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智勇:好记者 重要的是要有良知和良心
  2006年09月26日15:24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Untitled Document

  “我觉得《人民日报》是一个个人成长的很好的平台。它既可以提供参与高层活动的机会,也可以让你深入到社会的最底层,这样让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经历丰富、增长见识。 ”

   9月25日(周一)15:00,人民日报国内政治部记者董宏君、徐运平、吴亚明、崔士鑫、裴智勇,做客“传媒沙龙”以“讲述中国新闻奖背后故事”为题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

   个人简介:裴智勇:人民日报国内政治部法制组 主任编辑。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生。

感谢报社给年轻人机会

  [裴智勇]:各位网友下午好?很高兴有机会在这里同大家见面。我1999年从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来到《人民日报》工作,先后在《人民日报》驻甘肃记者站、《人民日报》总编室、国内政治部工作。

  [主持人]:几位都是中国新闻奖的获得者,这堪称中国新闻人的最高荣誉,几位获奖的作品是否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如何看待?

  [裴智勇]:这次获奖的《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论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是署名任仲平的文章,任仲平是一个写作集体。这篇文章是中央有关部门2004年末布置给报社的命题作文。内容属于国内政治部的报道范围,分派国内部负责。由于平时喜欢言论写作,有幸参加了国内部的写作小组。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任仲平的创作。很感谢报社给我们年轻人参与重大评论创作的机会。   

  在这次创作中,从总编辑、副总编辑到部门主任、普通编辑记者,大家团结协作,不计名利,精益求精,给我很大的触动。可以说,这篇文章是当年国内部投入精力最大、时间最长的一篇评论。经过这次创作,我看到了自己在理论素养和写作上的不足,增加了对党的感情,进一步学习了理论知识,思想上有了触动,业务上有了提高。从这个角度上讲,参与这篇文章的创作,收获很大,也是很满意的。我平时也喜欢写点言论,其中几篇还有点影响,比如2001年写的《假如媒体缺席》,去年写的《佘祥林让我们期待什么》,这些都是小评论文章。参与报社重大政治评论的创作,确实提升了我的眼界。   

  从舆论引导的角度讲,这篇文章能够获奖,并不只是因为文章写得漂亮,更重要的是因为它的主题重大,写的是全党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先进性教育活动。在先进性教育活动中,任仲平文章发挥了解疑释惑、统一思想、诠释精神、阐明理论、坚定信心、凝聚人心、鼓舞士气的作用。能够作为个人获奖,感到意外,主要归功于国内政治部给年轻人机会,鼓励年轻人成才的氛围和机制。

  [网友]:请问,在人民日报这样规矩多、纪律强的地方工作,个人的发展空间大吗?

  [裴智勇]:我觉得《人民日报》是一个个人成长的很好的平台。它既可以提供参与高层活动的机会,也可以让你深入到社会的最底层,这样让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经历丰富、增长见识。我刚开始来《人民日报》,在记者站工作的时候,就觉得得到的锻炼特别大,因为作为一个年轻人,你要独立的处理很多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

好记者重要的是要有良知和良心

  [网友]:裴老师,您是跑法制方面的,那您对目前法院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以及设立五项报道禁区的事情怎么看?

  [裴智勇]:司法独立和舆论监督,是一个辩证的关系。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有利于司法公开,有利于对司法的监督。但是,舆论的监督也不能是无限制的,要谨防媒体审判。设立报道禁区,大概是出于这样一种考虑。但是,我国的司法改革还在推进之中,我想我们能够找到一种平衡司法独立和公众知情权、舆论监督权的有效制度。

  [网友]:裴智勇你好,请问你如何看待媒体炒作现象?

