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非:非诚勿扰可能是中国现代社会的清明上河图 (4)--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孟非:非诚勿扰可能是中国现代社会的清明上河图 (4)

高慎盈 黄玮 刘璐

2012年04月28日09:54    来源:《解放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解放周末: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励志”的版本里蕴含着你对主持这个专业的思考。

  孟非:如果主持能够成为一门学问、一门学科的话,我觉得还不够厚重,因为对这个行业进行表达的时候,更多地倾向于描述,而不是归纳。比如说,业界如何区分什么是合格的主持人,什么是优秀的主持人?我觉得这个值得讨论。

  任何一个节目完成策划之后,总是需要物色一位主持人。如果你能忠实、准确地体现栏目所要表达的意图,你就是合格的主持人。譬如我们要做一档专业的财经节目,你根本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那些专家说话的时候,你放着一脸无知的光芒,那你就是不合格的主持人。现在,我们的电视台,比如说央视,已经有了很多专业水准很高的主持人,他们完全能够和某一领域的专家对话。这就是合格的主持人。

  什么是优秀的主持人?我认为,当一个主持人能够给这个节目赋予灵魂式的、标签式的、难以被复制的元素的时候,就是一个优秀的节目主持人。我不是说《实话实说》之后的主持人不好,而是小崔在主持《实话实说》的时候给予了这个节目灵魂式的、标签式的、无法被复制的东西。央视完全可以再找十个、八个主持人来干这个事,节目可以照样播,观众也照样有,但是这个节目的“质”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是我个人作为一个从业者的描述性的体会。

  解放周末:有报道说,《南京零距离》开播第一天,开场白4句话说完,孟非“口水都咽不下去了,感觉再多说一句就会晕倒现场,在演播室灼人的灯光下,他浑身是汗。但他的真诚和自然很快赢得了百姓的喜爱”。这说明,你真实的姿态,在一个艰涩的开始中就获得了真诚的肯定。

  孟非:得允许主持人并不是什么都懂。你要说知识全面的话,《非诚勿扰》节目来过生物化学的博士,还有研究天体物理的;有在华尔街搞金融的,还有养龙虾、种玉米的。最多的时候台上有6个不同国家的嘉宾,光语言你得懂多少?所以主持人不可能是万能的,也不可能是很多姿态的,甚至是可以说错话的。

  我特别愿意举一个例子:有一位女嘉宾,她男朋友去世了,她其实并不想到《非诚勿扰》来找新男朋友,是她男朋友临终前背着她替她报了名,他们俩的感情非常好。我知道有这么个人,但是我们这儿的嘉宾实在太多了,台上二十多个,还有七八个备选的,所以我忘了到底是哪一个女孩。这女嘉宾刚上场的时候,举手问男嘉宾:“你愿意吃女朋友吃剩的东西吗? ”从我的感觉和判断来说,这个问题不太礼貌,我就反问她:“你前男友吃你吃剩的东西吗? ”她说:“吃”。我说:“那你们为什么分手呢? ”你可以听出来,其实我的问话是带有某些情绪的。这时她回答说:“他去世了。 ”我一下想起来——就是那个人!我当时的生理感觉是,全身的汗都出来了。我没有时间思考其他的表达方式,我只能说:“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向你道歉!”然后鞠了个躬。下了节目之后,我在台下又给她道了一次歉。这一段,我原以为编导会剪掉,因为这是主持人一个明显的失误,结果却播出来了。从播出的效果来看,并没有给主持人减分,反而很多人说“这个很真实”。谁跟你说主持人就不能说错话了?把这种“真实”在舞台上呈现出来,是树立一个“人”的形象。我认为,这是我们节目每个环节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秉承的一个东西。

  解放周末:所有的真实,最终抵达的是一个“人”的概念,这意味着与观众近在身边,与观众的喜怒哀乐共同起伏彼此应和。

  孟非:对。而且,主持人的态度和所在媒体的态度也有关系。前不久中央提倡“走转改”,在一些媒体的宣传片里,我们常常能听到“弯下腰倾听百姓的心声”之类的话语。当你觉得你还需要“弯下腰”的时候,实际上潜意识里你已经觉得自己是在上面了。你为什么不想想你和他们是一样的呢?我们有些媒体的优越感,藏都藏不住。

【1】 【2】 【3】 【4】 【5】 【6】 【7】 【8】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