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新书签售谈幸福 不会尝试转型做娱乐--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白岩松新书签售谈幸福 不会尝试转型做娱乐

2011年03月21日07:40    来源:《重庆时报》     手机看新闻

  
白岩松重庆签售新书
读者排队等待签名。


  昨天(3月20日)下午,白岩松出现在重庆书城,这次,是为了他的新书《幸福了吗》签售。白岩松是语言高手。作为国家电视台的头号新闻评论员,在他可以灵活操控的语言范围内,他会跟你谈论人格、理想、激情,交流顺畅、轻松自如。我们这些采访他的记者们,必须保持思想的高度集中,稍有抛锚,说不定就漏掉了什么。

  幸福在脚上 “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

  新书叫《幸福了吗》,关注的是中国人的幸福问题,是白岩松最近十年所见所闻的综述。关于“幸福”这个词,白岩松自己有什么感受?“从新闻人的角度,我能得到的奖不少;从其他各种因素来说,得到各方面的认可也非常多。但是你幸福吗?不一定。这两者之间并不是直接挂靠的。

  今年上高一的小妹妹何忠力昨天在签售会上被点名提问,可是话还没说,眼泪先流个不停。小妹妹说,她觉得学业太重,不幸福。可是白岩松却说:“其实你比我们都幸福,因为你在任何场合下,都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在很多普通老百姓眼里,白岩松是幸福的,可是在他的理解中,幸福应该包含三个方面的内容:物质、情感和精神。“物质是基础,情感是依靠,精神是追求。不要认为外在的物化的目标如果一旦实现了就会幸福。宝马车里的人不一定比骑着自行车的人幸福。我见到很多,也许他开着宝马车,却在怀念着夫妻俩人骑着自行车做恋人的山楂树时代。我也见过很多人住在大的房子里,夫妻两人再没有感情,无法交流。你觉得实现这种物化的目标你幸福了吗?所以,不要觉得我很幸福,幸福是鞋,穿着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

  幸福在当下 “过好大学4年,结局可能不错”

  很多年轻人说,“我们不幸福”,他们困惑,大学4年究竟值不值得上。白岩松讲了一个故事:“史铁生(著名作家)曾经说: 当我受伤坐在轮椅上时,我开始怀念我站着的时光;当我得了褥疮,我开始怀念先前安安稳稳坐轮椅的时光;当我后来得了尿毒症,我又开始怀念我的褥疮时光。 他的故事让我知道,当下是多么美好。我特别害怕这些弟弟妹妹们错过了眼下的每一刻。”

  大学4年,该上就上,不要管那么多,“过好这四年,结局可能不错。”

  白岩松曾经拒绝了一名到央视实习的大学生,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可是说到这事儿,白岩松现在还是一脸严肃:“是,我非常反感在不恰当的时间实习。当时我问那个孩子, 你是大几的? 结果他说是大一的。我很惊讶,就问他为什么大一不在学校上课,那孩子回答说他觉得实习比上课重要。我当时就很生气,让他回去了。”

  在白岩松眼里,大学的时光很重要,“大学里的同学抬杠、宿舍卧谈会、看见喜欢的女生产生的心动等,都是青春里很珍贵的一部分,大家要珍惜这样的经历,这都是一种幸福。”

  幸福在疼痛里 “年轻人的不幸都被互联网放大了”

  现在80后喜欢抱怨,抱怨房价太高买不起房,认为他们这一代青春特别艰苦。

  白岩松也曾经是一个从小城市来到北京的北漂族,“首先我要觉得自己幸运,但同时也有不幸的地方。不幸的地方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生长在物质相对匮乏的时代,比如说在我那个时候,我1989年毕业,拥有自己第一套房子时已经是2000年,那时我都32岁了。现在我听说27岁就买房子,羡慕。”

