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绍刚:"对掐海归女"我没责任 中国缺我这样的主持--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张绍刚:"对掐海归女"我没责任 中国缺我这样的主持

2012年02月24日08:28    来源:《时代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海归女"刘俐俐转型嘉宾主持 网友大呼“太励志” 
  ●求职"海归女"刘俐俐:网络爆红让我差点得了躁郁症
  ●张绍刚再爆"毒舌"视频 选手秀英语被打断愤然离场

  2012年春节前,一段“海归女对掐主持人”的视频在网络爆红,这段节目取自天津卫视职场节目《非你莫属》中的第四个段落,女主角是一位叫刘俐俐的“80后”海归女孩,她在节目中与主持人张绍刚以及现场BOSS团的成员们唇枪舌剑大战了17分钟,1月9日播出后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后来因为李开复、洪晃、文章、姚晨等微博名人的转发而持续发酵,成为年初最热的话题,“一帮中年脑残在一个白痴主持带领下,在电视上公开侮辱、贬低一个无辜的24岁求职姑娘”。

  主持人张绍刚恐怕没有想到,在央视做了十来年《今日说法》还常被人认错是马东,在电视圈奋斗了16年之后,他会以这种方式“火”了。这位1972年出生的圆脸青年,“出生在西北一个相对闭塞落后的城市”,他在包头长大,父母是支边的北京青年,“我的家教很严”,1990年张绍刚从内蒙古第一机械制造集团第一中学考回北京,读的是北京广播学院摄影专业,研究生毕业后他去过刚刚创建的凤凰卫视,和包括吴小莉在内的凤凰卫视早期主持人稔熟。因为不能解决户口,最后他选择了留校教书,他不是央视在编的主持人,尽管1998年他就加入了央视《今日说法》栏目,却一直是“打工者”。

  张绍刚在圈中口碑不一,靠谱仗义是多年老友的评价,而尖酸刻薄是最普遍的负面评价,“出了名的坏脾气”,“特别情绪化,带着自己的好恶”。他朋友很少,“我从来不混圈子”,就算是和有兄弟之称的撒贝宁也火花不断,一见面必相互拆台挤对。他有一张利嘴,常把学生骂哭,让看不惯他的人下不来台,但在老朋友面前也甘于乐呵呵地被讽刺得体无完肤。

  视频一出,舆论一面倒,在刘俐俐接受了几次网络采访,几位BOSS团成员微博说明道歉之后,事件的男主角张绍刚反而拒绝接受一切采访,销声匿迹,在接到时代周报记者要求采访的短信后,回答:我在这个事件上暂时不会有什么表态,再过一段时间吧!过完一个春节,2月10日,他在北京家里和记者进行对话,还原了事件的现场,以及他个人的感受。在长达两小时的对话里,张绍刚冷静而清晰地表达了固执的看法:一直到现在我都不认为在这个事情上我有责任!

  “我一直相信清者自清”

  时代周报:刘俐俐的这件事对你现在的工作有什么影响吗?

  张绍刚:没有任何影响,不影响我在央视的节目,也不影响天津卫视的《非你莫属》,在这件事情上,有一个说法我特别赞同:这就是个节目,大家都知道节目是怎么回事。我们学校对我高度支持,学院领导专门找我谈过这事儿,明确表示完全支持我。

  时代周报:事后,你有没有分析为什么这事会闹得这么大?

  张绍刚:第一,我能确定不是天津卫视的炒作。第二是谁在炒作呢?这里有几个因素,第一媒体在炒作,年底没新闻,如果有王立军,如果有两会在,这个新闻会这么炒吗?不会。年底又是一个特殊时期,大家都工作一年了,内心积累了一些怨气,而且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可能找了半年工作也没有找到,看到这么一个节目,勾起了心中的怨恨。所有情绪都集中在一起,集体爆发了。

  时代周报:我记得你说你是一个从不上微博的人?那你怎么知道网上这些事的?

  张绍刚:我不上微博,完全不上。可身边就是有些嘴贱的人,他们会告诉我,我会很清楚知道谁最近在说什么。

  时代周报:过年前视频疯传的时候,我个人感觉对你的名誉是有很大损害的。

  张绍刚:嗯,是的。

  时代周报:那你为什么当时不站出来说清楚?

  张绍刚:我是一个价值观特别朴素的人,我的这种朴素价值观告诉我,什么事情不管以多大的动静出来,一旦平静下来之后,大家会知道真实的东西是什么。

  时代周报:真实的东西是什么,看完这个视频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有话语权、有权力的人在欺负一个没有话语权的求职者、弱者,引起人的义愤。

  张绍刚:你看过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吗?里面有一句话特别好,他说“他们是粗心大意的人,他们砸碎了东西,毁灭了人,然后就退缩到自己的金钱或者麻木不仁或者不管什么使他们留在一起的东西之中,让别人去收拾他们的烂摊子”。我觉得这就是今天网络的现实。一帮粗心大意的人,有意无意我们先不去说,然后他们只负责干吗呢?砸东西,毁人。我一直相信一句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时代周报:为什么现在又想发言了呢?

