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报》评论:李小萌的版权知识是“O”--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北京晚报》评论:李小萌的版权知识是“O”

2011年02月16日17:15    来源:《北京晚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李小萌的版权知识是“O”

  昨天上班读报时看到一家报纸的“微博大义”专栏头条是一则很有“大义”的“微博”:“李小萌:妇女节、儿童节、劳动节、情人节:起源几乎都与抗争、鲜血和逝去的生命有关,我们过这些节的方式,都与消费有关。”我问同事,这个李小萌是不是我头天在快评里提到的那个央视主持人?她说:估计是吧。我呵呵一乐,想起头天快评中写过的一句话:“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上课’,全世界的老师都得累死。”算了,她想不明白的事情正不知有多少,用不着一一点评,随她“大义”去吧。

  接下来,有同事从网上打印了两条据说是李小萌最新的微博送给我。我的同事大多知道我不会上网,网上所有写我的或我写的文字,都是热心人放上去的——对不起,包括让董路先生见笑了的“资深评论家”称号。我也觉得有点可笑,我们一起笑天下可笑之人吧。

  李氏微博其一:北京晚报情人节这天的16版,登出了某人快评文章,直接问我是不是人,惹得爹妈亲戚朋友都跟着着急了。不知这篇评论拿不拿稿费、算不算赢利,也不知北京晚(报)是不是要用钱买的,全文引用了我和泉灵的微博,用就用吧,咱也不谈啥版权不版权钱不钱的,如果有任何经济收入,我都赠送啦。我们家的火我自己灭。

  李氏微博其二:网络吵再凶,我的父亲母亲都没啥反应;传统媒体白纸黑字一写,我的父亲母亲有点承受不住。我父亲说有那时间,游泳去不好么?有那时间,学习去不好么?有那时间,跟我聊聊也行啊;我母亲说我还发烧。我破坏了我的父亲母亲的情人节,现在只想着如何剥夺父母对微博的知情权。

  征求了几位同事的意见,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要答复李氏微博涉及到我的若干问题。“来而不往非礼也”,她既然“如果有任何经济收入,我都赠送啦”,我倘若不动声色“笑纳”的话,难免会给读者留下我是吃软饭的印象。某些女主持的软饭有人吃,我自觉还不够资格,轮不到我来吃。

  我在报社工作拿工资、奖金,所以,这篇评论就不拿稿费了,也算不上赢利。这其实和李小姐在央视工作是一样的,她问一问自己的同事就知道了。北京晚报是要用钱买的,地球人都知道,李小姐不知道我丝毫也不感到奇怪。李小姐的微博我差不多全文引用了,张泉灵的微博只引用了一句话。李小姐如果稍微有点新闻知识的话,应当知道写评论不可能不引用论据。受晚报篇幅所限,我引用任何论据都是够用即可,我之所以几乎全文照搬你的微博,是为了避免断章取义,尽可能让读者看到引文的全貌。当然,这也和李小姐能把每句话都说得不在理有关,实在让人难以割舍。

  至于说到“版权不版权钱不钱的”,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版权和金钱的“赠送”。你的“大义”我心领了,你的无知我不得不说。根据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本法不适用于”之规定:(一)略。(二)时事新闻。(三)略。我引用你的微博用于“时事新闻”评论,故根本不存在版权的问题(本法所称的著作权即版权)。退一步说,即使你的微博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一)略。(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三)为报道时事新闻,在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四)、(五)略。按道理说,李小姐在中国最大的电视台工作,这个基本常识应当一进台就有人告诉她,免得跑到外边去“大义”还授人以柄。一个电视主持人的版权知识居然是零,实在应当给自己补一补这方面的课。

  知女莫若父(母)。我看你父亲母亲有点承受不住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而是因为你没有牢牢记住老人家“有那时间,学习去不好么?”的教诲。我这里向苦口婆心的两位老人致敬了。苏文洋
(责任编辑:郭晶)
[ 留言 0 条   我要留言 ]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网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