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8日16:14


张洁、柴静:《新闻调查》 中国媒体的良心

Untitled Document

   5月26日(周五)15:30,《新闻调查》制片人张洁、主持人柴静做客“传媒沙龙”与网友在线交流,主题为“《新闻调查》的主角”。

  张洁   1984年大学中文系毕业;1985年 在云南投身电视业;1993年 加盟央视《东方时空》;1996年 供职《新闻调查》。编导的主要节目有《西古县村纪事》、《公开选拔副局》、《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上下集)》等;2000年11月 担任《新闻调查》副制片人;2003年3月 担任《新闻调查》制片人。

  “《新闻调查》这十年的成长史证明,我们是在批评声中进步,而不是在夸奖声中进步的。同时我们也有一种非常清醒的认识,我们追求探寻真相,但我们绝不敢说我们奉献的是真相。我们追求客观真实,但我们不敢说我们每期节目都做到了。所以,这是我们永恒的一个目标。我们所能说的就是我们会尽量去做到客观真实,做到理性、平衡、深入。”

  柴静 生于1976年。 19岁在电台主持《夜色温柔》节目;22岁到北广学习电视编辑,并在湖南电视台主持《新青年》节目。现为《新闻调查》主持人

  “人都会有恐惧,但也会有比恐惧更强烈的感情。人的生命都很短暂,但还是有一些可称是“永恒”的东西。在看自己节目时,你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要从事这个职业?”假如没有对人真正的关切就不会成为记者,假如仅仅停留在对人的关切上,而不是对问题的求解上就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 ”

《新闻调查》:做真正的调查性报道

  [张洁]:人民网的网友们你们好。也许是一种情节吧,见到“人民”这两个字我就会有特别激动得感觉,和人民网的交流也别有一种情感在里面。

  [柴静]:大家好!几年前,我也一直在强国论坛潜水,今天终于浮出水面了。跟大家问声好

  [网友]:欢迎两位做客传媒沙龙,弹指之间,《新闻调查》已经10岁了。我想问问制片人,您认为这个节目从最初到现在,10年的时间给他带来了哪些变化?

  [张洁]:简单的说,我们的变化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内容方面的变化,一个是制作形态方面的变化。从内容方面来说,我们《新闻调查》内容从主题性调查,到事件性调查,现在过渡到了内幕调查。但我们用“探寻事实真相”作为我们的广告语。这样一种变化首先得益于十年来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中国的政治、民主化的进程才得以实现。从制作方面来说,我们现在专业制作,无论是采访、拍摄还是后期编辑,应该都比以前专业性、精致性都要大大的增强。简单来说就是今天的《新闻调查》节目应该比过去的好看多了。

  [网友]:请制片人给我们介绍一下《新闻调查》

  [张洁]:《新闻调查》有三个关键词:一个是责任、一个是问题、一个是调查。“责任”就是想通过《新闻调查》这个平台来传达我们对我们国家、对我们这块土地的责任感。“问题”指的是《新闻调查》承担的媒介责任是通过对转型期中国社会问题的深度关注、深度揭示来促进这些问题的解决。“调查”指的是我们的手段。我们接近问题和报道问题的一种方式。了解了这三点,你就能够很好的读解《新闻调查》。

  [网友]:新闻调查等时政性节目能在多大程度上,对政府决策的改善起到作用呢?有啥正面例子没有?

  [张洁]:就拿最近的一期节目来说,去年10月份我们播出了一期叫“注射隆胸”的节目,这期节目通过对受害者的采访,对一种叫做奥美定注射隆胸产品的安全性进行了质疑,同时也对这种产品上市管理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了批评。节目播出之后,国家药监局迅速的与栏目组联系,表示虚心接受媒体的监督。同时他们表态说“国家药监局没有自己的利益,维护公众利益就是他们的利益。这一点他们和媒体的立场完全一致”。他们的这种态度令我们非常欣赏。接下来我们就看到在取缔这样一种在安全性上有问题的产品上,他们所做的一系列努力。在今年的“五一”前夕,他们召开了听证会,最后在4月30号宣布取消这个产品的上市,这样一种决定,对于国家药监局来说,其实是面临很大的风险,也必然要面对很多麻烦,但是他们毅然作出了这样的处理结果。而且我想这样的一种结果是从事调查报道的记者非常愿意看到的。当然这个事件的报道,不仅仅是我们报道事件有了一种处理的结果,我想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对企业来说,还是对行政主管部门来说,还是对广大消费者来说,从这个事件当中吸取经验和教训,可能更能体现我们传播这个事件的意义、价值之所在。

  [主持人]:制片人要负责一个节目组的运营,张制片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新闻调查》的节目流程与内部运营管理机制?

