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巡警中队长王东明:坚守执勤岗位无暇顾妻儿--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天安门巡警中队长王东明:坚守执勤岗位无暇顾妻儿

2011年10月07日08:1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4日,天安门公安分局巡警三中队队长王东明在天安门城楼前执勤,治安防控和为民服务是他的主要工作。


  
王东明正在天安门城楼前执勤。


  王东明

  岗位:天安门公安分局巡警三中队队长

  工作地点:天安门广场

  【王队心得】

  “广场—城楼—故宫”游览最省时


  很多外地游客游览首选天安门城楼。但之后游览天安门广场和故宫时就得迂回绕远。加上天安门东、西两地铁站出入人多,游览时间被拖长,建议游客从前门南口进入天安门广场,然后从南往北“广场—城楼—故宫”依次游览,既减少拥堵又不多走冤枉路。

  “核桃”如今是王东明的小宇宙,每天,王东明要在天安门城楼前穿梭20趟,忙起来脚下生风也不觉得累。

  10月1日凌晨上岗后,王东明连上4天班了,4日和5日的轮休也“放弃”了,他说节假日压力大不放心。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儿子“核桃”(小名)刚出生半个月,妻子为此还和他拌了几句嘴。

  巡逻

  天安门前来回200趟


  王东明分管的辖区不大,从南池子到南长街口,1公里多点,但辖区里却有两大标志建筑——天安门广场和天安门城楼。

  “我是土生土长的天安门警察”,王东明说,1995年入职当时的天安门派出所,1999年天安门公安分局成立,自己一直围着天安门城楼执勤。如今,他是天安门分局巡警三中队队长,带着70多名民警守着天安门周边——升旗仪式前2个小时必须到位,检查垃圾桶等角落有无可疑物品,白天巡逻为游客服务,午夜12时广场关灯,他们才能下班。

  据统计, 每天平均有10万左右游人在广场驻足,“五一”“十一”等重大节日,观看升旗的群众达20余万人,广场上每日客流量最高达150余万人。“和农民歇‘冬三月’一样,天安门也就冬天人少点。”王东明总结。

  “别停下,往前走!”4日上午9时,天安门东的地下通道游人接踵摩肩,三名治安警察、2名交警连喇叭带喊地疏导着。上午高峰期一般持续3个半小时,手持扩音器没电了就扯着嗓子喊;嗓子喊哑了,就挤进人群用身体引导流动。一个班12小时挤下来,大家都精疲力竭。

  在人流里,王东明每天穿梭20趟。“一个长假下来,至少来回200趟。”

  服务

  执勤民警得会指路


  “请问,王府井在哪儿?”

  “您往前走,第二个红绿灯右转,过北京饭店就是。”

  “故宫在什么地方?”

  “穿过天安门城楼,北边就是。”

  “警察同志,长安街怎么走?”

  “啊?您现在站的就是长安街。”

  ……

  问路的、咨询的,帮助走失的、找人的,除了日常的警卫任务,王东明还要解答游客五花八门的问题:地铁怎么换乘?公交车最早几点开?数码相机没电了,附近哪有数码商店?“最逗的还有问‘天安门广场在哪儿?’、‘长安街在哪儿?’把我都问乐了。”王东明说,游客问路时,光说清方向不行,还得说仔细路线和大概距离。一些看似简单的问题,一天重复回答几百遍,人难免会烦。“我常提醒民警,换位思考,你带一点情绪,游客就听出来了。”

  寻人

  借电话给游客找家人


  “警官您好,我找不见老公了。”4日上午,一个中年女子凑过来,怯生生地说。

  “你老公有电话吗?”“他有,我没有。”“得了,你拿我手机打吧。”王东明掏出手机,拨通号递了过去。

  “老公,你在哪呢?”刚张嘴,女子就带了哭腔。

  “别哭,告诉他,你在天安门毛主席像对面的民警执勤岗等他。”王东明劝着。

  女子边抹泪边说,和丈夫来天安门参观,进城楼后走散了。她又没电话,就急了。

  3日傍晚6时许,一个4岁左右的小男孩坐在地上大哭,王东明和其他民警过去问,孩子哭着说找不到妈妈,但说不清妈妈的姓名、电话和走散位置。女民警左劝右劝不行,有游客试探着递了块巧克力,孩子才止住哭。王东明通过手台让各点巡警参与寻找,又让服务车广播“寻人”。40分钟后,孩子的妈妈跑过来抱着孩子就哭。

  妻子

  预产住院丈夫值班


  妻子骂王东明,说他是个“没有家的人”——别人上班他上班,别人下班他加班。2008年奥运会,王东明一个月没回家,都是妻子把换洗衣物和一通唠叨送到单位。

  妻子的预产期是9月28日,夫妻俩一直计划着顺产。9月17日,队里有人休假,王东明临时替了夜班。当天凌晨2点多,妻子突然打电话说“感觉要生了”。还在单位的王东明一听急了,但帮不上忙,只能找丈母娘和邻居送妻子去医院,直到凌晨5点多才赶到医院。

  住院3天,妻子也没能顺产。每天疼得躺不下睡不着,王东明搀着妻子在楼道里一遍遍遛弯,最后医生建议剖腹产。王东明念叨,“我媳妇真受罪了,疼了三天,还得挨这一刀。”妻子产后7天出院,王东明却照顾了3天就回了单位,1日凌晨1点多,他准时和其他巡警上岗。

  妻子这次生气了。4日和5日,王东明轮休,但他没回家。妻子打电话追问哪天回来,他说5号回6号走,“来回就一天,那你别回来了!”不光妻子埋怨,1日分局领导巡查时见到王东明,也问他,“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儿子

  “脑子里全是儿子”


  王东明晚育,37岁才有儿子。可在同事眼里,他这爸爸当得不合格,连满月都没伺候完。

  “核桃”是王东明给儿子起的小名。听人说孩子小名土点好养,他脑子里就闪过这个词,为啥这么起他说还没想明白。

  王东明惦记妻子和儿子。他说,儿子刚生下来很能闹,睡1个小时就哭,要么吃奶要么换尿布。伺候孩子很熬人,但回单位后,王东明每晚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儿子”。每晚10点前后,他一定会和妻子通电话,聊聊儿子,听听儿子哭闹,否则两口子都睡不着。

  王东明忙,照顾妻子的重担就落在了丈母娘身上。“有孩子了,能回家就回家。”丈母娘劝他,他每次都答应。

  王东明说,国庆假期天安门前人流量大,他不上岗同事的压力会更大,他来了还能鼓舞同事的干劲。如今看到游客带的孩子,王东明也觉得亲,恨不得上去亲一口。碰上和家人走散的孩子哭闹,他也“揪心”。

  同事常打趣:王队,孩子长得快,你十几天不回家,不怕儿子不敢认你?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