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1日15:56


记者黄雄:行走在黑幕与真相之间

Untitled Document

  “只要我奉循法律办事,信守道德为文,笔就可以成为我投向社会阴暗与丑陋的武器,法律与道德的底线将是我行走在这个世界的最坚实的‘保护伞’。”——黄雄

  11月29日,传媒频道转载了《北京青年报》一篇题为《被黑恶势力不断追杀的名记黄雄 行走在黑幕与真相之间》的报道,“揭黑记者”黄雄的事迹感动了很多网友。12月9日(周五)14:00,黄雄登陆“传媒沙龙”与网友在线交流,主题为“行走在黑幕与真相之间”。

  黄雄,1974年生,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中国安全生产报》驻湘记者、娄星区人大代表、娄底市人大代表。2001年从事新闻工作以来,先后采写了500多篇新闻报道,在《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安全生产报》、《中国煤炭报》、《人民之友》等中央和省级重要新闻媒体刊发。2004年其撰写的《安全会上睡着了》新闻稿,获得第十四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

  在湖南娄底市,黄雄很有名气,不仅仅因为他作为《中国安全生产报》驻湘记者获过新闻奖,更重要的是他敢于揭露阴暗面,一直被当地的社会黑恶势力所憎恨和追打,其间还被关进监狱达半年之久。10年来,黄雄始终坚持以文字的形式来揭露社会阴暗面。他没有固定收入,家人接济过活。在接受采访时,黄雄说他当记者不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生计,就是要揭露阴暗面!他说:“说真话的感觉真好!”

  ■当记者前就因写文章给自己惹下一个冤案。“无罪释放”出来时,他瘦得皮包骨。治疗、申诉过程,花费了全家的积蓄。黄雄像叫花子一样露宿街头

  ■报道引起高层重视,但黑恶势力不干了。“黄雄!”电话那头传来恶狠狠的声音,“你要是再敢管我们的事,要你全家死光!”电话这头,黄雄镇定自若,没有一丝畏惧

  ■黄雄为受害人追回了赔偿,却得罪了黑恶势力。不久,面包车上下来20多人将黄雄围住拳打脚踢

  ■有官员以法律的名义对黄雄进行栽赃陷害

  ■黄雄看见各煤矿的爆炸物品随意存放,便心急如火,他频频揭出煤矿问题的内幕,惹来威胁不断

  ■拒绝红包,拒绝所有朋友的劝阻。为了维护正义,他对个人的生命已在所不惜

为民“鼓”与“呼”:不同寻常坎坷路

  [网友]:经历了那么多,您还相信有正义吗?

  [黄雄]:当然有,如果这世间没有了正义,我就不做记者了!  

  [网友]:在从事记者工作之前,您就曾经因为一篇文章而被冤枉入狱长达半年。在遭受刑讯逼供的巨大折磨之后,为什么还会选择以文字为生的记者职业?

  [黄雄]: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我相信法制时代给人们的日常生活正带来前所未有的进步,这已不是当年可比。更何况,当年蒙冤入狱也还是通过法律途径得以救济。可以说,只要我奉循法律办事,信守道德为文,笔就可以成为我投向社会阴暗与丑陋的武器,法律与道德的底线将是我行走在这个世界的最坚实的“保护伞”。
  所以,在遭受刑讯逼供的巨大折磨之后,我仍然敢于选择以文字为生,敢于执著地走在新闻这条路上。我坚持走这条并不平坦的路,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不再重演我过去蒙受冤屈的悲剧。我愿意用手中的笔为正义鼓与呼。需要说明的是,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我并不是只写负面报道,只看到社会的不良一面;采撷社会的阳光与生机,同样是我工作的重要内容。

  [网友]:请问您,现在的记者受贿,嫖娼的现象非常严重,您有过么?

  [黄雄]:第一,您所说“现在的记者受贿,嫖娼的现象非常严重”不知有何见证。第二,如果有记者受贿、嫖娼那也只是极个别的现象,请注意不要以个别现象代替全部。第三,我没有过。
  不知这个答案你满意不。

  [网友]:像你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佩服佩服。支持你继续做记者的信念是什么?

