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义二中非法出版物高价卖给学生 老师举报被殴打--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安义二中非法出版物高价卖给学生 老师举报被殴打

李菁莹

2012年05月21日07:2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举报教师:5万多余款没进学校公账

  4月28日15时50分左右,安义二中初一(13)班的同学们正在一张白纸上签名,有同学在上面写道:“强烈要求退还非法出版物《跟外教学口语》(书款)50元”。

  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第二中学,又称安义二中,是安义县目前规模最大、唯一的一所完全中学。

  2011年9月,安义二中初一和初二年级的1800多名同学,被学校要求交50元钱购买一本《跟外教学口语》,称要请外教来给同学们上课。

  杨大明,时任安义二中初中部的英语教师,当他翻看发到同学们手中的《跟外教学口语》这本教材时,惊讶地发现,书中错误百出,例如“catch”印成了“catoh”,“the”印成了“thee”,甚至一段话中,同样的句子反复出现。

  “这是一本什么教材呀?”杨大明仔细看了这本由“中国科技文化音像出版社”出版的教材,却连书号都没有。封面上写着“外籍教师教学研究课题推荐教材、中国大学生创业计划—蓝天腾飞全国英语推广计划指定教材”,杨老师上网查、打电话问,却怎么也查不到推荐部门的相关信息。唯一的一条信息,是这本教材在网上的售卖信息,显示“售价5元”。

  杨大明说,学校以前也曾经把盗版书《南昌教育》高价卖给学生,正版书籍只需6.9元,而从附近小印刷厂盗版出来的《南昌教育》卖给学生却要30元一本。现在学校公然把非法出版物高价卖给学生,这是他从教30多年来闻所未闻的。

  “如果学校胡作非为,还怎么去教育学生?”杨大明觉得良心在拷问自己。他开始悄悄调查,从邮寄书的包裹单上发现,《跟外教学口语》邮自北京市海淀区的一栋商务楼,邮寄人是唐悦玮。

  杨大明以订书的名义打电话给唐悦玮。唐告诉他,书一本只要10元,连聘外教共30元。

  杨大明实名举报这本非法盗版物,并向安义县和南昌市有关部门提出4项诉求:当众销毁非法出版物;退还书款50元给学生;安义二中向全县人民承诺以后不再使用非法出版物;对相关人员依法作出处理。

  经南昌市文化新闻出版局文化市场稽查大队查证鉴定,该书为非法出版物。稽查大队出具了《文化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决定为:“1.没收非法出版物1210本;2.没收余额人民币陆仟元整”。

  杨大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并不满意这个处罚决定,因为这本卖给学生的非法出版物共计1850本,而不是1210本;其次,6000元到底是罚款还是没收余款呢?因为稽查大队查明书商收取了4万多元书款,余款有5万多元,而这些钱没进学校的公账。

  由于杨大明实名举报,安义县分管领导要求学校说明情况。杨大明看到学校给出的情况说明,非常生气,“居然说这教材是学生自愿在校外购买的”。

  4月28日15时50左右,杨大明给初一(13)班上安全教育课,提出同学们可以在退还书款的要求上自愿签名。于是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打人了”

  胡斐(化名)是初一(13)班的一名学生,他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当时的情景:“我想退50元钱,就签了名。有10多人突然冲进教室,其中两人把杨老师的手反扭着推出教室,杨老师的眼镜掉在了地上,还有一个人在翻杨老师的包,好像在找东西。”

  “初一年级组长苏恒森,在我们班上好大的嗓门吼,逼着我们把签好的名字涂掉。他还使劲地推了我一把,骂我,要我涂掉自己的名字。我们都很害怕。”

  “13班的班主任是校长妻子的侄女,可能是她悄悄通知校长的。”杨大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当时冲进教室的还有总务处长王典生,他正是那本非法出版物的采购人;初三年级组长余立军,他是校长余立生的亲弟弟,学校保安黄和黎、学校食堂大厨苏佑洪、校长的外甥万维炎、教务处主任郭畴森、学校副书记杨秋平等人。

  “两个人把我的手反扭着往教室外推,后背被人狠狠地捶了两拳。我大喊,打人了。他们这才放开了我。我赶紧跑,他们就在后面追,我逃到3楼教师办公室,这伙人也紧跟着冲进来了。”

  齐老师(应对方要求化名)当时正在办公室,他见证了杨大明被打的经过:“当时杨老师逃进办公室,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总务处长王典生追进来,用力地推他,差点把他推出窗外。王典生还打了杨老师一巴掌,抢走了学生要求退还50元钱的签名纸,并当场撕碎。他和保安黄和黎一直扭扯着杨老师。”

  在场的熊老师告诉记者,当时的场面和黑社会打人没什么两样。“现场的很多老师看不过去,有老师大喝,你们不准打人。这伙人才有所收敛。”齐老师回忆。

  “后来杨老师逃出学校,去公安局报了案,我们在现场的老师也去公安局做了笔录。”齐老师气愤地说,“我实话实说,杨老师举报的是事实,(我)也确实看到他们打了杨老师。”

  4月29日,县公安局出具的《法医学活体检验报告书》显示,杨大明“双肩部打伤、痛疼;双侧腋下有大量青紫,压痛明显;右胸下段压痛;双肩部肿痛”,鉴定为“轻微伤乙级”。

  杨大明住院期间,30名老师联名“要求依法严惩打人凶手及幕后指使人”。在这封30名老师签名的“信”中,有这样的一段话:教师乃传道、授业解惑者,面对非法出版物、盗版书理应用于举报,坚决斗争,这可谓天经地义,难道有错?我们老师深知:如此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的殴打事件如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杨大明老师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为此,我们郑重要求:严惩打人凶手及其幕后指使者,彻查《跟外教学口语》9万元的去向。

  警方撤案

  5月初,南昌市教育主管部门要求安义二中把购买《跟外教学口语》的钱退还给学生。很快,校长余立生通过中间人找到杨大明进行和谈,“谈话不欢而散,第二天,我接到一封律师函”。

  这封5月7日出具的律师函称:“接受安义二中学校的委托,特函告贵先生如下:立刻停止并在今后杜绝一切对学校教育不利的言语和行为;以敲诈的形式非法获取的财务悉数归还学校;以书面的形式向全校教职员工做出深刻的检讨,期望获取大家的谅解。”

  这让杨大明伤透了心,他对记者说:不可能和解了,一定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让杨大明始料未及的是,5月10日,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出具了一份《终止案件调查决定书》,称“因没有违法事实,现决定终止我单位办理的杨大明被殴打一案”。

  5月17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安义二中,很多当时签名的老师不愿或不敢接受记者采访。一位勉强接受记者采访的老师再三询问记者,“稿件能否刊登,如果刊登不出来,就什么也不说了”,他向记者表达了失望之情:“明明打了人,可最后公安局结论却说没有违法,还有没有公理?!”

  就在记者写稿之际,杨大明给记者打来电话,称有两名警察找到他,说校长余立生已经起诉杨大明敲诈100万元。电话中,杨大明气得语无伦次:“竟敢这样无中生有……!”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