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圈子向大臣索要玉玦 曹丕用"甄嬛体"写勒索信?--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绕圈子向大臣索要玉玦 曹丕用"甄嬛体"写勒索信?

2012年05月09日08:25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玉玦
玉玦
钟繇小楷书法作品
玉玦


  绕着圈子向大臣索要玉玦 又委婉地否认自己在勒索

  近日里一种名为“甄嬛体”的对话风格越发的流行起来,动辄“本宫”、“私心里”、“极好的”等用语在网络上真真儿火爆起来,不过本公(并非宫)私心里冷眼看去,其实“甄嬛体”在我们这个讲究含蓄的文化大国,已流行好多年,无非是用一大堆文雅用词,拐着歪来表达意思,尤其是不好启齿的时候。也就是不说人话。

  如果你私心里想要一个东西,执念深种,旁人绝难分毫左右,却不好开口,该咋办?让三国时的曹丕来告诉你该怎么表达吧。曹丕的一封信,从文意表达的技巧而言,真真儿是“甄嬛体”的穿越版。

  文/刘黎平

  强行索取下属的玉玦后 又写信否认是勒索

  据史书《魏略》的记载,当曹丕还是魏王太子的时节,他老爸曹操西征汉中,和刘备开战。曹丕坐镇孟津一带,大概闲得慌,想弄点好玩的东西,忽然听得南阳人士宗惠叔讲,魏王的重臣,国相钟繇手里有一块美玉,具体而言是一块玉玦,美好无双,天下罕见。曹丕听闻,不禁犯起馋来。

  在这里岔开一笔,介绍一下钟繇。钟繇何许人呢?那可是大大了不起的人,学书法的人不可不知道钟繇,小楷这一书法模式,传闻是他首创的,和着后来的王羲之,并肩称为书法界的“钟王”。从当时的军界政界而言,钟繇也是了不得的人物,曹操早年就授予他关中地区武装部队总司令一职,并且授予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在没有请示的情况下进行部队部署的特权。老曹对他政绩的评定是“使朝廷无西顾之忧”。读过演义的人不可不知道,钟繇的儿子钟会,是和邓艾一起灭蜀国的名将。

  索玉或是政治试探

  如此重要的一个人物,拿着如此重要的一块美玉,可谓树大招风,不惹事也难。曹丕看上了,急着要这宝物,偏偏咱们曹公子是个有文化的人,有文化而贪婪的人,都有一个通病:矫情。曹丕觉得开不了口,因为开口向下级要东西挺没面子的,他只好托人转述。兄弟间最好说话,于是他找了弟弟曹植,说如此如此,我想要钟繇手里的美玉。曹植也不好直接跟钟繇讲,于是又托人转述,这种含蓄地滚着皮球的话终于到了钟繇的耳朵里。

  钟繇二话没说,立即将宝物奉送给了未来的领导,“繇即送之。”按现在的说法,是迅速送过去。从这个飞速的举动来看,我猜测钟繇私心里是这么想的:你问我要玉,无非是试探我的政治取向,试探我对你的效忠程度,我对你百分百效忠,行,给你。可谓一片冰心被你握。

  这可能是一次政治试探,然而,不成人之美,夺人所好,毕竟不是君子所为。三国虽是个乱世,但古风犹存,斯文未丧,做人还是有底线的,曹丕拿了心仪的美玉,总觉得欠缺些什么,总得给人家一个有文化含量的说法,于是,作为当时大才子的他,提笔给钟繇写了一封解释信。这封信曲曲折折,大费周章,尽拣好听的说,尽不说人话,目的就是给自己的勒索行为进行解释,《三国志》裴松注解中进行了全文引用,这里就不再赘述,且根据曹公子行文的技巧章法,用“甄嬛体”再演绎一次。

