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研究

都市传奇:媒体时代的城市谣言
李一峰
  2005年02月16日11:18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摘要]都市传奇作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有其独特的生成环境和个性,它属于谣言的一个大类,但又有自己作为民族志学概念的独特之处,根植于都市文化。一味批判谣言与都市传奇并非是科学的态度。应采取正面的姿态,不预设立场,从民族志学与都市文化研究出发,深入观察现代社会的都市传奇与大众文化之间的连结性,探索出深层次的文化意涵。 

  [关键词]谣言;都市传奇;都市文化 

  古人云:“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谣言(Rumor,拉丁语为Rumour)可以毁坏名声与信用,促发暴动或战争。再加上它的传播途径难以控制,因而在批评者的眼中,它是卑劣和无聊的,被认定是现代社会的祸害。“都市传奇”是广义谣言范畴内的一大分支。尽管如此,人文学者们并不建议对它采取一味批判的视角与敌视的态度;与此相反,将它纳入民族志学的范畴,以积极的、正面的、个人的角度去体察这种现代的、都市的谣言。 

  英语文学教授Jan Harold Brunvand首次于1981年在《The Vanishing Hitchhiker: American Urban Legends & Their Meanings》一书中推广了这一概念。[1] 他根据自己的收集得出两点结论:1)传奇(legend)、神话(myth)与民间传说(folklore)并非分别归属于所谓的原始社会与传统社会;2)研究这些传说能有助于知晓都市文化与现代文化。他在一系列相关著作中,率先提出“带菌者”(vector,源自生物学带菌者的概念)这一传播学术语,用以描述传播都市传奇的某人或某实体组织。 

  讨论、追踪与分析都市传奇,已经成为流行的爱好。新闻组news:alt.folklore.urban热烈地讨论着传奇故事,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网页则(http://www.tafkac.org/faq2k/index.html)详尽地辨出真伪;如果要看分类传奇,可以访问Urban Legends Reference Pages(www.snopes.com);美国能源部已建起名为Hoaxbusters(http://hoaxbusters.ciac.org)的网站,专门处理各种基于计算机传播的恶作剧与传奇。本文就试图从谣言、民间传说与都市文化这3个视角与不同的层面,剖析这种现代都市传奇故事的文化意涵。 

  作为谣言的都市传奇 

  对于谣言的研究始于二战,Allport与Postman是奠基人。他们认为,谣言是一个“与当时事件相关的命题,是为了使人相信,一般以口传媒介的方式在人们之间流传,但是却缺乏具体的资料以证实其确切性”。[2] Perterson和Gist认为,谣言是“在人们之间私下流传的,对公众感兴趣的事物、事件或问题的未经证实的阐述或诠释”。[3] 此外,Knapp认为,谣言是一种“旨在使人相信的断言,它与当前时事有关,在未经官方证实的情况下广泛流传。”[4] 

  Kapferer曾仔细梳理历年谣言研究的成果,对它的定义做过分类 [5]:部分倾向于虚假的、错误的、未经证实的一种讯息 [6];部分认为应从人们是否相信来加以界定。但两者皆无法明确界定谣言的概念,因为它后来仍可能被证实是真实的,而非无稽之谈;许多仍未证实的讯息并不能武断为虚假的、错误的;而且,许多已被正式否认的这类讯息仍在流传。除非有人恶意的散布,在多数情况下,正是因为有人相信或将信将疑,所以谣言得以流传。Kapferer根据自己的研究认为:“我们称之为谣言的,是社会中出现并流传的未经官方公开证实或已被官方所辟谣的讯息”。在这个定义中,“官方”并非专指政府,也可能是当事人与当事机构;谣言内容可能为真或为假;部分人不相信一谣言无碍于它的存在,它是否已被官方否认也无碍于它的存在。 

