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河南部分公路罚款:协警的权力究竟多大--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记者暗访河南部分公路罚款:协警的权力究竟多大

2011年09月16日07: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9月10日下午4时30分,河南焦作沁阳市西万镇以及一座桥之隔的博爱县已经被灰粉弥漫了天空,一辆接一辆的大货车绵延好几里。货车轧在破碎的马路上产生的“咣当”“咣当”声充斥耳膜。近在身边的人讲话也得大声叫嚷。路边洗煤厂一家连着一家,整个西万镇有上千家煤场。

  在大货车司机圈里,河南西峡县的王金伍大名鼎鼎。他以帮货车司机维权出名。他曾经起诉多省交警,被称为大货车司机的代言人。

  中国青年报记者跟货车司机王金伍一起坐上了武陟县一位大货车司机的车,在一家洗煤厂拉上了煤,途经焦作博爱、武陟、新乡获嘉,经山东阳谷,奔向目的地山东东营。

  焦作武陟县的大货车司机们也觉得有一些罚款不合理、不清楚,想维权,就请来了王金伍这个“外来和尚”。

  焦作沁阳西万镇,毗邻产煤大省山西,交通发达,近邻焦郑、焦晋、新济高速公路。太(原)洛(阳)公路、焦(作)克(井)公路在镇区交会,焦(作)枝(城)铁路穿镇而过。

  虽然不产煤,但这里却是山西煤炭外运第一站。山西的煤矿在西万镇和博爱县经过第一道粉碎、筛选,通过焦作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和数以万计的大货车,运到急需的山东和湖北。

  围绕着煤炭,焦作下属的几个县市各有分工。武陟县没有煤场,却是煤炭运输链中重要的一环。

  武陟县盛产大货车司机,拥有几千辆大货车、运输公司63家。县里的各项产业也都是围绕大货车展开的,货车保养维修点、为货车司机服务的饭店等,到处都有。

  司机们认为,靠大货车生存的还有交警、路政、运管、超限站、收费站。武陟县的运输司机“老四”说,一辆货车从沁阳县出发,最后到达山东东营,一路上可能被罚六七百元,而一趟的收益只有1000元,加上油耗、折旧和轮胎磨损,根本赚不到钱。有的大货车,一个月缴纳的罚款就有8000元之多。

  “如果不超载,大货车司机肯定赔钱。”王金伍说,现在的情况是,不管司机超不超载、违不违规,都可能被罚。而司机的做法是,不管怎样都要超载。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只要拿钱,就可以过路。

  记者乘坐的那辆大货车的司机说,他的车的确是超载的。

  下午6时,在博爱县吉鸿昌转盘附近,记者乘坐的大货车遭遇了第一次罚款。当时大货车排成了长龙,货车司机在交警处领取50元罚单后就可以开走。

  记者发现,交警除了开罚单,并没有对货车进行任何检查。而开罚单的违法代码是“1042”,也就是说机动车不按规定车道行驶。可大货车行驶的路面,并无任何车道划分标志。

  为什么不质疑罚款的原因?货车司机苦笑,“直接缴罚款是50元,敢提出问题的,交警会加重额度,罚款100元或者150元。”

  王金伍对博爱县交警的114张罚单做了一次统计——这些从大货车司机那里搜集来的罚单总额高达9950元,都没有填写具体违法行为。其中填写“交通”二字的86次,占填写总数的100%;连“交通”二字都没有的28次,占总次数的24.5%。还有,填写违法代码的109次,占总数的95.6%;使用违法代码“1018”的74次,占填写总数的67.8%;填写违法代码“1042”的16次,占总数的14.6%。

  王金伍说,代码“1018”是指不在机动车道内行驶,“1042”是指机动车不按规定车道行驶,可是在博爱县的公路上,很少有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的划分。

  在处罚单上,记者发现同一个交警的签名,竟然有许多不同的笔迹。王金伍解释说,因为协警没有执法权,但很多协警都在执法。开罚单的时候,不同的协警可能填的是同一个正式交警的名字。在交警队的原始单据上,有很多颜色不一的笔迹。王金伍说,司机们反映,有些罚单的其他项都是填好的,只等着最后署上司机的姓名、身份证号和驾驶证号。

  出了博爱,经过武陟,大货车直奔新乡市获嘉县。这是大货车进山东的必经之路。记者发现,进获嘉县有四个路口,每个路口都有显示交警标志的车辆停靠。

  不管从哪个口进,都逃不过交警检查。王金伍说。

  交警怎么辨识已经处罚过的车辆?驾驶员“老四”说,这个简单,在这个路口,一般货车只在进县城时被查,出县城时不查。出去的车,一般都是罚过的。

  在获嘉县,记者不断看到交警车辆开着警灯,追逐着试图逃跑的大货车。

  晚上8时30分,记者乘坐的大货车到了获嘉县城边。一辆守在路口的警车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警服却没戴警号的人下车示意大货车停下。

  该人收了货车司机“老四”递过去的50元,却没有开出罚单。

  “你警号是多少?有没有执法证?”王金伍询问。

  “我是个协警,执法证在车上。”该人看到王金伍询问,把钱塞回“老四”的口袋。

  “协警不能开罚单、单独执法,你知道不知道?”王金伍问。

  该协警边说边跑,王金伍抓住他的手,“我怀疑你是冒充的。”

  这时,路边的警车及车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正在争执间,警车呼啸,刚离去的那辆警车回来了,车上多了一名交警。该交警出示了警官证,并称自己一直在此执法。

  “他们殴打我、袭警,我手表都掉了。”和王金伍发生争执的那名协警说。

  “9月13号是获嘉县第一届运动会,所有大货车都不让进城。”交警解释。但就在此时,几辆进城的大货车从旁边呼啸而过。

  交警打了110,派出所来了警察,把王金伍和大货车司机都带到了公安局。第二天8时,王金伍和大货车司机陆续被放了出来,但货车被交警队扣押,理由是超载。

  记者联系处理此事的获嘉县交警队韩姓警官,这名警官在电话里称,有任务,不便接受采访。记者后来多次拨打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根据国务院的部署,2009年年底已有13个省市取消了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撤销站点1430个,占全国同类站点的74%。 王金伍说,二级公路的成本并不因此降低多少,原来二级公路收费站的人分流到路政和运管超限站等地方,这些执法部门经费并没有增加。

  在修武县丰收路一个名为“焦作市公安局0720库”的公安检查站里,记者观察了半个小时,过往的货车都要下来交费,交完费之后就可以走人。甚至两辆拉化肥的机动三轮车,也分别缴纳了50元和20元的罚款后被放行。

  四天后,武陟县的两辆大货车最终被获嘉县交警放行,每辆大货车以“超载”被罚款1500元。据司机介绍,四天里,获嘉交警一直没有处理。因为天一直在下雨,货物被淋湿遭受了损失,而货主也因为货物延期而拒收。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