  明明想占有钟繇的玉玦 却用大量篇幅表白自己对玉的钟爱

  “素日里听闻说玉是用来比喻君子的,想必是极好的,连诗人都夸过的。本公(戏用本宫)早前私心里就晓得天下的美玉总脱不过这四大玉的影子去:无非是晋国的垂棘,鲁国的玙璠,宋国的结绿,楚国的和璞,那价钱真真儿贵,能买下一座城池去。过去说到它们的人海了去,到后来也没个休(有称畴昔,流声将来)。想来这四大美玉的模样儿,定是白得像脂肪,黑得像油漆,红得像鸡冠,黄得像栗子(白若截脂,黑譬纯漆,赤拟鸡冠,黄侔蒸栗),好看得紧,若是佩戴,定衬肤色,效果那是极好的。本公也只是悄悄地听得人讲它的好处,倒是不曾亲眼见过这货。本公倒是想佩戴一番,虽是德行配不上美玉,才能不如诗人,只是私心里仰慕(私所慕仰),倍感力不从心,却也不负恩泽。”

  话到这里,绕了一个大圈,尽谈些美玉的文化和历史,先给自己的勒索行为戴上一个堂而皇之,光辉灿烂的文化的帽子。

  说人话:我喜欢美玉。

  “这四大美玉是极好的,只可惜不曾流传得下来,心里头只有这么个念想:能见着面儿就最好不过了。那宝物如今越发的罕见难求,总遇不着真货,为此寝食难安,消减了饮食的兴致,每每思之,颇觉无限怅惘(私愿不果,饥渴未副)。”

  说人话:碰不到好玉,急得我吃不下饭。

  再下一步,慢慢地亮出自己的意图,可真够能迂回的。“近日里听闻南阳的宗惠叔提起说,您手里头有块真货,可以媲美史上四大美玉,本公听了真真儿替您高兴,我愿表达自己的赞美,虽不是自家之物,倒也可促进友谊,是最好不过的了。

  本想写信赞美,但又怕文辞必是不能表达我意,若是意思表达不周,耽搁了我的意图也就罢了,便是引起您的误会,那就不好了(当自白书,恐传言为审)。实在只能托舍弟曹子建,再转荀仲茂将本公的意思实打实地告诉您。偏生我一早就没这个要拿玉的意思,没想到你是个水晶心肝纯净的人,自然不会在这小事上计较,我的口头表达才到,你倒把玉送来了,这叫我真真儿不好意思。今儿个我算是得了。”

  最后,曹丕赤裸裸地描写自己见到玉石的贪婪情状,“今儿跪着捧着开了盒子,只觉得光芒耀眼(捧跪发匣,灿然满目),那是从心里就喜欢了,这美玉不在于多少,而在于珍惜与否。怎的说我这样一个人物,能见着这稀世珍宝,私心里觉得不般配,真是越说可越不好意思了。要说这美玉吧,个个都喜欢,但最见不得史上那些喜欢沾光取巧的人物,例如秦王,巧取豪夺,出手极是诡异,一点脸面儿也不要,不过我绝不是那秦王之辈,您也犯不着做蔺相如之流。”

  说人话:玉不是我夺你的,是你主动送给我的。

  曹丕的信过去了,钟繇看过,立即回信表达自己的忠心,这信业写得与“甄嬛体”有得一拼,且演绎如下:

  “想来领导您的眼光是极好的,本来早就想上缴给领导,私心里想着领导您那里的货比我的好了去,要是送上来平白地招人笑话。今儿个可真真儿幸运,领导您觉着好,便是我的好,我哪里还敢藏着,因此早早儿地给您送上来,就怕您嫌迟了。这玉看错了不打紧,交错了人可就不好办了。今儿个算是交对人了。”

  说人话:我认了。

  结语:


  今儿个用“甄嬛体”来演绎曹丕和钟繇的书信,不只是为图个热闹,国学热闹固然好,但也不止单单是图热闹的。只是想说明:“甄嬛体”早已流行,料也未必是好事,因为弄得人很矫情,虚伪,拐着歪说话,蒙了人不说,耽搁了事,就不好了。

  然而,话又说回来,曹丕这么曲曲折折地表达自己所要美玉的意图,至少说明那是一个有文化的时代,知羞耻的时代,不好明着抢。能有文化,能知羞耻,就有希望。就怕明着抢,脸面也不要,素质全无,那就极不好了。私心想着,都是21世纪的小主人翁(不是小主),毕竟素质是极好的,若是连三国的人都不如,岂不是辜负时代的恩泽?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赵光霞、杨成)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