  对于谣言的流传机制,Mowen认为,讯息的模糊性(Ambiguity)与讯息的重要性(Importance)可能是其中的两个原因,当某项讯息重要而又模糊时,便可能存在各种的谣言。 [7] Allport还清楚地提出谣言传播公式:谣言流传量=问题的重要性×证据的暧昧性。[8] Kapferer则认为谣言流传的动机是多样化的,传播者可能为了求证谣言、说服他人、减少焦虑、取乐、或纯粹为说而说,进而不知不觉成为谣言的传播者。[9]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谣言研究都发现,人们在面对一件无法解释或暧昧不明的事件时,容易产生不确定和焦虑感,谣言就因而“产生→评估→传播”。在评估过程中,Kapferer认为,谣言与讯息的分野在于主观的“相信程度”。当一个人相信他的一个朋友或认识的人所带来的消息,他就认为这不是谣言;反之,当他抱持怀疑时,他就会认为这一讯息是谣言。当一个讯息被公众普遍认为是“谣言”时,这个谣言就会逐渐消失;反之,当大众并不认为它是谣言时,这个谣言就会继续流传。[10] 对动机多样化动机的谣言,最佳的反击方式当然是“真实”。Kapferer进一步指出,“真实的概念,核实的概念,是源于社会的一致同意。”只有“群体所认为是真的,那就是真的。”[11] 话到这里,Kapferer似乎陷入了“感知即存在”的唯心论。但在某种程度上,处在媒体与资讯构筑起的现代社会中的受众,世界对他们而言,又何尝不是以感知为存在的基础呢? 

  在实际运用的层面上,“谣言”这一术语有两个鲜明的特征。首先是内容极大化,它的类型涵盖原始简朴的流言蜚语(gossip)到狡诈高明的宣传手法(propaganda techniques),从荒谬怪诞到惊悚恐怖,还包含了五花八门的恶作剧(hoax)与都市传奇(urban legends)。随着互联网的出现,谣言已经从经典传播模式(人与人之间的流言蜚语)裂变出互联网谣言。“谣言”,已成为一个广义概念。其次,它的用法贬义化。它可以毁坏名声与信用,促发暴动或战争。尤其是其传统的传播途径(人际口语word-of-mouth)与现代的传播途径(互联网的各种技术)难以控制,再加上媒体不时失职而推波助澜,因而在批评者的眼中谣言是卑劣和无聊的,被认定是现代社会的祸害。 

  一些谣言的确对社区与实体造成了实际的祸害。例如,20世纪80年代中国物价出现波动的时候,人们闻风而动,囤积火柴、食盐、酱油。“高尔夫客在印度尼西亚惨遭鳄鱼吞食”的谣言,对印尼旅游业造成负面影响。再如流传数年之久的谣言:著名设计师Tommy Hilfiger在CNN的时尚节目Oprah脱口秀中向主持人Elsa Klensch明确表示“亚洲人不适合穿我设计的衣服”,于是Hilfiger连续数年成为时尚界种族主义言论的受害者。 

  另一些谣言引起人们的愤怒与惊恐。引起国际骚动的“盆栽猫”网站(http://www.bonsaikitten.com)宣称,日本商人利用盆景栽种原理,可以培育出不同形状的猫。网站上并且还有绘声绘影的步骤教学。这一故事从美国一路蔓延亚洲,引起许多喜爱宠物人士和保育团体的抗议。经过FBI的调查,发现这只是一出MIT毕业生的恶作剧。“人肉网站”(http://www.manbeef.com)则说某人某日亚洲一游后,才知道人肉美味,开始在网上出售人肉与食谱。此事惊动美国食物与药品管理局(FDA)出面调查。 

  还有一些谣言成为宣传的武器。除了惑众之外,还有瓦解,诋毁,策反对手,或者抬高己方形象、威慑等等各种效果。早在2200年前,陈胜、吴广就猫着腰躲在破庙里制造“大楚兴、陈胜王”的谣言。 

