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丑闻越揭越大 警方疑向《世界新闻报》泄密--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窃听丑闻越揭越大 警方疑向《世界新闻报》泄密

韩梁

2011年07月26日08:01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7月17日,伦敦警察局局长保罗·斯蒂芬森宣布辞职,因为外界指责他与因窃听丑闻而关张的《世界新闻报》关系暧昧。这是7月19日拍摄的前伦敦警察局局长保罗·斯蒂芬森就窃听丑闻在伦敦议会出席作证后离开。新华社/法新


  英国伦敦警方近来因窃听丑闻“灰头土脸”,24日再次面临新指责。多名伦敦“7·7”恐怖袭击幸存者怀疑警方向《世界新闻报》泄漏保密信息,敦促警方作出解释。

  疑出售保密名单

  英国《观察家报》24日报道,数名伦敦“7·7”爆炸事件幸存者怀疑,伦敦警察局把一份包括幸存者家庭住址、座机和手机电话等个人信息的保密联系名单“出售或交给”《世界新闻报》记者。

  “幸存者基金联盟”主席贝弗莉·罗兹说,不少幸存者向她反映,曾受《世界新闻报》记者“骚扰”;问及经由何种渠道获取这些不公开个人信息,这些记者编造各种“虚假故事”,让人难以信服。“两名《世界新闻报》记者告诉他们(幸存者),从我这里搞到他们的详细资料。他们来问我:‘你把我的电话号码给记者了?’我说:‘没有,从来没有。’”罗兹说,幸存者已经联系一家律师事务所,与律师探讨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

  记者掌握信息详尽

  罗兹告诉《观察家报》记者:“苏格兰场(常指伦敦警察局刑事侦查处)掌握包括幸存者各种联系方式的完整名单。我相当肯定,《世界新闻报》记者如何找到我家地址。”罗兹解释,她搬入新住所三至四周,《世界新闻报》记者就找上门。掌握她新住址的机构或个人“就那么几家”,包括邮局、银行、私人医生和苏格兰场。她由此判断,伦敦警方“泄密”嫌疑不小。

  再比如,部分幸存者电话号码没有被列入电话黄页,只有罗兹和幸存者家属知晓,而伦敦警方掌握幸存者家庭住址、座机和手机电话等信息。这种情况下,《世界新闻报》记者能够不经由罗兹直接与幸存者取得联络,伦敦警方在其中到底扮演何种角色,着实让人生疑。罗兹颇为气愤地说,这些记者所掌握幸存者个人信息“详尽得吓人”,他们抛出的一些问题“相当敏感”,比如幸存者伤势如何、获得何种赔偿。

  道勒遇害案再成焦点

  除面临泄露伦敦爆炸案幸存者个人信息的指认,英国警方因少女米莉·道勒遇害案调查泄密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英国广播公司24日报道,警方调查道勒遇害案期间曾从专案组“开除”一名探员,理由是后者把案件调查信息泄露给《世界新闻报》。

  这名探员2002年加入调查道勒遇害案的“鲁比行动”专案组,随后向一名已经退休的警官朋友透露案件信息;退休警员向探员的一名同事透露这一“秘密”;那名同事意识到事态严重,立即报告上级。萨里郡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证实,泄密事发后,这名专案组成员“受到教育,已被调查组永久开除”。不过,这份声明没有提及案件调查信息是否泄漏给《世界新闻报》。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