  20年前,没有互联网,白岩松说,那时社会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而现在就不一样了,年轻人的不满可以放上互联网,然后就会被放大到全世界都关注。“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幸和不幸,那么如何去放大和珍惜幸运的那一面,而去解决或者说缩小不幸的那一面?其实内心有的时候也会感觉到一种平等,每一代人都是这样的,每一代人的青春都是这样走过去的。”

  白岩松说,所有的路都需要80后自己去走,只是大家不要把自己的青春搞得那么矫情。“青春很难。与其自怜或者自恋,还不如自立或者自强。社会要关爱你们,但不是溺爱,还是得靠自己。”这是白岩松对80后的忠告。

  书稿全是用钢笔写成 “有一颗现代的心比技术实用”

  白岩松有一些习惯,在许多人眼里很另类。比如他不会打字,没有博客和微博。“有人奇怪我怎么知道犀利哥。作为一个新闻人,我还没那么老古董,找选题也经常在网上查资料。”

  他的书稿也是他用钢笔一个字一个字写完的,白岩松说这不叫坚持,而是他的习惯,“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选择的权利。网络比较新,电脑比较新,是这个新时代的工具,就要所有的人都掌握吗?奇怪的就是有人会说 听说你不会打字? 我说 对 。 听说你没发过邮件? 我说对。但是我那一瞬间根本没有想到我,而是提问题的这个人,我非常担心他的思维方式。不会打字、不会发邮件与不了解网络上的资讯是两回事。”

  白岩松说他不开微博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每天要说那么多话,就应该把微博让给那些话语权不是很强的人,“我每天也会用手机上网看看新闻,其实我觉得有一颗现代的心,比会很多现代技术实用得多。”

  未来不会尝试做娱乐“要能够坚持一种相对正确的方向”

  有记者问白岩松,会不会像赵忠祥那样,以后尝试走娱乐化的路线。白岩松摊开双手说:“没有人会需要我做娱乐,他们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我也不适合。”白岩松的冷幽默着实逗乐了大家,他说或许会每10年出本书,写到70岁。

  对今后的发展道路,白岩松并没有做过多的考虑,“谁也不会去想5年后或者10年后的事情,太久远了。”

  不过白岩松强调:“我起码知道,你要努力地成为推动这个时代的列车向前走的一种力量,而不是拦着它向回走。你要能够坚持一种相对正确的方向,就好了。接力棒总有交接棒的时刻,现在我在跑,跑得更快一点、更好一点,为接下来的人拓宽一条更宽的路,让他们走起来顺当。但是总有一天,我们这一代人要去交棒,我交棒的那一天会立即Stop,立即关上那扇门,我不会再去干涉。当需要我帮助的时候,再去做就好了。现在我手里拿着棒,跑得好一点、快一点,就够了。”

  大学生:幸福就是与偶像面对面

  白岩松要到重庆签售的消息,受到了很多大学生粉丝的关注,昨天来自重庆某高校的大三学生姜军就在现场将一封信恭恭敬敬地交给了白老师。

  姜军说,白岩松一直是他的偶像,这次能在现场看到偶像,是他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我在信里面向白老师请教了一些关于怎样做好一个主持人的问题,因为我本身热爱主持,但学的不是主持专业。白老师是一个处事冷静、淡然的好主持,从高中时我就喜欢他的主持风格了。现场看到他的感觉是,原本以为他会更加激情,没想到更加淡然。”

  小女孩:学习压力大,看到白老师就开心了

  在现场众多的粉丝中,一位年仅15岁的小女孩引起了白老师的关注,她叫何忠力,是一名中学生。现场轮到她提问时,情绪激动的她抑制不住激动,瞬时热泪盈眶。

  何忠力说:“我老家在江津,在重庆读书,学习压力很大。上个月月考没考好,爷爷打电话来问我,我都没和爷爷说,心里一直很压抑。今天见到白老师,听了他的话,我开心了很多,一激动我就哭了。今天看到他我就感到很幸福。”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