  是否所有的谣言都会对社会和个人造成伤害?某些谣言在起到负面作用的同时是否还有正面的积极意义?例如自公元前565年,传说尼斯湖发现水怪后,人们就为此不懈努力了数千年。这个谣言不仅给苏格兰带来旅游收益,也满足了人们的猎奇心理需求。再如《新英格兰医学学报》刊载论文指出:“只要注视女性丰满的胸部10分钟,效果如同有氧运动30分钟。”这篇最初于1997年刊登在美国《Weekly World News》小报上的文章,不仅被数次转载,还在3年后上了台湾晚7点档的电视新闻。 
 
  不能否认,上述两个谣言(城市传奇)富有娱乐性,但无危害性。还有一些具有悲伤情节、恐怖情节的谣言,人们接收与传播它们的理由就如看悲剧电影、恐怖小说的心态一样。亚里士多德在他的《诗学》中曾试图解释人为何喜爱悲剧的原因,认为它会产生悲悯以及恐惧的移情效果,最后达到洗涤、净化心灵(Catharsis)的作用,污秽与罪恶感会随着泪水一起排除,缓解心中的压迫,达到社会的一致性。因而即便是悲剧式的谣言,对社会来说也可能具有正面的、维护的作用。 

  而至于恐怖谣言的流传动机,部分的是因为自我保护的焦虑而试图去了解它或掌握它。譬如都市传奇“佛罗里达州加油站爱滋针头扎人”中,杰克逊镇警官阿布拉罕提醒驾驶者防止被暗藏在自助加油站加油枪扳机下面带HIV病毒的针头所刺伤。尽管美国警方早已公开辟谣,但这一谣言与其类似的传闻已流传数年之久。这正如阅读日本漫画家伊藤润二笔下压抑的狭小空间,美国小说家史蒂芬·金构造出迷惘的庞大都市,它们都同样令人感受都市的窒息,进而激起自我保护意识。 

  再从谣言的传播过程来看,有研究认为,一个典型的谣言传播,会依次经历形成期、高潮期和衰退期等三个阶段。但这如何解释诸多谣言反反复复或者如死灰复燃般的传播现象?人们咀嚼着美国社会学者David Popenoe所称的“智力的口香糖”,不断嘀咕着已发生在“某个朋友的朋友”身上等诸如此类的故事。某些故事流传已久,但历年变化甚少,例如一位女子死于在她头上筑巢的蜘蛛;另一些新故事却折射出现代环境,例如一位男子在出差途中被女子勾引,次日苏醒时发现被割肾。[i] 此外,还有研究认为,谣言具有“来源不明、个体归因、事实不确定、群体传散以及时间短暂”的特性。[12] 可“时间短暂”这个特征很容易被证伪。许多谣言都是作为新闻的对立面而产生的,因而具有时效性。但都市传奇往往不具有时效性,而且可以“历久弥新”、“死灰复燃”。 

  Kapferer指出,“真实的概念,核实的概念,是源于社会的一致同意。”个人在参与谣言传播的过程中,在构筑社会一致性的过程中,是否也在构筑一种市民文化与市民历史,或者说“我们的文学史”?Véronique认为,日常生活中的谣言(都市传奇),是一种对于“市民”再近不过的贴身观察与分析,是对于身边、甚至发生在自身上“寻常琐事”的诠释、再诠释与破译。它是一种“我们的文化史”的呈现。相对于“大历史”(“他们的”历史)的沉重与遥远,“小历史”的研究更贴近“我们的生活”。正是都市传奇,“揭开了我们周围世界的面纱,解除了我们的焦虑,赦免我们的罪恶感,在这个艰难的时代里为我们提供方向指引,最后藉由提供一个道德控制的形象而扮演一个正面的角色。经由传奇的设计与创作,一个社会在幻想的故事里显露出它的许多恐惧与欲望。”[13] 

  Véronique对谣言的理解,使我们反思对于谣言的预设立场。作为一种传播现象,谣言这一概念始终与新闻对立而存在。新闻是通过传播来消减不确定性,而谣言在传播中往往会“以讹传讹”而增加不确定性。因而,新闻往往公开地、轻蔑地驳斥谣言的种种不实之处;谣言往往通过人际传播(包括现今互联网的各种技术)隐晦地、神秘地流传,并往往回避和新闻的正面冲突。也正是我们的预设立场,我们对谣言采取了“一概而论”的消极姿态。 

