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27日15:51


传媒·女性系列访谈之七
女主播VS三个在逃犯 用心在拯救

Untitled Document

  我不是心理专家,我也不是一个全能的有求必应的“及时雨”,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夜话节目主持人。但是,作为主持人我随时准备给我的听众送出“一度”的帮助,也许这“一度”的帮助微不足道,但是,可能会改变他们的人生,改变他们的命运。

  9月27日上午10点,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夜间直播谈话节目《神州夜航》主持人、监制向菲做客“传媒沙龙”与网友在线交流,主题为“女主播与三个在逃犯:声音的力量”。

  向菲,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夜间直播谈话节目《神州夜航》主持人,监制。从今年2月到9月中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她凭借自己从事电台节目主持人的身份,连续成功劝说3名在逃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向菲简介: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历史系,大学本科学历。连续六年担任福建经济广播电台情感交流热线节目《夜半心声》直播节目主持人。2001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夜间直播谈话节目《神州夜航》主持人,监制;人物访谈节目--《人物春秋》编辑、主持。2005年2月曾获公安部颁发金盾新闻特别奖。>>>

我不是全能的“及时雨”

  [向菲]:大家好,我是向菲,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交流。

  [网友]:恭喜您在今年成为十年间第二个获得金盾新闻奖的媒体工作者,对您来说,这个奖项有何特殊意义吗?

  [向菲]:我觉得获得金盾新闻特别奖特别的荣幸。其实这个奖并不是颁给我个人的,应该是颁给我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以及节目组的全体成员的。这是媒体对在逃的嫌疑人用自己的方式感化他们的这项工作的一个肯定。我想这个奖应该是更进一步激励我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工作。   

  [网友]:面对媒体的报道,社会的赞誉,您似乎被神话成为一个心理专家,一个全能的有求必应的“及时雨”,您对此有何看法?

  [向菲]:我不是心理专家,我也不是一个全能的有求必应的“及时雨”,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夜话节目主持人。但是,作为主持人我随时准备给我的听众送出“一度”的帮助,也许这“一度”的帮助微不足道,但是,可能会改变他们的人生,改变他们的命运。

  [网友]:有没有人批评你这种做法?出风头什么的?

  [向菲]:从没有想过出什么风头,做广播的人本身就应该是耐得住寂寞的人,做夜间谈话节目主持人,就更应该沉下来。如果说让这些在逃的犯罪嫌疑人选择一条正确的路,消除这些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算出是风头的话,我希望能多一些人出这个风头,不管你是从事何种职业。

三个在逃犯罪嫌疑人 一点都不恐怖

  [网友]:报道说在罪犯辜三请求您帮助时,您十分真诚而且付诸行动的去劝导他,我想请问,在您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罪犯而且是杀人犯的时候,您没考虑过会有对自己不利的后果吗?

  [向菲]:当时看到那条求助短信的时候,我权衡过利弊,所谓弊,无非就是一个喜爱你节目的听众或者是喜爱主持人的听众得到了你的私人的联系方式,也许他会打几个电话,也许会干扰你的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但是这无非就是花去一部分的时间和金钱而已。所谓“利”,对发短信的人来讲,就是关乎他命运的转折点,如果在这个转折点上,我能够起一些引导的作用,利显然是大于弊的。

  [网友]:因为帮助了犯了罪的人,曾经和以后或许会有很多这一类的人来寻求你的帮助,和这些在人们看来是及其恐怖的人有着这样和那样的联系,您的安全问题令人担忧,如果为了安全着想,让您不要留给对联系方式,劝说仅限于在电波里进行,您会如何抉择呢?

