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08日18:01


高晓虹:我与电视的不解情缘

Untitled Document

  在电视中“学”和“术”应该结合起来,只有技术手段,没有内涵的东西,观众没有兴趣的,如果说自己很有深刻的思想和内涵,但是没有办法用技术手段传达的话,观众也没法接受。所以二者应该是结合的。

  12月8日,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院长、教授高晓虹做客“传媒沙龙”与网友在线交流,主题为“电视人的光荣与梦想”。

  高晓虹,1956年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1982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电视新闻摄影专业,先后获得文学学士和法学硕士,现为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院长、教授。

  高晓虹自1997年开始指导新闻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目前,主要讲授“电视编导”“影视精品赏析”“电视编辑业务研究”等课程。近年来,她先后赴法国、德国、新加坡等国家的高等学校和电视媒体讲授电视理论和实务课程,并积极参加国内外影视业界的学术活动。她的社会职务有:教育部新闻学与传播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教育部新闻学与传播学研究会广播电视研究分会会长、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

电视观念大挑战:直播日常化

   [高晓虹]:大家好,我是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的院长,我叫高晓虹,很高兴来参加人民网的论坛,我是第一次参加这个论坛,希望今天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机会,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媒体,跟大家进行直接的交流。

  [网友]:中国电视业和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在制作技术上和制作理念上存在哪些不同?国外电视新闻报道方式有什么先进的地方?

  [高晓虹]:谈到电视新闻,我觉得应该说说电视新闻的直播。现在在我们很多人的观念中,电视直播好像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这个奢侈是指直播好像一定要有一些特别重大的活动,比如香港回归、澳门回归、钱塘江大潮、老山汉墓或者是一些很著名的球赛才可以直播。
  但是在观念上,国外的直播是日常化的。前一段时间我们请过一个传媒大学的毕业生,他曾经在美国洛杉矶电视台做记者,因对世界新闻出色的报道获得过艾美奖。我们在美国的华人特别的高兴,特别为他感到自豪。他回来给我们讲美国电视直播的理念与方法。在讲座上,有一位同志提问说:你这个节目重播的时候,会改进吗?他说:我们没有重播。这是一个明显的观念的不同——我们的重播是很普遍的,但是美国没有重播,任何一个时段的新闻都是直播。

  [网友]:什么是直播的日常化?

  [高晓虹]:要实现直播的日常化,要努力做到以下四个结合:
  第一,空中拍摄与地面拍摄的结合。
  我们一般都是地面拍摄,当交通拥堵的时候,地面记者很难及时赶到突发事件的现场,这样就为我们的报道设置了障碍。空中拍摄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空中拍摄的飞机不受地面交通阻隔,而且有很高安全系数。比如说炸弹爆炸,或者是森林火灾的报道,在地面拍摄比较危险,而空中拍摄就没有这样的问题。
  美国的直升飞机出动一次是500美元,飞机本身并不属于媒体,是大家租用的;而我们国家基本上是没有调用飞机拍摄新闻,特别是直播节目的拍摄,一般只有到大型专题节目,或者是系列节目的时候才会动用航拍。
  第二,电视采访与广播采访的结合。
  电视采访与广播采访的结合也是很有必要的,比如电视直播的时候,现场报道的记者只能站在某个特定的地点向观众报道现场的情况,而实际上观众需要了解的是整个事件的全貌。对新闻事件全方位的了解,就要把电视报道和广播报道结合起来。比如打电话,打到几十里路以外的山的另一侧,然后问一个老百姓:你看到山火吗?然后他说:山火就在我们脚下烧。记者:情况怎么样?他可能就会对山火的情况进行描述,这样观众得到是对事情多方面的认知。
  第三,现实的拍摄制作与先期的制作相结合。
  先期制作英文翻译过来叫包裹。当记者赶到现场之后先制作这样一个东西,后面跟现场报道记者结合起来。包裹的特征就在于多视觉。包裹的表现形式是多样化的,有镜头,有进行的现场采访,而且还有字幕,或者是内在的、理性的背景资料。包裹的内容是相对丰富的,可以深入到一些房舍或者是内部拍摄一些镜头。
  第四,直播现场的画面与记者的现场报道相结合。
  因为直播的画面所表现的是新闻事实的表面、观众可以看得见的现象,而记者的现场报道就可以对整个事件的背景和一些相关的事实进行阐释,这样把表面和内在很好地结合起来。

  [网友]:现在电视直播越来越普遍,这是为什么?它以后的发展趋势怎样?

