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创业资本到"知本"有多远 仅靠创意养不活自己--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动漫创业资本到"知本"有多远 仅靠创意养不活自己

林洁

2011年10月24日08: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虽然展位上大方地贴出了公司自主研发产品的海报,但凌红丹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产品不是很成功,估计后期不会推向市场。”凌红丹所在的乐福塑料电子公司,属于东莞传统制造业,从去年开始自主研发动漫形象,“但缺乏需要的人才”。跟乐福一样需要产业链对接的不仅仅是动漫衍生品制造方。动漫创意公司艾力达在寻找可合作的动漫衍生品制造商,“动漫创业仅靠创意养不活自己,先解决生存的问题再谈发展。”公司CEO温绍伦说。

  第三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日前在东莞举行,共有243家海内外企业参展。创意、销售、制造三方都在漫博会寻找产业对接。

  但相比于前两届的资本对接,本届漫博会更注重“有效对接、市场营销、渠道建设”,“探索动漫与玩具结合的产业运营模式”。漫博会执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阎志斌介绍,本届漫博会邀请华纳、迪士尼等国际品牌参展,还举行了两场高端专业论坛,让中小企业学习经验,“这是一个从‘资本’变成‘知本’的过程”。

    小企业如何做品牌?

  阿童木、哆啦A梦、圣斗士……展位摆满广为人知的动漫角色玩偶,东莞市绿洲礼品工艺厂副总经理曾法文表示这些都是公司代工的产品。他拿出公司的宣传单,有点尴尬地向记者介绍公司自主设计的产品,凸眼公仔、浮水鸭子,跟阿童木们相比显得颇为“朴素”。

  曾法文的礼品工艺厂也是从去年开始研发动漫形象,尝试推出相关的衍生品,并希望借此踏上转型升级之路。“现在材料人工都增加,做代工已经没什么利润了。我们是从玩具协会那边了解到要转型,身边的同行都在转型自主研发。”

  据悉,东莞近期制订了《中共东莞市委 东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文化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东莞要重点发展创意设计、现代传媒、印刷复制、演艺娱乐、文化会展、文化休闲旅游六大文化产业。2010年8月底,明确每年投入10亿元作为文化发展专项资金,今年2月又出台了《东莞市建设全国现代文化产业名城实施意见》,把动漫列为重点扶持产业。而作为全国最大的动漫衍生品制造基地,由于原材料上涨、人工增加等原因,东莞的中小企业面临“寒冬”,不少企业表示“今年特别难”。通过自主研发品牌推动转型升级成为东莞中小企业的“救命稻草”,不少企业这两年如雨后春笋般成立了创意部门,推出自主研发的动漫形象。

  “目前还是量多质少,企业的观念是转变了,知道要转型升级,但是如何做还不清楚。”东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福泉表示,现在九成的企业还是做代工。

  “我看到很多企业自创品牌,但他们不懂得营销,没有品牌模式。”馒头家族落户大陆9年成为知名动漫品牌形象,公司总经理黄运全认为成为品牌的动漫形象应具有美感、简约,“但很多企业创造的品牌形象偏向线条多,这就有很多局限”,“品牌是用血和汗浇灌而成,不是蜂拥而上凑合而成的”。

  即使认为大陆中小企业做品牌还不成功,黄运全以“过来人”的身份表示要转型升级还是得做品牌,做品牌想成功就要参与到授权,“三条腿走路”。“一边代工生产,一边参与授权,一边自主研发。参与授权不仅为了赚钱,还是学习大公司先进经验的过程。第一年三样产品一起卖卖看,知道哪个卖得更好第二年才有进步。”他认为大陆的企业要有胆识。

    仅靠创意养不活自己

  “我们做动画加工做了3年积累经验,现在做自己的品牌,开始授权衍生品,逐渐有了收入。”王虹虹是东莞著名漫画家,但她坦言自己的动漫创意工作室一开始面临着生存问题。“喜羊羊之父”黄伟明也表示,要不是投资方的支持,就不可能有《喜羊羊与灰太狼》。

  记者走访会场发现,参加漫博会的国内原创企业拿着印有动漫形象的宣传单四处派发,展位上也通过音响、展板等极尽宣传之能事。他们都有意在东莞寻找动漫衍生品制造商,通过授权制造商品获取利润。而另一边的国际动漫巨头迪士尼的展区,不仅有玩具总动员中“板牙”的原比例模型,还播放着迪士尼英语教学、展览着迪士尼出版物、3D乒乓球桌。

  “其中比较的绝不只是企业大小。”中国动画学会会长余培侠在漫博会高级论坛上指出,“国内动漫营销方式有问题。成熟的动漫市场,都是创作、市场拓展、营销一起做,而国内都是先做动漫产品,动漫被市场接受了,再考虑做后期的衍生品。”

  来自马来西亚的Centraline Animation曾帮国内外多部动画片做过营销,其CEO梁耀聪通过例子说明国内外动画作品营销的差别:“两个产品收视率相当,但国内的动画收入来源主要是版费,不植入广告,衍生品收入相对少;而国外动画未完成人物设计就已经进行商品和授权协议,开播时商品同时推向市场,收入主要来源于衍生产品。”他对国内动画营销模式有些担忧,认为如果做不到营销合理的话就不要贸然开发动漫产品,“尤其现在电视台不出钱购买动画,反而动漫公司出钱让电视台播。”

  “我们不急着出漫画、做动画、搞影视,我们先做衍生品。”广东省创意产业协会副会长、缤果动漫集团董事长孔祥林为动漫创意者提供了另一种模式,“我们先做产品,再做品牌、形象和平台,分为四个步骤。一开始我们就是个制造工厂,把动漫融入产品中。”他说,做动漫创意也要清楚自己是什么,就如他的公司名字“缤果”(记者注:谐音粤语“边个”,“是谁”的意思),而不是一窝蜂。

  “先做产品就像先画一个人的嘴,先有饭吃。再画眼睛,代表品牌和营销,最后才画皇冠,代表思想文化。没有嘴只有皇冠的人怎么笑得起来?那就不是笑脸了。”孔祥林形象地比喻着动漫需要循序渐进。

  黄福泉表示,动漫产业创业模式转型尚需时间,产业链上的分工是绝对的,中小企业不可能一下子就通过创意成就大品牌,做创意的也不能随便就做衍生品制造,各种模式都应合理存在。“我们现在做的就是通过漫博会健全整个产业链条,提供平台,让制造方、创意方各取所需。”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