  [向菲]:首先纠正一下“恐怖”这个词,这三个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其实他们一点都不恐怖。可能在我们的头脑概念当中,听到杀了人的,犯了罪的,都是极其可怕的,其实不然,这三个犯罪嫌疑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激情犯罪,他们只是在碰到问题的时候,因为不懂法,因为没有知识,因为性格上的缺陷,采取了极端的、不恰当的方式,伤害了别人。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穷凶极恶的人,这与危害社会,危害国家的那种破坏性极强的犯罪是有本质性的区别。激情犯罪的这些人他们的良知是没有完全泯灭的,他们也有心存的善良,跟这样的人交流,并不可怕。关键是你先不要带上有色的眼镜去看他们。

  关于与他们沟通和交流的方式中央电台《神舟夜航》节目是不开热线的,仅限于短信交流,而这种方式肯定不能够达到思想沟通的目的,我和他们的沟通交流其实都是在电话中或者是短信中完成的。他们其中一个人逃亡在广东,一个逃在浙江,一个逃在陕西偏僻的农村,而我在北京,一根电话线应该是对我的安全没有威胁的。而如果我能够在电话里跟他们交谈,对他们来讲,这是莫大的信任与真诚。

  [网友]:为什么在逃犯就找你呢?你们台里很多主持人吧,想过为什么吗?

  [向菲]:欢迎收听中国之声《神舟夜航》,我希望你把答案告诉我。谢谢!  

  [网友]:对于您的助人的举动,您的亲人会是怎样的反应呢?我想您的安全也是他们日思夜想的问题吧?毕竟您所打交道的人群,并不是每个人所乐意接触的?

  [向菲]:第一个在逃嫌疑人辜海军跟我联系的时候,家人听说了一点消息,他们的反应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为我的安全担心,这之后我就不再告诉他们事情的进展情况,打电话发短信几乎都是背着他们的。我觉得作为旁观者可能不能深切地感受到两个通话者之间的信任程度,而在短时间内我也无法跟家人解释清楚,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先不要告诉他们。

  [网友]:请问向菲,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劝说逃犯不成功的话,有没有想过舆论和你的领导会给你什么样的压力?

  [向菲]:首先这三个犯罪嫌疑人在跟我联系之前,自首的念头很强烈,他们至少都已经不打算逃亡了。在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台里的领导一直都在关注事件的进展,并给予我指导,所以台里没有给我任何压力,同时,台里与警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是有一些预案的,所以我能够在轻松的没有任何压力的状态下与他交流。

  [网友]:我看过一篇新闻,向菲说自首和美女无关,那和什么有关?我就认为和美女有关,如果是个男主持,会怎么样?

  [向菲]:这三个人在自首前从来没有见过我,他们只是听我的节目,或者在电话里面交流,他们不知道我长什么样,不知道我多大年纪,所以与美女无关。我觉得和你对他的态度有关,你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和他谈话,和他交流,你是不是能真正地替他考虑,站在一个平视的角度,把他当人看,甚至把他当一个朋友看,这点更重要。

  当然因为他们身份特殊,也许在他们眼里,从体力上女性处于相对弱势。但是,情感会更细腻一些。如果一位男主持人有机会跟他们接触,同样也能够站在平等的角度上,与他们交流。我想结果会是一样的。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

梦想与压力

  [网友]:在您的众多奖项中,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些奖项中似乎大部分都是和社会公众安全问题联系在一块的,您似乎对此情有独钟?是不是成为正义的美丽的天使是您从小的梦想?您还会继续扮演这个角色吗?

  [向菲]:纯属巧合,我在福建人民广播电台做过六年的情感交流热线节目,这也是一档夜间的谈话节目,听众对象主要以大学生及打工者为主,您所说的那个奖项,其实是做给大学生的一档节目。与其说是做一个正义的美丽天使,倒不如说我更想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在我的听众中,像辜海军、余昭明这样在逃的犯罪嫌疑人,他们只是千千万万个听众当中的一部分特殊的群体而已。大部分听众还是普普通通的听众朋友,他们有学习、生活、工作上的困惑,如果一档节目能够教会他们处理困惑的方式,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这应该是我的梦想。  

  [网友]:向菲,以前也有过做心理类节目的主持人,自身不能承受心理重负而自杀的事情,请问你有没有心理负担很重,压得自己喘不过气的时候?

