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6月21日20:24


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叶晓楠:关注社会 笔写天下

Untitled Document


  身为一个记者,一定要突出自己的责任感。可能也和我工作环境有关系,在党报、中央机关报工作。从进报社的时候,我所受到的教育,就是你必须严肃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你写的每一个字,你写的每一篇文章,你自己在这个环境里待久了,你觉得你自己在这个报纸上写稿子,你不觉得怎么样,但是事实上你写出去的每个字,你都得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6月21日(周四)14:00,人民日报社海外版要闻·社会部叶晓楠做客“传媒沙龙”视频嘉宾访谈,就“新社会阶层”等文章的采写过程及新闻记者的身份定位等问题与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

  叶晓楠,1979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毕业,2002年8月进入人民日报社海外版要闻·社会部工作,一直从事政协、统战、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妇联等领域的报道工作。从业5年来,参加了5次全国“两会”的报道,获得过两次全国政协好新闻奖、全国抗击“非典”好新闻奖、首都女记协好新闻奖、人民日报五四“青年岗位能手”称号、海外版抗击“非典”先进个人等。    ☆点击观看视频


关注“新社会阶层”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人民网,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人民日报社海外版要闻部的叶晓楠记者,做客人民网传媒频道,我们一同谈一谈如何做一个好记者。首先和网友打个招呼。

  [叶晓楠] 人民网的网友好,今天非常高兴来参加这次的访谈,这是我第一次做视频访谈。所以也非常希望通过这个机会向大家学习,如果有说的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家指正。

  [主持人] 首先作为新闻工作者,向你表达一个敬意,我看您的简介,您是2002年8月份进入人民日报社海外版社会部工作,五年来,您参加过5次全国“两会”的报道,获得过两次“全国政协好新闻奖”,“全国抗击非典好新闻奖”、“首都女记协好新闻奖”、人民日报“五?四青年岗位能手”海外版抗击非典先进个人等。 你在短短几年获得这么多的荣誉,你怎么样融入这样一个记者的角色。

  [叶晓楠] 首先,我觉得首先非常感谢人民日报海外版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平台。正是因为人民日报海外版给了我很多出去采访的机会,可以接触到很多人士,通过这些,我才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另外,我觉得,因为我从小就非常希望当一个记者,在我读大学和研究生的时候,学的都是新闻专业,作为一个年轻人,我融入记者这个身份里面,我觉得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我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呆的时间越长,我觉得可以学的东西越多,很多老同志以他们的敬业精神打动了我,正是他们在这种传、帮、带的作用之下,我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主持人] 我们都知道,您写了一组关于新社会阶层的文章,先后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和人民日报,引起很大的反响,很多人民网的网友非常关注,您怎么想到这么一个突破口做这样一项工作?

  [叶晓楠] 我介绍一下我自己平时跑的领域,就是关于统战、政协和妇联,所以我工作五年以来,都是做关于这一块的报道。新社会阶层最早是十六大报告时候提出来的,他们是社会上新出现的群体,发展日益壮大。所以,作为一个记者,我首先比较关注这一块,直接的由头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中央统战部还有中组部以及一些部门联合表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这其中就有11位是新社会阶层中的自由择业知识分子,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显著的信号。

  我开始想到了做这个选题,同时,这个题目也得到了海外版领导非常的支持。我们部门主任听说我要做这个题目也很支持我。

  [主持人] 然后是你自己说,我要做这个题目,然后请领导把这个题目分配给我?

  [叶晓楠] 是的,因为我们有一个报题的机制,向领导报了选题以后,领导非常支持。当时我做的时候也挺犹豫的,此前这方面的报道有一些,但是社会上这方面的报道可能不是特别的全面,或者不是特别的充分。我也很犹豫,要做的话,希望能做一个比较权威的报道。所以我就给中央统战部,因为中央统战部是分管这一块的,发的采访申请。结果很快他们就给了我一个回音,安排了分管知识分子工作的陈喜庆副部长接受我的专访,他是一个学者型的领导,跟我谈了两个小时。他长期关注这一块,经验非常丰富,跟我谈得非常好。有了陈喜庆副部长的谈话作为基础,所以这篇稿子的权威性就有了基础。后来稿子出来以后,中央统战部的领导亲自审定,我们海外版詹国枢总编辑亲自帮我改稿,这稿子才能顺利地出来。

  [主持人] 在和陈喜庆副部长谈话的这两个小时里,你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态?

