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惠彦、刘畅:长江新闻奖 是荣誉更是责任
  2006年08月31日21:2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Untitled Document

  “作为一个军事记者理性和感性都是需要的。理性是指当你面对惨烈的、复杂的局面的时候要冷静。感性是指你对你的采访对象遭到磨难时,要赋予真挚的感情。”

   个人简介:冀惠彦,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副主任、高级记者,第七届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曾主持、参与多次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工作:参加了1997年香港回归和1999年澳门回归的直播报道工作,并担任驻港澳部队进驻直播总导演采编的新闻《香港市民热烈欢迎子弟兵》获1997年度中国新闻奖二等奖。因香港回归直播报道完成任务出色,当年荣立二等功一次。1998年至2003年,5次随中央电视台特别报道组赴伊拉克进行战地采访。参与报道的《伊拉克战争直播节目》获2003年度中国新闻奖特别奖。因报道业绩突出,1998年被评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2003年被评为中国记者风云人物;2004年被推选为感动CCTV人物。

  “我很感谢记者这个职业,带给我的丰厚的人生体验,后来我也跟别人谈起自己获得范长江新闻奖的感受。我说当一个人把职业作为自己生命实现方式的人,获得了这个行业的最高荣誉,是最大的幸福,是最大的快乐,我说不清。怀抱着那个沉甸甸的奖杯,那个有着范长江先生头像和我的名字的奖杯,走在北京深秋的风里,我的眼里涌出了热泪,我愿意为实现记者这个职业真正的社会价值而继续努力! ”

   个人简介:刘畅,著名调查记者,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获得者。长期关注中国转型时期社会问题,舆论监督报道代表性人物之一。1992年开始从业记者。2004年,获得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新闻作品《繁峙矿难系列报道》获得第十三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英雄不该孤独》获得第九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不可阻挡的价值发现》(与人合作)获得五四新闻奖一等奖等等。被评为全国抗非典优秀记者、中国首届十佳曝光勇士。

获得长江新闻奖 荣誉背后是幸福

  [网友]:您获得长江新闻奖的感受是什么?

  [冀惠彦]:当然很高兴了,因为这是记者的最高奖。但是,我也知道,距离一个真正的人民记者还有相当的差距,我非常感谢中央电视台这个平台、各级领导给了我很多机会,也非常感谢我身边非常多有责任心、有职业感的同事对我的帮助。这个奖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我还会努力的。

  [网友]:刘记者,您是怎么看待所获范长江奖这个荣誉的,您认为现在的记者是否还有软肋?怎么办呢 ?

  [刘畅]:其实范长江这个名字在我心目中有很重的分量,为了说真话他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直至生命。在我出生的时候,正值范长江先生遭受迫害,含冤离开人世,所以当我获得了范长江新闻奖,回头认真的了解范长江先生生平的时候,更觉得说真话在新闻职业中的力量。
  14年前的夏天,一个年轻人第一次领到了记者证,骑着自行车奔跑在家乡哈尔滨的路上,第一次有了记者的职业称呼,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人生的幸福。那时候他觉得天很蓝,身边是夏日轻柔的风,那个年轻人就是我。14年来,我走过突发事件的现场,几乎走遍了中国,也采访了很多的调查性报道。从西藏的珠峰大本营到东海的苍茫海岛,从中国的北极村漠河到新疆的边防都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回忆。
  我很感谢记者这个职业,带给我的丰厚的人生体验,后来我也跟别人谈起自己获得范长江新闻奖的感受。我说当一个人把职业作为自己生命实现方式的人,获得了这个行业的最高荣誉,是最大的幸福,是最大的快乐,我说不清。怀抱着那个沉甸甸的奖杯,那个有着范长江先生头像和我的名字的奖杯,走在北京深秋的风里,我的眼里涌出了热泪,我愿意为实现记者这个职业真正的社会价值而继续努力!