  尽管“都市传奇”可以归为谣言的一大分支,西方学者们并不建议对它采取一味批判的视角与敌视的态度;与此相反,将它纳入民族志学、民间传说的研究范畴,以积极的、正面的、个人的角度去体察这种现代的、都市的谣言。 

  作为民间传说的都市传奇 

  民间传说的现代版本——都市传奇,通过口头传诵、新闻转述与电子邮件分发等途径而无休止地流传,内容从荒谬怪诞到惊悚恐怖都有。它的来源往往含混不清,带菌者往往不是信息的目击者:“我听一个朋友说的这事”,“报纸上说的……”,“有人说……”,“街上好多人都在说……”,或者是“我认识某人,他认识那个‘绝对’见过这张照片的某某人!”这个在爱尔兰语中被称作“'Dhúirt bean liom gur dhúirt bean leí' syndrome”(意即,一个女人告诉我说‘一个女人告诉我说’……)人们在获得信息时无从证实,但也无法否定。某些都市传奇的确基于真人真事,例如年轻男子开枪射击Saguaro巨型仙人掌,被倒下的枝干压死。即使故事原本是真实的,但通过无数次转述后往往被歪曲。总之,都市传奇具有谣言的一般特征,但同时,它有具有民间传说的传播形态特征与传播功能。 

  研究者对“民间传说”(folklore)的定义各执一辞,但都可纳入以下3种流行说法中的1种:1.人文主义的看法——认为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口头文学”,重视说唱者的创造性作用。2. 人类学的看法——以社会科学的种种假设来加以探讨,试图从中找出文化的规范、价值以及可预测的行为准则。3. 心理分析学的看法——从人的行为上来分析民间传说,认为神话、梦、笑话、童话等所表达的是人内心潜藏着的、无意识的希望和恐惧。以上3种看法并不互相排斥,有时还互相利用。 

  在民族志学的范畴中,民间传说被认为是长期流通于某一特定民族人群中的,有关故事、传奇或者迷信的民族志学概念;换而言之,它是某一特定文化的口传历史。[14] 在西方,民间传说这一概念作为19世纪浪漫民族主义(romantic nationalism)意识形态的一部分而固定成型,并使得服务于近代意识形态目标的口传(oral traditions)得以重塑。只是直至20世纪,民族志学者才试图客观地记录民间传说。 

  民族志学家Johann Gottfried von Herder(1744-1803)率先倡导周密而谨慎地将民间传说记录并保存,以此将德国人正宗的精神、传统与身份作为文献保存下来;去伪存真的信念成为Herder推广的浪漫民族主义的信条之一。随后于1846年,英国人William John Thoms想以一个盎格鲁-撒克逊的术语来形容当时被称为“流行古风”(popular antiquities)的东西,便杜撰出“folklore”这一词汇。虽然民间传说会包含宗教或神话的成分,但基本上它与日常生活的世俗传统紧密联系。 

  在传播形态上,民间传说既有稳定性,又有变化性,还具有扩散和文化移入的特点。在它的传播历史上,一经获得固定的形式,便可通过海路和陆路传播和长期流传,但传播开来的民间传说,往往只保留其故事的核心,而其外部的特点则根据新的环境不断地变动,这就是它的扩散。而随着人的迁移,到了新的环境,这种传说便经历了修正、改动、取舍和同化的过程,于是就变成了文化移入。由于现代交通工具与通讯工具的发达,民间传说的扩散和移入过程明显加快。在美国流传近一个世纪的都市传奇《共产党人革命章程》[ii] 进入中国后,被巧妙杜撰成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内部训令,由此,它不仅伪装成新闻进入主流媒体,甚至摇身一变成了官员制定政策的参考依据、教授宣讲课程的正式案例。[15] 再如《美日高薪雇用“网络特务”制造反华BBS言论》一文在2004年初再次成为热点新闻,而类似的传闻早在2002年就已流传甚广。[iii] 自艾滋病被发现以来,有关“艾滋病针头”的都市传奇就绵延不绝:20世纪80年代通过口耳与文字传播,1997年之后顺着互联网加速扩散;针头出现的地点也散布世界各地的剧院座位上与投币电话退币口中。 

