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代购被叫停 火车票网络代购缘何无功而返--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铁道部无意放开网销资质 

京东代购被叫停 火车票网络代购缘何无功而返

记者 史燕君 实习生 李柯达 发自上海

2012年04月16日00:00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IC图

  从长远来看,火车票销售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服务。不过,一直在和主管部门接触,短期内分销可能性不明朗。”

  

  尽管京东商城强调,只是“暂时”停止火车票代购业务,但截至4月15日记者发稿前,这一业务仍无恢复迹象。

  3月30日,京东商城低调推火车票预订和代购业务;4月4日铁道部运输局发公告称,“www.12306.cn是直接销售中国铁路火车票的惟一专业网站,铁路部门没有授权或委托任何其他网站开展火车票发售或代购业务”;4月10日, 京东商城发布《火车票代购业务暂停公告》。

  从时间主线看,京东商城暂停业务缘于铁道部一纸政令,市场自然争议:一个商业模式的推出,究竟是用计划指令清退,还是该用市场指令清退?

  自此事件曝光后,《国际金融报》记者进行跟踪调查,京东商城此次购票商务模式并非首创,网站并无收益,只是配送环节挣一点跑腿费,且该模式出票难问题一直存在。

  如此商业模式本无市场大空间,但因为铁道部政令,令公众将关注视角转移至它处。相关分析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铁道部放开部分网络分销资质或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但由于中国国情的特殊性,火车票市场极为复杂,短期内,铁道部不会放开网络销售资质。

  商业模式

  不保证能拿到车票

  只是配送环节挣跑腿钱

  “京东确实遇到了出票难的问题。”正略钧策管理咨询顾问张大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京东此次是与线下合法代售点合作,相当于代售点上网卖,这跟在12306网上买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网上售票是把信息流、资金和车票做了有机的结合,业务逻辑极其复杂,远非代售点上网这么简单。”他解释说。

  资料显示,京东并不是第一家遇到出票难问题的商业网站。除京东之外,携程旅行网、去哪儿网等垂直旅游网站也早已涉猎火车票预订业务。

  “这些网站都没有直接与铁道部合作,只是采取与代理商合作的形式,因此无法调用铁道部的实时库存数据。”酷讯CEO张海军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因此,京东商城、携程网和去哪儿网对客户的承诺是客户购买火车票后不能保证订票后一定能拿到车票。

  据了解,京东火车票代购,采用的正是在线旅游网站(即OTA,Online Travel Agency)这些年来通行的做法。

  张海军介绍,2011年,携程便通过联姻当时的久久票务网打造火车票代购业务。“久久票务网招收各地拥有资质的线下售票点,为其提供客服、订单、快递服务。而网友们则可以在携程上下单。”张海军进一步向记者说明这一盈利模式:加盟售票点获得代购车票的全部手续费(一般为5元),久久票务网通过票务配送赚取快递费用。

  然而,快递费又成了出票难之外另一广受诟病的问题。此前,有不少消费者抱怨配送费过高。据了解,京东的物流快递费按照配送时间范围则是从20元到35元不等。“但这只是配送环节的跑腿钱,OTA们本身从车票上也赚不到钱。”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高级经济师梁焕磊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市场考量

  便民服务带来流量

  行业上下游引连锁效应

  那么,既然开展火车票代购业务如此困难重重,为何OTA们还要坚持开展这一业务?

  “为了赢得用户。”经营在线旅游业务多年的张海军这么告诉记者。“哪个网站想做在线旅游服务,最开始肯定是尝试机票、火车票等业务。”张海军认为,尽管火车票在线订购业务不赚钱,但因为是便民服务,可带来流量,实现曲线商业化。

  据介绍,代购火车票,同时可以极大地拉动酒店预订、自助游、特色服务等高附加值的业务。“这几乎是必然的。”梁焕磊分析称,“OTA行业不能单纯看直接收入,还要考虑到行业上下游的连锁效应。” 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规模达到1672.9亿元,较2010年的1037.4亿增长了61.3%。另一则数据显示,2011年火车票的年出行人次达19亿,用户规模等于再造一个旅游市场。

  同程网CEO吴志祥曾向媒体表示,高铁乘客中旅游用户占非常高的比例,接近50%,这部分旅游用户可以极大地拉动宾馆预订、旅游度假相关业务的增长。“这两部分业务又占到在线旅游网站营收中较高比例:艺龙接近八成、携程为五成。”他透露说。

  此外,前民航局局长李家祥公布的一组数据称,500公里以内,高铁对民航的冲击达到50%。业内则推算,高铁对民航的整体冲击约为20%左右。对此,梁焕磊认为,随着高铁等线路的不断开通,铁路较之航空的转移效应与扩大效应会不断体现。

  另一方面,据报道,部分航空公司近几年也开始逐渐下调佣金比例,这也影响到OTA的营收。

  事件走向

  期待开放网络分销资质

  短期内分销可能性不大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如果铁道部开放网络分销资质将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式。“既能让OTA赢得更多的用户,也能分流12306网站的购票压力。”梁焕磊分析,春节期间,12306网站购票难的报道屡见报端,仅从技术角度而言,OTA成熟的平台和支付技术都完全可以应付订票高峰。

  而针对12306的可能的发展方向,张海军曾分析过两条路:“铁道部将12306网站剥离出来,实行公司化运作,这将形成一个垄断全国铁路客票网购市场的‘国企巨无霸’;或者效仿中航信,专注于做好后台库存系统,将客票实时查询系统的端口资源向电商网站开放。”

  “后者更适宜一点。”梁焕磊称,从铁道部的体制上讲,即便是形式上分开,实质上短期内也难分开。“而采取分销的方式,则与授权代售点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国家适当放宽管制,多种模式经营也是长期趋势。”

  “从长远来看,火车票销售需要一个更好的平台服务。不过,一直在和主管部门接触,短期内分销可能性不明朗。感觉他们还是想自己做。”张海军向记者透露,去年12306网站上线,经过近一年运行已经积累一些经验,肯定会开始扩张。

  “考虑到铁路系统的利益复杂性,不能放开完全可以理解。”张大志也这么认为。

  不过,有分析认为,铁道部不放开售票资质有更深层次的体制因素。按照财政部规定,铁道部作为国家全额拨款单位,全部客票销售收入必须上缴国库。事实上,建国以来铁路客运从未实现扭亏,所以铁道部也乐于把客票收入全部上缴国库,以及时得到国家财政补贴。

    《国际金融报》 (2012-04-16 第06版)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