  [高晓虹]:直播越来越普遍,有技术的原因也有人观念的原因。直播首先需要有技术的保障,如果没有直播车的话,直播做起来会很困难。直播车在很多国家很普遍,我们国家的电视台纷纷买直播车,而且买的不止一辆,这样为直播技术上奠定了很好的物质基础。现在人的观念对于新闻时效性越来越高,他希望坐在家里就可以知道外面的情况。直播变得普遍,是两方面的结合。中国在未来几年,直播应该会进入一个大发展的时期。
  比如说体育的很多直播,我们就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大家现在看体育直播已经成了习惯性的行为了。其实生活和电视有很多密不可分的地方,比如体育,有很多做法是因为电视直播的存在,而改变的。原来我们的乒乓球是白色的,但是在,镜头上白色是不好看的,所以现在变成了黄色的球,而且包括很多大球也变成彩色了。除了体育赛事以外,一些政治活动,也适当地考虑电视的因素,比如中央电视台每天晚上7点有一个很好的新闻联播节目,我们中国以后可能就有一些重大的活动,可以的话,会放在7点开始,或者6:55开始。所以实际上电视和生活在互相改变着。

  [网友]:电视直播的形式有没有创新?

  [高晓虹]:不要只觉得要做大活动的时候,才会考虑直播,一定要使得它日常化,而且变成简短化。现在我们的直播是有一个框框的,我们很多人被束缚了,认为直播就是一个大的事情,除了现场,必须有演播室,有主持人和很多重量级的嘉宾,持续几个小时,在演播室里开座谈会,当现场出现拖沓时马上切回主持人。直播不是这样的,新闻的直播很多时候没有演播室,就是现场的直播,不是现在我们一说到做直播的时候,就是现场和演播室结合起来。中国对直播的概念是奢侈的。我们倡导的直播应该是事件化、简短化、日常化、通俗化。

  [网友]:电视直播之前,都要进行一些先期的准备,这是否属于新闻策划?您认为策划会不会影响新闻的公正客观?

  [高晓虹]:新闻策划就时间安排和大型活动的时间设定而言是很正常的,为了新闻播出而安排这个事件,我觉得是合理的。但是要看策划的界定是什么,如果对新闻事实有所干预,那么这个策划就不可取,但是如果只对活动,对一些流程进行策划,或者进行设计,在大型活动中是需要的。一般现在很多短消息的直播不大体现策划。 

电视形态:我们走在大路上

  [网友]:你平时工作那么忙,有时间看电视吗?您最喜欢看哪一类节目。

  [高晓虹]:我还是很喜欢看电视的,我什么都看,但是你问我最喜欢哪一类节目,我偷偷告诉你,我最喜欢好人抓坏人。

  [网友]:您对我国电视专题类的节目有什么看法?

  [高晓虹]:从电视专题类节目来讲,这几年在全国有一点萎缩,但是并不是节目做的不好,而是有更多其他的原因。比如有些台提出来的立台主张是新闻立台,然后可能会压缩电视专题的栏目和板块。另外,电视剧都是连续剧,观众每天都等着看,所以对专题节目有一些冲击。还有,各种新的节目,像竞猜,真人秀这种节目不断出现,都对我们原有的专题节目有一定的冲击,但是现在很多专题节目制作者做的节目水平非常非常高。比如,在中央台的十套,大家可以看到很多非常优秀的专题节目。

  [网友]:国内出现了很多自真人秀的节目,高老师怎么评价这些节目?

  [高晓虹]:中央台和美国的媒体正在同步播一个真人秀节目叫《急速前进》,当我们在校园里播放这个节目的时候,很多学生看的如醉如痴的,因为他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当然真人秀节目整体要做的比较健康向上才好。

  [网友]:感觉现在纪录片有复兴的趋势,高老师您觉得呢?

  [高晓虹]:纪录片是很国际化的种类。大家读各国文章的时候,关于纪录片的论述是非常非常多的。中国和国际上有很多优秀的纪录片创作者,他们不因为这个纪录片暂时的消沉或者兴盛而追风,他们都是踏踏实实兢兢业业地做纪录片的工作,因为纪录片就需要这种精神。我们有这么多的优秀的纪录片制作人,不断有好的片子出现,纪录片一定会兴旺发达。

  [网友]:随着新媒体的出现,电视节目的形态有什么变化?

  [高晓虹]:随着新媒体的出现,电视节目的形态要适应它。比如在手机能收看电视节目以后,在手机上播放的东西就要简短、信息比较突出。从视觉传达的角度来说,手机的屏幕很小了,这个方面也要注意。比如车载的电视节目的出现,为了适应人在路上时的心态、欣赏的条件,可能要做适应他们的节目。在手机上看的电视节目,从镜头的拍摄来说,特写和近景要多一些,另外在手机上看的东西要简练,如果只想了解新信息的话,你要有具体的文字告诉他。再有,要结合手机的特点设计我们的电视节目。大型的长篇系列节目在手机上播可能不是特别适合。

解说电视:和观众一起成长

  [网友]:为什么感觉现在电视节目的文化内涵越来越淡了?