  我们所面对的当代民间传说,已经被一些学者认定为“都市传奇”(urban legend)和“阴谋假说”(conspiracy theory)。阴谋理论与都市传奇之间的关联很紧密:只要查阅美国超市小报,例如《Weekly World News》之流,就能看到诸多的阴谋理论与都市传奇。许多都市传奇,尤其是那些涉及政府与商业的,带有一部分阴谋理论的特征。例如,20世纪80年代宝洁公司(Procter and Gamble)与恶魔崇拜(Satanism)有关的故事,就是在某些层面上非常典型的都市传奇。和阴谋理论一样,它断言某一组织(宝洁或是它的领导层)密谋实施可能有害的行径(支持恶魔崇拜)。然而,它并没有易扩张性,也并非试图解释历史事件,而解释历史事件正是一个阴谋理论的标志。都市传奇相对阴谋理论而言简单许多。 

  作为都市文化的都市传奇 

  都市传奇也是现代民族意识的沟通与表现,也体现出一种社会一致性。 

  尽管都市是文明的泉源,但都市并未带给现代人安全感。许多思想家,例如卢梭与杰斐逊,都认为都市是腐败和邪恶的渊薮。在全球范围内,19世纪中期后,大量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城市的负面体验成为现代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恐惧来源。Allan G. Johnson判断,至2025年,世界上将有6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都市居住者对于自己的行动要权衡利弊得失、考虑再三……都市居住者大都躲藏在自我保护的幕墙后面,很少显露感情或直接向他人表露思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淡漠疏远。”[16] 其实齐美尔(Georg Simmel)早在1903年就表示,都市作为孤独、隔裂的个人的居住场所缺乏强有力的社会契约。[17] 这种契约关系可以拓展至人际沟通层面。Kapferer曾认为,“群体的圈子越是紧密,谣言就越容易流传,对于那些新建的住宅区或新兴都市,谣言的流传却比较困难。”[18] 

  尽管都市是文明的源泉,但都市化和现代化并不能掩盖我们越来越无知的事实。古希腊哲人芝诺(Zero)曾象征性地画过一个圆来表示知识与无知的动态关系。对于个人而言,由于劳动分工细化,加上信息巨量增长,造成个人知识结构之间的鸿沟得以加深、扩大。在这个复杂而神秘的高科技主宰的世界里,在所谓的“知识时代”和“信息时代”,人们犯了信息焦虑症,怀疑与偏信往往会压倒反思。 

  尽管都市是财富的聚集地,但世人们追求物质上的占有和享受多于精神上的自主与充实。都市传奇可以揭露出世人心灵深处所试图压抑的脆弱角落,浮现出每个时代深藏于人性中的挣扎与矛盾。它是一面反映人类潜意识的镜子,从不同的角度解放了长期压抑在深层的思绪。许多反映某一民族或全人类的普遍心灵恐惧或是深层渴望的都市传奇,会因为呈现出某种时代性以及普世价值而流传深远。 

