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记者被害案:凶杀背后的“真相诉求”焦虑--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洛阳记者被害案:凶杀背后的“真相诉求”焦虑

肖欢欢

2011年09月28日07:27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昨天,李翔追悼会的现场。

【1】 【2】 【3】 【4】 【5】 【6】 【7】 【8】 

 
  

  ●洛阳电视台记者单位后门被抢 身中10余刀不幸遇难
  ●记者被杀案告破疑犯被捕 警方称与地沟油报道无关
  ●洛阳电视台记者遇害案告破 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

  30岁的河南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终究没能兑现自己的诺言:给未婚妻莉莉(化名)一个完美的婚礼。原本两个月后就要成为新郎的他生前不会想到,追着新闻跑的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成为新闻的主角——9月18日凌晨,李翔被歹徒刺扎十余刀身亡。

  在生如夏花的年龄,以这样一种方式凋零,李翔的家人至今仍悲恸难忍。更如伤口撒盐的是,对李翔死因的猜测甚嚣尘上。

  前天,李翔父母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首度回应称,李翔生前并无与人结仇,也从未报道地沟油事件,说他因为报道地沟油窝点惹祸端是“站不住脚的”。一家人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公众能“忘记”李翔。

  一起无甚特别的杀人案,为何会演变成引发公众强烈关注的社会事件?这个问题引人深思。

  “翔子再也回不来了,就算把罪犯杀了又有什么用?我们家就这么一棵独苗,他走了,把我的心也掏空了。”李翔的父亲李峰情绪极度低落。

  9月26日上午,当记者来到李翔父母位于洛阳电视台家属大院3单元的家中时,李翔的母亲张茵(化名)正瘫坐在沙发上,双眼哭得浮肿。

  这是套面积约为60平方米的两居室,父母住一间,李翔住一间。可如今,李翔的那间空荡荡的。

  父亲:

  儿子是“拼命三郎”

  回忆起儿子生前的点点滴滴,李峰如数家珍。在他的眼中,李翔是一名阳光、懂事的孩子。“他和同事们的关系非常好,对长辈也非常有礼貌。”

  他说,李翔虽然是独生子女,却没有“小皇帝”的做派,工作起来就是“拼命三郎”。李翔参加工作的前三四年,跑的是“农口”,后来改跑公安系统。公安系统的采访非常辛苦,经常深夜出动,比如深夜清查出租屋、抓捕犯罪分子等,都在晚上12时以后行动。在李峰的记忆里,儿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在接电话时说“我换件衣服就来”。

  儿子这种没有规律的生活,母亲张茵看在眼里,痛在心上。今年56岁的她去年从洛阳市邮政局退休,原本想着退休后有时间多和儿子聚聚,然而,儿子风里来雨里去,跟儿子坐下来聊天通常是一种奢侈。

  “翔子经常早上五六时就起床,早饭不吃就出去干活了,晚上天黑以后我们才见到他回来,晚饭都没时间跟我们一起吃。”她说。跟多数记者一样,一日三餐很不规律,李翔的胃也时常不舒服。

  李峰回忆说,儿子把记者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有时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熬通宵是家常便饭。“他干起活来什么都不顾,地道的拼命三郎。”就在遇害前10天,李翔新买了一双皮鞋,但随后,洛阳市公安系统到汝阳对口扶贫,李峰下农村报道,一天下来,皮鞋上全是泥,还裂开了口子。

  “我当时还批评他,说下农村怎么不换双鞋子,他说‘哪里来得及,采访又不是去赴宴’。”就在遇害前3天的9月15日,为了写一篇人物专访,李翔还亲自体验交警生活。“早上天没亮就起来,跟着交警一大队一个交警,体验、跟踪采访,天黑了才回来。”

  同事:

  厚道,有正义感

  李峰今年59岁,是洛阳电视台的老电视人,1975年从部队转业到洛阳电视台后,他在洛阳电视台工作至今,儿子李翔算是“子承父业”。但他强调,儿子到电视台工作并未“走后门”。