  [张洁]:我们的内部流程是这样的:《新闻调查》的工种有策划、出镜记者、编导、摄像、录音和其他行政人员。我们现在编制是36个人。工作程序是这样的:我们第一道工序是选题策划,每周我们有两次报题会,把我们从各个渠道得来的选题进行汇总、分析,上报到台领导,经台领导批准后,这个选题就可以投入运作,在正式拍摄之前,我们会有一个前期调研、论证工作,我们习惯上把它叫做“前前期”。一般由编导和策划来完成。就是对事件的新闻源、核心当事人进行核实,为什么要进行这么一个前期调研,就是由于《新闻调查》是一个投入非常大的栏目,我们的摄制组一般由5到6个人组成,两个摄像一个录音,加上编导和出镜记者。这样一种大的投入,必须保证事实是值得《新闻调查》去开掘。但是在目前新闻竞争比较激烈的情况下,很多信息源与事实本身出入比较大。前期调研对我们大投入栏目来说是一个非常必要的途径。前期调研回来之后,会形成一个详细的拍摄策划案,经过我们的认可,整个摄制组就到一线进行采访拍摄,这个过程大概是10天左右。回来以后,编导负责后期制作,其他的记者、摄影和录音又可能和另一个编导出去进行采访。我们后期制作的时间是半个月左右,经过我的初审,再到台领导终审,最后合成播出。
  从2003年开始,我们搞了一项改革,推出了“记者中心制”,之所以要推出这样一种制度,是由于出境记者是整个《新闻调查》的核心,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改革,来确立记者在节目中的主导作用,比如说编导要做的选题必须是记者本人也感兴趣的。而且记者在整个摄制过程中要引领整个创作组,达到他所期望的目标。这样一种制度的建立是非常有效的。比如说柴静本人在这几年的卓越表现也得益于这种制度的确立。

  [网友]:《每周质量报告》有了极大的转型,变成了歌颂型~那《新闻调查》会不会也有一天也要转型?预测一下。

  [张洁]:我想这位网友没必要有这样的担心。《新闻调查》的发展历程有几个广告词,1996年、1997年我们打出的广告语是“正在发生的历史,新闻背后的新闻”,到了2000年我们的广告语变成“探寻事实真相”,到了2003年我们提出的广告语是“做真正的调查性报道”。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种口号?因为调查性报道有三个要件:第一损害公众利益的行为和事件。第二这样的行为和事件被掩盖。第三记者独立展开的调查,而非他人的调查行为和结果。我们把“做真正的调查性报道”这样一种定位看作是栏目的终极定位。什么叫终极定位?就是你只要还叫《新闻调查》,你不可能有第二个定位。《新闻调查》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变化,但是唯有“调查”二字是永远不会变的。调查什么呢?肯定是调查问题。调查什么样的问题呢?调查那些损害公众利益的,对我们国家的社会、政治、经济带来隐患的这样一些事件和行为,它是我们这样一个叫《新闻调查》栏目存在的理由。而且我想这样一种选择,不仅仅是我们栏目成员自身的选择,同时也是中国政治在民主和法制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对电视、对中国新闻所提出的一种要求,也是整个中国社会和广大观众对我们的期望和要求。我们现在正在朝着这个方向稳健的迈进。
  当然,由于调查性报道制作的高风险和高投入,对一个栏目来说,不可能每期都是这样的产品,我们的目标是每月能够生产一到两期这样的报道。另外的节目内容,我们希望能够在推进中国改革进步这方面,包括在一些先进的、文明的理念的推广这方面做一些工作,比如说我们前年做的“动物福利”、“乙肝歧视”,去年做的“以生命的名义”都是这样一些主题。总的说来,作为一个新闻人,我理解媒介的总体目标是抑恶扬善,促进社会良性发展。我们希望我们在这两个方面都能有所作为。

  [网友]:《新闻调查》会做回访么?节目播出之后的反响你们还关注么?会继续帮他们么?

