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媒介发展和使用的不可逆性
段京肃
  2006年12月30日14:2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问题的提出

  媒介的发展本来是人类社会中一个极为正常的现象。但是事实上,在媒介发展史上每当一种新的媒介技术和媒介形式出现并在全社会开始普及的时候,都会遭到来自不同社会力量的抵抗和反对。远的不说,就以广播开始普及的情况而言,“电台的发展同其它媒介的利益发生了直接冲突,特别是激起了报纸发行人的愤慨。”尽管报人们也承认电台的发展促进了报纸的销售,但仍然对新出现的广播媒体涉足传统上归报纸的新闻报道领域深感不安,甚至对电台播出新闻采取了限制或惩罚。几十年以后,当电视普及时,由于同广播电台的生存发生了冲突,“许多观察家说,电视宣告了电台的死亡。但是时间证明,两者都有自己的空间。”竞争的结果是众多的广播机构开始经营电视,但同时保留了广播。今天,当人类又一次面对新媒介出现的时候,新旧媒介之争又开始了。尤其是目前我们所面对的是几乎无所不在、无所不包、无所不能的电子计算机、互联网和移动通讯技术、手机相结合的综合性新媒介,它囊括了人类历史上所有媒介的长处,或者说弥补了迄今为止所有媒介的缺陷,成为人类长期以来所期望的那种最理想的媒介形式,于是它便在事实上向所有的传统媒介发起了冲击,成为所有传统媒介的对手。

  新媒介带来的问题

  新媒介的出现自然为社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好处。在社会的各个阶层几乎都感觉到了新媒介的力量,人们对它寄予了极大的热情和希望。但与此同时,在传统媒介环境中已经很习惯的社会各界对新媒介仍然表现了极大的不适应,甚至产生了某些恐惧。

  人们对新媒介传播形式的不适应(媒介使用)带来的恐惧。主要是习惯于通过传统媒介接受信息的人们对传播随意性感到的不适应、对新媒介传播信息方式的看不惯、以及对新媒介的主要使用者的偏见而带来的对新媒介的偏见、对新媒介使用不习惯带来的恐惧等。麦奎尔认为:“个体受众的媒体使用习惯,是反映总体社会结构的两个主要因素的产物:一个是受众个体基本稳定的社会状况,以及相应的受众个体的媒介需求(如对特定信息、休闲娱乐、社会交往等的需求);第二个因素是‘大众媒介结构’是指具有某一经济水平和教育程度的个人,在特定地点接触可得媒介的可能性。这两个因素不仅导致人们日常媒介行为模式,而且导致稳定的媒介使用意向、趋势和‘安排’,亦即个体的‘媒介取向’。它是受众社会背景和以往媒介经验的综合产物,常常表现为对特定媒介的喜好,特殊的偏好和兴趣,媒介使用习惯,以及对媒介益处的预期等等。”目前掌握主要的社会权力和话语权力的是在传统大众传播媒介环境中成长的一代人,他们有强烈的大众传播媒介的“媒介取向”和“媒介使用习惯”。

  对新媒介管理方法的缺失带来的恐惧

  在传统媒介环境中人们那种随心所欲式的管理方式在新媒介环境中将彻底失效。而新的管理手段又一时拿不出来或拿出的管理办法远远不如对传统媒介的管理那么顺手。传统媒介的主要特征是职业化、专业化,是一种众多人在一起的合作劳动方式的传播活动,使凭借大规模组合机器完成的传播行为。因此传统媒介的外在表现形式主要是规模大小不等的媒体机构。对大众传播的管理、控制实际上也就是对媒介机构的控制。而在新媒介环境中,这种集团式的媒介控制方法已经过时了,新媒介的个体性、信息的海量性、信息的易得性、世界范围内信息交流的便宜性,都是原有的媒介控制手段无法把握的。虽然各国政府也试图采取一些切实可行的措施加强对新媒介的管理,但在实际的操作中新媒介不同于传统媒介的地方太多,任何一种社会力量要想控制全球性的媒介系统(国际互联网)都是不可能的。在传统媒介环境中行使管理职能已经很习惯的各级官员面对新媒介自然也就表现出了许多的不适应。报载陕西某县的县委书记当感到不能有效对网吧进行管理时,下令关闭了全县的网吧,而且此举还得到了许多人甚至个别网吧老板的支持,就充分反映了面对新媒介时全社会的那种不适应。

