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2日16:06


获得7次最高新闻奖 贺延光与新闻摄影的不解缘

Untitled Document

  “如果你是一名摄影记者,照相机是最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脑力、眼力和体力。当一名合格的摄影记者,你要习惯去研究社会、关注别人,要懂得生活常识,富有同情心,还得有韧力。”

  7月21日(周五)13:00,中国青年报图片总监贺延光做客“传媒沙龙”与网友以“贺延光:我与新闻摄影的不解缘”为题进行了在线交流。

  贺延光:男,1951年出生,1968年赴黑龙江兵团插队。1981年为北京青年报记者,1983年为中国青年报记者,现为该报图片总监。高级记者,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副会长。1976年拍摄过“四?五”天安门事件,采访过老山自卫反击战、七届人大、11届亚运会、91华东水灾、中共十四大、香港回归、98长江水灾、九届人大、广西边境大排雷、悉尼奥运会 、内蒙古大雁煤矿爆炸 、新疆巴楚地震、北京SARS事件、胡锦涛与连战历史性会见等。 

  获奖情况:1986年度全国十佳新闻摄影记者;4次获全国好新闻(中国新闻奖前身)摄影奖;1次获中国新闻奖特别奖(九江决口8条消息);2次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专题照片:SARS病房、《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面对生命》被评为人民摄影2003年度全国最佳新闻摄影奖;SARS病房(摄影专题)、生命备忘录(与王尧合作的冰点调查)被评为全国抗击非典优秀新闻作品;《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被评为人民摄影报2005年度全国最佳新闻摄影奖、2005年度中国新闻摄影评选金奖,第十六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更多摄影作品

解密获奖作品拍摄过程

  [主持人]:贺延光的名字在中国新闻摄影界几乎无人不知,对贺老师还不太熟悉的网友可以看看我们的窗口下放的文字介绍。我们今天要聊的是新闻摄影,首先从一张照片开始。关注时政新闻的网友们对这张照片一定不会陌生,它就是《两党一小步 民族一大步》,这副照片的作者正是贺延光先生。在最近揭晓的第十六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这张照片获得了一等奖,而在此之前,它还获得了另外两个大奖,(人民摄影报2005年度全国最佳新闻摄影奖、2005年度中国新闻摄影评选金奖)业界对于这张照片已经有很多的评价和分析,那么,您自己对这张照片最满意的地方在哪儿?

  [贺延光]:我想这张照片我最满意的是我拍摄的时候,我事先预想的几点都实现了,比如说我要拍全身,要等连战和胡锦涛两个人互相迈步的时候,伸手的时候,手没有握到一起的时候,我有幸事先预想了这几点都实现了。

  [主持人]: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是如何实现的?

  [贺延光]:我在头两天连战到南京的时候,我赶到南京,但是我没有证件,所以连战在南京下飞机我拍不到,我只能在宾馆里面看电视的直播。第二天,连战拜谒中山陵我也没有证件,但是好在中山陵没有戒严,我可以以游客的身份看到连战一行。那天人也非常多,但是我还拍到一张比较满意的照片,就是连战一行在群众的欢迎下,他挥手向大家致意,背后是中山陵的背景。我回北京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胡锦涛和连战的会见,我如果能拿到记者证的话,我应该拍好它。可以说这张照片我事先想了三天怎么拍,因为第一要占领一个非常有利的地形。当天上午连战在北京大学演讲,所以演讲一结束我赶紧坐报社的车回到报社,我告诉司机去吃饭,15分钟后就得走,因为要到大会堂排队。正式会见是3点钟,但是我赶到那的时候是12点半左右,我要排在最前面,因为还要进行安全检查。

  为什么这样呢?你要保证你站到一个有利的地形。主要是两个人的见面,如果你的位置站偏了,一个人可能拍到正面,另外一个人就是后侧面了,这张照片可能就不好用了,不能成功了。所以占领位置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早去我不紧要尽可能的站到中间的位置,我还要有选择的,因为记者的位置是几个台阶,是合影的几个梯子,我要站到上面。为什么尽可能的站到上面?这样拍上去背景比较干净,就是地毯和地面,如果站到地面上拍,即便这个瞬间是一样的,大会堂里后面的门、窗、工作人员可能都会进到画面,就不是太干净了。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要站的位置上等两个小时,我还一次一次的试拍。为什么要试拍?我平常很少使用闪光灯,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想用,但是后来一看没有把握,因为200个摄影记者绝大多数都用闪光灯,你不用别的闪光灯影响你的暴光,使你没办法控制。但是闪光灯用多少?整个开开,还是用1/4、1/8、1/16来捕捉光,我不断的测试。我整个测试的镜头按动的快门50多次,直到3点钟,胡锦涛同志先到场一两分钟,然后连战就来了。我的镜头追着连战,当然是有风险的,为什么说有风险?大家现在看到连战的步子是迈开了,如果步子迈了小半步,就按动快门的话这张照片就完全失败了,所以在他们快要握手的一刹那我照下来了。但是第二张照片不行,连战侧过去了。