  [张洁]:我们每年都会有一期回访节目,另外单个节目播出之后,如果事件的处理有结果,我们也都会在节目当中迅速进行反馈。当然遗憾的是,很多舆论监督节目播出后没有结果。所以,说到这儿,我特别期望我们的社会能够跟进,特别是在媒介监督之后,我们的行政监督和司法监督能够跟进。特别希望能够形成一种全社会的舆论监督氛围,这样的话可能才会真正促进问题的解决。

  [主持人]:网上对《新闻调查》的评价有两种声音,批的和夸的,夸奖的就不多说了,批评的呢主要认为你们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客观真实,两位如何看这个问题?

  [张洁]:我们欢迎这样的批评,而且《新闻调查》这十年的成长史证明,我们是在批评声中进步,而不是在夸奖声中进步的。同时我们也有一种非常清醒的认识,我们追求探寻真相,但我们绝不敢说我们奉献的是真相。我们追求客观真实,但我们不敢说我们每期节目都做到了。所以,这是我们永恒的一个目标。我们所能说的就是我们会尽量去做到客观真实,做到理性、平衡、深入。

  [网友]:新闻调查中的三相 责任,问题,调查加个词:结果 为什么不善于关注你们挖掘事件的结果,做到善事善终呢?

  [张洁]:我们正在加强这方面的工作,但是有时候力不从心,因为媒介的权力和作用是有限的。

  [西祠网友]:既然是《新闻调查》,就应当以记者的调查行为为表现手段、以探寻事实真相为基本内容、以做真正的调查性报道为追求目标。请问两位主持人:在你们主持的节目中实现了多少?说个大概比例吧!谢谢!

  [柴静]:调查性报道的比例现在只有五分之一,但我尽量让每一个节目都含有调查性报道的技术要素。

  [网友]:新闻调查会不会同强坛建立长期合作就报道事件同网友观点互动共鸣?

  [张洁]:刚才我们已经和人民网的领导就此事达成了共识。今天的新闻传播,特别要注重两个整合:第一媒介要利用自己的传播平台,去整合那些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法律等方面推动中国往前走的人和事情。第二就是在传播过程当中,平面、网络、电视、媒体都应该进行强有力的整合,强化我们的传播效果,形成一种良性的社会氛围,以促进问题的解决。

  [网友]:问张洁一个不知道是否应该问的问题:《新闻调查》能否从央视自己下那么一“刀”?

  [张洁]:监督无禁区,是新闻公正的前提。当然,这样一天的到来,需要全社会的努力,而非一个人、一个单位就能够做到。

柴静:我是一名记者

  [主持人]:请问柴静,你希望别人如何评价你?出色的记者?优秀的主持人?或者说你更喜欢那个角色?有没有偶像?

  [柴静]:我是一位记者,我只希望能够在自己的职业面前面无愧色。我的很多偶像并不是在业界有盛名的人,但他们都是我认为有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人。

  [网友]:柴静,你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么?面对那么多社会黑暗面,你能受得了么?

  [柴静]:看得越多越觉得黑暗的深处其实都有光亮,这个世界就是在两种力量的此消彼涨中向前发展的,认识到这点,就能够保持内心的平衡。

  [主持人]:对于电视调查性报道来说,出镜记者的表现尤为重要,《新闻调查》对出镜记者提出了特别的要求:首先必须有质疑的精神;其次也应该有平衡的意识;然后是高超的现场调查能力。柴静认为自己这三方面能力是否都具备?那项能力最强?

  [柴静]:第一、我并不强调质疑,我只强调疑问。第二、平衡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专业技巧,也是道德责任。第三、调查完成的深度不仅仅来自于能力,更来自于你的认识。

  [网友]:请问柴静:就“心力憔悴”这个层面上来说,你说说你心力假如存在这个憔悴的事实,你觉得是不是要促使你变得苍老起来,还是变得消沉了起来?

