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化是媒体“三聚氰胺” 一些不良风气一定要改--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娱乐化是媒体“三聚氰胺” 一些不良风气一定要改

2011年10月14日08:28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你抄我、我抄你,真实在哪里?

  张颐武:中国30年来发生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体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很多公众对中国的状况并不是非常熟悉。怎样认识和了解国情,怎样观察中国,就是要从社会第一线、从社会具体环境下来观察思考,这点非常重要。

  “走”就是强调新闻的第一手资料。大家你抄我、我抄你,互相传播的方式并没有经过验证,很多微博里的话是随便说的。“走”是直接面对自己的采访对象。这是对真实性的重新倡导,提出新闻工作者的求真意识,对事件的真相、复杂性有一个切实的观察。中国在发生着复杂而丰富的变化,认识和了解国情,就需要更加深入基层。社会对假消息、对各种情绪化的宣泄,实际上是很不满意的。“走基层”表达了社会和新闻媒介对于真实性的承诺。

  ●娱乐化是媒体的“三聚氰胺”

  时统宇:新闻娱乐化是媒体的“三聚氰胺”,娱乐化有百害而无一利。对这种低俗化、泛娱乐化和贵族化,需要一次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我们应该明白,新闻到底应该从哪里出发,应该到哪里去。重大突发事件有什么可娱乐的?老百姓买房有啥可娱乐的?交通事故有什么可娱乐的?媒体是搞笑的吗?

  进入新世纪后,面临又一个十年,趁着“走转改”这个契机,反思一下是有好处的。应该反思这些年来媒体到底丢掉了什么?颠覆了什么?做得都对吗?用白岩松的话来说,我们幸福了吗?

  ●媒体不能见“物”不见人

  韩庆祥:媒体对人的影响太大了,回到家里,第一个活动是按摇控器,然后就看报纸,按照马斯洛的观点,我们受媒体影响是很大的。媒体是什么样的,我们人就是什么样的。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生活方式就是物化生存,人的需要,人的能力,人的关系,人的情感,人的价值,通过物来证明和体现,通过物来实现。关系被物化了,亲情关系、友谊关系,人之间的关系变成权钱交易关系、物和物的关系。很多情感节目,弟兄为了父母的遗产,争得不可开交,亲情关系都冷落了;情感物化了,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这就是情感被物给绑架了。价值观物化了,有了资本就是爷,你是一个穷光蛋,躲你远远的,你是一个大款,就傍大款。

  物化生存对媒体是有影响的。一味追求收视率,收视率上来以后广告就多了,广告多了钱就多了,媒体的市场化相对来说就比较厉害了,市场化厉害以后,就开始媚俗、低俗、庸俗。

  ●传统媒体不能迎合迁就网络

  涂光晋:传统媒体不能作为网络媒体的尾巴,一味迎合,甚至迁就。理性的声音和理智的表达在网络上失声,是因为怕网络暴民的板砖,这对整个舆论环境不利。网络舆论环境如果让那些不理性、不具有建设性的东西占主流,应该发声的媒体、个人和媒体从业者不发声,这就和现在的公众需求、社会发展和媒体责任相悖。我们应该有更大的舆论空间反映那些更贴近民生、民情、民意的社会现实,营造更健康的社会心态,建设一种更和谐的社会环境。

  ●“民生新闻”绝不是八卦、选秀、搞笑

  时统宇:娱乐一点也没错,非要弄个娱乐化,就很讨厌。娱乐化本身就让人生疑,又加上“过度”,就更麻烦了。中央最关心的是民生。老百姓关心什么,是八卦、选秀、搞笑吗?人民最关心的是把医疗、上学、住房、安全等问题解决得更好。有些媒体充满八卦,不厌其烦地争收视率,社会良知和责任在哪?我们在中央最关心的民生问题上应该投入更多的热情和精力。

  ●搞“低俗”,好像是大众化,其实走不进群众的心灵

  韩庆祥:不走基层,是作风问题,作风问题必然带来文风问题。文风问题,反映在八股文、假大空,不为群众而写,不讲群众语言,群众看不懂。我们要服务群众,写的作品是体现群众利益、站在群众立场上的,是为群众说话的,用的是群众语言,要走进群众心灵。有些情感节目搞“低俗”,好像是大众化、群众化的,其实走不进群众的心灵。

  ●新闻界有文风问题,其他文化系统也有

  仲呈祥:文艺批评、文艺工作,要不要“走基层”?这是再明白不过的。山东办了一个电视栏目叫《天下父母》,是宣传孝道的,孝是中华民族五千余年不断的精神黏合剂,是全人类都需要的好东西。《天下父母》坚持办了七年,被《光明日报》发现了,上了头版,引起很大反响。我们就是要到基层抓这样的典型,改变我们的作风和文风。

  说到“改文风”,我想必须改我们现在的戏风,我们有很多的风气再不改就危险了。比如说电影,一窝蜂大制作、大投入、大片,脱离民生和民情。

  转作风不要只理解为新闻战线,其实人文领域各个行道都应该反思一下,要回到正确的哲学思维和科学发展观上来。一切从属于市场、附属于经济,一切利润化,电视剧看收视率,电影看票房,出版看榜,精神效益到哪儿去了?!

  电视收视率统计有代表性吗?根本没有。收视率统计作风不正,不能代表人民群众利益,不是着眼于提高民族精神,塑造高尚人格,更不是坚定不移地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这次“走转改”活动不仅对新闻战线,对中国艺术批评也极有好处,有极大的推动作用。要决心从自己做起,改变艺术批评的作风,走到基层,为人民群众服务,真正推动文学艺术健康持续繁荣。

  祁述裕:我多次参加一些地方文化产业“十二五”规划的制定。有一次我参加地方宣传部门“十二五”规划产业的制定,我看了一小半,都不知道这个文献究竟是哪个系统的文献,都是重大意义、主要原则、基本目标、主要经验,都是大同小异。“改文风”确实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