  [裴智勇]:媒体炒作是近些年,新闻界比较关注的一件现象,怎么看待媒体炒作呢?同样一个新闻事实,以不同的心态和角度去报道,社会效果是不一样的。有人说媒体是社会的良心,这话不一定正确,但是媒体肯定应该有社会责任感,给社会大众提供各种信息,是媒体的本份,而这些信息是帮助社会大众正确的认识当下的形势,判断自己的定位,还是有意制造一种轰动,进而引发一些不必要的社会冲突,这是区分媒体是否在炒作新闻的一个重要标志。对于读者关心的问题,媒体应该客观真实的报道,而社会上发生的事情很多,只要本着客观、真实报道的原则去报道新闻,就不会存在炒作的问题。但是,如果为了追求轰动效果,把一件事情无限的放大,满足部分人猎奇或者其他的不健康的心理,这种报道的社会效果肯定与社会大众的利益是相悖的。尤其是有一些媒体,甚至无中生有,真正去“作”新闻,这更是对读者的不负责任。因此,媒体要关注社会焦点,但是要全面客观的进行报道,这是所有负责任的媒体,应该努力的方向。

  [网友]:媒体的责任具体来说是编辑和记者的责任,什么样的记者才能正确地履行记者的责任?记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养呢?

  [裴智勇]: 媒体的责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是需要一个记者用一生的职业生涯来回答的问题。作为一个党报的记者,在政治上和纪律上有很多要求。我的体会是,一个记者的写作绝对不是他个人的私人化的创作,必须要考虑新闻报道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简单的说,我觉得做一个好记者,同做一个好的人一样,重要的是要有良知和良心。要与时代同步,与民众同心。

  [网友]:各位嘉宾,您怎么看待百姓对有些媒体真实性缺乏信任的现象?

  [裴智勇]: 现在是一个信息时代,传媒发达,人们面临的是一个信息爆炸的环境。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要求人们对媒体的信息辨别真伪。真实是新闻的生命。百姓对媒体缺乏信任,这意味着媒体缺乏公信力。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媒体自身。有的媒体为了炒作,为了商业利益,而丧失了真实性。有的媒体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恪守新闻的职业精神,这是令人遗撼的。

多读、多看、多想、多写

  [网友]:裴智勇你好,请问你为什么要选择当记者?

  [裴智勇]:作记者是一个偶然的职业选择,研究生毕业的时候,《人民日报》公开招考,我比较喜欢文字工作。相对公务员而讲,在报纸做编辑记者,是相对自由的一种职业。

  [网友]:裴老师,你现在在读博士课程吗?您读的是法学还是新闻学?

  [裴智勇]:是在人民大学攻读法学博士学位,我在这个学校读本科、读硕士、读博士。我读的是法学,我认为文科的学问和道理都是融会贯通的,搞新闻工作的不一定非得要读新闻专业。

  [网友]:裴老师,都说新闻是一个重视实践的学科,为什么要回去读书?

  [裴智勇]:在报纸工作时间越长,越觉得理论和知识的素养的欠缺。政治的敏锐感,新闻的敏锐感,在很大程度上都同一个人的思考力有关系。我觉得念博士,能给自己一个压力,去多读书、多学习。

  [网友]:裴老师,您获奖作品是社论,那么以你的年龄和阅历,写社论会不会遇到困难?

  [裴智勇]:获奖的是任仲平的文章,不是社论。任仲平文章与社论一样,属于《人民日报》的重要政策评论。我需要强调的是,这是一个集体创作的结晶,我只是参与了这篇文章的创作,做一些查资料、打草稿的工作。

  但是,我认为写评论或者社论,并不一定要求有很大的年龄。评论与思想的深度和见识的高度有关。思考力和年龄并不是呈正比的。众所周知,历史上很多有名的评论,都出自于年轻人之手。比如写征讨武则天檄文的骆宾王就很年轻。我认为年轻的编辑记者,可以通过多读、多看、多想、多写来提高自己的言论水平,特别是同一些优秀的作者交流学习,能够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

  [裴智勇]: 感谢各位网友,希望有机会继续进行交流。谢谢大家,再见。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责任编辑:齐爽)


相关专题
· 传媒沙龙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