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85岁老人自费办老年讲堂:这个"土讲堂"真特别--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浙江85岁老人自费办老年讲堂:这个"土讲堂"真特别

叶 辉 沈卫星 计亚男

2011年10月16日08:18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本报记者叶辉(左)、沈卫星(右)在采访潘深河老人。 张良摄 



  自费办学,自创讲堂,自任校长,自当教师,10年来只身义务为农村老人讲课,课越讲越好,学员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北洋镇联群村85岁老人潘深河的事迹吸引了记者。日前,记者前去采访。

  从黄岩城关驱车半小时,便到了永宁江畔灵石山下的联群村。村头一飞檐斗拱的古戏台,东侧有一简易建筑,门楣上书5个大字:潘深河讲堂。

  这个土讲堂真“土”

  推门进去,一屋子密密麻麻的人,白的花的全是老人,讲台上一老人中等身材,一件淡蓝色衬衣,一张沧桑密布的脸,他就是潘深河。

  此时,潘深河和他的助手正在给学生讲授养生常识。教室四壁密密麻麻全是用毛笔书写的纸板讲义。讲义分门别类,有社科类,如《乡风文明》等;有保健类,如《中风预防保健知识》等;有生活类,如《日常生活八大误区》等。

  老潘用一支竹竿指着壁上悬挂的讲义,他的助手用快板书宣讲,在场的老人们听得津津有味。

  有人搬来凳子摆在后排空隙处。记者刚落座,又有几位老人进来,教室已插针无缝。见后面有楼梯通往高处,记者缘楼梯而上,入一小门,竟是一个旧戏台改成的教室,四壁同样贴满讲义,破旧的课桌高高低低。“这是原来的教室!”刚才还在讲台上说快板的老人竟尾随而来对记者说。他叫王克信,67岁。“我们不久前才搬到下面的。”

  潘深河,1927年生,读过10个月书,后经夜校学习和自修,掌握了一定的知识。知识改变命运,1960年,他被送到温州学了6个月兽医,从此以兽医为业,1987年退休后被留用到1999年才彻底退休。

  老潘有四子一女,四世同堂,儿孙绕膝,本可颐养天年,安享天伦,儿女们要接他到杭州和上海养老,他都拒绝了。

  他有个心愿,要自己办学。

  黄岩乃浙中名邑,文化积淀丰厚,与讲堂毗邻的灵石中学原为灵石书院,宋谢少卿就读于此,近有陈芳允、吴全德、黄志镗等5位中科院院士也在此求学。耕读传家乃此地传统,潘深河亦受此影响。

  万事开头难。没场地,经村里同意,利用空着的旧戏台当教室;没桌椅,向灵石中学要了些淘汰的旧桌椅;没黑板,把家里的床板搬来涂黑。这个土得掉渣的讲堂初具雏形。

  记者问,老潘办学村里很欢迎吧?

  王克信摇头:“哪里,开始村里人都不理解,自己书都没读几天就想办学?想赚钱吧?一开始没人来,老潘就一家一户上门动员。”

  2001年初,潘深河讲堂正式开张。

  这个土讲堂真精彩

  掌声、笑声不断从楼下传来。不用说,老潘的课很精彩。

  讲完课,老潘来见记者。老人耳背,虽然带着助听器,但与他对话还是费劲,常常答非所问。好在有区委宣传部长夏丹荷给记者当翻译。

  老潘陪同记者走进离讲堂不远的家。这个家简朴得有点寒碜,卧室兼书房里一床一柜几个箱笼,一张破旧写字台上摆满了墨水瓶、砚台等物,卧室四壁挂着的仍是他书写的讲义。

  讲起这些他自制的讲义,老潘颇有些得意:“都我捡来的旧挂历、宣传画、化肥袋,翻过来就可以写字,你看,几百张讲义,全是废物利用。”

  老潘说,备课和写讲义花去了他大量时间。至于课程内容,保健知识杂志上很多,社科类内容电大教材、报纸杂志上有,凡适合老年人的内容只要见到他会随时记下。他的讲义被誉为百科全书。

  为了把课讲得精彩,老潘费尽心思。老伴章吉青说:“有时半夜醒来想到一句话,也会爬起来写在本子上。”

  又有几个老人走进来,他们是黄永金、叶秀英,连同王克信,他们都是老潘的学生,又是老潘的粉丝,也是老潘讲课时的助手。黄永金爱唱越剧,王克兴长于朗诵和唱革命歌曲,叶秀英爱唱爱跳。有了这几个助手,老潘讲课更如鱼得水了。

  “10年来,他没停过一堂课。”黄永金说。黄永金为老师编了一段顺口溜:“学校办起多少难,眠床顶棚当黑板。灵石中学讨来旧桌凳,邋里邋遢放不平。老潘同志有决心,电视大学一定要办成……”

  这个土讲堂真管用

  村委会主任和村支书都不在,村党支部委员应再桂来见记者。他说,讲堂没办时,老人没地方去,打牌、搓麻赌博、烧香拜佛,或每天家长里短议论家里的矛盾。讲堂办起来后,老人有了去处,大家一起心情舒畅,村里风气也改善了。

  王克信说,老人都很喜欢来上课,每月农历初二、十二、廿二日是讲堂开讲的时间,老人或骑三轮车或步行,三五成群赶到讲堂,风雨无阻。讲堂一般早上8点半开始,大家一起聊天,交流信息和学习心得,有说有笑很是开心,老潘来了,先领大家唱革命歌曲,唱到八点半,才正式上课。

  学员上课积极性很高,章吉青却很担心。她对记者说:“班里有4个90多岁的老人,行走都不很方便,要是摔倒了摔坏了怎么办?”

  夏丹荷接过话题:“正是考虑到老人的安全问题,也考虑到学员太多旧戏台太挤,课堂才从戏台搬到一楼。”

  村里对这个讲堂也很支持,应再桂说:“今天上午村两委刚开会研究作出决定,第一,灵石中学的3位退休老师帮助老潘教学;第二,村里7间旧屋拆倒重建,建成后老潘要几间就给他几间。”

  土讲堂上躬耕十载,已经85岁的潘深河还要教到哪一年?

  “只要我能走,看得见,还能写字,我的讲堂就要一直办下去!”他说。

  编后

  据有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已步入老龄化社会,60岁以上老人占14%。但农村老人的文化生活还比较贫乏,如何使农村老年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黄岩区联群村85岁高龄的潘深河老人出资创办了潘深河讲堂,亲自执教,十年不懈,为该村老年村民学习、沟通、娱乐搭建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开辟了农村老年人精神生活的新家园。

  联群村的老人是幸福的,因为有这个土讲堂。但,老潘年纪太大了,加上土讲堂的教学手段也有些老旧,如何让更多农村老人接受改革开放带来的新型的教学样式,应当是今天新农村建设中需要迫切探索和实践的新课题。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