  尽管都市是用最坚固的钢筋水泥打造的,却又是地球上最脆弱的角落。散文家White早在1948年7月就写道:“纽约最微妙的变化是不挂在嘴上,而挂在心头的。在它悠久的历史上,这个城市第一次变得可能毁灭的。一队类似归雁的飞机就可以把这个岛屿上的神仙幻境全部毁灭……”“任何城市的居民都要面对毁灭这一冰冷的现实,纽约压力更大因为这个城市是如此密集。”[19] 在都市这个场所,人类的心灵也是极为脆弱的。在城市中,我们不断伤害别人、被别人伤害,渐渐地开始恐惧所有发生着和有可能发生的伤害。有压抑的情感就必须有宣泄的方式,于是某些都市传奇就成了一种缓释剂。在SARS爆发期间,“吸烟以毒攻毒可起到预防作用”的传奇,虽被医学界断然否认,但一直未有足够的科学证据确凿否认两者间的相关性。事实上,它至少给惶惶不可终日的人们找到了一个缓释压力的借口。 

  每个时代的都市传奇,反映出每个时代社群的时代特性与生活体验。芝加哥学派的代表人物Louis Wirth认为,都市环境产生了一种特殊的社会生活,他把这种社会生活称为都市主义。在他看来,都市中的社会生活更具刺激性,同时也更异化。[20] 生活方式的激变与凌乱,为都市传奇的创造提供了现实源泉。现代居住环境(例如大厦、楼梯、停车场、储藏室)、现代生态环境(机械化农场、基因食品、异变怪物)、现代交通工具(例如电梯、公交车、地铁)、现代通讯手段(例如电视、手机、互联网)等等都成为都市传奇的素材。至于“车轮上的美国”,很多都市传奇大都发生在冷清的高速公路与孤零零的加油站,其中的“搭车”也是一个恒久的话题。21世纪初的都市传奇则普遍充斥着陌生的新事物与新体验。例如“基因食品”(吃了某种食品会畸形或生怪病)、“新的流行疾病”(HIV、SARS、疯牛病、禽流感)等等。 

  每个时代的都市传奇,反应出每个时代的价值判断与道德意涵。例如“割肾”这个故事,从美国流传到墨西哥、菲律宾、泰国、台湾和大陆。在相似的内容背后,展露出当代社会的价值判断与道德意涵:要抵制诱惑,不要纵欲;要谨慎小心,不要信任陌生人;隐蔽的场所总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发达的城市总会有罪恶的帮派;警察只能在事后帮助你;器官采集在落后国家很盛行……在email都市传奇“转信救病童”中,父母急需资金医治车祸后的孩子,而收信者每转发一封此信一家公司愿意就为此捐3美分,因而号召大家将此信转寄给所有朋友。这种连锁信非常之多,小孩的名字、事故的原因变化不一,但许多人都乐此不疲。它真实地折射出大众对社会医疗体制和慈善事业的关注。 

  媒介并非是决定谣言与传奇生死的闸口;根植于都市的都市文化,也是都市传奇的永久根基。人们曾预想,大众媒介的高度发展将导致谣言走向灭亡。但事实却是,谣言却愈加泛滥。在传播新科技成为重塑社会的胶合物的今天,互动媒介使谣言的传播力度与传播效率得到极大化,摒弃了过去口耳相传的流传速度与范围限制,它犹如燎原野火,烧之不尽,风吹又生。“Golocalization”(国际本土化)的现象在都市传奇上也得到了很好的印证。例如“割肾”故事最初刊登在《每日德州人》(德州大学报)上。进入网络传播之后,迅速出现了澳洲版、印度版、印尼版,当然还有广州版。 

  一味批判谣言与都市传奇并非是科学的态度。采取正面的姿态,不预设立场,从民族志学与都市文化研究出发,深入观察现代社会的都市传奇与大众文化之间的连结性,探索出深层次的文化意涵,不但可以舒解恐惧、消减猜忌,还可以帮助我们成长,推动我们进步。 

注释: 

[1] Jan Harold Brunvand: The Vanishing Hitchhiker: American Urban Legends and Their Meanings, Reissue edition, W.W. Norton & Company, 1989 

[2] Allport, G.W. & Postman, L.J.: The Psychology of Rumor. New York: Holt, Rinehart & Winston, 1947 

[3] Peterson W. & Gist N.: Rumor and Public Opinion, Chicago: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51, 57, pp159-167 

