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曝光高速公路收费乱象:部分收费期限达50年--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央视曝光高速公路收费乱象:部分收费期限达50年

2011年04月02日08:00    来源:中央电视台     手机看新闻

  4月1日CCTV《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节目《广东高速路收费再追踪》,曝光广州华南快速一期平均公里收费超过名义标准,三百米主干线收费3元被省政协委员称为全球最贵;两处公路收费站收费期限达50年,远超国家规定的最长不得超过30年,省政协委员多次反映无下文。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3月17日,我们节目播出了广东省广深高速和华南快速收费不合理的问题。节目中,记者发现广深高速由于超饱和运行,已经从高速路变成慢速路,而另一方面,投资方仅仅用了16年就完成收入300亿元,这个数字将近当初前期投资的两倍。节目播出之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针对部分收费公路降价或者取消收费的呼声越来越高。近日我们记者再次赶赴广东,了解事件最新进展情况。首先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事件的来龙去脉。

  2010年,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的赵绍华因为在广深高速公路上找不到加油站遭遇抛锚,随后把公路运营方告上了法庭。他认为,广深高速属于不合格商品,应减免收费。就在诉讼期间,赵绍华发现了这条高速路的另一个问题,广深高速建成通车一经有16年了,日车流量达到了当初设计流量的3倍,高速路变成了拥堵不堪的慢速路,但是收费标准一直没变,还是每公里0.6元。这笔帐算下来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赵绍华 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绍华:从他公开的财务报表以及中方公司入股说明书上的信息来看,广深高速公路利润是非常惊人的。

  资料显示,广深高速公路初始投资122.17亿元,1997年7月正式通车。从2002年7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广深高速合计实现了242.48亿元的路费收入,加上1997年到2002年每年15亿元的保守评估计算,广深高速公路的路费收入已经超过300亿元,将近投资的2倍。

  就在诉讼期间,赵绍华分别向广东省交通厅和广东省物价局提高了申请书,要求对广深高速公路收费标准进行重新审核定价。实际上,从五六年前开始,广东当地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提出建议,希望广深高速能够调整收费标准。

  孟浩 广东省政协常委

  孟浩:当你的收费服务达不到同比的时候,那他会考虑到服务的价格的一个调整问题。广深高速公路实际上应该存在这样的一个问题。

  广州市内的另外一条收费干道、纵贯广州市南北的华南快速一期,近年来也备受质疑。

  高海生 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 省政协委员

  高海生:在通车之后不久,大概三四年时间就引起很多的争议。争议的原因就是因为它贵、它乱。

  华南快速路一期全长15.6公里, 1999年9月全线开通。全线共设置广圆、中山、黄埔等六个收费站。按理说,每公里收费0.6元,全程15.6公里应收费10元钱。但实际收费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记者随同高海生委员一同进行了体验。

  高海生:(现场)交十块钱?

  工作人员:对。

  高海生:不是才走一半路吗,黄埔大道到这里不才半路程,也收十块钱的?

  工作人员:对啊。

  高海生:谁规定的?

  工作人员:谢谢。

  高海生首先体验的华快一期黄埔至土华路段,地图显示,这段路只占华快全路程的一半不到,但收费同样也是10元钱。事实上,根据高海生的调查。在华快一期路段,有五段区间收费都是10元钱。也就是说,如果驾车从岑村上路,从黄埔下路,然后再进入华快到达土华终点的话,15.6公里就要交上20元过路费,平均每公里收费达到1.2元。在华快其中的一段路,平均公里收费比这还要高得多。

  高海生:交多少钱?3块钱啦,这么一段路才几百米,怎么这么贵呢?

  工作人员:这个我也不知道,物价局规定的。

  高海生:物价局规定的,不是你们公司自己定的吗?

  工作人员:我们没有这个权利定价权的。

  高海生:这太离谱了,几百米三块钱。

  工作人员:你打电话投诉它。

  高海生:好。

  这是华快的中山到黄埔路段,里程表显示,即使是算上匝道,两个收费站间距离也只有900米,收费竟是3元钱。

  高海生:后来广州台的去现场测只有三百米主干线收三块钱,所以这个我说它是全球最贵的高速公路,这一点一点不为过。

  主持人:在节目中我们注意到,广深高速和华南快速都是和香港合资,建于上个世纪。现在广深高速的车流量已经变成设计流量的4倍,根本无法承担高速公路的功能,而关于改变华南快速收费混乱的呼吁也将近十年。事实上早在五年前,当地物价部门就曾经表示要针对收费乱象的问题进行调查,但后来也不了了之。但是在3月17日我们的节目播出后,广州发生了一些变化。

  3月17日,关于广东收费公路的调查播出后,引发了广泛热议,当地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深入报道。报道中披露,广深高速公路由广东公路建设公司和香港合和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兴建,而广东公路建设公司隶属于广东交通集团,交通集团又是由广东省交通运输厅下属企业改制而来,直到现在,交通集团和广东省交通运输厅还在这一栋楼里办公。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导致广深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迟迟无法调整。那么这种说法是否属实呢,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广东省交通集团和香港合和发展公司对我们的采访表示谢绝。

  记者又找到华南快速一期的管理单位,广州华南路桥实业有限公司,那是一家由外资控股的中外合作企业,营运管理部负责人蓝兴全告诉记者,报道中所反映的情况确实存在,投资方对报道非常重视。

  蓝兴全 广州华南路桥实业有限公司营运管理部营运经理

  蓝兴全:实际上投资者非常关心的就是在,这个投资,回收,合作期间内,合法利益能否得到保障。

  记者:具体说呢,比如说我们收费权的问题,还有一个,我们能否收到,当初我们谈判预期的问题。

  蓝兴全介绍说,华快一期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立项建设,建设标准较高,道路全长16.4公里,每公里造价达到了1.4亿元人民币,1999年正式开通收费,收费标准是由投资方提供报告后,由交通、物价等相关部门审核并批复确认的。

  蓝兴全:我们专门委托了一个价格事务所,对这个道路的情况,还有价格回本的情况,进行了一个测算的话呢,当时提出,如果要回本的话呢,这个项目,要回本的话呢,全程(16.4公里)要十六块。才能够回本。

  在华快一期收费标准的批复文件中,文件确定,以普通家用轿车为例,每公里收费0.6元,全程收费10元,低于投资方全程收费16元的测算。但记者注意到,文件中确实同意了多处区间允许收费10元。对节目中提及的华快一期中山到黄埔路段,批复上注明,这一区间全长一公里,收费3元。而记者在实地调查中了解到,中山到黄埔路段连收费匝道全算上也只有900米,主干道更是只有300米,根本没有一公里。

  那么这样一份批复是如何做出的呢。由于相关部门都没有接受采访,真实原因不得而知,华南路桥的蓝兴全则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蓝兴全:它实际上,是一个综合考虑这样的因素,得出的结果
【1】 【2】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