参与评选很重要 得不得奖不重要

  [主持人]:一张照片都有这么多的故事,我知道您写了一篇文章叫《南京北京追连战》,还有很多照片背后有趣的事情,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找来看看。还是这张照片,在国内另外一个“华赛”奖中落选了,我听说一个细节,当时许多评委从这幅照片前匆匆掠过,只有一位日本的评委问了一句:是胡先生和连先生吗?得到确定的答复之后投了一票。对于这张照片在“华赛”奖中的落选,有的评论认为是国际评委不知道60年来共产党和国民党两党间的历史背景,也有人说是新闻摄影比赛本身更倾向于关注战争、灾难等等,这种有着深刻历史内涵但是表现看起来比较平静的场景不是获奖的好题材。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吗?对这种看法您是怎么看的?

  [贺延光]:这方面的评论我在网上看到过,不过“华赛”奖是我们办的,是中国主办的国际摄影比赛,年初的时候我这张照片寄到荷兰,“华赛”今年是第二年。后来我看到有的网友在发表一些意见,就是你刚才讲的,我是不太看中这些事的。因为评上评不上是评委的事,但是在国际摄影比赛中落选也是我意料之中的。因为很多国际评委对国共两党60年来的背景不见得那么熟悉,连战在台湾,我们中国人很关注台湾,关注国民党,但是拿到国际新闻的视野里面,我想很多评委恐怕连连战是何许人也未必知道,因为这些评委不见得都是政治家,可能不会那么了解。这种照片只有在中国人、在华人世界里面可能让大家感慨。因为和大家生活的背景一样,对外国人来讲人家不关注这个,匆匆而过,这个可能也正常。但是是不是人家就特别关注战争、灾难。我觉得这还是两个问题,我觉得这是比较正常的。

  [网友]:您刚才说并不在意得不得奖,但是事实上您得了很多奖。今年这幅照片是您第二次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还有1次特别奖,4次全国好新闻摄影奖,还有一些别的奖项,我们就不一一说,获了这么多的奖,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成功的秘诀?

  [贺延光]:你看到的都是我得奖的消息,你还没有看到我在一些摄影比赛中名落孙山的时候,确实有。我搞摄影刚得奖的时候兴奋,在初期阶段或者开始阶段得奖的时候很兴奋,怎么说呢。因为走入这个行当,被评委承认了,被社会认可了,这个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干着干着,得奖只是人家对你的一种测试,我们当记者时间长了,应该做到心中有数。为什么要参加奖呢?因为毕竟是有一部分评委在考你。但是因为评委的角度、立场或者其他的原因不同,也不能说每次评奖得上奖这个作品就如何如何了。我也当过很多次评委。而且我们《中国青年报》从老的总编辑来讲,鼓励摄影记者参加比赛,因为对你是一个检验、是一个促进。不能说这些检验对你的评价起决定作用,但是毕竟是一种评价。而且我们拍新闻照片,我们的目的是给公众看,向公众传播,所以这种评价也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因为每次评奖,奖项总是有限的,作品总是大量的,评上的总是少数,不能说落选了就差到哪去。另外也有因为各种原因有时候得的奖未必经得起推敲,我们也多次发生过假照片照样得奖。所以我想参与评选很重要,得不得奖并不太重要。

