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网络时代,我们怎么说话--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光明日报:网络时代,我们怎么说话

大卫

2012年04月13日08:14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些年网络语言越来越成为一种时尚。在通过键盘的沙滩登上网络的客船之后,十根手指就要对键盘施暴了。对一些打字速度慢,或者压根就不会打字的人来说,整不过汉语,没别的办法,只得折磨阿拉伯数字了。886,拜拜喽;520,我爱你;而1314则是一生一世了。所以,当你收到一封信,信末若留一个5201314的时候,千万别以为这是他家的电话号码。汉语谐音类网语或拼音简写类网语更是风起云涌:偶——我;PLMM——漂亮妹妹;稀饭——喜欢;表——不要;虾米——什么;酱紫——这样子……我也并不是和网络语言过不去,只是觉得如此这般地编来编去,太有些小儿科了——若说折磨阿拉伯数字,或是编些暗语似的词,这些网上大虾们怎么也整不过搞密码的人。

  据说现在上网的人一定要会网语,不然就是落伍。再举个例子,以前我们如果称某人为主席,说明他有受人尊敬之处,是个人物,有一个纯属于个人的“势力范围”。现在,如果你把某个网页的主人叫主席,不被人揍算你小子便宜了,从版主到版猪到斑竹,都是主席的代称也。如果某一天,网络上有人喊你“笨猪”——别恼,这是恭维你呢,说明你是块当版主的料。

  网络语言表现的,除了谐音、通假字以及象形字之外,倒也没有别的什么。也许你会说这就是网络的可爱之处,但我以为这是对网络的极不尊重,是一些小聪明,是对文字的侮辱,是另一种哑语——

  “如果青蛙只有一人嘲笑,恐龙的样子没人知道,如果面对孤独只有烟酒相伴,惟有齐参与,共分享,才能超越12亿倍的爽,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网恋,网聚狼的力量。”有段时间,这段话在网上颇为流行。但是如果你不了解其中的一些网络词语的含义,你恐怕会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在聊天室、BBS、ICQ上,“青蛙”被比作长得很丑的男人,“恐龙”是很丑的女人,而“狼”则是专门在网上勾引小女生的坏人。

  没有谁会否认语言在表情达意方面的功能,倘若没有语言,人与人的交流是不可想象的。黄山谷说三日不读书,则语言乏味,面目可憎;倘若一个人不会表情达意,已不是面目可憎的问题,简直要被开除球籍。客观地说,网络语言的确使得汉语词汇更加丰富、活泼,比如早几年的“超女”大赛,更像一个新词制造机,“玉米”、“盒饭”、“粉笔”——李宇春、何洁、周笔畅的“粉丝”。“超女”更是让“PK”一词红透全国。我原以为这是一种新型扑克的简称,后来一打听,原来是游戏中player killing的缩写,指的是两个人面对面拼个你死我活。现在,如果你看到了“轮胎”,也别吃惊,此乃周杰伦的歌迷是也;依此类推,“血友”也绝不是白血病的新变种,极有可能是张学友的追捧者;同样的道理,“蒙人”亦不再是骗人的把兄弟,也许是王蒙的铁杆读者;继续依此类推,把台湾小说家白先勇先生的崇拜者称为“白粉”,似也没有什么不妥。

  我对网络语言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窃以为,某一个时代的语言,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身份证,你会从特定的词上,找到那个时代的指纹:卫青,卫红,革命,援朝之类的,让人想起刚刚逝去的昨天。新词语、新新词语的出现,好比一场词语的盛宴,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粉墨,而是干脆、直接地反映出当下的生活。只是,如果最时尚的语言总是由网络来引导,是否说明了我们的语言在网下,亦即现实的生活中做得不好?

  记得鲁迅先生说过,最初的诗歌来自先民们劳作时“吭唷吭唷”的号子声里,我不知网络语言会诞生出什么样的文体,但不管怎么说,下面这样的文体是我可以理解但却不能接受的——“TMD,7456,今天GG、MM都上哪了,一个也没来,我只好也886……”每一个上过网的GG与MM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用我再翻译了。也许它是一种很酷的网语,但我却觉得说它是鸟语还差不多,这哪像人说的!倘若GG、MM们一味地在网上如此地时他一尚,对不起,我也只好与诸位3166(沙扬娜拉)了。

  (作者为诗人、自由职业者)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燕帅)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