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女事件"争议不断 张绍刚:我只是说了"大实话"--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海归女事件"争议不断 张绍刚:我只是说了"大实话"

2012年03月13日08:40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身份1 主持人=《皇帝的新装》中的小男孩

  张绍刚早年曾主持中央电视台的《挑战主持人》,言语尺度不小,当时就有人说他“嘴损”,他觉得我只是把观众不好意思说的心里话说出来。

  新京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大家的反应这么激烈?

  张绍刚:我分析过这事。第一,当时是农历年底,做新闻的都知道,年底没新闻,如果那时候要有更大的事出来就没我什么事了;第二,工作了一年的人心里有各种各样的不如意,需要发泄;第三,要春节了,现在我们过春节你会觉得没意思,有意思的节前的十天八天,心里跟长草一样。就这些原因,导致这件事出来。

  新京报:事发后,很多名人发微博挺刘俐俐,她因此还得到杂志和电视节目的青睐。

  张绍刚:我前两天还听说她当了节目主持人。她现在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找到一份工作,而不是炒作。这件事后很多人跟我说:“她呢,我不会要;但你呢,也挺过分”,我不理解:我把你们“不要”的话说出来,就说我过分?当年我做《挑战主持人》,当时有个男的特别娘,我跟他说,你是男的,知道男的应该怎样吧,你要时刻记得你是男的。后面一位女观众骂张绍刚你太损了,我后来问她想怎么说,她说也想说那男的女气。合着我是《皇帝的新装》里的小男孩。但我不会改,改不了。

  新京报:网友因为这事说你气量小,还称你“史上最二主持”。

  张绍刚:每个人都希望别人说你的气量很大,但有气量大的人吗?没有,我只能说自己是个正常人,气量适中,对网上这些事我都不是很在意,但后来我很在意的是在网上有人搜我老婆和孩子的照片。这是我的职业行为,和我家人没关系,除此之外这件事没有对我产生任何影响。

  身份2 老师=学校入学考试的面试官

  张绍刚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的一名老师,他对学生,甚至考生要求都很严,他自称他面试学生的视频放到网上,一样挨骂。

  新京报:现在回头看,你认为自己有没有说错的话呢?

  张绍刚:我后来很认真看过视频,如果再来一次还是那样。

  新京报:用“狂浪的笑”形容一个女孩,观众可能接受不了。

  张绍刚:有时我们特矛盾,看国外节目感叹“犀利啊!老外主持得真好,中国没这样的主持人哪”结果我们一说大实话,就“太犀利,接受不了”。

  新京报:除了主持职场节目,你也当了多年面试官。能谈谈今年学校的招生面试工作吗?

  张绍刚:一个文科女生。我问她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农民起义是什么,她说在汉朝秦始皇暴政所以农民起义。我问秦始皇是在汉朝吗?你知道考生怎么回答:难道不是吗?我说“对不起不是,同学你继续”“刘邦项羽农民起义”“刘邦不是农民”“刘邦不是农民吗”“真不是,同学再想想”,不说话了,生气了。我搭档受不了了,说同学要是不会就说啊,她说:“我本来还想说朱元璋,但老师(指着我)说连刘邦都不算农民,那我也不知道朱元璋还算不算农民了”。假设这段考试视频放到网上,一样会有无数人骂。原因很简单:上你们专业必须知道农民起义吗?她多自信啊,你凭什么不要?但我真不要。第一,基础知识掌握得不好;第二,这是考试,我告诉你这不对,你却反问不对吗?这样的学生我教不了。

  新京报:你觉得一定被骂?

  张绍刚:要不被骂,我都不叫张绍刚。现在流行做人群划分:强的弱的、老板打工的、富的穷的、政府百姓、医生患者……这种划分,心理学上叫群体激化。我们这个时代有各种各样的社会压力社会矛盾,需要一种渠道去化解。

  ■ 如今看她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对人。我不知道那天对她个人来说发生了什么,但对我来说,她那天在台上情绪失控。我指她的失控比如说没礼貌,比如说狂浪的笑。据说她现在还在拿狂浪的笑做微博名字。您说她是真的喜欢我说的这句话呢,还是不喜欢我说的这句话呢?”