  [黄雄]:不敢说越来越少,因为在我的周围就有着许多这样的记者,我只不过是其中非常普通的一员。
  支持我的信念应该说有二个,起点是新闻是我的本职任务;更高一层次,是心中有正义,而且我坚信:邪不胜正。 

  [网友]:您有没有想过离开湖南日子会好过一点?

  [黄雄]:想过。目前条件尚未成熟。
  此外,正如北京青年报记者先生所说,我的一口湖南方言也说到了外地就不管用了,采访时会引起别人警觉,许多的内幕就无法查找了。

  [网友]:后来,您曾经因为一篇报道被黑恶势力追打了长达3个月的时间,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屡屡遭到恐吓,您有没有想过退缩和放弃?面对威胁,真的不害怕吗?在跟黑恶势力斗争的过程中,有什么是您不能忍受的吗?

  [黄雄]:这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对于有些有社会良心的记者来说,遭打或者受恐吓是家常便饭,应当说,各级政府给予我们记者的言论空间是很大的,是很自由的,正因为这样,我才能够屡屡成功报道新闻真相,揭露事件幕后。也正因为这样,黑恶势力才有追打我的理由。
  我也这样问过自己,我真的不怕吗?我无法回答自己!如果说害怕黑恶势力,那我不会屡屡与之为敌。但是,记者之所以神圣,之所以被人敬仰,最基本就是要有一颗爱心、狠心和苦心,要敢于为老百姓仗义执言,现在老百姓对于有些干部,甚至一些部门是持质疑态度,他们宁愿将交到有些干部手上处理的事反映到新闻部门,而且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新闻工作者的手时,看着他们血泪苦泣,新闻工作者心如刀绞。这些促使我义无反顾地与黑、与非较量。
  说不怕谁也不会相信,如果出现黑白颠倒,“警匪一家,官匪一家”,黑恶势力假用法律和正义的名义对我进行无中生有的栽赃陷害,甚至是是用莫须有的名义进行打击报复时,我还真的害怕。我不能忍受的是,我们个别地方的领导干部,在正义与邪恶斗争的过程中,始终不是站在正义的一方。这让我有些伤心。 

  [网友]:有没有什么影响过你的信念?是什么让你有勇气一直坚持到今天?当你的人身生命安全遭到威胁的时候,你的家人有没有劝你放弃?不为家人担心吗?

  [黄雄]:有过,当遇到一些地方的少数官员助纣为虐时,我也经曾沮丧,不过我始终坚信明天是个艳阳天。
  从家庭环境来讲,让我有勇气一直坚持到今天的是我父亲的谆谆教诲和自己对正义的追求。家里确实劝过我放弃,但他们最后还是支持我的,也是我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原因之一。而作为驻地记者,地方各级政府领导,尤其是新闻主管部门给过我很多的支持和帮助,只要我是实事求是,符合新闻原则地报道事实真相,在我人身生命安全遭到威胁的时候,他们是会给我有力的保护的,如,因在安全生产领域整治“官煤勾结”出名的2005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候选人之一——娄底市委书记蔡力峰同志就对我的成长很关心、很关注;此外,作为人大代表,当地的老百姓也愿意跟我说真话,希望跟我说真话,并且会跟我说真话,我没有理由辜负他们的期望,我没有理由不代表他们说出真话。
  当然也为家人担心,在外采访时我晚上从不关手机,与家里保持通讯畅通。

  [网友]:看你的简历,并非科班出身的新闻记者,为什么走上这条路?没有接受过新闻教育,为什么有这样的新闻信仰?

  [黄雄]:真正的新闻信仰,如果说有这种信仰的话,我觉得那就是对正义和真理的信仰。从事和热爱新闻工作和你的学历没有本质上的关系。我热爱生命,热爱正义和真理,所以我选择了这条并不平坦的路,并且我会一直走下去。正因为我非科班出身,所以我应当更加努力!  