  [网友]:请问,冀老师和刘老师,你们会不会为得奖而去冒险?报道一些有危险的事件,首先会不会想到得奖?

  [冀惠彦]:记者必须要有一种职业精神,伊拉克战争曾经被媒体定性为被直播的战争,那么就要求记者走在士兵的前面,这就是一种职业精神。我在伊拉克采访期间,结识了很多外国同行和朋友,他们中一些人已经长眠在他们的岗位上。如果仅仅为了评奖,他们是不会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的。但是,因为经历了危险,而获得奖励,那是对他敬业精神的肯定。我也曾冒着生命危险,拍摄过巴格达遭轰炸的镜头,回国后,有人问我,用生命的代价去拍摄一个镜头,值不值得?我认为,值。我们到国际热点地区采访,代表的是一个国家。在需要我们为国家的荣誉而付出的时候,是不能考虑个人得失的。

  [刘畅]: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为了得奖而写新闻,事实上当我们在新闻现场或者得到新闻线索的时候,强烈的这种新闻冲动首先是我们到达现场,忠实而客观的报道真相,这是履行记者责任的起码的要求。我们在总结一些报道原则的时候,也常常会感到需要强调记者的平和心态和无欲的原则。为什么这么说呢?记者过多的被传播效果和荣誉所诱惑,往往会背离客观真实的原则,可能会出现夸大、扭曲,甚至虚假的报道。所以认认真真的做人,努力的去做好每一次的采访。至于得奖那完全是别人的评价,我们记者不要考虑这些。

好记者有对社会公平的强烈兴趣

  [网友]:刘老师,一个好的记者需要具备什么素质?

  [刘畅]:我觉得好记者是天生的,在强烈的好奇心之外,有着对于社会公平、公正的强烈兴趣。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记者首先是一个好人,重视和尊重良知、良心,在自己从业中的作用。我觉得在记者职业中有一个悖论,一方面在精神气质方面我们希望记者像诗人,即使历尽沧桑也保持纯洁的心灵。另一方面我们又不希望记者在职业行为中像诗人,因为诗人的情绪和想象容易影响新闻的客观和真实。
  此外我觉得记者应该有像文学家一样的现场的描述能力,但是又不能像文学家一样虚构、夸张。此外我们在新闻作品中惜墨如金,追求理性就是为了让后人在看到我们新闻作品的时候,看到一段真实的历史。强调新闻人的历史感,是为了强化我们的职业操守,忠于事实、忠于历史的意识。

  [网友]:冀主任,您参加过这么多重大直播报道,经验这么丰富,有没有想过去当老师,把您的经验传授给更多人?

  [冀惠彦]:在我和基层官兵接触中,我从来都是把他们当作老师,但是,我非常想把我积累的这些工作经验,让大家分享。我曾利用多种机会,和基层的电视报道骨干在一起切磋经验;也利用一些机会在实际采访过程中,做好“传帮带”。因为电视新闻宣传是年轻人的事业我总觉得我的机会可能比别人更多一些,我想说的一点就是尽量离新闻更近一点,在近距离接触新闻中去品位甘苦、享受快乐。

  [网友]:请问刘老师,现在记者报道面临的不但有危险,更多的是诱惑。那么您是如何看待这个呢?诱惑会不会让记者变的堕落?

  [刘畅]:新闻在我们的心目中是很神圣的,为了我们心中的新闻理想,我们的前辈、同行有很多人付出了热情、青春和生命的代价,所以我更愿意把新闻理解为是一种精神和生命的追求。目前的社会我们也发现出现了一些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在实用主义的影响下,精神追求变得越来越珍贵和稀缺,我们希望每一个投身于这个行业的人,能够记住我们的前辈范长江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自由而呼号”。
我想时代虽然在变化,但是这种对新闻事业的追求不应该变。据我所知,作为一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公报的名记者范长江先生在后来的政治环境中,处境很艰难,甚至被迫离开了新闻行业。但在他心目中作为一个记者,说真话是一种天职,不欺骗公众,勇于揭示真相,这是我们这个职业不可推卸的责任。
正是因为应该牢记这种精神追求和责任,才能使我们能够在危险面前、在诱惑面前,有一定的定力。完成这个国家和社会交给我们的使命,谢谢您。

  [网友]:请问冀老师,您认为记者最重要的是理性还是感性?我看您参加过很多灾情报道,那么您面对那么多逝去的生命和惨烈的画面,是如何保证报道的真实客观的?

