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万选角只是一场秀? 尤小刚选中侄女当“西施”--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600万选角只是一场秀? 尤小刚选中侄女当“西施”

2012年02月24日08:44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尤小刚
邬靖靖



  尤小刚导演的《西施秘史》早前花600万选角,要选最美丽的“西施”,但诡异的是,最后被选中的“西施”邬靖靖居然被踢爆是“尤小刚导演的亲侄女”,对此,外界一片哗然。面对各种质疑,尤小刚昨日在京接受专访,他坦承邬靖靖不仅是他太太邬倩倩的侄女,更准确的定义是“一家人”,“她很小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她叫我尤爸,叫邬倩倩妈咪。”不过,尤小刚很反感“走后门”一说,“邬靖靖是正规表演学院毕业的,也参加了选拔,现在在优酷网上还能看到她和其他选手参选的全过程,她能出演西施,最重要的是她具备了西施的三大气质,她走的是光明正大的正门,不是后门!”

  600万选角只是一场秀?

  7人进组,事实胜于雄辩


  去年,尤小刚斥资600万元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西施选角活动, 71所高校6000余位表演科班女孩竞选“西施”,最后,冠军在众目睽睽中诞生了,她叫靖靖。谁知,开播前两天,靖靖名字前突然出现了“邬”姓,人们这才把她与尤导妻子、邬倩倩名字进行挂钩,并发现她俩外貌也有些相似,两人的亲戚关系也随之被踢爆,一时间舆论哗然,“走后门”的质疑声纷至沓来。

  难道600万的选角只是一场事先策划好的秀?尤小刚显然不同意这样的质疑,“很早前我就说过,选角是无奈之举,因为演员片酬的居高不下,如果光请个一线女主角西施都得300万,很多投资方为了请大腕保证收视率,不得不压缩制作成本,以至于最后呈现的作品不尽如人意。另外一个原因是一线大腕普遍是70后80初,她们很难有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我的初衷就是利用请一线西施的这300万培养一批90后的演员。当时我拍戏骨折了,我是坐着轮椅、拄着拐杖亲自给每个孩子排戏,最终12强中有7人参加了《西施秘史》的拍摄,怎么会是做秀呢?事实胜于雄辩!”

  至于选角被指“任人唯亲”,只是为了捧自己的侄女邬靖靖,尤小刚更不认同,“选角最后确定了吴雨欣、赵志瑶、靖靖三位候选人,我一直未定夺是因为在观察她们的表现,最后选择靖靖还是因为她的三点特质与我心中的西施形象完美的契合:有外表与内心统一的纯净;有耐看的甜美,而不是娇媚的惊艳;有宠辱不惊的淡定气质。事实证明,这些要求她都达到了,现在看了戏大家总体评价很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些议论很正常。我对她非常满意。”

  “任人唯亲”走后门?

  不搞特殊化,打点滴坚持拍戏


  就算是“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至少邬靖靖出演西施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于两人的亲戚关系尤小刚不仅不避讳,还坦承他们的关系比亲戚还要更近,“她的父母2岁就离异了,从小就跟我和邬倩倩很亲,我们没有孩子,本来5岁的时候要把她过继过来的,但她姥姥不愿意。但现在我们就是一家人,她叫我尤爸,叫邬倩倩妈咪,我们一直也住在一起,我们和她的亲生父母也联系比较紧密。但是,她能把这个戏拿下来我才会让她演,拿不下来照样一边去,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家人。”

  尤小刚说,生活中的邬靖靖也有类似西施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尤其对名利钱财没什么概念,“她拍广告拿到的第一笔钱有30万,我真的没想到,她居然一分没留,全给了家里人。”

  最令尤小刚欣慰的是,除了拍摄期间要求过住单间方便练习台词外,邬靖靖在剧组并未搞特殊化,即便是生病每天打点滴,也没有影响拍摄,“好像是扁桃体发炎,她谁也没说,早早地起来去吊盐水、打点滴,也没叫剧组的车,自己坐着一个小三轮就去了,有一天被我碰见了,我才知道除去打针和化妆的时间,那段时间她几乎每天只睡两个小时,还是挺心疼的。”记者还从当初一起参加选角的女生中了解到,培训时邬靖靖与其他女孩同吃同住,待遇一样,的确没有搞特殊化。选角时的“西施亚军”、最终扮演郑旦的赵志瑶也力挺邬靖靖,赞其“选角表现惊艳,演西施实至名归”。

  为何到南京上南广学院?

  想让她远离喧嚣

  既然特殊的“父女”关系已曝光,尤小刚也不介意谈及“星二代”的培养,并首次披露了很多父女间的故事。

  尤小刚说,邬靖靖本是杭州户口,家里决定送她去诸暨上寄宿学院就是因为环境比较封闭,不希望她过早接触社会,保持单纯与质朴,“包括学表演当演员,我和她妈咪是坚持反对的,因为我们太知道做这一行的艰辛,你要能耐得住寂寞,经得住指责,这些我都和她提前说了,但她还是坚持要考。”其实,邬靖靖当年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中戏、北电她都过了三试了,上戏都要录取了,最终选择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还是基于一种保护,那里相对北京、上海环境偏僻一些,周末不会有那么多高级小轿车停在门口接,我只想让她安心地学习,远离喧嚣。”眼下正值各大院线艺考,尤小刚透露,当年也曾辅导邬靖靖练习《霓虹灯下的哨兵》春妮片段、朗诵高尔基的《海燕》,“我没有教她太多的技巧,反而是告诉她演戏首要的是真情实感地流露,其次才是塑造,创造力。”

  虽然邬靖靖平时最听尤爸的话,但也因为演《西施秘史》和尤小刚闹翻过,因为酷爱玩三国杀游戏,在剧组时邬靖靖被导演没收了电脑和手机,一恼之下的她顶撞了自己,说到邬靖靖的顶撞,尤小刚的眼中满是泪花,这与平时里风风火火、脾气暴躁的尤导形象大相径庭。尤小刚当时一顿狂骂,“西施不是你想演就能来演的,现在既然选中了你,就应该对艺术有一种敬畏之心,如果你做不到,趁早改行。”另外一件事则是提出要单间,“因为她有对着镜子预演台词的习惯,她希望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当时我拒绝后她嚎啕大哭,我觉得她太犟,都准备换掉她了,结果她也不松口,说‘换掉就换掉’,最后还是我让步,给了她一个单间,让她没有负担去演。”

  特派记者

  张 漪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