  [主持人]:我知道您是《中国青年报》摄影部的主任,《中国青年报》在摄影方面的成就也让许多同行刮目相看。作为《中国青年报》摄影部的主任,您是用什么力量把这些优秀的摄影人才都聚集到《中国青年报》的旗下,是不是您的个人魅力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贺延光]:我现在已经不当主任了,因为我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20年,现在我的名称是图片总监。我们摄影部这么多年确实有一批记者相当不错的。第一我首先感谢《中国青年报》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这个传统是从上到下,不光是摄影部、总编室、报纸编辑部的领导是重视图片的。重视图片不是从我开始,在我之前,这张报纸对图片的使用,用现在的词来讲是比较欣慰,可幸的是这个传统沿袭下来。从85年我接任这个位置以后我还要感谢青年报比较宽松的环境。因为我们搞的这个工作,业务性很强,哪些人适合干这个,不是所有人适合搞摄影,可能他是一个很好的文字记者,但是未必坐到这个位置就是一个很好的摄影记者。我庆幸在这么多年我们摄影部进人,报社的领导和人事处很尊重我们专业的意见,选人我们来选,我们选了人之后人事部门考察,看看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到党组都会通过。所以我这么多年,经过我手调《中国青年报》的人可能有十几个人。
   反过来说一个例子,我们的老总编辑王石,有一年他曾经给我推荐一个人,他说我有一个老同事、老朋友的孩子喜欢搞摄影,想到咱们这来,你看行不行。我后来了解情况觉得不满意,我就跟老总编王石说看这个人不行,他说不行就不行。所以总编辑给我推荐的人我没有要,这个很正常,不会影响我和领导之间的关系,反过来,摄影部的专业性更得到了尊重,我想这是摄影部出一批好记者非常重要的原因。整个的环境非常好。  

摄影记者:照相机是你的工具

  [主持人]:我听说您在选人的时候非常严,而且考题也非常难,从中央领导人的选举预测到流行的电视剧的名字,但是相对于新闻摄影专业的题反而比较少,您认为一个新闻摄影的可塑之材应该是什么样的?

  [贺延光]:我们考一个编辑、考一个记者,题基本上是我出的。确实像你说的那样,但是题并不难。我曾经跟参加考试的一些毕业的研究生、硕士生、大学生聊天,我问他们觉得题怎么样,他们都觉得不难。但是看起来都明白,落笔的时候不一定都答得对,我们考题都是从生活常识、政治常识、社会常识来考核。确实关于摄影专业的考题整个的份量比重很少。我们当时的考虑是一个摄影记者不能成为照相工具,照相机是你的工具,你是新闻记者,你要具备新闻记者方方面面的综合素质。所以参加考试的学生说,这些题看起来并不难,就是把书本都放到桌子上,你都不知道从哪查起。我们要求平常的积累,当一个摄影记者平常的积累是很重要的,我有一个观点,一个摄影记者如果对生活认识到什么程度你的照片就能拍到什么程度。

  [主持人]:摄影记者不能光看他的摄影技巧,最主要的还在于头脑、创造力。

  [贺延光]:对,因为我们现在考摄影只是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喜欢摄影,要真的喜欢摄影你会自觉的投入进去。另外,我们还看文字能力、认识问题的能力、外语能力等等诸多方面。

  [主持人]:说到选择新闻摄影我在收集关于您的资料的时候,发现您讲新闻摄影的许多文章被大量的转帖到大学生求职、励志、人生规划等等为主题的网站或者BBS上,而您也经常在院校进行演讲,对于众多希望和您一样成为一个出色的摄影记者的年轻大学生们,您可以给他们一些人生规划方面的建议吗?

  [贺延光]:很难说,因为大学生们学的专业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我不能希望所有的大学生都喜欢摄影或者都当一个摄影记者,这也不可能。但是我想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你真的喜欢这个事业,而且作为新闻摄影我们的镜头是对着别人、对着社会的,你对别人、对这个社会必须保持足够的热情和关注,没有这点当不好摄影记者。

  [网友]:贺老师您如何看待高校的新闻摄影教育,您觉得应该怎么上好新闻摄影这门课?

  [贺延光]:许多高校都有新闻系,也有摄影专业,也有的学校成绩不错,但也有的学校摄影教育让我看来有点云遮雾罩,问题是教材太老,和实际结合不紧。新闻摄影这门课,总的来讲技术的成份不应该过多,去给学摄影的人讲化学、讲物理都没有意义,因为这儿的学生不可能去研究胶片。现在的数码技术可以使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一天就可以掌握、两天就可以熟练的运用,但是重要的是他的实践,他对生活的理解和认识,所以学好摄影这门课,要读“社会”这本书。

  [网友]:特别想问您怎样才能做一名合格的摄影记者,除了技术,还有什么要求?

  [贺延光]:如果你是一名摄影记者,照相机是最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脑力、眼力和体力。当一名合格的摄影记者,你要习惯去研究社会、关注别人,要懂得生活常识,富有同情心,还得有韧力。

  [网友]:摄影记者的器材应该是最重要的,您能否推荐一下合适的照相器材,您自己都用什么器材?