  [叶晓楠] 因为我知道这个采访机会非常不容易,此前,可能陈副部长此前没有就这个话题接受过专访。我去之前,自己先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那个时候,我工作已经四年多,我也知道作为一个记者,不能一无所知的去问采访对象。所以,陈副部长跟我谈得很详细,他当时也还夸奖我,说我准备功课做得比较好,所以我比较高兴得到认可。陈副部长谈的内容也非常充实,说出了他长期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所以我觉得,很有收获。采访的时候,我心里非常高兴,很有底了,我觉得稿子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

  [主持人] 以前我看你的文章,非常关心新社会阶层,有八个特征,这八个特征是您自己想出来的还是?

  [叶晓楠] 这个特征是陈副部长总结的,他是长期关注这一块的领导,而且他本人非常有学问,所以在采访过程中,他给我讲了八个特征,说完之后,他说这是给你的独家爆料,以前从来没有向媒体公开谈过。

  [主持人] 很多网友很想知道,这八个特征主要是什么?

  [叶晓楠] “八个特征”在本月《人民日报》刊载这篇文章的时候,把这“八个特征”特别突出登了一下,我觉得可以念一下。

  [主持人] 统战部副部长陈喜庆,接受本报专访,勾勒新社会阶层的基本特征:一是由工人、农民、干部和知识分子分化形成;二是相当部分是知识分子;第三、主要集中在非公有制领域;第四,聚集了大部分高收入者;第五,职业和身份不稳定性大;第六,政治诉求逐步增强;第七,多数是非中共人士;第八,有不断扩大的趋势。这就是当时陈喜庆副部长说的“八个特征”。我相信,你们把这个稿子做出来之后,肯定做过一个后续的调查。

  [叶晓楠] 有的。第一篇对陈副部长的采访,是一个专访形式,后来稿子在海外版独家刊登出来以后,因为社会反响特别好,我们海外版的领导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应该继续做下去,而且可以把社会上方方面面的反映表达出来。另外,新社会阶层对自身的看法和认识,都可以写出来。今年初的“两会”,我们海外版的领导又给我策划了一个选题,据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从八届政协起,全国政协委员中开始有了一些新社会阶层人士,但是那时候,可能只有一两个,现在的十届全国政协里面,可能有近百人来自新社会阶层,人数大大地增加,但是,此前没有特别充分地报道过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口,政协委员里的新社会阶层人士是如何看待自身的,我于是又对此做了一个补充的采访,在“两会”期间登出来。

  [主持人] 当时咱们采访的是什么?

  [叶晓楠] 当时采访了几方面的人士。新社会阶层主要是由两部分人组成的,一个是非公经济人士,一块是自由择业的知识分子。所以,我采访的时候,采访了私营经济研究会的会长保育钧,他是作为专家和领导的身份接受采访的,另外我们采访了王翔,他是江西民生集团的董事长,他是作为非公经济人士中的全国政协委员接受采访的。另外一个是刘公勤,她是中国首位注册资产评估师中的全国政协委员。

  [主持人] 他们的共识是什么?

  [叶晓楠] 他们都认为新社会阶层在不断壮大,但是同时也都认为新社会阶层需要引导。这两点基本上所有的采访对象都跟我谈到了。

  [主持人] 通过后续的采访,您反过头来看,是不是也印证咱们刚才说的新社会阶层“八个特征”,是不是非常的吻合?

  [叶晓楠] 对,我觉得是这样。

  [主持人] 我在想一个问题,就是说,您采访的那三个身份特殊的人,在采访过程中肯定有一些留下深刻的印象,或者说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事情发生,有没有现在想起来让自己比较激动的?

  [叶晓楠] 关于这三个采访对象,就像你刚才所说的,后续采访报道以后,印证了陈副部长的“八个特征”的讲话,确实能感觉到这一点。我采访王翔的时候,他本人是江西最早一批下海经商的,头脑非常的活跃,而且他们也都表现出了对政治地位和社会对他们关注提高的感激之情或者说是知遇之情。

  采访王翔的时候,我印象很深的是,他对我说:过去人家对孩子都说好好上学,上学好了,当公务员,或者当老师,当工程师,现在很多人都会说,好好上学,学好本事以后,可以做生意。我确实能感觉到,新社会阶层人士他们自己也很自豪。

  [主持人] 他们是怎么给自己定位的?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新社会阶层人士?