[4] Knapp R.: A Psychology of Rumor, Public Relations Quarterly, 8 (1), 1944, pp22-37 

[5] Kapferer J.-N.: Les Chemins de la persuasion, Paris: Dunod,1984, pp15 

[6] Mowen, J.: Consumer Behavior, Tercera edicion, An introduction to Consumer Behavior, E.U.A.: Macmillan, 1990, pp787 

[7] Mowen, J.: Consumer Behavior, Tercera edicion, An introduction to Consumer Behavior, E.U.A.: Macmillan, 1990, pp490 

[8] Allport. G. W.: The nature of prejudice, Cambridge, MA: Addison-Wesley, 1954 

[9] Kapferer J.-N.: Les Chemins de la persuasion, Paris: Dunod,1984, pp16 

[10] Kapferer, J. N.: La marca, capital de la empresa, Madrid: Ediciones Deusto, 1992 

[11] Kapferer J.-N.: Les Chemins de la persuasion, Paris: Dunod,1984, pp18 

[12] 张轩豪、柯建志、廖凯弘:《网络诽谤类型之初探—从网络谣言谈起》,台湾南华大学传播管理研究所:《传播与管理研究》,第1卷第1期,2001年 

[13] Véronique Campion-Vincent: Légendes urbaines : rumeurs d'aujourd'hui, Payot 1992 

[14] 定义参考维基百科Wikipedia,http://en.wikipedia.org/wiki/Folklore。 

[15] 参见庄海青:《美国中央情报局“中国十诫”:一个谣言的来历》,www.xys.org,2003年9月9日 

[16] Allan G. Johnson: The Blackwell Dictionary of Sociology, Blackwell, 1999, pp307 

[17] D. Weinstein from Kurt Wolff (Trans.): The Sociology of Georg Simmel, New York: Free Press, 1950, pp.409-424 

[18] Kapferer J.-N.: Les Chemins de la persuasion, Paris: Dunod,1984, pp 64 

[19] E. B. White, Roger Angell: Here Is New York, Little Bookroom, 1999 

[20] Wirth, L.: Urbanism as a way of life (1938), In R. Le Gates & F, Stouts (Eds.), The inner city reader, New York: Routledge, 1996 

[1]这一都市传奇也是流传全世界。当然各国的版本都详细改写了时间、地点、紧急求救电话号码。以下是一个中国版本,但翻译的味道仍十分浓重: 

不要独自去偷欢! 

真是恐怖,不管是不是真有其事,还是多加小心为好!信不信由你! 

你要小心啦,《不要独自去偷欢》这故事是登在《广州晚报》上。明显地是发生在夏季广州大学庆祝期中考结束时的传统。这个男的去参加上星期六晚上的庆祝。他觉得很快乐,喝了很多酒,而且有些女孩对他有兴趣,于是邀请他参加另一个庆祝会。他很快就答应了,并且自己一个与女孩们同去。庆祝会是在另一楼公寓。他们继续地喝酒,并吃了一些不知名的药。 

等他再醒来,发现他全身赤裸地躺在浴缸中,而且浴缸里满满的都是冰。药效仍然没完全退去,不过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只有他一个人。他看了自己的胸部,发现上面用口红写了“打110,否则你会死”。他接着看到了一支电话就在浴缸旁,于是他就打了电话到110去。他向110说明目前的情况并表示他不知道自己在何处,他吃了什么,与他为什么要打这电话。110建议他离开浴缸,并照照镜子,他照做了,并无发现任何异状。110再建议他检查自己的背,而他只发现了两条九寸长的切割伤口在背部下方。110要他马上躺回满是冰的浴缸,并马上派一组急救队来。在仔细检查之后,明显地,他发现事实超出预期。他的肾脏被偷了!在黑市里,一对肾脏值30,000元! 