  [贺延光]:可能这位网友记错了我的话,我说对摄影记者来讲,器材是最不重要的。我的意思是,比器材更重要的是你的脑力、眼力和体力。我刚搞摄影的时候,喜欢背很多器材,很重、很累,但是我觉得在别人面前我很像个摄影记者。干了一段才明白,实际上每次采访是用不了那么多器材的。我现在每次采访电脑、充电器等其他东西都放在房间,在现场我只背一台相机,只带两个镜头,甚至连摄影背心都懒得穿,为的是节省体力,你不知道你的采访要耗费多长时间,而且有的镜头你往前走两步,往后退三步,景象就有变化,就起到了不同镜头的效果。所以,越简便、实用越好。

新闻摄影的基准:真实、准确、自然、生动

  [网友]:二十多年来,在中国很多大事件发生时,你都留下了重要影像。你在选择和拍摄新闻基本标准是什么

  [贺延光]:简单的说,这个基本标准可以说是八个字,“真实、准确、自然、生动”。“准确”也很重要,有的东西是真实的,但是你不见得这个事件准确的表现它。“自然”是讲在生活的常态中拍摄,“生动”当然就是画面要好看,要能感染读者。

  [网友]:一个好的摄影记者是不是半个画家?您在拍照的时候,对于画面的设置有没有要求?

  [贺延光]:摄影界有些同行,他们过去学过画,这是一个事实。但是像我这样的人也不少,和画画无缘。摄影营造画面和画家作画也许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但毕竟还不完全是一回事。画家是往一张白纸上从无到有,用加法在把自己的情感、意识表达出来。摄影师是从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中,把无关的东西用减法去掉,把自己要表现的东西固定在取景框中,他用的是减法。就构图来说,美术方面的一些黄金构图法,像X形、三角形很多构图的方式,在我们初学摄影的时候是需要研究和借鉴的。一旦你成熟了,所有的规矩都不应该成为框框限制你。所以摄影在构图的时候,我的感觉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新鲜怎么来。当然什么事都不能过份。

  [网友]:贺老师,您照相也需要对象摆位么?

  [贺延光]:我拍新闻照片,以不干涉被拍照对象为原则,有时候为了维护这个原则,可能你的采访就完全失败了,拍不好照片。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可以适当干预被拍摄对象。一是合影,有的新闻照片也有用合影的方式表达的。一是环境肖像,比如说我要为一位作家拍照,我希望他的背景是一个书架子。因为我想合影和环境肖像,读者看这样的照片一看就是合影,一看就是肖像照片,不会提出真假的问题来。除此之外,不能让被摄者为拍摄者服务,新闻照片不是影视剧照。
新闻行业:舆论监督同时被舆论监督

  [网友]:昨天最美女记者曹爱文在这里与网友进行了交流,她在新闻现场选择救人放弃了采访,您怎么看职责和道德的关系?

  [贺延光]:我们在招考记者的时候也有一道题,这道题就是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如果碰到有人落水,在什么情况下你可以拍照片,在什么情况下你不能拍照片?讲的也是这个意思。如果有人去救落水者你可以拍,如果现场就是你,这个时候救人是最重要的。新闻记者的职业和道德总是并行的,我们在做舆论监督的时候,无时无刻都要接受舆论对你自己的监督。

  [网友]:贺老师,新闻摄影也要讲究策划吗?

  [贺延光]:我一直不理解在新闻界如何搞策划。也许电视台的编辑记者比较熟悉这个,我想什么时候新闻事实都是第一性的,采访都是第二性的,如果事先就安排一个计划,把事实规范在你的预想中,这不大符合新闻自身的规律吧。对摄影记者来讲,重要的不是策划,是要尽可能的赶到现场,没有现场就没有照片,这是新闻摄影记者的工作特性所决定的。

 [网友]:为什么明明知道摆拍是恶劣的行为,摄影记者在新闻现场任意摆布被采访对象现在仍然盛行?

  [贺延光]:摆拍就是弄虚作假,而弄虚作假并不是摄影界独有的现象,它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在摄影界搞新闻的人从理论上都认为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对此没有人有异议,但是做起来我们经常看到另外一套,因为有时候编辑是可以欺骗的,评委也是可以欺骗的,得名、得利对自己是有好处的。所以弄虚作假不用费很大的力气,可以有不错的回报。所以它对有些人还是很有诱惑力的。改变这种状况不光是摄影界的问题,而是一个整个社会的问题。

 [网友]:您对当前中国的纪录片创作有什么感想?我觉得它和新闻摄影有相同之处?

  [贺延光]:我知道有的纪录片拍的非常棒,在国外都获奖了,有的媒体也对此做了介绍,比如说有一位摄影师拍的一个农民家庭患艾滋病从生到死的过程非常真实,非常震撼人,他在国际上得奖理所应当。我知道很多有志的纪录片人在默默的、真实的记录着我们这个社会,搞新闻摄影和搞纪录片有一个共同之处,你应该沉到社会的底层,不浮躁,坚韧不屈,忠实于生活,这样你的作品才能打动别人,才对这个社会有意义。

  [网友]:听说拍王菲生孩子的记者能够拿到50万,那么当摄影成为八卦和金钱的奴隶,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些记者?