  [柴静]:坦率的说,我只觉得我的工作让我神魂颠倒。

  [网友]:柴静,你有没有哭过?做过这么多节目,让你印象最深的是哪期?包括那些没让放的。

  [柴静]:刚做节目时哭过,比采访对象哭得还厉害。 前两天,我在博客里写过,那期没播出的“下跪的副市长”节目里向我们举报的那个女人,在节目没播出后,她说:“我曾经以为你的办公室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让我记了很久。一个记者最难忘的是那些让他最不安的事。

  [网友]:柴静,我是SARS期间认识你的,我想问,你那会害怕么?你真的不怕死么?

  [柴静]:人都会有恐惧,但也会有比恐惧更强烈的感情。人的生命都很短暂,但还是有一些可称是“永恒”的东西。

  [网友]:柴静:你好!我们湖南人想念你,想念你的《夜色温柔》,想念你的《新青年》,现在的《新闻调查》你又干的很好,真是打心底佩服你这小女子。我想请问你的是:你由原来的心灵类节目转到干预现实的《新闻调查》,自我感觉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你是怎样迅速适应并干得如此出色的?

  [柴静]:最大的挑战是面对人和世界的时候,自己的认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好奇、敏感、用功,不断的自我更新。

  [西祠网友]:请问“夜色温柔”对你的人生有什么样的影响?你瞻望未来认为必须去做但一直无心顾及的三件事情是什么?

  [柴静]: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学习到作为一个记者能得到的最珍贵的,是公众的信任。我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是:画画!

  [西祠网友]:柴静,我最好的年华里,有你仿如精灵的声音。无论你未来有怎样的成就,我无法忘记的,永远是长沙的夜空飘荡的你的温柔。还有,当然还有杨景,其实,你的气质和音律,永远会比较适合电台。不是说你不适合电视,而是太适合前者。看电视的时候,因为眼睛占据了一部分的精力,所以,大概没有人去用心聆听。只有我,每次看到你的节目都会闭着眼睛,努力回忆。多么美好那些时光!有没有想过返醭归真?有没有可能?

  [柴静]:声音也会老的,还好还有笔。笔有一天也会写不动的,还好还有不用说出来也会明白的话,人生无处不相逢。

  [西祠网友]:如何打破沉默 。柴静姐姐,你曾沉默过。我觉得人的性格不能改变只能完善,你是如何打破这种沉默的?

  [柴静]:我打破沉默的方法就是忘记自己,去倾听他人心底的沉默。

面对压力:对真相的欲望会让你忘掉一切

  [西祠网友]:柴静您好,我也曾是一名新闻工作者,所以我知道,几乎每位新闻工作者都会面临“舆论导向 ”和“舆论监督”的冲突,有些我们了解到的事实,迫于上级压力,只能选择沉默,面对这些,你如何让自己从心理上去接受?你会去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来纾解自己的精神压力吗?

  [柴静]:三年前,温家宝总理到中央台座谈,我在座问他的问题就是,一个记者经常会有挫折感,请问您怎么保持你当年的情怀?”他说,他去河北视察,在路边见到一位老农民身边放着一幅棺材,他下车问,农民说“太穷了,只好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掉”他给了农民500块钱,让他回家,他说讲这个故事给你听的用意是,要执著。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

  [网友]:请问张洁,从一个个人的角度,你是如何来看待央视文艺部那位前赵主任的?

  [张洁]:感谢你的尖锐。十年来,《新闻调查》报道过很多腐败的事件和人物,究其腐败的原因,既有制度上的,也有个人道德方面的。我想无论是赵安也好,还是其他的这些有腐败行为的公职人员,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手中掌握着很大的权力,如果这样的权力不被监督、不被约束的话,那么,利益的诱惑,就会冲毁他的道德防线。所以,我们要提醒社会,更要提醒我们自己,手中掌握着公共资源平台的这些人,如果把这种公共资源当做是一种交换的条件,谋取自己利益的一种手段,那么他必将跨入腐败的行列中。当然对于拥有这种权力的人,不要冀望于他自我的道德约束,而是怎么样通过一种行之有效的制度的确立,这才是我们值得深思的问题。

  [网友]:公关公司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新闻策划,这个时候通常都要给记者找新闻点,大多数时候要给新闻记者钱的,你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柴静]:我写过这个问题。能让一个记者不收红包,能让一位医生不开回扣药,能让一个包工头不用假料……的不仅仅要靠道德上的谴责,他的背后要有一套复杂而缜密的制度网络,还要有一种深藏不露却又深植不移的东西,叫做“文明”。

  [网友]:对了,柴静MM,碰到新闻采访禁区的时候,你们怎么办?比如XX村,有政治压力吗?

