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非:非诚勿扰可能是中国现代社会的清明上河图 (3)--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孟非:非诚勿扰可能是中国现代社会的清明上河图 (3)

高慎盈 黄玮 刘璐

2012年04月28日09:54    来源:《解放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别把我说得那么好

  ●我不是有很多姿态可供你选择的,我只有一种呈现,就是我自己本来的那种状态。

  ●当你觉得你还需要“弯下腰”的时候,实际上潜意识里你已经觉得自己是在上面了。

  解放周末:有人说孟非是《非诚勿扰》的灵魂,因为你在节目中出色的主持、掌控和调度。但你却定义自己“只是流水线上最后环节的那个操作工”。

  孟非:那是我在做新闻的时候说的话,但是我觉得在这个节目里一样适用。

  解放周末:哪怕只是操作,不同的操作也有文野之分、高下之别,你操作得得心应手吗?是否感到如愿以偿?

  孟非:我也做过一些不同类型的节目,比如唱歌类的、访谈类的、新闻类的,相比起来,从结果上看这个节目的认可度最高。既然人们喜欢这个节目,也自然而然接受了你的主持风格。一个主持人在节目中的作用是很大的,但究竟有多大,大到什么比例,要量化起来很困难,你要我自己这么夸我自己,我也下不去嘴。

  事实上,我觉得我的反应并不算太快。你要长期看这个节目的话,就会发现,有很多次嘉宾在讨论话题的时候,我在思考:我要不要表达,我该怎么说。没有想清楚就仓促地说,反而效果不好。我会让他们继续讨论,选择过些时间再说。为什么?有两种原因,第一在当时那种气氛下我说不太合适,第二我确实没有想清楚,没有整理好语言。在现场形成思想,这个不太可能。只是哪个表达更稳妥、更准确、更考虑到男女嘉宾的感受;或者说,这个话是在男嘉宾在场的时候说比较好,还是等他下去了以后再说比较好,这都需要我再多一点时间判断。

  解放周末:这个细节,恰恰说明你是始终知道“我是个主持人”。本想问你,你认为主持人最重要的“操作”是什么。你已经给出了答案,最重要的操作,一个是真实的状态,另一个是普通的状态,不是端起来的,或者说“装”。

  孟非:端和装,是主持人操作最大的忌讳。昨天我在北京领奖,《话说长江》主持人虹云老师给我颁奖。她说,他们那个年代主持人的责任是要改变革命战争年代的那种播音腔,不要端起来说话,要尽量追求口语化。我当时就说,现在的主持人像我只会口语化。所以,我不是有很多姿态可供你选择的,我只有一种呈现,就是我自己本来的那种状态。你要是碰巧喜欢,那皆大欢喜。你要不喜欢,我没办法按照你喜欢的那个样子去调整。因为,人都是有优点和缺点的,都有认识局限,都有情感因素和个人经历所带来的某些东西。我特别怕的主持人是什么样子?他试图去说服所有的人都喜欢他,他要把自己做到完美。其实,掩盖你的某些缺陷,去取悦所有的人,那一定会露馅。

  解放周末:说到底,主持并非一种舞台上的表演,而是一种人生的真实。

  孟非:当你想把自己表现得很深刻、很有思想的时候,只会变得很可笑。当你想表现自己有多幽默的时候,就会变成小丑。如果你真有这种素质,根本不用装。俏皮话怎么说来着? “怀才就跟怀孕一样,时间长了才能看得出来。 ”

  有些节目在刚推出的时候,主持人特想形成自己的风格,肚子里有多少俏皮话,恨不得在头两期节目当中全都说出来。有的主持人一口气说上一两个小时,全都是最近网上流传的段子,就是想让观众每一分钟都笑,但是自己又没有那个能力。有的人年轻,没有太多思想,怎么才能显得深刻呢?名人名言呀!于是张口“林肯说什么”,“孔子说什么”,“亚里士多德又说过什么”。请问,你读过那些人的原著吗?你知道他们的思想是什么吗?还有一些人,实际上并不具有幽默感。你以为天天趴在微博上弄各种各样的段子,你就很幽默了吗?幽默是什么?幽默是人跟环境的一种妥协,是换一个角度看生活和环境之间的关系,它是自然而然流露的。

  解放周末:你让老百姓在电视上看到的是一个邻家大叔的形象。“大叔”似乎显老了,还是邻家“男孩”吧?

  孟非:我都四十多岁了,不是男孩了(笑)。如果说有人喜欢看我的节目,包括一些同行也非常认可,我觉得可能有这么个原因:这个主持人没有一点过人之处。读过的书比别人多?我高考没考上。嘴皮子特别溜?我能有郭德纲口才好吗?长得比别人帅?那就更不要说了!任何一个单项指标,我都拿不出特别有说服力的东西来。你会觉得,连他都能这样,我为什么不行呢?我觉得这点特别励志。

【1】 【2】 【3】 【4】 【5】 【6】 【7】 【8】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