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隆分享创作心得:伟大的电影不只以技术取胜--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23日,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 

卡梅隆分享创作心得:伟大的电影不只以技术取胜

记者  余荣华  陈星星  魏薇

2012年04月24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上图左为詹姆斯·卡梅隆,右为乔恩·兰道。  
  本报记者 魏薇摄

  据统计,转制3D后的《泰坦尼克号》在中国内地市场第二周创收2.7亿元,累计票房已突破7.38亿元。在1998年席卷全球后,这部美国大片的重装上阵,在全球累计已有超过18亿美元的票房进账。

  《泰坦尼克号》为何经久不衰?在电影拍摄中,技术取胜还是故事为王?中国电影可借鉴哪些“好莱坞经验”?

  4月23日,《泰坦尼克号》、《阿凡达》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和金牌制片人乔恩·兰道亮相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分享电影创作心得。

  正在全力拍摄《阿凡达》续集,希望把主题公园建到上海

  记者:在完成《泰坦尼克号》3D版之后,有哪些拍摄计划?

  卡梅隆:未来几年,我100%的注意力将会倾注在《阿凡达》第二部和第三部上,两部同时拍摄制作。

  拍摄《泰坦尼克号》时,我使用了每秒24帧(也就是每秒24幅画面)的技术,在《阿凡达》续集中,我们正考虑使用每秒60帧的技术,这会使得观影效果有极大提升。

  对于3D技术的未来,我觉得,裸眼3D会首先在家庭影院实现,但能否应用到大影院中,还是未知数。因为,观众座位是从不同的角度看屏幕。

  兰道:对于《阿凡达》第二部和第三部,我们会发掘新东西,比如电影的部分情节发生在水下,会出现新的生物和新的人物。在《阿凡达》第一部里,男主角发掘了自己内心的英雄潜质。在后面的故事里,男女主角会继续存在,但男主角会发生一些变化,遭遇一些挑战。毕竟,发现英雄潜质是一回事,如何成为领袖又是另外一回事。

  记者:目前,“阿凡达”主题公园进展如何?

  兰道:“阿凡达”主题公园首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建设,预计2016年会呈现,这个公园会让观众感觉回到了影片中如梦如幻的潘多拉星球。在奥兰多之后,我们希望在上海建立“阿凡达”主题公园。

  对于想拍电影的人来说,千万别害怕失败

  记者:一部伟大的电影需要哪些要素?

  兰道:在我看来,好电影要有好故事,故事主题应超越题材和风格的限制。

  复制好莱坞模式,一定要加倍小心。一部电影的成功,如果你将之归功于特技很好,动作很炫,那你就错了,这些并非好电影的必备要素。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故事是否足够引人入胜,人物角色是否足够饱满丰富,我是否使用了合适的演员……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卡梅隆:伟大的电影首先需有精彩的故事,也需要优秀的演员来演绎精彩的故事。但现在,很多电影人关注技术、画面和视觉冲击,反而忽略了这点。

  记者:如何平衡故事和技术之间的关系?

  卡梅隆:平衡故事和技术,就像玩魔术,这也正是电影的奥秘所在。我在拍摄一部新电影、阅读剧本的头几个月,不会想应如何拍摄,也不会想技术层面的其他问题。占据我所有思绪的,只有人物和情感。想通了之后,我和演员们沟通,就更能体会他们和角色的内心感受。此后,我才会考虑灯光、画面等技术层面的问题。我们必须时刻谨记,到底什么才是一部电影的灵魂。

  记者:对于年轻的电影人,有哪些建议?

  卡梅隆:年轻的电影人必须时刻警惕,伟大的电影不只以技术取胜,不能模仿其他电影,更不等同于紧跟当下的潮流创作。电影人必须发出自己的独特声音、拍出自己的个人特色,并且坚持这份独特。

  兰道:对于任何想拍电影的人来说,千万别害怕失败。太多人因为害怕失败而畏手畏脚、不敢尝试。如果对于制作一部有关长着尾巴的“蓝色人”的电影,我们心怀畏惧,那就不会有《阿凡达》的诞生。

  如果失败了,我们退了一步,但我们从失败中学习,就是一种进步。判断一个人,往往不看他如何成功,而是看他如何处理失败。

  我在福克斯公司工作时,有时也会亏钱。这些亏钱的电影并非一开始就不被看好,而是因为我们在拍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因此,对于电影人来说,拍摄前深思熟虑、确定目标,拍摄时,别让外界因素过多地左右你的方向,时刻谨记自己的目标。

  年轻人不仅要有主见和观点,更要学会表达自己的观点,以及支撑这个观点的理由,也很重要。

  电影若要生存,就需要中国市场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国电影近年来的发展?以及在哪些方面需要提高?

  卡梅隆:中国电影发展速度如此之快,历史罕见,可以说正在赶超西方国家。我也很高兴地看到3D在中国如此受欢迎。我个人并不认为中国电影的发展有什么欠缺,在影片制作、导演和服装设计上,中国电影是一流的。

  在尖端技术上中国则需要提高,比如类似阿凡达的全虚拟布景则在中国很少。除此之外,中国电影在题材上还可以再拓展些。总体来讲中国电影的发展非常好,商业潜力惊人,我们此行在寻求合作的可能,希望一些项目能达成合作。

  兰道:不仅仅是电影工业,中国的其他领域也有很多颇具创造力的人才。未来我们希望看到中国向世界输出电影、舞台剧、音乐等各种类型的文化产品。

  记者:中美电影“联姻”之路如何走?

  卡梅隆:中美电影合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激励机制,如能让合拍的作品获得更多的盈利,大家自然乐意去做。我获悉中国政府也出台了一些激励措施,迪斯尼公司很好地利用了这一政策。但我还需要认真权衡利弊,才能做出决定在什么项目上和中国合作。

  一年前,中国电影《孙子兵法》和我们取得联系,希望得到3D支持,我们对此很感兴趣,具体合作细节还在讨论。关于《阿凡达》续集是否会选择中国演员参演,要从两个层面来考虑,我们若选择和中国合作,那我们必须在中国完成部分的制作,涉及一些中国元素;我制作电影是为了全球的观众,中国又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和中国合作将会是明智的选择。在之后的两部《阿凡达》续集制作中,我们不会在中国取景,因为主要使用电脑制作,但是中国美丽的景色会给我们带来灵感。

  兰道:对于中美双方的电影界来说,能够合作是巨大的进步。对美国来讲,生活在全球化的世界,我们需要中国这样的市场来生存。对中国来说,更多美国电影的放映,可以让中国电影人思考——一部电影怎样才算好?为什么《泰坦尼克号》和《阿凡达》获得成功?中国能够向更多电影敞开大门,是令人激动的事情,我们需要学习并理解中国市场。 



ceshi
 
(责任编辑:赵光霞、游海滨)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