  [高晓虹]:其实有很多节目还是很好的,你感觉越来越淡,可能因为有些节目简单的追求娱乐化,你觉得它文化内涵显得少了。但是其实在中央10套和其他频道里面,有很多很有文化内涵的节目也在播着,很多观众爱看这样的节目。
  但是我觉得你提这个问题特别好,比如说就现在的新闻节目而言,有些电视台简单的追求做民生新闻,因为觉得收视率可能会高,因为这个民生新闻在地域上跟观众有接近性。但是民生新闻一定要注意它是新闻,要考虑它的新闻要素。现在有些人误以为民生新闻就只要是身边发生的事,就可以作为民生新闻,就把它作为街头小议,这是不可取的。

  [网友]:现在娱乐节目越来越泛滥,而新闻节目、专题节目有弱化新闻,强化娱乐的倾向,民生新闻受到很多关注,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国外是否也存在这种现象?

  [高晓虹]:有些从业人员觉得民生新闻收视率比我们的连播节目收视率高,或者他没有做过调查,就觉得民生收视率高。我个人认为,在我们国家,你是在有这档联播新闻的基础上,你才看这档民生新闻。我们搞电视的人很习惯性进了一间屋子就开电视,去年到台湾去,我开电视的次数越来越少,因为我觉得他的新闻不重要。我知道他的一些事情,我也不显得很渊博,我不知道,我也不会显得很浅薄。如果不重视民生新闻的选择标准,这样就不好了。

  [网友]:有种说法是电视节目大陆抄港台,港台抄日韩,日韩抄欧美,您怎么看?

  [高晓虹]:中国的电视节目其实也出新,比如《故宫》,最近在开《故宫》的研讨会。所以不是抄袭的问题,只是互相借鉴的问题。节目拿来之后一定要做本土化,如果不做本土化这个节目也不会有生命力。

  [网友]:电视节目怎么做才能好看?一个好看的电视节目应该具备什么东西?

  [高晓虹]:如果这个问题针对某一类节目提就更好回答了,但是我总体来说一下。电视肯定要先拍的画面好看,因为这是电视媒体。至于怎么把一个节目做的好看,有很多方面。比如从选题上必须是大家关注的,从做的角度,你应该在叙事上比较能抓住观众,比如你要有好的悬念,另外表述的很清晰,片子有细节,过程真实等等。

  [网友]:电视台的攀比跟风现象特别严重,您怎么看?

  [高晓虹]:这个话从正面和反面都可以说。如果从正面说的话,就是互相借鉴和学习。如果从反面说的话,就是攀比跟风。这种现象在电视界不管中国和外国都是存在的,因为一个节目收视率高了,大家都希望自己有很好的收视率,所以就会跟着学,但是学多了以后,变的很雷同了,可是一定要在学习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根据自己的地域特点,根据自己频道专业化的要求,一定要有所创新,这样才不是简单的学习。

  [网友]:现在电视广告越来越好看了,不过有好多挂角广告非常碍眼,你看电视时讨厌广告不?

  [高晓虹]:我也同意你的说法,广告真的越来越好看了,20多年前,我研究过广告,那时候经常是套话。现在已经基本上看不见了,而且因为广告有比较雄厚的经济实力,所以广告节目从制作角度多数是比较精细,而且比较好看。好看的广告都会喜欢看的,也不会讨厌它,讨厌的是不好看的广告,你说对吗?

  [网友]:偷拍问题越来越多,你怎么看?

  [高晓虹]:现在暗访和偷拍在节目中用的很多,因为没有一个明确的新闻法规,对偷拍的人和被拍的人有一个规范,所以当被拍摄者发现自己被偷拍的时候,他就用手遮挡,或者发生一些冲突。拍摄者和被拍摄者,实际上都有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的权利。就目前而言,偷拍为电视节目提供了另一种的方式,揭露了一些平时正面去拍却拍不到的东西,所以观众还是喜欢其中的一些节目。但是要分两方面说,记者不要以为想要拍什么就拍。被拍摄者也应该保护自己合法权益。

电视教育:既有“学”又有“术”

  [网友]:你觉得当老师的乐趣是什么?

