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清晨 他们用劳动点亮黎明(走基层·探访熟悉的陌生人)--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五一清晨 他们用劳动点亮黎明(走基层·探访熟悉的陌生人)

2012年05月02日00: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编者按:五一国际劳动节,既是国家法定的公共假日,也是为劳动喝彩加油的节日。

  劳动创造价值——春华秋实,没有脚踏实地的投入,就不会有硕果累累的收获;劳动彰显美丽——青春激扬,理想在实践中升华,生命在奉献里闪光;劳动建构快乐——岁月如歌,风采随辛劳展现,幸福伴汗水沉淀。“五一”凌晨起,从灯火通明的流水线、披星戴月的高铁站到机器轰鸣的印刷厂,从守卫国门的海关一线、紧张严肃的电台直播间到人头攒动的天安门广场,从行人如织的都市十字路口、仪器密布的飞机驾驶舱到清冷缺氧的青藏高原兵站……总有一些人必须一如往常早起劳作,以岗位的坚守维持社会的良性运行,用默默的付出点亮祖国的黎明。

  为此,本报特派出九路记者,探访既“熟悉”又“陌生”的劳动者,用镜头和笔端倾情追访那些辛勤忙碌的身影,从心底掂量劳动的不凡价值。

  

  1:30 合肥

  市动物疫病预防中心驻厂检验员

  400头中检疫剔除病死猪

  一排排宰杀后的生猪悬挂在流水线上缓慢行进……5月1日凌晨1时30分的合肥市板桥屠宰场忙碌有序。合肥市动物疫病预防中心驻板桥屠宰场检验组沈岚正快速用刀划开一些部位认真查看,同事杨洋随后给每片猪肉盖上“AA30,2012.5.1,安徽肉检验讫”章。(见图①)“每头猪两片,每片都要划上3刀或4刀剖检。零点左右开始到现在1点半,检查了146头。”沈岚介绍说,“AA30是板桥屠宰场的代码,日期要每天更换。盖上章就说明检疫合格。”正在宰杀的是河南项城运来的59头猪。在NO.41104439932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动物A证)》中,牲畜耳标号等一目了然。检验组组长祝洪寿告诉记者,小组共有6人,每晚5人当班,沈岚等3人负责生猪屠宰后的检验。

  生猪屠宰后的检验一般从夜里11时多开始,一直到天明,是猪肉入市前的最后一道安全关口。祝洪寿说,“一夜正常宰杀400头左右生猪,最多时宰了1480头。前4个月板桥屠宰场共检疫剔除66头病猪或死猪,避免流入市场。”

  (本报记者 何聪摄影报道)

  2:15 济南 

  京沪高铁济南西站职工

  一趟车上水小跑1600米

  从站台来到城市通廊,京沪高铁济南西站站台女职工赵英丽检查过每一个通道门,确认其处于锁闭状态。完成这些工作,已是2时15分。赵大姐48岁,还有两年就到了退休年龄。5时30分,她“摇身一变”,换了一身装束站在间休室的门外,穿上上水工衣服的她显得年轻而活泼。班组点名会后,上水队员排列成整齐的一队等待列车进站,她每次都站在队伍最前端。列车进站后,她手脚麻利地奔向水箱,拉起胶皮管,快速插到列车进水水管上,然后,再迅速奔向水箱,打开水阀。(见图②,李皓摄)在短短3到10分钟,她和工友们将水输送到列车上。每天的上水工作,她都负责列车尾部两节车厢。由于高铁列车上水时间极为有限,一趟列车上水完成,她几乎要一路小跑近1600米。

  早起时段,两个工种,是赵英丽的工作常态。她记不清这是在岗位上度过的第几个劳动节了。

  (本报记者 刘成友报道)