笑看荣辱名利 

  [网友]:作为记者,您现在功成名就了,并且您还做了人大代表。这会不会让您在报道的时候,有所顾忌?还会继续做批评报道吗?

  [黄雄]:我在事业上还刚刚起步,从事新闻工作还只有短短几年时间,远远谈不上什么功成名就,离我对自己的要求,离广大关心我的读者和朋友的要求都还相差很远,我还会更加努力工作。另外,人大代表的身份不会让我有什么顾忌,只会催我奋进,因为人大代表和新闻记者这两者之间有许多的共同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为民鼓与呼,为国家和民族的强大鼓与呼!我会继续朝着有利于这两点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网友]:你不怕危险我信,但要是面对荣誉你也不动心,我看未必。

  [黄雄]:面对什么样的荣誉呢?如果说我的新闻稿件能得到大家的认可,能得中国新闻一等奖的话,我想我会动心的:)结果就是让我更加努力去工作。

  [网友]:你说做记者不为赚钱,那你图什么啊?

  [黄雄]:对于这位兄弟的问题,首先我想要说的是,一个人做点事情,并不一定要为了赚钱。在解决生活费用的经济基础上,一个人完全可以为了社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做一个活得有价值的人。
  我相信自己是在为社会做着有意义的事情。

  [网友]:记者的职业责任感一不小心就会转化成职业优越感,你是怎么克服这种心理怪圈?

  [黄雄]:跟个人的修养有关,我相信自己不会患这样的“通病”。

从老百姓那里“挖新闻”

  [网友]:你怎么看“以民为本”、“人文精神 ”,记者到底站在什么立场上说话?

  [黄雄]:国家抓安全生产就是“以民为本”,而且上升到了“人文精神”的高度。记者应当是站在“中立”的立场上,追求“实事求是”,还原事件真相。

  [网友]:黄记者,说真话很难,有时候采访受到阻挠,你有什么好办法?

  [黄雄]:首先,说真话的感觉,真好!真痛快!但说真话是有风险的,要注意策略,注意保护自己。比如说采访过程中的证据就应该好好保存。有时候采访受到阻挠,我觉得自己做事有点像公安卧底。

  [网友]:您知道王克勤吗?您认为自己和他的不同和相同之处是什么?

  [黄雄]:谢谢,我知道我的身边还有许许多多非常优秀的人。向王克勤学习!

  [网友]:您参加过安全事故方面的新闻发布会吗?在官方统一口径,发布消息的时候,记者的自由度就打折了吧?

  [黄雄]:比如说,我获中国新闻奖二等奖的作品《安全会上睡着了》一文,就是当地安监局挂牌并召开全市安全生产工作会时采访所得。这就不是官方统一口径。记者的“自由度”并没有打折。应当说当前中国记者的言论还是相对自由的。

  [网友]:从事安全生产方面的报道久了,会不会越来越麻木?

  [黄雄]:报道久了,一方面是发现安全隐患的经验足一些了,能够发现一些常人难以发现的问题,给当事人或者有关单位提些建议,出些抓好安全生产的点子;另一方面对许多小毛小病会有些“视而不见”(或者说“孰视无暏”),因为,我是从“挖新闻”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对于有新闻价值的内容才会高度重视。

  [网友]: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记者只是普通公民,只进行新闻报道,而没有“新闻审判”的权力。在现实生活中,您怎么看新闻和司法之间的关系?

  [黄雄]:记者首先是一个普通的公民,然而记者又背负着不普通的职责,那就是发现新闻线索,挖掘事件真相并将之告诉应该知情的群体。在我国社会主义法制还不是特别健全的今天,新闻的舆论监督很有必要,并且还很不够。即便是到了我国法制非常健全的那一天,新闻舆论的监督也很有必要。
  “新闻审判”是近几年冒出来的一个时髦的名词,其实就我国新闻的现状来说,还远谈不上新闻审判。新闻在某种意义上虽然具有法庭诸方陈述的效果,但报道事件的真相不等于新闻审判,刊登各方面群众的观点意见不等于新闻审判。其实,我并不赞同“新闻审判”的说法,严格意义上讲,审判永远都是司法机关的权力,除此之外的任何单位的所谓“审判”都是无稽之谈。

  [网友]:记者又不像警察,有调查权,你怎么掌握更多资料

  [黄雄]:有责任心,有事业心,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网友]:做新闻这个行业久了,会不会讲的都是“官话”、“套话”,自己还不觉得?