…… 

原版故事请参见http://people.howstuffworks.com/urban-legend.htm。 

[ii]在snopes.com有专文对此进行了论述。据考证,这十条《Communist Rules for Revolution》(共产党人革命章程)是1919年协约国在德国杜塞尔多夫搜查出的“共产党革命章程”,并于同年在俄克拉何马州刊印在《Bartlesville Examiner-Enterprise》上。1946年,美国佛罗里达州首席检察官George A. Brautigam从一位著名的共产党人手中获得此文,居然就认可它是真实的。此后冷战期间,这十条更成了国会议员们辩论的话题。直至20世纪80年代中期,专栏作家Bob Greene与芝加哥大学、西北大学的俄国问题专家探讨后,一致认定这十条是彻头彻尾的伪造。在国内流传许久的十条章程已经适应政治环境,从“反对资本主义”改成“反对共产主义”的阴谋,并在具体措辞上有变化。但排列次序与基本内容却完全没有变化。以下便是这十条革命章程: 

《Communist Rules for Revolution》(共产党人革命章程) 

1. Corrupt the young; get them away from religion. Get them interested in sex. Make them superficial; destroy their ruggedness.(败坏年青人,让他们失去信仰,沉湎色情,肤浅虚荣。) 

2. Get control of all means of publicity, thereby:(掌控所有宣传手段,以此:) 

3. Get people's minds off their government by focusing their attention on athletics, sexy books, plays and immoral movies.(把人民的注意力偏离政府统治,转向运动、色情书籍、娱乐以及委琐的电影。) 

…… 

参见http://snopes.com/language/document/commrule.htm。 

[iii]2004年2月6日,《美日高薪雇用“网络特务” 制造反华BBS言论》一文从千龙新闻网起步,相继被南方网、21CN、雅虎中文等各大门户网站转载,并由QQ主页得到最大化传播,还被各家BBS转载。尽管该文图文并茂,但让人顿生疑窦的该文的导语:“日前,据总部设在北美的一家中文BBS网站对经常在网上发表文章的人的背景调查,结果发现,美国CIA、日本都雇佣了一批人专门在中文网上张贴诬蔑攻击中国的文章和真假消息。”此处的时间、地点、目击者与调查方法都极其含糊。毋庸费力查找,便可发现《联合早报》早已于2002年6月26日刊登过类似的读者来信。原文如下:据总部设在北美的一家中文BBS网站对经常在网上发表文章的人的背景调查,美国CIA,日本及台湾都雇佣了一批人专门在网上张贴诬蔑攻击中国(注意不仅是中国共产党,而且是整个中国)的文章和真假消息。他们的手段包括: 

1. 极力打击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对发表爱国文章的人进行恶意辱骂和贬低,称他们是“爱国贼”、“粪青”、“太子党”、“共狗”等等不一而足。而且往往以不同笔名发多个跟贴,给人以人多势众的感觉,仿佛中国爱国的人已经人数了了,多数都是像他们一样对中国恨之入骨。 

2. 极力诋毁中国取得的任何成绩,或者根本不提中国还有成绩。如果有人提了,就群起攻击,说他们是共产党的爪牙、太监,是无耻。 

…… 

作者:李一峰,男,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加拿大McGill大学Sauvé学者。 

The Unpreestablished Understanding of Urban Legend 

Li Yi-feng 

(Zhejiang University, Hangzhou, Zhejiang, 310028) 

Abstracts: Urban legend is a universal social phenomenon with its unique breeding surroundings and natures. It belongs to the domain of rumor, meanwhile has its own specialties as a term of ethnography and takes root in urban culture. Animadversion on rumor and urban legend merely is not a scientific attitude. We should hold obverse attitude without pre-established standpoint, embark on the domains of ethnography and urban culture, and closely observe the links between urban legend and urban culture in modern society, which can help us to develop urban legend’s deep-seated cultural meaning. 

Keywords: Rumor, Urban legend, Urban Culture 

来源:中华传媒网 (责任编辑:刘海梅)
精彩推荐: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25年冒死拍摄火山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猪贩拉猪险象环生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吊车斗车砸进教室



热点新闻榜
...更多
  
人民网搜索  互联网搜索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