  [叶晓楠] 我觉得他们认为自己是新社会阶层人士,也认为自己的队伍在不断地壮大。

  [主持人] 我们都知道你这篇稿子做完以后,引起了很多的关注,你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到自己的稿子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叶晓楠] 在去年的时候,人民网给我做了一个记者专栏,挂在其中的中国政协新闻网上。这件事情给我触动比较大,我第一次想到除了我的稿子在报纸上发表之外,还有网上会把我的稿子结集,从那以后,我觉得我的稿子越来越多的被别人关注,对此我也很高兴,因为有的网友还会给我留言。

  [主持人] 我刚才在想,有没有可能以前不认识,但是由于这份稿子认识你,然后给你留言,或者发电子邮件给你的,有没有这样的热心读者或者网友?

  [叶晓楠] 我更多的是接触我的采访对象和社会上的人士,可能网友反映收集得相对少一点,但是社会上确实是有人给我打电话,问这稿子是不是我写的?或者有人直接打我们的总机找我,问我。如果跳出这个稿子来说,我原来写过的一些关注民生的,如有些外国夫妇收养中国孩子之类的事情,很快就会有人打电话来说,说他们也想收养孩子。我觉得身为记者,得到这样的反馈非常骄傲。

  [主持人] 我觉得做新闻,最大的成就感莫过于自己写的东西真正可以帮助别人,咱们回到刚才那个新社会阶层的话题,做完之后,领导也重视了,读者也有反馈了,包括人民网也刊发出来了,大家都开始重视了,在这之后,你自己反过来思考这件事,您有没有什么心得?您如何看待关于新阶层的观点?有没有自己的一个看法。

  [叶晓楠] 我觉得新社会阶层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为什么我会写这份稿子?你在网上搜索一下,只要关于新社会阶层的,往往都会引起社会上很大的反响,当然我这两篇稿子可能因为权威性比较高,采访的人比较权威,反响更大一些。但是我采访越深入,越觉得新社会阶层正处在不断壮大的过程之中。另外我也确实觉得他们需要引导。

  [主持人] 我借着引导这个话来说,我接到这个选题之后,也查过资料,网络上关于新社会阶层有很多的文章。我们应该怎么样理解这样一个社会阶层的存在和不断壮大的趋势?

  [叶晓楠] 其实我觉得,这可能还关系到我们社会财富观的问题。就是说现在,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存在贫富差距的问题,可能有一些人收入很高,有一些人收入很低,收入很低的人,会发泄一些对社会的不满。另外可能也和个别媒体片面报道有关系,媒体一报,谁谁通过什么渠道“发家致富”,这帮人有钱了,原来是这么发起来的。

  事实上在我的采访过程中认识到很多人还是凭借自己的头脑和自己的勤奋致富的。但是可能这不太容易吸引媒体的注意。所以可能报道的相对少一点,这方面媒体的社会责任就很重要,媒体有很强的社会引导作用,不能够光把眼光全部集中在少数不良分子身上。少数肯定是有的,比如最近报出来的一些“高官落马”事件,很多都有民营企业家的身影在后面,但是不能因为这么一小部分人就否定整个群体。

记者的身上肩负着责任

  [主持人] 可能生活上我们都差不多,但是您同时又肩负一个记者的身份,您又是这么优秀的记者,所以在这里我特别想向您取点“经”,您如何看记者这个行业,因为最近,记者中发生了一些事,或者说,媒体本身引起了一些反思现象。

  [叶晓楠] 我觉得身为一个记者,一定要突出自己的责任感。可能也和我工作环境有关系,在党报工作。从进报社的时候,我所受到的教育,就是你必须严肃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你写的每一个字和你写的每一篇文章。你自己在这个环境里待久了,觉得自己在这个报纸上写稿子,不觉得怎么样,但是事实上你写出去的每个字,都得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所以,像我们学新闻的时候,说苏联有一个剧本叫《前线》,其中有个记者叫“客里空”,学新闻的,很多人都知道,“客里空”是报假新闻的代表人物。再看现在,2004年的十大假新闻,2005年的十大假新闻,每年都有,这些假新闻为什么会出炉?不久前,媒体上报,东北有一位女士怀孕,三个月时怀了五胞胎,肚子很大,记者就给她报出来,其实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也不会让这种“假新闻”出炉。可能在市场竞争比较激烈的情况下,有些媒体会比较短视的,盲目地追求收视率或者发行,他想吸引眼球,就做一些不负责任的报道,我觉得作为记者来说,确实应该避免这些东西。