  [黄雄]:不会。讲“官话”和“套话”的时候毕竟只是少数,这种文字自己一般心里有数。
更多的时候,会以新闻价值的角度去寻找话语。

  [网友]:您做批评报道的新闻源都是官方的吗?有没有自己的新闻线人?

  [黄雄]:不是,或者不完全是,因为更多的批评报道需要自己去发现,去挖掘。有“线人”,就是那些信任你的老百姓。一个人一旦经常讲真话,赢得了他们的信仰,所有的新闻源都会自动找来。

安全生产报道:警钟长鸣

  [网友]:一些安全生产事故发生的时候,当看到那些年轻的生命瞬间消失,您作为记者会不会有一种无力感?怎样才能帮助这些无辜的人,更重要的是怎么才能避免这些悲剧的发生?

  [黄雄]:去年,湖南隆回的斜岭煤矿在半年内连续发生三起矿难,造成19人死亡和多人受伤,第三次矿难时,我和湖南工人报的记者最先赶到现场,希望通过调查了解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结果遭遇到的,是矿工的白眼;是当地政府阻拦;该矿董事长甚至说“我只管大事,小事不管”,言外之意是把“死亡19人”当成了“小事”。所以说,在采访过程中遭遇到的那种民众或者其他人员对安全的无知、无奈、无理的思想真的使人感到很乏力。
  到现场采访后,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快披露事件真相,促成对相关人的责任的追究,还无辜遇难者以公道。此外,也是更重要的,当然是希望能够通过报道给那些相关行业的相关人员一种警醒,从而有效预防类似事件的发生。这种警醒有时会很有作用,但也有时会变得非常苍白乏力。

  [网友]:现在国家非常重视安全生产,相关的报道数量上比过去增加许多,但是人们对安全的观念却很淡漠,譬如矿难的消息很快就会被遗忘,消失的生命只剩下一些数字。您认为媒体在这方面有什么责任吗?

  [黄雄]:国家对安全生产的重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思想,体现了“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如果一定要给媒体定个责任的话,我想,一方面媒体要告诉人们珍重生命健康,敬畏生命健康,懂得保护自己的生命健康权,唤起更多的人来关心安全生产,关心自己的安全和幸福;另一方面媒体要不断披露安全生产事故真相,让社会知情,让那些草菅人命、不重视安全生产的无良企业主和相关责任人不敢恣意妄为。
  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着安全观念淡漠的现象,当矿难很快被遗忘,当消失的生命只剩下一些数字,媒体应当不断地提醒民众,以至于把安全观念变成一种类似恪守道德的思维方式,把安全行为变成一种道循法律的行为习惯。我有一种古怪的想法,应当把“安全”看成是一种民风民俗。媒体在这里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网友]:你怎么看问责制。据您了解,有些事故的相关责任人是否受到相应的“问责”?

  [黄雄]:作为一级政府的主要领导,在任内对特大安全事故负有行政领导责任,我们国家目前来说有两种处理方式:一是基于道德层面的引咎辞职。我们不禁联想到:去年4月,国务院、北京市和吉林省相继分别批准在中石油川东钻探公司井喷特大事故、密云县迎春灯会特大伤亡事故、吉林市中百商厦特大火灾事故中分别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中石油总经理马富才、密云县县长张文、吉林市市长刚占标引咎辞职。这三人都是所在辖区的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都是因为一起特大安全事故而引咎辞职。某地五年季度发生四起在全国具有影响的特大事故,但没有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引咎辞职。
  那么,对不引咎辞职者该怎么办呢?于是就有了第二种方式:基于法律层面的“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制”。2001年4月21日,国务院第302号令公布了《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去年的4月27日,对2003年“12·23”井喷特大事故的发生负有主要领导责任陈应权,作为四川石油管理局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被撤销四川石油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职务。这是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制的具体体现。一些地方人民政府也相继出台了《重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规定》。但是,作为安全第一责任人在特大矿难事故发生之后并没有被撤职,这样的情况是存在的。也就是说问责制并没有落到实处。

  [网友]:在中国,问责真的能够落实吗?媒体的作用是什么?