  张绍刚:我不发言是因为当水特别浑浊的时候,大家看不到水里面有什么,所以当水清了之后,咱们心平气和地聊这个事,咱们再说,我是谁,你是谁,这件事情是一个什么事,就这么简单。

  不能告诉你是谁在炒作

  时代周报:在你看来这个事情后面有没有推手?

  张绍刚:我不知道,我一点都不关心这个事情,因为我不认为我牛×到了有人要成心专门毁我。这期节目有人在恶意炒作,但至于是谁,我不能跟你说,但我想在这个事件里有三种人。首先是网民,在网上发言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而在网上占据道德制高点又是一个安全可靠的事,多数人都是两种标准,他们可以放低对自己的要求,但决不会放低对别人的要求,其实在网上炮轰的人,他们急于表达欲望,提着冲锋枪就进了机场,对天打一通;其次是所谓的意见领袖以及公知,他们就是不能闲着,决不能闲着,什么事都要说,什么场面都要见;而第三部分是盲从者,面对海量的信息,他们跟从所谓意见领袖以及公知们的意见,他们相信精英的判断,自己缺乏判断力。

  时代周报:你个人觉得刘俐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绍刚:有很多事我不能跟你说。

  时代周报: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呢?

  张绍刚:因为你在报纸上写了之后会把这个事情弄得更复杂。我只能说有一个细节彻底地激怒了刘俐俐也激怒了我,后来节目方都组织了新闻发布会,我没让他们公布。何必呢,咱们再这么做,显得太小气了。谁不犯错呢,谁不想在面试的时候吹吹,把自己弄得好一点呢?同时,如果你们在出这个事的时候就把这个录像公布,我没意见,现在搁了六天,说这个事干吗。

  我对刘俐俐个人没意见,我是一个典型的对事不对人的人,因为这句话,我毁了一个小孩,二十多岁的小孩,没必要,我只是对她的表现有意见而已,实事求是的。我在个人问题上没什么隐瞒的,包括我的观点也没有什么隐瞒的,但就是在这个事上,搅和的时间再长下去,受害者就不是我,是刘俐俐了。

  时代周报:网上分析说当她说到英雄双行体的时候,你不懂,就把你给激怒了,还有一个就是她用英语说话,你也不懂。是不是因为你英语不好,所以特别忌妒这些英语好的人呢?

  张绍刚:首先我英语是不好,但他们说的话我都能听懂,我口语不好。其次,我们的学生都知道,我特别鼓励大家好好学英语,我觉得英语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工具。我对所有学生的要求就是大一过四级,大二过六级,在我当班主任的时候,如果四六级没有过,我会让他剩下的大学生活因为我老是催而压力巨大,我会让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英语给过了。再次,莎士比亚没有写过英雄双行体。

  时代周报:你查过了?

  张绍刚:不用查,我是文学青年行吧。当我们说到莎士比亚的时候,会说十四行诗,会说他的戏剧,英雄双行体是英语当中的一种母体。莎士比亚的突破就在于他抛弃了那些东西,他创作了十四行诗。你信不信,我要是说这些,肯定又有人说,你显摆什么啊。

  时代周报:还有人在微博翻出某年你在苏州做评委也骂了一个说英语的主持人,大概觉得你很恨会英语的女生,恨别人在国外留过学,这是一种自卑心理在作怪?

  张绍刚:一个女孩上来就拿英语读。你主持的如果是英语节目,完全没问题,你现在是在做主持人选拔赛,上来炫英语的理由是什么?英语是一种工具,比如你参加主持人比赛,你会一上来就跟我说,老师,我特别会用车床,我给你车一个零件,会吗?你会觉得很突兀,那为什么觉得说英语的人很不错呢?那是因为所有骂我的人,说这些话的人,你们的英语不好,你们看到一个英语好的人就会说,太有才了。

  时代周报:你后来跟刘俐俐有联系吗?

  张绍刚:没有。

  时代周报;她好像后来接受了采访,出了一个视频。

  张绍刚:有过一个访谈,然后访谈的时候,有很多网站给我打电话,说刘俐俐希望和我和解,我就告诉那些网站,我就没有和她崩过,和什么解啊。有一点特别重要,我根本不针对这个人,我还是那句话,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也许那天她情绪不好,也许她那天受了什么刺激,也许她看到了前面求职者的表现,导致她那天以那样的态度来面对。

  再来一遍我还是会一样

  时代周报:你现在有没有把带子再看一次,检讨一下?

  张绍刚:我看过,我觉得没问题,如果再来一遍我还是会一样。

  时代周报:是吗?