  [冀惠彦]:谢谢你的提问。作为一个军事记者理性和感性都是需要的。理性是指当你面对惨烈的、复杂的局面的时候要冷静。感性是指你对你的采访对象遭到磨难时,要赋予真挚的感情。我在伊拉克的时候,看到很多妇女儿童因为战争而生命没有保障的时候,我就把对战争的憎恨和对和平的渴望融到我的报道中。

  [网友]:怎么看待记者的生命和职责的关系?难道记者为了报道新闻,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要了吗?接到危险的任务怎么办 ?

  [冀惠彦]:我们的各级领导把记者的生命看得很重。我们的观众也把记者的生命看得很重,我跟你说一件事,在伊拉克采访时,一天凌晨,我接到一个从西安打来的电话,两位退休老人对我们说:“我们非常关注中国记者采访的新闻,如果形势危险了,我们宁肯不要新闻,也希望你们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我们听了非常感动,这也是我们在危险环境中完成工作的动力。战争开打以后,国内领导安排我们撤离,做了非常充分的工作,保证我们的人身安全。我参加过多次抢险救灾的报道,面对突发事件,危险无处不在,官兵和群众在面对危险奋力抢险时,作为记者,你能躲开吗?记者的生命和职责同样重要。

  [网友]:中国的新闻业发展很迅速,而中国记者的素质却屡遭争议,刘老师,不知道您如何看到这问题。

  [刘畅]:这个问题我跟你有同感,前一段时间唐山大地震的作者钱钢曾经谈到现在我们的记者和媒体勇气有余而职业训练不足,常常以自由的名义妨碍公正。这就为我们的职业发展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我们希望我们的报道领域是充满了公信力和公众的信任的。而这方面就需要我们在职业规范、职业伦理方面都格外的重视,这方面还有太多的工作需要做。希望关心中国新闻业的人我们大家一起来做这方面的工作,让我们的记者成为重视职业道德、履行社会责任、受到社会广泛认可和尊重的职业。

军事记者更需要牺牲精神

  [网友]:冀老师,请问军事记者和普通的记者有什么区别?

  [冀惠彦]:军事记者和普通记者的区别主要是报道的行业不同。记者需要奉献精神,军事记者更需要牺牲精神,因为我们面对的报道环境有时是很危险的,比如抢险救灾、重大的军事行动、国际热点,若要取得第一手资料,就必须面对可能出现的危险。另外,记者首先应该是一名战士,在新闻事业需要的时候,他要敢于冲到第一线。

  [网友]:冀老师作为一个军事记者,您应该在采访的时候一帆风顺吧?会有阻力吗?

  [冀惠彦]:军事记者的报道范围是很广的。我在伊拉克采访时,就受到非常多的限制。一次我们到市场去拍摄,有人过来阻止我们,我们没有理会,又接着拍,结果三个带枪的人把我们押到了一所监狱,在那个警察国家,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不过好在弄清了我们的中国记者身份后,重新获得了自由。在国内采访,有时会受到优待,但在国外采访,记者没有任何的特权。一次我们在伊拉克采访他们的无人机,当大门打开的时候,我背着几十斤重的器材奋力往里冲,抢不到机会,就丧失了新闻报道的权力。所以,作为一个军事记者,一定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网友]:回答网友123花坞花舞:冀老师您因为采访受过伤吗?我觉得如果做战地记者好象挺危险的...您可要注意安全啊

  [冀惠彦]:谢谢你的关心。战地记者确实有一定的危险性,有时候是防不胜防。去年我们去非洲采访维和部队,出发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打各种预防针,吃各种预防药,但是,还是在刚果(金)被蚊子叮咬,患了疟疾。那种疟疾是致死型的脑型疟疾,险些命丧非洲。不过,还是挺过来了。再一次谢谢你。

  [网友]:冀老师,我觉得军人是很伟大的,作为军事记者,您的担子比普通记者更重。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工作呢?未来打算 ?