  [黄雄]:媒体只能起到督促问责制落到实处的作用。

  [网友]:您认为安全生产方面的法律法规是否还存在某些缺失?为什么记者在安全生产领域的报道容易产生较大的反响。这些影响是否能使安全生产的环境得到彻底改善?

  [黄雄]:在安全生产报道领域我还是一个新兵,对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学习还不是很透彻,不敢妄言法律法规的缺失。但是我总觉得,我们的法律法规除了要对事件发生后造成的后果进行追究,也要重视事件发生前的预防;既要重视处理“前台”的责任人,也要重视处理“后台”的责任人。此外,我们的安全生产法律法规不是不健全,关键还在于落实到位。
  安全生产领域的报道之所以容易产生较大的影响,主要是因为忽视安全生产的后果非常严重,人命关天,所以自然能引起全社会广泛的关注;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每当安全生产方面的事件发生后,地方政府往往出于各种原因的考虑,压制当地媒体刊播事件的真相,于是事件在封锁和扭曲后,并不等于事件的真相也跟着真的没有发生,或者扭曲变形,一旦有媒体披露事件真相,当然天下哗然,民心愤怒。事件的后果有多严重,报道真相后产生的影响就有多大。
  至于说安全生产环境的彻底改善,需要一个渐变的过程,同时是一项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它需要政府、社会、民众大量而长时期的努力,媒体报道虽然是这些努力中的一个构成元素,但它的较大反响不可能代替和带来安全生产环境的彻底改善。

  [网友]:现在安全事故的报道力度比过去加大了,实效性也更强,但感觉后续报道不足,不知是什么原因呢?

  [黄雄]:我想,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通过报道后整改好了,但整改的情况不具有新闻价值;二是报道后正在整改之中,暂时没有必须作后续报道;三是尚没有整改,继续报道也无济于事。
  我还想强调的一点是,个人认为:对于一些社会反响极其巨大的重特大事故,媒体的后续报道还是做足了的。

  [网友]:从某种意义上讲,您的工作就是要寻找生产中不安全的各种隐患,也就是要找一些不顾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企业和企业主的麻烦。当一名安全生产领域的记者,您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安全生产监督方面的工作难在哪里?

  [黄雄]:最大的挑战和难点是真相难寻,并且很难得到事发地党政和有关部门的支持,这里面甚至还包括安全生产监管部门。

  [网友]:现在矿难几乎天天都有。报道的有几个?归根到底就是太穷了,是不是黄记者?

  [黄雄]:新闻部门只有可能报道其中最具典型的矿难。比如说发生某个矿难死了一个人,这样的内容就不可能发上中国安全生产报。但如果这次矿难能够给我们带来些新的启示,就又有可能了。所以,不能说报道的少。
  我不完全赞成你这个观点,不重视安全生产的并不是矿工本身,而是有些无良的黑心“矿主”,这些人可不穷!

  [网友]:安全生产是一个很难的话题,尤其煤矿安全。作为行业报记者,你认为应如何来为煤矿安全呼吁、鼓劲、加油?

  [黄雄]:这位老兄提的问题很有价值,值得深入探究。作为行业报记者,我认为自己应当更加深入地关注煤矿安全中更加专业的问题,更加专业地看待这些问题。
  我将更加深入基层,了解真实情况,揭露虚假的安全面纱,尽可能让所有的安全隐患没有侥幸的机会。

  [黄雄]:感谢大家的关心与支持,大家的问题给了我很多的启发。感谢传媒沙龙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跟大家交流的机会。谢谢!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丹)
传媒互动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