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文艺电影三大现状:生产随意缺乏专业坚持自我--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内地文艺电影三大现状:生产随意缺乏专业坚持自我

2012年03月05日09:21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去年文艺佳片《钢的琴》


  所谓“吾日三省吾身”。内地文艺电影,既面临着“生产随意”、“缺乏专业”等问题,也有着在艰苦的环境中坚持自我的优良品质。

  现状1:生产随意

  尽管电影票房以每年30%的增速发展,但内地的电影工业依然面临着各种专业人才匮乏的局面——除了导演和演员。灯光师、烟火师、爆破师、特效师、核算师……这些职位听上去琐碎无比也不太重要,却是电影工业得以顺利运转而不可或缺的螺丝钉。连冯小刚拍一部战争片,都在内地找不到令他满意的爆破师、烟火师,要去求助于韩国的团队,一部小成本的文艺电影更是不可能专注于这些琐事了。很多时候,内地文艺电影都是先由导演筹到一笔钱,然后组个草台班子开拍,拍到哪儿算哪儿,生产方式也比较随意。

  以去年口碑大好的文艺电影《钢的琴》为例。导演张猛在开拍前自己做了个初步预算,认为需要600万人民币。他始终筹不够这个数,但还是决定开机。好在剧组运气不错,女主角秦海璐是一个对文艺片有着梦想又比较有钱的人。拍摄时,剧组账上一度只有47块钱,是秦海璐拿出资金,才让这部影片得以完成。据张猛说:“杀青当天,剧组没钱支付演员和其他人的尾款。秦海璐将预付片酬还给我,又继续倒贴自己的钱,让电影完成后期制作。王千源在东京拿影帝时,手里拿着的还是我打给他的片酬白条。”

  现状2:缺乏专业

  文艺片,其实要比商业片更“娇气”。除了商业片需要的“资金”、“螺丝钉”外,它还需要眼光独到的电影投资人和经验丰富的发行人。这样的专业人才,都是在成熟的电影工业中浸润成长起来的,不是电影学院几节课就能培养出来的。

  内地电影市场的火爆,使得市场上愿意投资电影的人可谓多如牛毛,但专业的电影投资人却寥若晨星。绝大多数投资者,是看到了电影市场的发展,希望能来分一杯羹。因此,投一部赚钱的电影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而文艺电影,恰恰是很难赚钱的。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冯小刚的电影大家挤破头去投资,张猛的电影却怎么也找不到投资。

  比起张猛来,李玉算是幸运的。她执导的连续两部文艺电影——《苹果》和《观音山》都由自称“电影志愿者”的方励投资。方励其实算不上一个专业的文艺电影投资人,他只是愿意花钱让自己喜欢的电影拍出来。事实上,《观音山》之前,方励投资的电影没有一部赚钱。而《观音山》也是因为找到了资深发行人高军做发行,加上主演范冰冰卖力的宣传,终于成了3月淡季的一匹黑马。

  对于自己“非专业电影投资人”的身份,方励看得很清楚,他说:“其实我不是投资人,我是花钱做电影的。既然我们生活中有很宝贵的体验,也很想跟观众去分享,那我还吝啬什么呢?拍《观音山》之前我就想过,如果这个电影再赔钱怎么办?我的答案是,只要这个电影能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和讨论,赔钱我也觉得特别值。”方励这样的“电影志愿者”,对文艺电影来说是好事,却可遇而不可求。

  现状3:坚持自我

  既缺少专业的投资人和发行人,也经常拍到哪儿就算哪儿,但内地文艺电影依然如野草般倔强生长。原因就在于,文艺电影的导演大都非常坚持,从某种角度讲,这算是一种可贵的品质。如果不是坚持,张猛在剧组账上只剩47块时就应该放弃了。他在《钢的琴》东京电影节获奖后,曾忧心忡忡地表示,自己日后也有可能随波逐流,又表示即便如此他也会在电影语言和电影技法上坚持自己的风格。相比之下,徐浩峰的坚持显得更加特立独行。

  徐浩峰的导演处女作《倭寇的踪迹》曾经入围威尼斯“一种关注”单元,从2月24日起一直在影院热映。这部有些另类的武侠电影在海外电影节上备受青睐,被认为是开创了武侠电影的新流派,导演徐浩峰也被外媒冠以“大陆的胡金铨”的称号。然而,《倭寇的踪迹》内地上映后却评价两极。影片首映时,就有观众当面向他提问:“这部电影究竟想表达什么呢,我真的没有看懂。”徐浩峰一边解释电影讲的是关于“高尚”的故事,一边重申自己的坚持:不关心票房、继续拍这种风格的电影。“拍电影,一定要高于观众,不能一味地迎合、一味去献媚讨好。而且,好莱坞早就总结出来了,观众总比我们预测得要聪明一点。”徐浩峰说,自己在创作时已经选好,这是一部对内的作品。在他看来,内是指自己的内心,内心创作出的新的东西。如果单是为了挣一笔钱,或是单为了讨好一帮人,就是对外。
【1】 【2】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