  李翔遇害的消息让洛阳电视台上下感到震惊。“翔子平时做的报道都是民生新闻,难免得罪人。”有同事这样认为。

  昨天,李翔的追悼会在洛阳市殡仪馆举行,李翔生前好友、同事等赶去为他送行。同事小花对本报记者说,李翔是一个老实厚道的人,为人很有正义感,从未因为父亲在台里工作而飞扬跋扈。“我们经常扛着摄像机,到了采访对象那里就自报家门。由于经常揭别人的伤疤,因此没少吃苦头。”

  一位洛阳当地的报社记者如是回忆李翔:“我跑热线新闻,他在电视台也是跑热线的。我们差不多每天都见面,经常是他一大早就开车来报社,接上我一起出去采访,采访完了先送我回报社赶稿子,然后他再赶回电视台忙自己的活,我们经常一起下县、进村,他负责开车,还得负责采访。中午饿肚子是常有的事,看到路边有小面馆就停下车吃,在掏钱这件事上,从没见他吝啬过。”

  未婚妻:

  “把翔子还给我”

  李翔和女友相恋一年多,婚期定在今年11月9日,连1000元喜宴押金都已经交给酒楼了,李翔最近正在筹备婚礼。但他最终还是“食言”了,他未能为女友披上婚纱。

  张茵永远忘不了和儿子的最后一次见面。9月17日,周末,阴天,两人在距离电视台不远处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将作为婚房,他们当天去看房。当晚,为了工作,李翔和公安系统的朋友一起聚餐,莉莉同意他当晚不用陪自己。

  9月18日凌晨1时许,小雨淅沥,李翔与朋友在KTV唱完歌后开车回家。他把车停在单位,然后步行回家,行经电视台后面的家属院大门处,几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从黑暗处冲了出来,用刀刺中了他,然后在雨幕中逃之夭夭……

  李翔不幸遇害的消息对于即将在11月当新娘的莉莉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悲痛欲绝的她在微博上的留言可谓句句泣血,让人既感动又心疼。

  “把翔子还给我……还给我。”“我们说好一起去买灯的,说好了一起吃晚饭的,说好了要去凤凰的,说了那么多约定,你怎么就把我留下了?我一个人完不成这么多,你回来,白皮皮,老婆婆要你回来。”在微博上,她亲昵地称李翔为“老公公”、“白皮皮”,情深意切的告白让网友不禁动容。

  祸端疑云:

  祸起地沟油报道?

  李翔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发于9月15日,其内容为“网友投诉栾川有炼制地沟油窝点,食安委回应未发现”,链接是一篇大河网报道的新闻。

  因为这条微博,网友们怀疑李翔的遇害与其调查地沟油遭报复有关,一时间,“记者被杀因报道地沟油”的传闻甚嚣尘上。

  警方高度重视,成立了专案组,初步侦破的方向为抢劫杀人。但9月20日,洛阳市公安局宣传处在接受采访时称,李翔全身被捅超过10刀,不符合一般抢劫案件的特征,不能排除凶手有其他作案动机。此言一出,网友们更是浮想联翩。

  9月21日,洛阳市公安局西工分局通报称,两名犯罪嫌疑人均已抓获。

  据查,9月17日晚,两名犯罪嫌疑人在饭店吃饭时喝了一瓶酒,随后起意抢劫。次日凌晨,两人在西工区电视台西侧小路上遇到途经此地的李翔,遂实施抢劫。在抢劫过程中,李翔进行了激烈的反抗,并不停呼喊。犯罪嫌疑人张晓波“慌乱之中”持刀在李翔身上乱捅,将李翔捅倒后抢包逃跑。

  案发后,两人迫于警方的追捕压力,于20日晚外逃,但很快就在洛阳站广场被布控的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晓波此前有抢劫前科。凶器是一把单刃跳刀,被其丢弃在安乐镇一厕所内,所抢的挎包被烧毁,包内的钱包、照相机被找到。经查,两疑犯与李翔素不相识,也非受雇于他人,案件的性质系抢劫杀人,与李翔调查地沟油窝点无任何关系。

