  我们应该有一种文化自信乃至于民族文化优越的意识,要顺应普通老百姓塑造民族符号人物的心理追求——这实际也是任何一个现代民族国家的客观需要,而不应该破坏之。遗憾的是,我们新闻界的很多人并不明白什么叫做“民族国家”,在很多人的意识中和他们的知识结构中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实际上,现在很多人的阅读和学习还停留在十几年以前的“启蒙”阶段,在他们的书架上近年来的新知识、国际学术界的新成果还没有摆上去。

  要了解现在国际政治思想学术界的动态情况,掌握国内这些年出现的各种政治思想学术流派的观点和学术成果,世界在发展变化,国际社会和我们的国家也在发展变化,我们的新闻人只有不断学习,才不会“不知有汉,何论魏晋”?我们只有读书学习,了解我们一代(现在其实已经影响到了第二代)新闻人不了解的那些最新的人类理论智慧知识,我们才会“超越启蒙”,才会和国际水平“接轨”。我们才能够尽到我们作为中国新闻记者、编辑、评论员所应该尽到的“文化责任”,完成我们当代新闻工作者的“文化使命”。

(责任编辑:詹新慧)
相关专题
· 人民共和国党报论坛
【18岁成为富翁的秘密一组图】  【让你一夜狂赚的绝世大秘密】 
请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精彩推荐:
追忆李庄
追忆李庄
央视是与非
央视是与非
博客来了
博客来了
综艺节目面面观
综艺节目面面观

频道每日新闻排行 频道每日新闻推荐
1  方琼、尼格买提入主《全家总动员》 复制…
2  美华裔女主播宗毓华丈夫卷入性丑闻
3  王小丫重走“玄奘之路”
4  广电总局为IPTV牌照发放铺路叫停手机…
5  央视新增两个电影频道 日播15部动作片
6  2006年 超女还有没有看头?
7  湖南台节目太多“内讧”无可避免
8  网上现“陈世美黑名单”20人详细资料被…
9  小S阔别7月重返《康熙来了》
10  新闻传播理论亟待创新
...更多
·  节目老套形式单调受冲击《开心辞典》要下课?
·  湖南台节目太多“内讧”无可避免
·  《开心辞典》开始闹分家 新搭档被挖墙角
·  崔永元:现在的娱乐节目没法儿看
·  “超女毒害论”背后的话语权忧虑
·  小丫新搭档诞生:李晓东宋鹏飞尼格买提
·  央视顶住压力开播涉及敏感话题节目
·  媒体评胡锦涛访美:中国主席的榜样
·  崔永元为“实话害人”公开道歉
·  萍水相逢百日间 邵飘萍林白水遇害80周年祭
...更多

热点新闻
·哲人虞峰16亿身价
·白岩松 爱恨之前的了解
·倪萍:话筒已装进心里
·为何媒体对假新闻暧昧?
·收视率是否“庸俗之源”
·名人博客之死
·网站不能瞄着人性弱点赚钱
·新闻学还能怎么“论”
·失足少年控诉网络毒害
·连战祖父撰写的新闻被发现
·电视剧生死观众说了算
·新兴医院广告再上违法榜
·一元片酬上网广招“英雄”
·综艺节目七大俗病症大曝光
·超级女声在嘈杂中艰难亮嗓
·吴宗宪央视试工终转正
·征文:大镜头里的小故事
·澄清“王小丫暂别”传闻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健康指南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