  新媒介对传统媒介世袭领地的瓜分带来的恐惧

  传统的大众传播媒介经过长期的磨合已经形成了各自的领地,报刊、广播、电视三大媒介三足鼎立,相安无事,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程咬金,搅乱了大家的好日子。具体表现在:政治上的瓜分——舆论阵地的分化、社会影响力的下降——受众大量向新媒介分流,特别是青少年受众大量向新媒介集中、商业利益的损失——传统媒介广告客户被新媒介瓜分。

  新媒介的国际化带来的跨文化传播的便利造成的恐惧

  由于新媒介,外来文化大量进入原本“干净”的环境,造成了不同意识形态的冲撞所形成的“思想混乱”。无论是新闻宣传部门,还是文化教育部门,甚至是许多的个体社会成员,都对此表示了极大的担心——担心藏在“糖衣”后面的炮弹对我国受众特别是青少年受众带来伤害。

  媒介的进步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

  劳动工具的进步被认为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最重要的标志,它决定着人类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生产力水平。甚至在学术研究中就有以劳动工具为依据进行社会分期的作法。在传播领域同样如此,考察一个国家、民族、地区传播事业发展的水平,最重要的指标就是传播媒介的技术水平和数量情况。许纪霖认为,新媒介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二次文化革命”,在历史上,“印刷术革命给中国的知识精英们提供了两个非常重要的权威平台,一个是传媒,一个是大学,这套建制一直延到今天,但在最近五六年来,面临着一个很大的挑战,这就是互联网带来的第二次文化革命。我们日常生活乃至于文化生活里,出现了一个互联网平台,这个平台给文化带来的冲击,今天才刚刚开始。”人类从打拥有传播媒介(手段)开始,就将对传播媒介的改进、革新作为最重要的社会活动之一。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将自己最优秀的成员配置在传播媒介和技术的领域中。在社会发生动荡的过程中对传播媒介的争夺和拥有始终是人们所关注的。为此在人类迄今所拥有的各种科学技术手段和各种生产、消费工具中,传播媒介的进步始终是最快的。特别是进入工业社会以后,代表人类最高科学技术水平的众多产品都同信息传播联系在一起。未来的社会更被人们称之为“信息社会”,足见信息传播和传播媒介在今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美国学者罗斯托认为,一个社会的经济要腾飞,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社会的主流对新技术(革新成果)的鉴别和接受能。

  传播技术学家英尼斯认为,一个时代的标志便是那个时代所用的媒体。媒体对信息进行吸收和记录,并把这些信息转换为与处于同一时代的社会制度权力结构相一致的知识结构系统。

  新媒介发展的必然趋势

  在大家的眼中,今天不顺眼、接受不了的新事物,明天则可能就很顺眼、很能接受。自改革开放以来发生在中国人身边的许多事物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即使是那些人们一时接受不了的东西,也应该采取宽容的态度来对待。新媒介的出现确实带来了以往没有见过的许多新问题,但同问题相比新媒介带给人类社会的进步意义远大于负面影响。当新媒介进入生活以后,势必围绕新媒介形成一种新的社会力量,在传统媒介环境中生活惯了的人可能会对新媒介时代的一代人看不惯,但我们必须承认他们在未来的时代终将成为世界的主人。有学者已经非常理性地提出:“作为互联网革命的产物网络文化,已经成为主宰80后一代青年人的主流文化。我们这些印刷文化的过来人,对这一新崛起的网络文化,不管喜欢还是不喜欢,都不得不认真对待。而最认真的对待方式,就是理解它,熟悉它。两种文化需要沟通和互动,两代文化人也需要对话和交流,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传统与未来之间获得某种微妙的平衡。”

  媒介的发展是不可逆的。我们不能设想如果退回到结绳记事、鸿雁传书的时代,对人类将意味什么。

 

来源:人民网-媒介方法 (责任编辑:齐爽)


相关专题
· 段京肃
· 传媒期刊秀:《媒介方法》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