  刘俐俐 “狂浪”是一种生活态度

  


  身份1 求职者=曝光完隐私你要不要我?

  刘俐俐承认,如果自己在节目里语气舒缓点,可能会更好一些,但她仍然觉得,不能为了节目好看而去挖人隐私。

  新京报:能介绍一下你现在的工作情况吗?

  刘俐俐:我现在是某网站原创中心的职员,我主动请缨做文字编辑。领导有意让我做主持人之类的工作,但对我来说,离心中的标准还相去甚远,所以现在还在恶补基本功。

  新京报:未来你会从事一些幕前的工作?

  刘俐俐:对,既然幕后是我做的,幕前我也可以做的话,风格不是更统一吗?

  新京报:目前的工作跟你上节目时想找的工作有差别吗?

  刘俐俐:肯定有。上节目前我只是本着自己的一个想法去的,之后面试过四、五家,感觉自己对编辑的认识很浅、很片面,以前我以为做编辑就是码格子。

  新京报:现在回头看,自己在节目里是否有不太合适的地方?

  刘俐俐:肯定有不太合适的地方,如果当时语气舒缓一点,说不定更好。后来我看视频才发现,自己的表情在那个场合确实不是很合适,这是需要改正的地方。

  新京报:有人看了节目虽然觉得张绍刚过分,但自己身为老板的话,也不敢要你。

  刘俐俐:之后碰到洪晃老师,她说如果我在那里也会灭你灯,我说我知道。她都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反应。招聘我时绝对不会有人问我“你是不是在国外受到了什么心理创伤”,为了你的节目好看没必要挖人家的隐私。就算我曝光了自己的隐私,你到底是要我还是不要我呢?

  身份2 委屈女生=侵略性等于掌握主动权

  把微博名改为“狂浪的笑”,刘俐俐解释说,“狂浪”就是更宽容、更从容,她说,比如未来会造句说“狂浪地面对一切”。

  新京报:看了那期节目后,有人觉得你有一点“侵略性”,这是你当时比较反常的表现,还是你潜意识里有这种东西?

  刘俐俐:我之前的工作比较杂,有时候需要一些强势的表达,但我觉得这有不好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比如要在30分钟内出一个方案,都不说话,怎么能高效率解决问题呢?这时候哪怕大家言辞有点激烈,但能把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枪打出头鸟”是我们的古话,但我可以把侵略性看成一种主动性,因为主动权在你的手里。

  新京报:后来你把微博的名字改成了“狂浪的笑”,这是自嘲还是想化解掉?

  刘俐俐:有段时间我很郁闷,不喜欢大家天天@我,就经常换名字。大家说“狂浪”时我觉得自己是在苦笑,但当时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个词还蛮有意思的,比如我以后会造句说“狂浪地面对一切”。我觉得狂浪是一个新的生活态度,不要去管别人,“狂浪”是更宽容、更从容。“从容”的2B解释就是狂浪,可以这样说吗?

  新京报:有种说法是,你现在是在炒作。你怎么看?

  刘俐俐:一开始我对这个词是非常反感。但其实你可以定义炒作也是一种营销,以前有句话叫酒香不怕巷子深,但酒香不怕巷子深是通过口口相传的营销方式,我们也可以看作是炒作。要看是在炒什么事情,没有良心、没有道德的,我觉得不行。

  ■ 如今看他

  我觉得他也是一朵奇葩,很情绪化、主持个人风格很强烈。其实张老师是个好人,他的幽默挺有意思的,可能我当时误解他了。

  C04-C05版采写/记者 勾伊娜 刘玮 实习生 陈一玮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