  [柴静]:去XX村时,我们是凌晨四点进的村,采访到天亮被发现后撤离的。我们的长河小面包在土路上跑到120迈,开出去20里才走得掉。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把带子保住。压力当然有,但是对于真相的欲望会让你忘掉一切。

  [西祠网友]:柴静说:“当我在电台做了三年之后,已经开始意识到,我所关注的不仅仅是一部分人的内心世界。我要看到真实的生活,甚至是触摸到它,不管是否要付出疼痛的代价,因为我知道‘真实’本身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么,柴静你可以举个这样的例子让我们听听吗?谢谢。

  [柴静]:我去采访讨薪八年未果的农民,在他座过的法院台阶上坐着,体会他的无助;我去采访在拆迁中被开发商打死儿子的母亲,看着她泪流满面的脸;我去采访注射了“奥美定”的女人,用手触摸她胸部里的硬块,而且知道永远无法这将根除……。这一切让你知道你跟这个时代的联系,让你知道你知道如果你仅仅为追求个人幸福而活着,你将永远得不到幸福。

  [网友]:请问张洁一个个人问题:面对诱惑,你个人的恐慌和来自社会对你的恐慌程度有多大?

  [张洁]:不要用“恐慌”,我觉得用“警醒”这个词更准确。我个人觉得在当下的社会现实生活中,每一个人都面临着非常具体的诱惑。能不能抗拒诱惑,有多大的定力保持一个新闻记者必须具有的清政廉洁,几乎每一天都会面临这样的追问,我经常说,其实对很多公共职能部门,整个社会的要求其实是最基础的要求,而不是最高的要求,但是我们发现这种最基础的要求往往变成一种最高的要求。比如说对新闻从业者要求廉洁和公正。要做到,都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情。反腐败停留在理念上非常容易,但是如果你是一个拥有腐败的资源,或者腐败权力的一种公职人员的时候,你是否还从法律法规和道德的层面去约束自己。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进行这样的拷问。我们自从开始深入的对中国社会问题进行报道,进行舆论监督的时候,我们对栏目人员提出了一个基础的要求,就是当你要去清除社会上黑暗角落的时候,你的行为本身不能再留下阴影,那就是做一个干净的记者,做一个公正、客观、平衡的记者。几年过来,我没有发现我的记者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包括我本人,以后不会存在问题。坚持有时候是一生的目标。我想和各位说的就是到今天我们仍在坚持我们对记者的理解,对新闻的理解,对人的理解,并且照这样的理解去做。

新闻工作者:没有对人真正的关切就不会成为记者

  [西祠网友]:柴静姐姐:我是新闻专业三年级本科生,明年毕业,我想问的是,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除了扎实的专业知识,现在的我还需要准备些什么。

  [柴静]:前两天,看一本书叫《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很有意思是写得很好看的历史书,写的人是一位在银行工作的32岁的年轻人。他说:“中国的历史研究者有很多比西方的研究者更多的目的——意识形态,职称,工资……,但是往往欠缺一项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兴趣。”我希望你所准备的是你自己的欲望。

  [西祠网友]:你觉得一个新闻工作者应该学会走进他人并走出他人吗?

  [柴静]:每次我想不那么投入时,想用更职业的方式来处理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我都会发现自己受到惩罚——就是在看自己节目时,你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要从事这个职业?”假如没有对人真正的关切就不会成为记者,假如仅仅停留在对人的关切上,而不是对问题的求解上就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

  [网友]:柴静主持好:)你作的《新闻访谈》水平很高,每次作节目提前与被访谈人交流过吗?,提问为什么很到位呢?

  [柴静]:在采访前,我都会跟被访问人交流,尤其是受指证方,我会花很长时间,让他相信他可以在我的访问中自由表达。

(责任编辑:燕帅)
传媒互动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18岁成为富翁的秘密一组图】  【60元创业拼来家财百万】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