  [冀惠彦]:军事记者只是分管的行业不同,他们的责任都是一样的。分管别的行业的记者,有时也会遇到危险,像和我在一起做访谈的刘畅老师,他在一些采访中,遇到的危险也不亚于我们。军事记者由于报道范围不同,工作有它的独特性,这就需要记者在掌握新闻业务的同时,还要掌握一定的军事知识。我虽然已经53岁,有些工作可能干不动了,但还会尽自己的努力。

  [网友]:冀老师,请问军事报道的重点在那里?有没有特别需要注意的?

  [ 冀惠彦]:现阶段军事报道的重点是提高全民的国防意识。军事报道,不光是部队的训练和生活,需要注意的就是适度和保密。

  [网友]:冀老师,请问“中央电视台的”“军事记者” 这两个头衔加起来,是不是给了你更多的机会?

  [ 冀惠彦]:在中央电视台从事军事报道,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责任。我们的工作分为四大块:一是军委领导的活动;二是重大军事活动;三是军队的重大典型报道;四是常态新闻。从这四块,你可以看到我们的工作范围是很宽泛的,所以,我们参与报道的机会就比较多。当然,机会多,锻炼的机会就多,所以,对自己能力的提高是有帮助的。

  [网友]:冀老师您好,您做军事报道这么多年,是否有过"瓶颈"阶段,您是怎么对待呢 ?

  [ 冀惠彦]:有过。当我在大城市、机关为新闻而奔波的时候,我曾苦恼过。但我走进边海防,走到战士中间,我突然发现了新闻的“富矿”,从此,我就坚定这样一个信念,一定要迈开双脚到基层去。

记者采访离不开媒体的支持

  [网友]:请问刘嘉宾,要做调查性报道,离不开所在媒体的支持。如果你因报道成被告,中青报会做何反映?

  [刘畅]:我很感谢我所在的媒体,它给予了我们记者在观察社会、调查真相的时候一种超然独立的地位,一种廉洁不贪的品格,这是一个很有精神传统的报社。正是在这种精神传统的影响下,我们的一代代记者在为社会正义而努力。我一直以为除了我们中国青年报,还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的记者都是理想主义者。
  因为通过报道事实让生活更加美好,社会更加进步,是一种发自职业本能的崇高信仰。我们相信事实的力量,通过报道事实,让社会知道真相,让弱者得到社会正义的回答。其实我也有过舆论监督的报道,被对方告上法庭的经历,对方往往掌握一定的行政资源,通过政治和法律的压力对媒体和记者进行报复。我很幸运的是中国青年报的领导和同事坚定的与我站在一起,共同捍卫我们职业的尊严。
  其实在日常的报道中,我们常常会遇到各种压力,包括威胁、说情、诱惑和收买,在我本人确定了一个绝不拿沾满弱者眼泪的事实做交易的这样一个原则,也得到了我所在的报社的理解和支持。这样一个有共同意识和优良传统的报社里,领导们经常要顶住各种压力,将我们采写的报道公之于众。尤其是我,在过去的新闻实践中,得到了已经离开报社,或已经退休的中国青年报的老领导的关注和支持。正是他们的坚定不移的支持,才有了我们持续在职业的道路上不断前进的动力。
  我特别感谢周志春、樊永生等领导在过去的实践中对我进行的调查性报道的支持!我希望我的朋友和同事们跟我一起记住这两个名字,正是这样一些有着关怀社会、关心弱者、同情底层的新闻人,才让我们的职业具有了一种精神力量。
  大家知道我从事的一些调查性报道的工作,我觉得在记者职业的价值中,一个是在重大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高喊着我在现场,这方面也使我有了很多面对灾难的经历。另一个是在社会发展面临的一些矛盾和问题的时候,记者高喊着我在调查,向公众揭示真相,进而提示社会避免悲剧和不良倾向的发生。

中国新闻教育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网友]:谈一下中国新闻教育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吧?