  3:00 武汉

  中闻集团武汉印务公司印厂工人

  凌晨查看报纸十几种

  走进凌晨3时的印刷车间,一股浓重的油墨味扑鼻而来,庞大的印刷机器轰隆隆地运转,穿着工作服的工人忙着换新闻纸、加油墨、搬运报纸。5月1日的人民日报印刷信号已传输完毕,正待开印……印刷厂共有90多名工人,每天都有60多名负责晚间印刷工作。印刷厂已能做到信号接收全国同步。“这在过去不可想象!以前是通过胶片传输版面,每天晚上版面从北京‘搭飞机’到武汉,然后拿到印刷厂制版、印刷,1号的报纸到2号才能印刷出来。”中闻武汉印务公司党委副书记王前进介绍。

  印刷工人高俊笑着说:“每天都要查看十几种报纸的情况,算是最典型的‘新闻早知道’。虽然夜班比较辛苦,但是我们很自豪。因为我们是在夜里酝酿着第二天的生机。”(见图③)

  (本报记者 杨宁摄影报道)

  4:17 北京

  首都机场海关关员

  打足精神穿梭各岗位

  4时17分,首都国际机场黎明时分的第一个航班——自马德里飞来的CA908航班将在T3航站楼进港,半个小时后,旅客开始入境。首都机场海关旅检八科带班副科长张维叫醒了同伴,大家迅速聚拢到监管区。根据航班到港情况,首都机场每个夜班分上、下两个时段,上一个时段凌晨2时左右结束,下一个时段凌晨4时左右开始。中间两个小时,关员就在海关备勤室内打个盹儿。“请将行李放在X光机上进行检查。”4时55分左右,进港旅客陆续到达。张维指挥着同伴们紧张地忙碌着:程鹏站在X光机旁,双手背后,面带微笑,仔细观察着每一名进境旅客;唐希扬、张禹仔细分辨着一帧帧X光图像;康凯把海关申报台整理得干干净净……5时30分以后,一批国际航班陆续到港,张维频繁穿梭于各个岗位:检查护照、验核物品、签章放行……(见图④,冯利敬摄) 

  张维35岁,2000年进入北京海关,已经在首都机场海关旅检岗位工作了12年。他告诉记者:“每天早上4时至7时是进境国际航班比较集中的时候,也是人最容易疲劳的时候,走私违规风险大,海关监管责任重,不容马虎。”

  (本报记者 杜海涛报道)

  5:00 北京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

  耐寂寞把话筒当听众眼

  凌晨5时许,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早间节目部录音间,播音员于芳和同事已在紧张地对播新闻。(见图⑤)“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于芳庄重、有力的播报打破了夜的静寂。报摘播报已近40年了,一开始那个18岁的小姑娘如今已然头发花白。于芳曾获得播音员队伍中的第一个“范长江新闻奖”。“话筒就好像是听众的眼睛,这样的交流让我很满足。”

  《新闻和报纸摘要》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直播最早的一档节目,每天为赶在凌晨4时45分到岗,于芳凌晨4时多起床,步行到单位后,她接过值班编辑给的播音稿,找个安静的角落细心备稿。凌晨5时15分,开始录音,在8平方米不到的狭小录音室,一张桌子,一盏台灯,两杯清茶,于芳和播音员忠诚在监听和审稿人的配合下播报新闻,直到6时。6时30分,换到直播间开始点播录音,进行直播。每次直播前,于芳定要抓紧时间读上3遍稿子,堵住一些容易出现的问题。“新闻播音员得耐得住寂寞。”再有9个月就要退休的她,脸上挂着平淡祥和的笑容。

  (本报记者 周亚军摄影报道)

  5:15 北京

  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2分7秒丝毫不差

  5时15分,迈着刀削斧刻般整齐的正步,他们来了……(见图⑥)广场上如潮的人群顿时肃然。全部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挺拔的身姿,威武的气势,这是一群每天都能精神抖擞地迎来第一缕阳光的人。“护我国旗、壮我国威”的精神渗透在从金水桥到国旗杆的138步。

