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利比亚战争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网络在利比亚战争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苏进昌 王东华

2011年10月14日08:3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网络战是为干扰、破坏敌方网络信息系统,并保证己方网络信息系统正常运行而采取的一系列网络攻防行动。其作战样式包括:网络盗窃战、网络舆论战、网络摧毁战。

  目前,网络战正在成为高技术战争的一种日益重要的作战样式。网络战不仅活跃在利比亚战场,而且渗透其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各个领域。在利比亚战争中,网络战作为一种极具威慑力和破坏力的全新作战方式,体现了网络战的新特点。

网络是引发利比亚内乱的推手



  在过去的几年中,互联网在利比亚的使用呈爆炸式增长,正如现居纽约的社会学家、心理学家马尔科姆·格莱德威尔预测的那样:互联网的影响像病毒一样迅速扩大蔓延,正在成为政治变革的工具。

  在利比亚发生内战的初期,示威者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平台作为传输介质,争取支持,呼吁为民主而战并与外界沟通。后来,反政府力量在线交流迅速增加,互联网成为反政府力量的重要工具,使其迅速把反政府个体召集在一起,并引起了全球民众关注卡扎菲政府对人权的侵犯。

  利比亚的反政府“网络活动家”利用美国全球社交网站Twitter和Facebook来组织反政府活动,呼吁将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定为“愤怒日”。组织者说,2月17日这一天是卡扎菲将近42年统治期间发生的两起流血事件的纪念日。一次是在1987年的这一天,利比亚公开处决9名被控叛国罪的年轻人。另一次是在2006年的这一天,利比亚警方在班加西的意大利领事馆外暴力镇压了一次抗议活动,造成10多人死亡。

  反政府组织者这么一呼吁,仅在2月16日这一天,网上报名的追随者就超过了4000人。到2月17日,拥护者更超过了9600人,并造成局势动荡,给利比亚政府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利比亚局势不仅成为利比亚市民的关注点,也引起国外商业伙伴对于未来形势的忧虑。不仅造成了利比亚局势的混乱局面,也影响了世界金融,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抬高了石油价格。利比亚内乱向世界证明网络是变革的强大工具,并成为转变利比亚的生活、政府和政治结构的推手。

“网络支援”使反政府军士气大振



  利比亚战争一开始,西方就对利比亚启动了“网络黎明”项目,主要任务是从公共领域收集原始及相关数据进行整理、分析和报告,为战争提供依据。

  冲突爆发之前的2月15日和16日,在Facebook上准备响应反政府势力的成员激增。在冲突加剧的时候,利比亚政府关闭了互联网,北约立即为起义者提供了网络支援,使得利比亚国内和境外的起义人员能实时相互沟通,找到了可以把信息提供给外界的方法,并成为其重要通信联络方法。

  从2月23日开始,美籍电信公司高管阿布沙古(音译)和他的朋友领导的工程师团队,帮助反政府力量劫持了卡扎菲的蜂窝无线网络,建立了自己的通信系统,让反政府组织领导人更容易与外界交流或请求国际援助。

  他们在埃及、阿联酋和卡塔尔政府的支持下,创建了一个不受的黎波里控制的独立数据系统,并破解了卡扎菲政府的手机网络,获取了电话号码数据库。利用这些信息,他们建立了被称为“自由利比亚”的新通信系统。4月2日,新通信系统开始测试并运行。随后,他们创建了由谷歌地图组成的战争进展战况图,以此追踪报道相关事件,该图在12天的时间里被用户浏览31.4万次,这些信息至少被20多家新闻媒体转载。

  北约还根据“网络黎明”项目分析数据,于3月19日适时宣布发动“奥德赛黎明”打击行动,即以法国、英国、美国为首的联合军队针对利比亚采取了军事行动。当日,美军位于地中海的“巴里号”导弹驱逐舰向利比亚发射战斧式巡航导弹110多枚,有效打击了卡扎菲政权抵抗设立禁飞区的能力。

“网络侵入”开联军网战的先河



  在利比亚战争中,西方国家利用网络技术,向利比亚政府和军队实施了全方位、全时空、系统化的宣传、干扰和破坏。

  3月25日前,联军动用大量的网战武器装备,对利比亚首次实施“无线网络入侵”作战。联军利用EC-130“罗盘呼叫”和“突击队员独奏”、RC-135“铆钉连接”、EA-18G“咆哮者”和EP-3“白羊座”II等装备,干扰了利比亚的通信和雷达,入侵其网络,重点攻击位于的黎波里的政府部门和部队。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有人曾把利比亚最高军事领导人的手机号码交给对外情报局。英国心理战专家通过利比亚军官的电子信箱,向他们发送了许多具有威胁性语言的手机短信,此举对利比亚高官产生了瓦解和威慑作用,并迫使他们不断变换手机号码。这不仅有效瓦解了政府官员和政府军高官的士气,而且还干扰和破坏了利比亚的通信和指挥系统,起到了一箭双雕的作用。