  [主持人] 我也看了一个负面新闻,有些记者,我们也能从他的角度理解,可能由于对自己的待遇、自己的地位都有点迫不急待了,当然我觉得有一些事还是不可以允许的,因为新闻作为社会公器来说,记者的身份、地位还是挺高的。您刚才说的一句话我特别有触动,因为可能我自己不觉得什么,像写一篇文章,其实每一个字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包括每一句话,就是我们做一篇好报道,骨子里是什么,您如何看待看待一篇新闻报道,它好与坏的标准是什么?

  [叶晓楠] 我觉得一篇好的报道,按照我的经验来说,当读者最后看到报纸的时候,实际上是一个成品。要想做一个好的报道,成功的一大半在于你的前期工作。所以我觉得,前期的功课或者你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很重要,我觉得要衡量一篇好的报道,虽然你写出来是几千字,但可能你前期准备是几万字,或者你写了两个人,你却做了十个人的准备。我觉得一篇好的报道,第一条是看准备功课做的好不好。第二条,是有没有自己的独家观点。我觉得独家观点非常重要。现在资讯这么发达,很少有你见到的、别人见不到的事情,但是观点一定要有独家的东西。

  [主持人] 很多媒体都在提倡原创、首发、独家。您是如何看待独家稿?

  [叶晓楠] 我觉得独家稿是分成两类的:一类是绝对意义上的独家。比如说,像凤凰卫视的闾丘露薇到了巴格达战火纷飞的地方,我们所有的人都去不了,我们只能看她的报道,我们觉得她是一个很勇敢的记者,这毫无疑问是一个独家报道。但是更多数的情况下,更多数的人所做的独家报道是一个独家的观点、独家的视角,面对一件事情大家都这么报的时候,你有没有一个独家思维,你有没有逆向思维,作为记者,大家都说这件事情好,你有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有没有不好的地方,如果你做出来了,而且报的大家觉得很有道理,是别人都没有想过的东西,我认为这也属于独家报道的形式。

  [主持人] 咱们今天是在传媒频道做客,我们可以沿着这个思路多聊一点,前两天一个很大的事,也是一种思维很集中的反映,就是杨丽娟事件,当时全国很多媒体在炒作这个新闻,媒体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挺典型的逆向一个例子。包括我们回过头来看,你写的新社会阶层文章,您觉得您写这篇稿子引起的反思是什么?独家在什么地方?

  [叶晓楠] 我觉得这篇稿子最大的独家,因为采访到了最权威的说法。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属于绝对意义上的独家,正如刚才说到独家中的一种,因为这之前确实很少有媒体做到这么权威的报道,关于新阶层可以采访到这么高层的中央统战部领导,领导愿意出来说话,发表这方面的看法。所以我觉得,这首先是一种绝对意义上的独家。另外,你要说我本人对这个问题的观点,我觉得我的观点在采访过程中,也是在不断地深化。可能我刚开始对新阶层的认识也是停留在一般的记者视角上,觉得他们有很多缺点,一看就是问题一大堆。但是通过做这样一组报道,比较全面,又从领导的视角,又从他们自身的视角,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观察新阶层的生存状态,他们的诉求,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可能是稿子比较独家的地方所在。

真诚做人 平淡生活

  [主持人] 我觉得就像关注本次论坛的各位网友,都应该有一个比较正确的一个观念,就是如何合理看待财富?你身边的人富了,可能你的生活状态不会那么好。其实都是有付出的,人家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因为您是一直是跑民生这一块的记者,现在很多读者很习惯把跑民生的当成“女强人”的色彩,有什么不快乐的事,就找你,你帮我反映反映解决解决,你觉得你生活中是这样一个人吗?

  [叶晓楠] 我是一个把工作和生活分得比较开的人。我觉得工作时肯定是敬业,身为记者,或者任何一个工作的人都应该具备的品质。但是生活上,还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

  [主持人] 我们接着说生活,平时你上班时可能接触一些高官、领导,你不上班的时候都读一些什么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叶晓楠] 我觉得我在生活中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我喜欢旅游、看书,也经常上网看书,比如新浪的“读书”首页经常会推出一些新书。比如前一阵子网上比较有名的《明朝那些事儿》,这些书我都比较喜欢看。

  [主持人] 您刚才也说了,您在人民网也开了专栏,你在专栏里经常看自己写的文章,回想这么多年,您觉得自己有没有很多收获?

