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央视"气象先生"宋英杰:我是最不靠谱的人?--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专访央视"气象先生"宋英杰:我是最不靠谱的人?

刘玮

2011年08月31日07:53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问:谁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人?答:(1)CCTV不靠谱;(2)天气预报不靠谱;(3)男人不靠谱——所以,在CCTV播天气预报的男人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人。

  这个流传很广的冷笑话出现在了宋英杰的新书《哪片云彩会下雨》自序中。身为央视天气预报节目主持人,生活中的宋英杰喜欢在微博上轻松自嘲,在工作中则“完全是另一副嘴脸”,严于律己,也严于待人。

  意外当上主持人的宋英杰对天气有特殊的感情,对于百姓对“预报不准”的质疑,他不抵触也不抱怨,还笑呵呵地说,“主持天气预报不容易得老年痴呆。”

  职业之路 爱好忽然变饭碗

  新京报:怎么想到要出这么一本书的?

  宋英杰:每次做完节目后,当时的天气情况总会让人有冲动去备忘只言片语。有些缘起于天气又不局限于天气的哲理幽默,而且把气象专业知识也可以用通俗写。后来朋友说,弄本书好了。

  新京报:你从小就喜欢天气预报吗?

  宋英杰:我从小就喜欢发呆看天。小时候在农村,发呆看天可好玩了,那时也听不懂,“5500米高空有个低压槽”,自己就想低压槽是什么,马槽?越不知道越觉得神秘。高中时觉得天气预报让人听懂才有意义,老想给气象台的叔叔阿姨提意见。

  我小时候喜欢看地图、地图册,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面积多少,总统是谁,有什么水果特产,气候地貌……能带来一种生活乐趣。家长说别干闲事看闲书,可我从小就喜欢干不正经的事。其实我上学时可喜欢上台曝光主持了,尽管我是学理科的,但我上台不紧张。

  新京报:去央视主持节目对你来说只是爱好,不是主观选择?

  宋英杰:对。当时领导说,你想当主持吗,我说当然不想,当饭碗的话,心生情愫的爱好就被杀掉了。领导说你考虑下,我们都决定了。我得知节目是晚上六七点录,我(在中央气象台)五点半下班,我说我下班过来录没问题。后来主持人少,节目多,被逼无奈,做了这个选择。

  ■ 揭秘幕后

  工作流程


  7点半播出的节目,下午3点40开始听天气、看资料;然后讨论、定说法;接下来化妆,看新华社通稿,有什么预警必须报。节目中说话误差不能大于3秒,边说要边想时长,同时左手指点城市,右手控制遥控器四个按钮,换图。主持天气预报不太容易得老年痴呆,这是这份工作最大的好处。

  措辞技巧

  比如,播报一场降雨时,会有“迎来”“经历”“面临”等不同的词。表达灾害性的就是遭遇一场降雨,如果许久没有降雨了就是“迎来”。在传播中,虽然看起来平淡冷静,但用词要在不经意间表明对天气的态度。明明雪上加霜的降雨,还说“迎来”,那你这个说天气的人就不接地气。

  惩罚细则

  干这个每天如惊弓之鸟。播错字当然会扣钱,错一个字扣50。不过我已经好几年没被罚了。

  一次我给国外城市配音,33度配成了35度,还被通报批评。其实配一分钟音就赚两块多钱,配音一万字,错一个字就白配了。赚钱还是挺不容易的。

  个人心态 质疑本身都是生产力

  新京报:你是怎么看到“央视播天气预报的男人最不靠谱”那个冷笑话的?当时是什么感受?

  宋英杰:有天下午,很奇怪,我微博什么都没说,怎么那么多人@我?结果发现是一个大微发了那条,一天转发上万,众多人@我,指向性太明确了。很多同行为我鸣不平,这不是拿你开涮吗?

  不过,天气预报被指责不足为奇,质疑本身都是生产力,在质疑中艰难提升,本身就是广泛意义的监督。监督别的行业内幕,门槛很高,但天气预报的结果第二天就知道了,所以指责特别容易一呼百应,这在入行第一天就应该有能面对的心态。

  我不能不回应做鸵鸟,也不能用很对立的方式应答,我只说了三个字:“求证书”。当事人都以很娱乐的心态回应,旁观者就没必要用严肃锋利的方式。

  新京报:很多人都抱怨天气预报不准,你怎么看?

  宋英杰:美国预报暴雨准确率最高,25%,但龙卷风,提前24小时美国同行也预报不出来。

  我发起过一个征集,什么时候会下雨?本来想征集专业方面的,结果征集来的都是刚洗完车、等飞机、约会出游、开运动会、没带伞、遭遇晚高峰的人,都认为气象台预报晴天的时候容易下雨。所有怨恨就是两个字:不准。

  这个行业不能去推诿掩饰,要很坦诚地告诉大家,我的准确度就是有局限的。这个职业本身就是科学性不完美的,注定经常被人责备嘲讽。不过总的说来,现在还是越来越准的。

  夫妻之道 俩人相处时杜绝反问句

  新京报:你在主持节目时很严肃,但微博上的你非常活泼幽默,给人带来一种“很分裂”的感觉。

  宋英杰:我还真没想到分裂这个词。该严谨严谨,该幽默幽默。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工作和生活中的形象一致吗?

  宋英杰:和朋友在一起时,我很会玩的,不会冷场。但工作上我完全是另一副嘴脸,很多同事都很惧怕我,只有足够细致警觉,才能得到我的夸奖。

  新京报:你和妻子的恋爱故事被传为佳话,有什么和大家分享的相处经验吗?

  宋英杰:我在外面说话多,被强光烤,所以回家不愿说话,不愿睁眼睛。家人几乎没享受到我欢乐的一面,都是我疲惫的一面,挺无趣的。我夫人内心很理性,她一看我闭眼听电视,特别理解。有时我俩还在微博上聊个天。

  我们在相处上有一个规定,杜绝反问句。“你怎么才回来?”“你怎么不做饭?”这样几句就呛起来了。我俩都不把消极情绪带回家,不打听单位的事。她很单纯,身上的正面能量特别可贵,她经常说,这个人长的可好看了,干活可好了。我常听到的都是这些。

  新京报:以你的名气和幽默感,是不是很多人都喜欢找你做婚礼主持?

  宋英杰:我也主持一些,但比以前少了,因为现在结婚的人在我心理层面上都是晚辈了。过了一定年龄,不能再跟小孩开玩笑、说段子,有失长辈尊严,这种心态和婚礼所需要的就不一样了。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