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绍刚:节目不是脏才有收视 中国电视节目太功利--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张绍刚:节目不是脏才有收视 中国电视节目太功利

2011年02月28日08:56    来源:人民网-《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张老师最喜欢和学生们进行业务交流。记者 王海欣 摄 



  张绍刚:节目不是脏才有收视

  他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大家看法》主持人,是中国传媒大学的专职老师,享受着两个职业带来的乐趣,他是张绍刚。做客京华茶馆时,张绍刚依然改不掉率真的习惯,对电视节目的创新问题,他直言,不是要脏才有收视,他认为电视节目应该体现主流价值观。

  阴差阳错当上主持人

  1990年,张绍刚考入了当时的北京广播学院,学的是摄影,“那一年在内蒙古只招摄影专业,当时就想找个饭碗,出来好养家糊口。”从大三开始,张绍刚就去了央视《动物世界》实习,工作是拍动物,其间他拍过扬子鳄,新疆的狼,云南的亚洲象,印象最深的是拍扬子鳄,“晚上,在一个岛上,被扬子鳄围住了,特别恐怖。”虽然摄影技术不差,但张绍刚说自己并不喜欢这一行。

  读研究生时,张绍刚在刚刚筹建的凤凰卫视,编导、摄像都干过,“1997年毕业留在学校任教,不坐班,有朋友推荐我去做一些小节目,因为这些尝试,1998年年终时,央视推出日播法治节目《今日说法》,还缺一个主持人,我去试镜,就这样我当上了主持人。完全没有特别刻意,不像现在的小朋友,时刻准备着要做什么。”

  更相信记者调查

  做了十多年法治节目主持人,张绍刚坦言对法治节目有着特别的情感,“《今日说法》是最早的法治节目,到现在已经12年了,一个节目撑12年特别不容易,在中国屈指可数。我感谢法治节目,给我看问题提供了多元化的角度。”

  随着《今日说法》影响的扩大,张绍刚也成了名人,找他申诉的人也很多,但他坚持一个原则,个人从来不接材料。“作为媒体人,我不能成解决问题的法宝,我的标准一是从不接个人材料;第二,由编导认真整理;第三,每个人都有情绪,每个人写的材料都有某种程度的偏见,我更相信记者带回来的调查;第四,我相信法律专家给出的判断。” 面对投诉,张绍刚始终保持冷静、客观,他说:“我们没有能力去帮助所有人,但我们可以通过节目告诉大家人家是这么判的,可作为行业内借鉴。”

  中国电视节目太功利

  最近,张绍刚还主持了天津卫视的一档求职真人秀节目《非你莫属》,“这个节目吸引我的原因一是制作团队很专业,第二这种真人秀节目,很多人使劲把节目做得很脏,我跟天津卫视的制作团队反复强调,绝对要做主旋律,可以有另类的应聘者,有奇怪的人,这体现大千世界的宽容性,但无论多离奇,一定要做主旋律,要体现主流价值观。”

  张绍刚说他给节目提的要求是“扬正气,树新风”,“什么人都可以来,但这个人来了之后,节目给的是什么态度,得明确。我不相信节目只有往脏里做,收视才会好,按主流价值观去做,仍然会有收视率。《非你莫属》现在在天津是百分之百的收视率第一,全国排名也在前五名。” 张绍刚认为现在电视节目中烂节目多,“那感情牌打得,讲一些不可能发生的感情纠葛。”在张绍刚看来,中国电视节目在创新上太功利了,“不讲创新,拿来就抄。抄没问题,大前提是得弄明白你要抄什么,还没有弄明白,就照葫芦画瓢,光学样儿,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连样儿都学不好。”

  老师才是我的本职工作

  虽然在主持界已功成名就,但张绍刚始终把主持当作副业,“我本职工作是老师。”在中国传媒大学,张绍刚绝对算一个另类的老师,“我不会给自己特别高的目标,只希望我的学生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仍记得老师说的一句话,一个理论模式,这是极大的收获。就正如春晚,如果一年春晚结束以后,观众能非常清楚地记得,谁在几点几分唱了一首什么歌,这已经是极大的成功。”

  对学生的评价,张绍刚认为有些孩子确实思维活跃,“但过于理想化,看问题有点浅。”所以在授课时,他刻意往实践里走,“比如要做一个节目,你别上来就骂,你嫌人家不好,你说出你的想法,什么创意好,什么时段播,什么舞台元素合适,你把你的想法说出来。” 不管多忙多累,张绍刚对教师这个职业喜爱不减,“老师是特别有自由度的职业,不用坐班,压力来自于学生,给学生讲好课。”

  让儿子当隐形人最幸福

  虽然对学生尽心竭力,但对自己三岁的儿子,张绍刚的态度是顺其自然,“我现在完全不教育,周围经常有小朋友报这班那班,我一直没报,我觉得特别没必要。我现在不要求他学什么知识,但我会告诉他懂礼貌很重要,比如离开时跟人说再见,这个别糊弄,得看着人家说再见,打完招呼再出去,这我很坚持。”

  另外,张绍刚认为从小培养孩子的责任感很重要,“从现在开始就让他自己选择,包括玩具,吃的,你选一样,选了之后就别后悔,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张绍刚说,以后他也不要求孩子学习多优秀,“没必要考前十名,在中游就行,谁也不注意你,做隐形的人最幸福。”

  不怕朋友对号入座

  去年底,张绍刚出了一本新书《无聊斋》,重新解读《聊斋》中的故事。他坦言三十岁以后再看,里面的世间万象,人情冷暖,其实与现在的生活有共通性。

  张绍刚举了两个例子,“比如《聊斋》里说‘语次频称贵戚’,‘爱跟人炫耀跟某领导特别熟’,这些毛病都在现代人身上体现,《聊斋》里说的每一个毛病,都在我们的朋友当中见过。我有个感受,也许《聊斋》要重看,不是在说鬼故事,而是在拿鬼故事说事。” 虽然 《无聊斋》中拿了很多领导、同事、朋友说事,但张绍刚表示并不怕得罪人,“我在书里反复说:欢迎大家对号入座,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特别好,毛病都是别人犯的,不会三省吾身。”

  ■茶博士札记

  坐地铁上课上节目

  张绍刚老师是央视主持人中极少见的坐地铁上班的人。他说:“我家住在五棵松,上午我有时有课,从那一直扎到最东边的传媒大学,中午再坐1号线马不停蹄地赶去电视台录节目。地铁又快又省心还环保低碳,实在是一举多得。”茶博士 谢语
(责任编辑:郭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