  卡扎菲直接统领的第32和第9特种旅,是联军电子渗透攻击的关键部门,美国通过向接收天线发送数据串的方式侵入网络,利用嵌入程序,窃取了网络中的情报信息,并以系统管理员的身份接管整个网络。联军的“无线网络入侵”为联军的空袭提供了准确信息,为指导反政府武装作战提供了依据,提升了反政府武装的士气,干扰了卡扎菲政府的指挥和决策,加快了作战进程,开了网战先河。

网络也是卡扎菲作战的有效工具



  在联军大打网络战的同时,当时的卡扎菲政府也在根据国内局势,灵活利用控制网络策略,实现自己的企图。

  一是在平民伤亡人数增加、局势混乱时,利比亚政府通过断开互联网连接,作为屏蔽国内事件的工具,隐瞒了针对平民的军事行动,减轻人们对于国内混乱局势的注意力,给政府军更多的调动时间,以借机镇压反政府势力。当政府驳斥叛军时,又开通互联网,对外实施有利于政府的宣传。这样,既避免了完全关闭互联网可能会引起国际社会的不满,又使互联网在关键时刻服务于卡扎菲政府。

  2月23日,互联网被关停了几个小时,卡扎菲的势力在那几个小时内,调动武装力量完成了镇压反政府武装的行动,而后迅速开通互联网,继续维持一定的互联网流量,并在网上鼓励民众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他们想隐瞒镇压反政府力量的最血腥时期,使国际社会、投资商或者外国商业伙伴不至于对卡扎菲当局完全失去信心。

  二是卡扎菲政府委任其最亲密的朋友之一穆萨佐监察反对派的网站,并试图限制它们的成长。穆萨佐强迫网络咖啡馆的业主在计算机上粘贴一张便条,警告客人不要登录那些被视为反对派的网站。

  三是卡扎菲雇佣国外的黑客在Facebook、Twitter、Myspace和其他一些社会网络上发起亲卡扎菲的运动,根据利比亚青年运动的说法,塞尔维亚的黑客正在试图攻陷反对派的网站。卡扎菲通过一些控制网络的手段,延缓了反政府力量升级的速度。

后卡扎菲时代网络威胁将长期存在



  尽管卡扎菲政权已经崩溃,卡扎菲及其支持者失去了对利比亚的控制,利比亚执政当局也已经就位。但是,由于利比亚一直处于骚乱状态,社会局势不稳定,在一个相当长时期的过渡阶段,利比亚执政当局没有精力对网络基础设施进行检查,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制定一个全面的防御计划,这必然导致利比亚网络遭受境内外网络攻击和渗透,致使国家网络系统的很大一部分可能被劫持、利用,从而转化成忠于卡扎菲力量的一种有效武器。

  卡扎菲身边一直藏着一支上百人的精英兵种“网络人军团”,这些网络精英不受军部管制,由卡扎菲直接掌控,其日常命令下达都是通过卡扎菲引进的远程控制技术——网络人远控。

  随着事态的发展,卡扎菲不会心甘情愿地允许他人从利比亚的石油生产中获益,不排除卡扎菲通过网络人远控技术异地操作这支军团,与临时政府进行殊死战。卡扎菲的网络精英可能采用“蠕虫”或类似的一些手段,针对发电机、空中交通控制系统、石油、天然气和电网以及水源和污水处理线等实施攻击,以瘫痪利比亚境内的基础设施。这样,不仅能影响利比亚的局势和收入,而且还能影响国家能源的主要来源,达到影响战争行动的目的。

  同时,利比亚的网络也有可能成为恶意代码发展的肥沃土壤,网络雇佣军、“圣战”招募以及黑客团体会倍增。出于宗教信仰和经济动机,一些亲卡扎菲的黑客团体,有可能利用网络防护漏洞,对一些西方国家的网络系统进行攻击,给世界构成较大的威胁。这就给国际社会和利比亚执政当局在网络安全方面,提出了严峻挑战。

  (作者单位: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