  张绍刚:我实事求是地跟你说,播出十几分钟,也就录了半个多小时,所以我有些朋友会说,你们制作方怎么把你给牺牲了。我说无所谓,这是我们的职业。

  时代周报:实际上看节目,比如在争论得十分激烈的时候,会有一些配音,特别是她反击你的时候,配了一些搞怪的音乐,也就是说节目制作方是鼓励你们这样掐的吧,是不是你就是刻意主导这个掐,这个就是你演的戏。是吗?

  张绍刚:很正常的,按照节目的播出效果来说,现场肯定是好看的,总比平淡如水好看。这我很理解,不会以这个事情去责怪制作方,因为我也是编导出身,我要是导演,也会这么做。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被放大了,大家在这个过程当中做了太多的心理预约,比如受压抑啊找不着工作啊,我成了一个靶子。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当初骂得特别厉害的人也在反思,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也没有什么了,这件事的发展印证了我最初说的那句话。

  时代周报:什么话?

  张绍刚:我说我认为我会翻牌的,连郭美美都当艺人了。

  时代周报:但在你这个事上,普遍的看法是双方都有责任。

  张绍刚:一直到现在我都不认为在这个事情上我有责任。原因很简单,每一个要上来的人,是不是自己的选择?我们都是成年人。没人强迫你来上节目。所以当你来上节目的时候,你就应该特别清楚地知道,这个节目他其实挺复杂的。

  时代周报;也就是说上电视就有责任尽量让这个节目跌宕起伏好看,而你作为主持人是有这个责任的?

  张绍刚:那当然了,这是责任。

  时代周报:也就是说必须得给节目制造某种戏剧性的色彩才好看。

  张绍刚:对。

  时代周报:可不可以这么说,你不会用你平时的态度去上电视,电视就是需要表演的?

  张绍刚:嗯,我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很真实。我不会为了让节目更好看故意说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我跟我们班同学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刘俐俐是你同学你会怎么办?因为我们的职业要求,所以我们要很直接,不绕弯路,这个表达就是我们要说真话,安全地说真话。在这种情况下,我有没有表演?没有。我有没有说过平时不会说的话?有,但是我平时说的话,只会比现在说的话更狠。

  “我不会有丝毫改变”

  时代周报:半个小时的节目,你有没有想到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因为还有过更激烈的,还有一上来就跟你打架。

  张绍刚:确实没有想到,我就是特别喜欢讨论问题,跟我打架没问题。我只是觉得态度特别重要,我所想要的态度是什么呢?不是卑躬屈膝,我觉得态度的前提叫真诚,就是你是不是真的在做这个事情,虽然我们是个节目,但是我们很负责任地帮你们找工作。

  我跟求职者没有关系,我不用跟他们讲什么道理,只有熟人才讲道理,只有把他们当学生我才跟他们讲道理。某种程度上她就是我的学生,依她的年龄,她的状况。

  举个例子,我们学校前两天面试,我问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农民起义,答我说在汉代,秦始皇暴政。我说等一下,秦始皇是汉代吗?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吗?他反问我:不是吗?我说不是,跟你提示是农民起义,刘邦和项羽都不是农民。学生就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他们不是农民吗?我说不是农民。他就开始不说话,我说同学你会不会,你要是会你就答,你要是不会,我们就给你换新的问题,他就说,我本来还想说朱元璋起义呢,那朱元璋还当过和尚呢。这就进入到狡辩了。那我们的态度就是谢谢你,再见。

  为什么不招这样的学生呢?因为他一旦进了学校,从学生的角度,他认可的事情,我拧都拧不过来。假设这个事,又被网友发现了,就会有人说,上你们学校知道农民起义有那么重要吗?

  你说我尖锐,我觉得我是一个有观点的人。

  时代周报:但是你怎么知道你的观点是对的还是错的?

  张绍刚:我的观点不一定是对或者是错的,但是我会把我自己的观点拿出来。意见领袖们知道自己的观点是对还是错吗?

  时代周报:有时候也拿不准。

  张绍刚:对,有时候也拿不准,但也要拿出来。有一点我和他们有区别,意见领袖们是希望拿出来之后成为意见领袖,而我是希望拿出来之后成为我自己。我很直,所以我的朋友都知道跟我接触很容易。我是挂相的,我喜欢或者不喜欢谁都是挂相的,所以你会看到在《非你莫属》,有无数求职者会发自内心地感谢我。主要原因是,我真看不惯有些老板咄咄逼人。我真看不惯有些老板当人生导师,我常跟求职者说一句话:“告诉他,咱不去,让他闭嘴。”

  时代周报:这个事情难道对你真的没有一点触动吗,你会改变自己吗?

  张绍刚:我不会有丝毫改变。

  时代周报:这么强硬?

  张绍刚:我如果改变,第一就不是我了,第二,中国现在缺人云亦云的主持人吗?如果中国现在缺这样的主持人,我上不了。我声音一般,长相一般,身材丑陋,我怎么能去上呢?什么时候轮到我呢?我认为从主持人的角度来讲,今天的中国电视界,缺我这样的主持人。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