  [叶晓楠] 我觉得收获当然是很多的。还是像我刚刚上来,你第一个问我的问题里,我所谈到的那一点一样,我特别感谢海外版这个平台,确实是这样,我觉得我的收获首先是我的视野变得很开阔,跑的地方很多。我前一阵出差的时候,粗粗统计了一下,全国我跑了有27个省、市、自治区,有的地方还不止去过一次,特别是西部的地方,像西海固地区我就去过两次。第一点是收获很多,就是跑的地方多了,见得越多,肯定想的会越多。

  第二,自己个人业务能力或者说作为记者本身的素质也在提高。但是我觉得,给我个人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会在采访过程中,境界升华。可能我这么一说,人家会觉得我在说空话,但是我自己确实能感觉到。当你看到西部那些人,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我在西部采访的时候,他们很穷,严重的干旱、缺水,他们喝的水是水窖的水,但是那个水质毕竟不能和城市里的水相比,可是他们吃的、喝的、用的都是那些水。我到当地采访西部志愿者,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年轻人,在城市里生活惯了,到西部艰苦地区去,在那样的环境里,吃那样的饭、喝那样的水,可能几个月都洗不上澡。他们都不让我们吃他们的饭,说你们从外地过来,你们喝这样的水,吃那样的饭,可能会生病。但是当我回到县城招待所,在洗手的时候都会觉得是一种奢侈,因为我觉得我洗手的水都比他们吃的水干净;在采访过程中,有很多事情可以感动我,等我回到北京以后,我先生老说我是一个环保主义者,现在我看见谁浪费水,我会觉得很愤怒,哪怕是不花钱的水。所以说做记者这么多年,境界真的会升华。

  [主持人] 确实看到了一些十分令我们有触动的地方,那也是一个很正确的理念。我们都知道,你今年已经快做妈妈了。但是,人民日报的领导还挺习惯叫你“小丫头”,我们都想,一个快做妈妈的人,给领导的印象还是一个小丫头的印象,感觉你和领导、同事之间的关系特别和谐,这也是我们需要请教的地方。如何在工作场所,和同事们保持很和谐的一种关系?

  [叶晓楠] 我觉得他们叫我“小丫头”,其实有点惭愧,因为我本身的年龄确实过了“小丫头”的年龄。但是我觉得,一方面由于我所接触的人非常和善,他们对我很宽容,所以他们叫我“小丫头”的时候,我觉得很亲切。另外一方面,不管是做新闻、做记者,还是做人其实都是一样的,一定要勤奋、真诚。我觉得勤奋和真诚是最能够打动人的,在报社内部和领导、同事们接触的时候,我从他们身上学到敬业和真诚,因为他们本身也是这样的人,所以相处起来会很和谐。

  在我和采访对象交流的时候,我觉得也是需要通过敬业和真诚,以和他们建立和谐的关系。因为我看上去比较小,所以,人家可能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会觉得,这么点小丫头能听懂我说的话吗?因为我访的很多都是领导,都是专家。他们会觉得,你了解我吗?你能写好这篇稿子吗?你能做出这个采访吗?所以我觉得,只有通过这种敬业,通过真诚交流,才能和他们结成朋友。

  [主持人] 我觉得对谁都这样,让采访者信任你,让领导信任你,这四个字我特别受益,我也希望和所有的网友共勉。因为你快做妈妈了,“新社会阶层”这个稿子告一段落了,在未来有没有下一步的打算,这个选题会不会继续做下去,还是做别的选题?

  [叶晓楠] 新社会阶层这个选题肯定会做下去,这个话题,相信在最近几年里都会是比较热的话题,对它所有的新动向我们都会很关注的,可能也许不是由我继续做这个话题,但是我相信我们海外版都会很关注这一个话题。

  关于我自己个人下一步,因为我平时跑的口还是统战和政协、妇联这一块,我以后也会比较关注这一块的内容。

  [主持人] 不仅你关注,我们也关注,而且我们也期待着你有更新的动态和资讯跟我们进行一个反馈。今天和晓楠聊了很多,聊得很开心。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


  

(责任编辑:朱丹[实习])
传媒互动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