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新埃及”未必服从美国利益--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美刊:“新埃及”未必服从美国利益

2011年04月27日08:56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4月21日文章】题:处于阿拉伯冷战中的埃及(作者布鲁金斯学会萨班中东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沙迪·哈米德)

  革命有了结果,但未必是人们期待的结果。眼下,埃及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治理这个国家的并非革命者,而是旧政权的“脊梁”——军方。革命带来的最重要的变化在别的地方——埃及在处理外交事务时急转直下。穆巴拉克总统下台不过10周时间,埃及的新领导人已有诸多大胆举动。综合来看,埃及正在调整政策取向,这将对美国乃至整个地区产生重要影响。

  外交政策方向调整

  首位造访革命的埃及的国家元首是土耳其总统,这绝非巧合,土耳其提供了独立制定外交政策的样板。埃及在迅速的衔接过程中宣布将翻开与伊朗关系的 “新篇章”,重新考虑与以色列的天然气协议,此外还愿意与真主党接触。另一个首开先河之举是,最高军事委员会在开罗接待了一个哈马斯官方代表团。另外,新任外交部长纳比勒·阿拉比言谈之间态度强硬,说以色列再也不能获得“特殊待遇”。

  分析人士把埃及革命理想化了,认为抗议活动针对的不是美国、以色列,也不是外交政策,而是民主和尊严。情况也许是这样的,但是对内与对外政策的界限往往十分模糊——在许多反穆巴拉克口号中有一条就是指责他充当以色列的特务、说希伯来语,这一点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穆巴拉克在埃及人民眼中之所以失去正统性,不仅因为他是一个压迫人民的独裁者,还因为他在人们看来与美国和以色列走得过近。

  他们之间的交易向来一目了然:穆巴拉克忠实地支持美国在该地区的目标,作为好处,美国让他在民主问题上过关。西方的决策者担心,民主程度加强会充实不怎么服从美国利益的政府的力量。按道理讲,民主政体会反映民意喜好,而埃及的民众情绪不巧是坚定反对美国对该地区的现行政策。

  对内政策与对外政策还有另外一种关系。现在,埃及领导人正竭力实现经济和政治改革,在这种情况下,外交政策哗众取宠的倾向反而会增强。国际关系学者称这种现象为“国际冲突的转移视线理论”——即为了转移人们对国内日益加剧的问题的注意力而挑起对外冲突。新生民主政体踌躇满志,急于与前政权拉开距离,尤其容易犯这样的毛病。

  不过,虽然埃及非常希望改变对外政策,但是它仍然受到旧的条条框框的严重束缚。处于艰难过渡期的埃及仍然弱不禁风。触怒西方盟友是可以的——但不能超过一定限度。美国和欧盟作为埃及最重要的捐助方,可以扶持它进行经济和政治振兴,这种扶持对这个国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条显而易见的红线就是与以色列的和平条约。

  对埃及决策者来说,幸运的是已经有成功的样板摆在那里:土耳其和卡塔尔既做了美国的盟友叉与阿拉伯冷战中的另一方保持友好关系。例如,卡塔尔找到了一条途径,既为美国提供其在世界上最大的预置军事基地,又与伊朗边防军举行联合训练演习,而且竟然成功了——令这个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小酋长国进入了该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行列。

  问题是美国是否愿意(也是否能够)接纳这样一个地区,即埃及人和阿拉伯人不仅更加民主而且更加独立和有主见。美国既然对独裁政权的支持长达5O年,那么这个问题应该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一如既往,外交政策始终是交易的问题。对决策者来说,关键在于弄清楚与谁交易以及何时交易。

  处于民主化过程中的埃及必然也要面对如何调和理想与利益的问题。埃及需要努力搞清楚何时应敦促叙利亚不要射杀自己的公民,何时把不干涉邻国内政奉为最高“原则”——何时以及如何支持巴勒斯坦人的权利,何时又应保持缄默。随着今秋议会和总统选举的临近,措辞不可避免地会升温,候选人会纷纷声讨美国,宣布效忠巴勒斯坦事业。这也许会让美国观察家感到担忧。这或许也值得他们担忧。至少从短期来看,价值观和利益未必一致。有时候必须做出取舍。


ceshi
(责任编辑:翟慧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