  [刘畅]: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前几年我的朋友展江,他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系主任,我们曾经谈起新闻学界的情况的时候,他很苦恼的告诉我,重庆的一个老师曾经说这是一个怯懦保守、自鸣得意的领域。但是近年来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就是我们的新闻院校的老师和同学更愿意倡导和接受新闻专业主义的理念。
  我们也高兴的发现每年走上记者岗位的毕业生越来越多的具有了对新闻进行理想追求和精神价值的倾向。曾经被实用主义和现实功利所困恼的年轻人,开始把新闻工作当成实现人生价值的方式。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转变,这是一种精神回归,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新闻界蕴含着希望,而这些是中国的新闻教育近些年的思想转变所带来的。
  所以作为一个新闻的从业者,我也很感谢新闻教育所作出的努力。当然目前也有一定的问题,比如我们接受了一些来自美国的新闻理念,有着强烈的认同感,但是我们也应该认识到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国情的不同,这样的新闻理念也带给了我们一些困扰。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有一个报道,媒体的记者采访了当事人,甚至这个当事人是应该负有一定责任的人,但是我们这个记者随后就写了一篇向深喉致敬的文章。其实新闻当事人不等于线人,也不等于匿名的深喉,这是一种认识上的偏差,希望能够引起我们新闻学界的警惕。

其他

  [网友]:冀主任,您说电视新闻宣传是年轻人的工作,可是现在媒体一般不喜欢录取应届本科生,所以学生把学习阶段的很多时间都用来做实践,可是实践难免会影响到课业,对此矛盾您怎么看?顺便,您那里招实习生吗?都是军官吧?

  [冀惠彦]:作为一个合格的电视新闻人,需要有良好的政治素质、业务素质,同时还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我们说离新闻越近,越能有收获,没有良好的身体素质,是做不到的。我跟你说说我的经历,我33岁时才接触新闻,纯粹半路出家,当时特别渴望进入专业院校深造,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我坚持把实践作为最好的老师,我的一个笨方法就是看电视新闻,不管什么栏目,什么时段的新闻我都看。我把点滴的心得运用到新闻的采访实践中,之后,我又找机会,进行了系统的理论学习。所以,实践是很重要的一项学习,希望你处理好课业和实践的关系。

  [网友]:刘老师,讲讲您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采访吧~您认为这些年的新闻报道工作对您自己有什么改变?

  [刘畅]:当记者时间一长,也经历了很多的非常事件,可能印象深的采访不止一个,有自己遇到危险,像被人跟踪、威胁和种种压力。也有因为自然和条件的原因,体会到生命边缘的感受。我的老领导周志春曾经说过记者与自然环境做斗争是危险的,与社会环境做斗争是更危险的,而这两种危险体现着我们记者光荣和责任。
  另外除了我本人面对着这种危险以外,也有我所采访的当事人的命运带给我的非常深的关注和牵挂,这些让我更加的难忘。我至今还是常常想起那些命运受到严峻考验的小人物,除了流泪几乎看不到生活希望的小人物。像感染爱滋病的小女孩,像在生产事故中苯中毒的女工,像在矿难中生命受到伤害的非常的场面,都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我希望他们也应该像神六飞天,青藏铁路这样的大事件一样,留在我们民族的历史记忆里。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责任编辑:燕帅)


相关专题
· 传媒沙龙
· 刘畅——记录中国:一个记者笔下的转型年代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