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呼吁尽快立法治理“网络水军”--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代表委员呼吁尽快立法治理“网络水军”

2011年03月04日08:34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昧黑钱、造“民意”、误决策——代表委员呼吁尽快立法治理“网络水军”


  一篇网帖、一个网民、一起事件一夜之间成为网络热点,这果真都是因为网民自发“围观”热捧所致?当“网络水军”还是个生僻词时,他们的战利品——“奥巴马女郎”“凤姐”“小月月”“郭寒韵”已众所周知。

  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新闻发言人赵启正2日给“网络水军”画了个像:有些人隐身于普通网民中间,发帖留言,其背后有机构利益。他们制造假民意,目的是左右舆论,误导受众,甚至影响政府决策,值得注意与警惕。

  部分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水军”这个以网络公关公司为主体,以牟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帮他人发帖、删帖、顶帖、造势的网络“恶势力”,正在破坏正常的网络生态,成为恶性竞争、误导民意、颠覆公德良序的麻烦制造者,必须尽快从立法层面给予遏制。

  昧黑钱:揭秘“网络水军”的利益链条

  【案例】去年,内蒙古警方破获一起竞争对手雇佣网络公关公司发帖恶意攻击损害伊利产品损害商业信誉案件。某乳品公司品牌经理安勇和北京博思智奇公关公司用网络炒作进行恶性口碑传播,打击伊利乳业品牌,成为利用“网络水军”进行商业诽谤的典型案例。

  【解析】“网络水军招聘,轻松赚百元”“全国执行力最强的网络水军网”……在某搜索引擎搜索“网络水军”,数十万条类似的链接接踵而至。在某大型电子商务网站,随处可见名为“网络钟点工”的商户,主要经营发帖、删帖、跟帖、回帖等服务,发帖一次约0.4元,回帖一次约0.1元。操作流程是:先通过网络或电话谈妥合作意向、服务价格,再支付电子商务网站的中介费用,而后开始执行“炒作”方案……

  对“恶炒”背后的玄机,全国人大代表、山东泰安市东方计算机学校校长王元成分析说,“网络水军”背后有三级利益链条:最高级是负责派活、发工资的网络公关公司;次级是组织管理人手、协调工作任务的网络“包工头”;由一些网络闲散人员组成的庞大“水军”群处在链条最底端“干实事儿”。

  王元成代表说,一些公关公司好像“网络黑社会”,它们受人之托或主动策划以赚取佣金,做出网络策划营销方案,雇佣“网络水军”选择人气旺盛的网站和论坛“灌水”,使其持续保持关注度。“‘网络水军’已从单纯的小群体的议程设置变为庞大复杂的营销手段。”

  【提问】网络本是有助于企业自身发展的好工具,但却被不法分子用来“泼脏水”。网络有被沦为恶性竞争战场的可能,“推手”变“打手”的背后有何深刻来由?

  【回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记协党组书记翟惠生说,“网络水军”的形成有两大主推因素:一是心态链条,当前部分人对社会的认识有所偏颇,特别是有逆反心理、容易冲动的年轻人不能辩证地看问题,很容易被卷入“网络水军”的漩涡;二是经济链条,网络公关公司为黑心钱做昧心事,还有一些社会传播机构把“网络水军”发的帖子当成新闻传播,以谋求点击率和经济利益。

  造“民意”、误决策:“网络水军”绑架舆论 “注水”民意误导决策

  【案例】“民女许身救父”。今年年初,网上爆帖“父亲被关精神病院14年”,本人“姿色尚可,至今守身如玉”,愿以身许以救父人。这则引来网友围观、博得网友同情的网帖,原为“网络水军”的幕后策划,引来网友垂怜的“民女郭寒韵”原来是虚构的人物。

  【解析】因无法追责,“人肉搜索”“网络虚构”“网络恶搞”等网络行为在虚拟世界愈演愈烈。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高明芹认为,“网络水军”总是先占领所谓的“道德制高点”绑架舆论,以正义为名行侵权之实,不仅让个人名誉权、隐私权等受损,也伤害了公共利益,形成一种“群氓文化”、误导舆论。

  “既然叫‘水’军,就说明是虚假的东西,和产品造假相比,舆论造假的欺骗性更强。有的不只针对个人,还渗入到政府决策领域,使‘社情民意’难辨真假。”王元成代表举例说,“网络公关公司组织‘水军’为参选人刷票”“网络推手煽动公众舆论干扰司法案件、左右案件调查和审判”等情况越来越多,有些事件甚至误导了政府的相关决策。
【1】 【2】 

 


(责任编辑:郭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