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早晨起来先看新闻 对国家有一种天然的忧虑--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倪萍:早晨起来先看新闻 对国家有一种天然的忧虑

2011年05月31日13:36    来源:《人民政协报》     手机看新闻

  


  近日,倪萍主演的电视连续剧《月嫂》在全国热播,《月嫂》讲述的是一位保姆在大城市的辛酸历程。今年两会倪萍做的也是一份《关于为家庭服务从业人员建立一个“家”的提案》;同时,她的新书《姥姥语录》近期出版,与大家分享的,同样是一位普通老人质朴无华的人生智慧。从主持人到影视演员,再到政协委员,她的多重身份给我们的却似乎是一个不变的样子:平易近人、关注民生,乐于行走在底层……为什么倪萍会有这样的平民视角与关怀?会有这样的人生态度和艺术追求?为此,本刊专访了倪萍。

  记者:倪委员,您好!您最近的《月嫂》在全国热播了,此前您主演的《美丽的大脚》、《浪漫的事》、《泥鳅也是鱼》等影视剧也都是底层的小人物,您怎么有这样一种平民视角与关怀呢?

  倪萍:我每天早晨起来,首先要看新闻,我要知道这个世界“在哪儿”,国家“在哪儿”,对国家、民生,我有一种天然的忧虑。作为个人,关注社会,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我演这些角色我估计导演以貌取人,他们觉得我合适。其实,我对月嫂的行业很熟悉,我们家老人、孩子十几口人住在一起时,最多请过4位保姆,有一个保姆跟了我10年。保姆可以说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她们没有太多的地位,但是一样有尊严!我理解她们,我想把她们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作为演员更希望饰演这种充满张力,能够将个性发挥到极致的角色,《月嫂》中我饰演的牛丰收就是这样的形象。

  记者:那么您对《月嫂》的角色体验大多数来自生活?

  倪萍:演戏,记忆的存在或文学作品的想象都很重要,但没有生活不行,你很难体味角色的深度。过去的老艺术家为体验角色大量读书,我年轻时,领导也让我们每个星期读一本名著,说有了这个积淀你的主持才会“漂亮”。我们那时崇尚的“漂亮”是知识,谁有知识谁“漂亮”!那会儿也刚经历了文学的复苏,很多禁书可以读了,《安娜·卡列尼娜》、《红与黑》、《静静的顿河》我都读了,像《光荣与梦想》这样的书还似懂非懂,但不管怎样,先囫囵吞枣再说,就是这样往身上披了点“金渣儿”。

  但是单纯地借鉴文学不够,我主要受益于我的生活。我常说,在所有的职业当中,我最强项就是做保姆,各种家务我都在行。我们老家过去有一种吃食叫菜球,不容易做,因为要使劲儿把菜团里的水挤干才好吃,我做的大家都爱吃。因为我舍得用劲儿啊。不管做什么事,你只要用心,都能做好。

  记者:今年两会您还做了一份《关于为家庭服务从业人员建立一个“家”的提案》。

  倪萍:对,我所说的家庭服务从业人员不仅指保姆,还有保安、快递等。据国家提供的数字,我们在将来大概需要3000万家庭服务人员才能满足社会需求。我在各种大型、小型的保姆公司也做过调查,家庭服务从业人员没有正规单位,也没有医疗保险等基本保障,这让他们没有归属感,他们又是直接介入贫富差距的群体,这么庞大的队伍在社会上自由流动不利于社会的稳定与和谐。我建议由政府监管,为家庭服务从业人员建立一个家,其实这并不是国家的负担,把服务行业做成一个产业,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他们将与钢铁工人、汽车制造工人一样给国家创造很大的价值。

  记者:您的新书《姥姥语录》记录了一位平凡老人的真实话语,您说家家都有这样的姥姥,希望姥姥的话让大家共同体会朴实无华的人生智慧。

  倪萍:有记者曾经问我的主持风格是怎么形成的,我说:我的老师是我姥姥,她教我“说话就要说人话”。在我近20年的主持生涯中,我始终要求自己把语言打碎了,把心放平了,把文词拆开了,用最直接的方式把话说出来。这是风格吗?我以为是。至少这种风格适合我。姥姥说:“用心看着人,用心和人说话。别觉着自己比别人家高,也别怕自己比人家矮。”

  姥姥尊重文化人。她知道贾平凹,我跟姥姥说,政协开会,我们俩在大会堂的座位是挨着的。姥姥觉得我了不起,净和有能耐的人坐一块儿。姥姥说:“趴在炕上能把字写周正的人,你不让他去念书那真是白瞎了。从前农村有个啥?灯也没有,桌子也没有,连张写字的纸都没有,还能出个写书的孩子,那不就是个神吗?”

  我在家也常翻陈丹青的书,姥姥不识字,跟着看书里的画。我指着陈丹青的照片说:

  “你们村儿可没有这么好看的人吧?”

  “早年间有,这阵儿没有。”

  “你那意思是人家长得不现代?”“不是,我是说现在像这么利利落落、清清爽爽的男人不多了。旧衣服穿在现代人身上,就是好看加上好看。你看人家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眼睛瞪那么大,一粒沙子都进不去。念书的人,你仔细看都长得好看。书念得越多,人长得越俊。”

  我告诉姥姥,陈丹青是个教书的先生。姥姥对他的敬重油然而生:“就这路老师能教出好学生,学生不怕骂!”一个不认识字的老太太能这么明白知识的力量,我总想,我这么个认得一些字的人还不好好读书,不应该啊。

  我热爱写东西,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写过散文剧《我的太阳》,现在写的和从前不一样了,那是生活沉淀之后对生命更深的感悟和态度。以前我急着上台,急着出图像,现在的我更喜欢自然的生活,除了写些东西,我最近还迷上了画画。

  记者:您画画又有一个什么样的缘起呢?

  倪萍:我一点画画的基础都没有,去年才开始拿起画笔,当时是为了给《姥姥语录》配插图,后来就着迷了,到目前为止,我的画基本上属于“小学生习作”。好多朋友跟我说,你们政协会上那么多美术大师,你可以让他们给你指点一下啊!我哪敢啊!人家在这条路上穿着很好的鞋在走,你还光着脚,不但光着脚,脚上的泥还没洗干净呢,跟在后头喊“等等我,我跟你们一起走!”跟得上吗?明明还在一楼,却要把胳膊伸向六楼,够得着吗?所以还是得自己从一楼慢慢地走。我从没学过画,就是跟着感觉走,心里似乎知道该怎么运用色彩。我心中对浪漫和美的追求,绘画占了很大的分量。上世纪90年代我就去大英博物馆看名画,我看的第一本人物传记就是梵高的,我不但喜欢欧洲的古典油画,也喜欢民俗的,杨柳青年画、风筝画,我都喜欢。有一年去陕北,我看到一个老人在剪纸,看得我热血沸腾,那真是太美了!虽然我一直没动笔,但是心早就动了。只是动笔之后,我发现离我心中的想象太远了。前段时间去美术馆看一个捐赠作品展,看到古人的绘画时,仿若一道亮光照在我身上,那些画太好了,而我永远也达不到。但有了梦想才有动力,我知道我这个追求梦想的脚步也永远不会停下来。(杨雪)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