  [向菲]:其实压力谁都有,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工作中的,但是我们要学会调试的方法,学会减压,就像是玻璃杯里的水我们不能让它溢出来,得随时想办法让它保持适中的水位,方法其实很多,看书、运动、交友,通过与他人的谈话,排遣心理压力,这些方式都很有效。当然还要因人而异,上述的这种方法,都是我排遣心理压力的方式,目前为止,效果不错。   

  [网友]:向菲,因为你的存在使更多的人思考生活!生活也你有了更多的温暖。

  [向菲]:每一件事情每个人关注的角度不同,收获就不同,你的这句话让我感觉很欣慰,尤其是能够体会得到生活当中我们需要温暖,其实生活中像辜海军这样在逃的嫌疑人,毕竟是少数。我们更多的还是要与家人、同事、同学、朋友相处,如果我们都能以尊重、宽容、平视、真诚地态度对待这些人,你会觉得他们会很快乐,你也会很快乐,温暖。  

“向眼”看同行

  [网友]:目前主持人的素质问题被炒得比较热,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主持人应该具备哪些必需的品德?

  [向菲]:我觉得作为一个合格的主持人有才无德不行,有德无才也不行,如果能够德才兼备,才是一名合格的主持人,业务上要不断地学习进步,而在个人品德上,我信奉这样一句话“做事先做人”,做一个好人,才能做好一件事。

  [网友]:媒体报道你的事情后,现在是不是经常会面临众多记者的“围追堵截”,从一个新闻人到一名被采访的对象,您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

  [向菲]:的确,这段时间受到了来自各方面记者朋友的特殊关照,在此要表示感谢。我个人最深的感受是,在逃犯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我们一些记者不顾后果的做法。

  为什么这样说呢?现在关于我和我帮助过的人的报道有一部分是不太恰当的,对于我来说,这种压力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承受的,但是对于那些接受帮助,本来在心理和行动上已经好转,而这些不负责任的报道,却给他们蒙上了另外一层心理阴影,无异于雪上加霜。例如,记者对他们的围追堵截和频频曝光,很大程度上就给他们心理上造成了伤害;更过分的是,对一些案件事实的报道,许多记者并没有进行核实和咨询,只是单凭自己的主观臆断去写,不仅混淆视听,而且对案子的审理也成了很大困扰。

  咱们记者以受众心理需求为导向是无可非议的,而且这种敬业精神也是特别值得钦佩的。但是,在满足受众猎奇需求的同时,我还要呼吁广大的媒体同行,还是应该遵从新闻的事实,不能为了迎合受众而罔顾采访对象的感受,更不能为了“迎合”而歪曲事实。   

想生在唐朝 最热爱广播

  [网友]:嘉宾是历史的本科,您最想在哪个历史时期生活?中外都行?

  [向菲]:唐朝。女性都是爱美的,比较喜欢唐朝的服饰,这是其一。
  其二,谁都想过丰衣足食的生活,我希望生活在太平盛世时期。
  其三,唐朝的文化也是中国文化发展的鼎盛时期之一,精神食粮也有。

  [网友]:嘉宾您干电台主持多长时间了?和网络电视比较,电台靠什么吸引听众?

  [向菲]:将近十年的时间。广播是声音的世界,但声音只是我们思想最终的体现形式,所以一档好的广播节目靠的是内容、形式,办节目的态度来吸引听众。

  [网友]:有个问题一直不明白,关于声音的,请教嘉宾,许多主持人都喜欢朗诵,你呢?还有,我不明白的是,你怎么看配音电影的问题?配音也是艺术嘛?

  [向菲]: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主持人,没有学过播音。配音当然是艺术,我觉得给电影角色配音其实就像是坐在话筒前主持节目一样,需要全情投入,只有将真实的情感投入,才能使声音与角色更好的融合。做节目也是一样,不能带着面具坐在话筒前,只有真实地展现自己的所思所想,才能够亲近对方,打动对方,产生共鸣。  

  [网友]:以后如果不干主持人,你最想干什么?会不会往心理咨询这方面考虑呢?

  [向菲]:我是一个非常热爱广播的人,我不知道除了做广播主持人,我还能做什么。 

  [向菲]: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得意淡然,失意坦然,一切顺其自然”,这句话是送给我自己的。再给各位朋友送一句话“帮助他人,就像是点燃蜡烛,当你把蜡烛点燃的那一刻,最先照亮的应该是自己,其后才是他人”。谢谢大家!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刘海梅)
传媒互动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