  [贺延光]:不管王菲是不是名人,当你作为摄影师,你的镜头没有经过允许就对准人家的家里是犯忌的。我们可以置换一下位置,你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不管是记者能拿50万还是50块,道德上都值得拷问。

拍所有人看得懂的照片是我的追求

  [网友]:贺老师您是怎么走上新闻摄影的历程的?有什么事情触动吗?

  [贺延光]:我是1976年天安门事件的经历者,两年以后这个事件得以平反,接着民间举办了一个人民的悼念摄影展览,吸引了北京无数的观众,引起了非常大的社会反响。这是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一件事,我虽然也拍了一些照片,但第一次认识到新闻照片能产生如此巨大的社会力量,也就是说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对新闻摄影有了全新的认识。因为是我经历过的事,所以我体会得可能就更深一些。

  [网友]: 贺老师我觉得您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您在拍摄过程中如果遇到人为的阻挠,您会怎么办?

  [贺延光]:拍新闻照片最好的办法是当别人在发现你之前已经按动了快门,如果碰到人为的阻挠还要看具体是什么情况,有时候不恋战,寻找新的机会,可能是个好办法。有时候可能牵扯到人家的肖像权或者是名誉权,那你要尊重你的被摄对象。

  [网友]:您曾经去过排雷阵地拍摄,在“SARS”肆虐的时候还去过病房,那时候您不恐惧吗?是什么力量驱使您这样做的?

  [贺延光]:我也害怕,我记得在广西采访排雷的时候,我在草丛里每走一步头发都是竖起来的,我还记得我进入地坛医院的时候,感觉就跟到排雷现场一样紧张。我觉得一个成熟的记者,不是不害怕,不是不紧张,而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自己调整过来,趋于平静。比如在SARS病房,我能看到很多医生护士离病人更近,他们和病人呆的时间更长,这个事实对我能没有触动吗!

  [网友]:贺老师是什么让您永葆热情的?您“平时”充电的方式是什么?

  [贺延光]:如果说我对摄影还有热情的话,是因为我觉得很多该拍的东西还没有拍到。我平常充电的方式就是读书,因为一个人的经历有限,知识也有限,更多的知识和经历是从别人那儿得到的,也就是说是间接得来的。所以读书是我充电的一种方式。我读的书比较杂,最近两个月读了三本小说,都是一个人,他写的《亮剑》、《血色浪漫》、《狼烟北平》,都非常好、非常深刻。如果我们对社会、历史缺乏了解、研究和评论的话,搞摄影就会碰到许多局限。

  [网友]:您这么看重事业,您的家人是怎么看待的?当您去危险的地方时,有没有阻拦您?

  [贺延光]:91年华东水灾的时候,我母亲病危住院,我一直守在她身边,那天她房间的电视在播水灾新闻,她睁开眼突然问了我一句“你怎么还不去?”我赶紧收拾行装赶到江苏,我母亲是一个家庭妇女,但是非常明白事理,我进SARS病房的时候,家人也非常担心,但是他们更了解我是做新闻工作的,并没有太大的阻拦。我唯一能够做到的是一切按医院的严格要求护理好自己,争取平安回家。

  [网友]:贺老师您现在出版过哪些书?能介绍一下吗?哪里可以买到?

  [贺延光]:我现在没有出过一本影集,我是觉得准备得还不够,时机也不够成熟,我向读者汇报的方式就是及时把照片登在报纸上。可能会有一天会出一本集子,但是现在还没有准备好。

   [网友]:您的博客好像不经常更新,真希望能经常在网上看到您的最新作品,还有您的思想 。

  [贺延光]:我的博客就没有更新过,这是朋友帮助搞的,我主要是没有时间,如果做了博客不能经常更新,实在对不起网友。我想两、三个月之后,我准备弄一下,但是也不准备天天在上面,争取一个礼拜、两个礼拜有一些新的东西往上贴。

  [贺延光]:非常感谢人民网给了我和网友交流的机会,我是一个摄影记者,我从来认为我们的作品不是供圈里人欣赏的,应该是在圈外让不懂摄影的人,都能看懂照片,那才是我们所追求的。所以,一张照片它的好坏真正能评论它的是读者。我希望今后还有机会不断听到读者的意见。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燕帅)
传媒互动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