  然而,“抢个笔记本电脑用得着刺十几刀吗?”很多网友坚持认为李翔遇害与地沟油有关。

  李家说法:

  应与报道地沟油无关

  李翔遇害的原因至今仍是网友们讨论的热点。李峰坦言,这给他们全家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他表示,儿子生前为人平和,在生活中不会得罪什么人。在工作中尽管有正义感,但也懂得变通,实在想不出他能跟谁结下仇怨,以至于对方痛下杀手。

  而且,地沟油不属于李翔的工作范畴,尽管他生前凭借职业敏感性关注了这一话题,但他并未作报道。因此,说儿子是因为报道地沟油遭报复,是“站不住脚的”。李家人认为,最终的调查结果还是要由公安机关作出。

  李翔的一位领导也向记者证实,李翔最近只是关注了地沟油问题,但从未参与地沟油问题的报道。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李翔之死和报道地沟油有关,网上的传言属不实消息。

  喧嚣过后:

  家人盼公众“忘记”李翔

  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红江坦言,网络舆论给侦查工作带来了压力。“如果不尽早破案,就无法给社会和公众交代。”李红江表示,调查结果显示,两名嫌犯属起意抢劫杀人,不能因为网友的猜疑就调整侦查方向。

  洛阳市公安局日前公布,9月21日13时,嫌犯对犯罪地点进行了指认,结果与公安机关调查情形完全相同,他们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正在调查之中。

  在品味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之后,李峰夫妻变得淡然。“儿子的未婚妻痛不欲生;两名凶手的家人同样也很痛苦。凶手实际上毁了3个家庭。”

  “翔子已经离开了,我们全家不想再被打扰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安静。我们想尽快让这件事情冷下来,关注的人越少越好。”李峰红着眼圈说。

  眼前,他们更希望的是,大家尽快淡忘这件事,不要再把它当作一个津津乐道的话题。毕竟,伤口总是要结疤的。

  记者观察:

  记者之死背后的

  “真相诉求”焦虑

  风华正茂的记者在新婚前两月突遭横祸,实属不幸,而案件在不到3天事时间内即告破,也算对死者家属的告慰。但一场普通的抢劫杀人案,却因为被害者的记者身份和死者生前曾在微博上转发地沟油窝点的消息,而迅速转化成一场沸沸扬扬的社会热点事件,这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尽管警方调查称,李翔之死与地沟油无关,纯粹是一场意外的抢劫。但很多网友还是质疑背后有“内幕”,李翔是因为揭露地沟油黑幕而遭报复杀害。不难看出,李翔身上承载了太多民众对真相的期待。

  现实生活中的地沟油频现让平头百姓深受其害却又无可奈何,看不到出路在哪里。恰在此时,记者李翔遇害前凑巧关注地沟油问题,便被一部分网民主观地当成了情绪的集中爆发口。在真相未明之前,李翔便已被描述成了一名因揭恶惩凶而壮烈牺牲的勇士。

  这并非公众对个人英雄主义的崇拜。环顾四周,在当前的众多公共事件调查中,相关利益攸关部门为了自身利益重重设卡,让真相总是云遮雾罩的状态,公布的所谓“官方结论”也常常让人难以信服。公众猜测记者遇害祸起地沟油,反映的是公众对“真相诉求”的焦虑。

  当然,公众的质疑也来源于对当下记者人身安全的担忧。为社会公平正义鼓和呼,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记者从事的本是一份阳光下十分崇高的职业。一些群众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就是找记者,由此看出,民众对新闻媒体和记者期望值非常高。然而,记者却着实成了一个“高危职业”。总有一些人、一些部门,把记者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甚至喊出了“防火防盗防记者”的口号。在这样的背景下,李翔遇害后更多的公众“选择相信”他是遭报复。

  冷静地看,李翔之死是一名公民之死,即便李翔不是记者,被捅十多刀而死也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强烈关注。当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李翔之死与地沟油问题有关,我们应该相信,相关部门经过周密调查,能揭示真相。仅凭主观臆想妄测李翔之死,便与李翔生前热爱的记者职业所要求的理性、客观精神相去甚远。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