  地平线上初现金光,雄壮的国歌奏响,庄严的国旗随着太阳一同升起,2分7秒,丝毫不差,一如既往地完美。为了向全国劳动者致敬,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卫士们此前强化训练了两周。国旗护卫队副政治指导员彭凯一入伍就进入了国旗班,如今已是他的第十二个年头,参与的升旗仪式已有数千次。护旗手吴芳舜今年才21岁,自豪地走在队伍的最前列,“遇到倾盆大雨狂风暴雪,我们不能受到丝毫影响,要用挺拔的军姿展现最好的形象。”一班班长刘永久已经是4年的老兵了,今年即将退伍。喊口令喊得嗓音沙哑的他话语间透出无尽的神圣感。

  (本报记者 魏薇摄影报道)

  5:30 成都

  交管局第三分局二大队交警

  每隔一两月就得换皮鞋

  凌晨5时30分,成都街上的路灯还没完全熄灭,灯光映照在陈思鸿穿着的反光背心上。“重大节假日,交通会比往常要拥堵。”作为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第三分局二大队的交警,陈思鸿对所执勤的路段交通状况了然于胸。他告诉记者,每天6时左右他就必须到岗执勤。6时30分,天已大亮,来往车辆逐渐增多,陈思鸿也忙了起来。随着路口红绿灯的变换,他不时地转动方向,做出各种交通手势为来往车辆示意着。(见图⑦)趁着走到路边喝水的空当,他对记者憨厚地笑笑:“我基本上每一两个月得换双皮鞋,都是因为后跟磨穿了。”

  对交警们来说,更令人头疼的还是身体上的“磨损”。据陈思鸿介绍,成都市共有1800多名交警,很多人都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关节炎等,冬天长冻疮、夏天中暑等更是如同家常便饭。

  (本报记者 张文摄影报道)

  6:00 上海 

  东方航空公司飞行员

  往返家人都在睡梦中

  虽然还没到6时,东航上海飞行部的派遣室里已热闹起来。“早!MU5307的飞机早上预计停哪个桥位?”机长张毅在接受完航医体检后,便直奔派遣室向值班员询问飞机状况和位置。(见图⑧,张曦敏摄)“目前MU5307航班状态正常。飞机停靠虹桥机场T2航站楼265号桥位。”值班员向张毅通报航班情况。两位副驾驶顾聪和王子淼也已完成体检与张毅会合,接过派遣室递交的航班任务书,前往准备室进行机组出发前的准备。张毅快速仔细地分析了此次飞行任务的重点。6时05分,张毅机组3人整理好行装和仪容,准时坐上前往航站楼的大巴,开启一天的飞行征程。他们今天的四段航班分别是上海飞广州,广州返上海,再从上海飞连云港,连云港返上海。飞行时间接近7个小时,其间休息6个小时左右,而到家已是5月2日的凌晨。张毅说:“我走的时候,家人在睡觉;回去的时候,他们还在睡呢!”

  “五一”假期,上海飞行部几乎所有飞行员都像张毅机组一样,节假日里有航班任务。

  (沈文敏 钱星任报道)

  6:30 青海

  青藏兵站部某汽车团战士

  惊险走“天路”运送物资

  6时30分,一声嘹亮的军号划破了寂静的黎明。战士刘国锋和其他士兵一起迅速起床穿衣,整理内务……29岁的刘国锋自18岁到青藏兵站部某汽车团入伍以来,在青海已待了11年。在长达2000公里的青藏线上,该团主要负责进藏物资运输任务。团政委杜军告诉记者,玉树地震后,汽车团还担任着玉树重建物资的运送任务。“山高、路远、弯急、坑深、雪大”是士兵们对青藏线的形象描述。在青藏线干了12年的士官杨天才,先后130余次翻越唐古拉山,运送进藏物资1000余吨,累计行车20万多公里,曾10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上线,这是青藏线汽车兵的职责与使命。一代又一代汽车兵在这条生死线上一跑就是半个多世纪。“五一”劳动节期间,青藏兵站部共有近2000台车辆,6000名官兵仍在青藏线上流动执勤。(见图⑨)

  (施金波 何勇民摄影报道)

  版式设计:蔡华伟



(责任编辑:赵光霞、邓志慧)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