  [高晓虹]:1982年我刚毕业的时候,当时同学都分到国家重要的媒体去工作了,而让我留校,我当时觉得能到一线去做记者多好玩,每天接触新鲜的东西。20多年过去,我现在不这么想了,因为在学校当老师,一样有时间可以到媒体去做节目。还可。天天跟学生打交道,年轻人有很多新鲜的想法,每天都在激励你不断地调整和充实自己,特别是教新闻类的专业,你既需要了解学生,也需要了解业界,老要跟上时代的步伐,所以这里有无穷的乐趣。

  [网友]:您的课很受欢迎是什么原因?教学相长,您从教书实践中获得了什么?

  [高晓虹]:非常感谢你喜欢电视编导这门课,我想讲好一门课最重要的是向实践环节学习,要把实践中最新的东西拿到课堂来讲,而且诚心诚意地对待所有来听你课的业界的同志和自己的学生,要喜欢他们,真诚地把自己所知道的最新的东西讲出来。

  [网友]:高院长,请问传媒大学的电视与新闻学院与其他国内大学的新闻学院,如人民大学的新闻学院,复旦大学的新闻学院以及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有什么不同?

  [高晓虹]:就广播和电视而言,中国传媒大学是很有特点的。人大、复旦和清华是综合性的大学,他们的综合性的背景比我们优越,而且他们整体的多学科的优势,也是非常明显的。我们跟他们相比,主要在广播电视上有一定的优势。
  广播电视是一个系统的学科,我们是第一个在中国开办广播电视专业的学校。我们从1954年开办了这所学校,中国的电视业是1958年开始的。我们广播电视专业的课程体系是完整的,随着广播电视业的发展也会调整。另外广播电视需要一系列的训练手段,在我们学校里,实验手段也是比较完备的。再有,它已经有50年的历史了,所以他有50年的校友,这些校友都是在广播电视业界,这样就增加了跟一线业界的联系。今天我们也很虚心地向北大、清华、人大、复旦学习。

  [网友]:电视方面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教育有什么不同?

  [高晓虹]:本科生的培养是非常注重到一线去做记者的能力,而且到一线去做记者一定得是会拍、会编、会做电视节目,否则用人单位就不会录用他。研究生阶段要在会做节目的基础上,对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进行研究和思考。所以这两个阶段应该是不同的。你可能觉得有些同学,为什么研究生阶段好像还在学习动手能力的一些知识,可能因为他原来本科阶段的学习背景是其他专业的,所以他需要补这方面的课程,但是研究生阶段会有更深的思考和知识的充实,这两个阶段是不一样的,都是有必要的。

  [网友]:电视学院本科都什么专业是提前招生?为何采用提前招生的方式?

  [高晓虹]:我们是电视摄影和电视编辑提前招生。十几年前的初衷是稍微看一下它的身高、眼睛,因为电视记者会在各种公共场合出现,他们希望记者没有明显的缺陷。

  [网友]:高院长,电视学院的学生就业情况怎样,是不是都有机会去电视台实习啊?

  [高晓虹]:有机会电视台实习,比如为了迎接2008年奥运会,我们的电视摄影专业同学,现在都在参加各式各样的国际体育比赛的赛事,为转播2008年奥运会做实战的演练,另外这两天中央台的体育中心还向我们要编辑,让他们(同学)学会编辑。

  [网友]:港台的新闻学教育比大陆先进多了,能介绍一些吗?

  [高晓虹]:我去过香港的一些大学,也看过他们的新闻教育,有些学校设备比我们先进,这和他们比较多的办学资金有关系。但是我们也有很多自己的优势,大陆培养的新闻专业学生有很好的国际和国内视野,而且今天中国大陆对港台和世界的了解比较多,学习和借鉴也比较多,所以今天大陆的新闻教育不落后。

  [网友]:有的人说电视无学,有的是术,您怎么看?

  [高晓虹]:我不能认同这样的说法。如果只是术的话,我们只需要把一些技术的手段呈现给你,你作为观众你是不是想看?这个“学”是要有内涵的,你很在乎电视屏幕上播出的东西,它的深刻性、思想性,和他的意境,我做一根线条,这根线条在屏幕上变成各式各样的颜色和形状,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一个小时。在电视中“学”和“术”应该结合起来,只有技术手段,没有内涵的东西,观众没有兴趣的,如果说自己很有深刻的思想和内涵,但是没有办法用技术手段传达的话,观众也没法接受。所以二者应该是结合的。

  [高晓虹]:很高兴和大家在网上进行交流,大家提了很多特别专业又很有深度的问题,大家问题也促使我不断地去思考,希望下次我能够回答的更好,谢谢!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刘海梅)
传媒沙龙
高晓虹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