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先锋网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
人民日报,60周年,征文,人民网,传媒频道

  1948年6月15日,在人民解放战争节节胜利的炮声中,肩负中共中央机关报职责的人民日报在河北省西柏坡附近的里庄创刊。跟随历史前进的步伐,融入社会巨变的洪流,人民日报在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中成长为具有重要影响的世界大报。


  岁月流转,逝者如斯,人民日报迎来了60华诞。


  回首是为了更好地前行。为纪念创刊60周年,人民日报面向海内外读者举办“记忆中的人民日报”征文活动。截至6月15日,共发表来稿139篇,人民网特将这些文章编辑整理成辑,以飧读者。



  我喜欢翻阅《人民日报》,一是可以了解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各地新闻,二是因为文章都很有思想和深度,令人受益匪浅。除了体育版,我也比较喜欢看时政新闻和国际新闻。通过读报,自己的眼界更加开阔,政治觉悟有了很大提高,为国争光的目标和信念也更加坚定。(邓亚萍 《浓浓人民日报情》)


  风风雨雨中,《人民日报》走过了60个春秋,我的父辈和我见证了《人民日报》的风雨历程。我庆幸能随《人民日报》一路走来,并在它的感召下成为新闻界的一名新兵。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愿牢记党和人民的重托,不辱新闻使命,高举时代大旗,奏响和谐发展主旋律,让我们的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有号角、旗帜和指路明灯。(鲍佳宏 《永远的指路明灯》)


  人民日报伴我成长,时光荏苒,一晃就过去了30年。随着工作的不断变化,我总是千方百计坚持阅读人民日报,她是我的良师益友。她教我做人的道理,使我懂得了做人要有一颗平常心,既有益于身心健康,有益于工作事业,高调工作,低调做人。要学会宽容、感恩、善良,要严格自律,磊落本分。不交不三不四的朋友,不吃不明不白的饭,不花不清不白的钱。经受住金钱和美色的诱惑,不为所动,忍得住清苦,耐得住寂寞,顶得住歪理,保持堂堂正正做人的纯洁性。(陈海 《永远的老师》)


  最初得知人民日报这个名字,是1966年下半年的广播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说:“现在播送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社论……”。那时我还在读小学四年级。我生活在湖北长阳一个偏僻的土家山寨里,没有课外阅读书籍,没有报纸。一直到了1975年我上了大学,才在图书馆里看到人民日报。(张泽勇 《老师》)


  2004年7月1日前夕,我从人民网上看到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3周年向党说句心里话征文活动,我当晚就写稿,发给《人民日报》,真没想到在《人民日报》2004年七一特刊上刊发了我的稿件,这对于我产生了巨大的动力,可以说是我爬格子路上的加油站,每天有使不完的力气,活跃在报刊与网络之间。(林瑞国 《爬格子路上的加油站》)


  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那是23年前,刚刚从社会走上工作单位的我,踌躇满志,志在人民日报;这里是路前进的方向,记得第一次写新闻稿时,我写了一篇题为《选城乡办盐水蘑菇加工厂》稿子投到人民日报。当时投稿就有的同志讽刺我说:“人民日报是大记者的文章,而不是你周文桁的梦”。(周文桁 《我与人民日报结情缘》)


  我1960年出生,小时候家里很穷,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买些报纸糊墙,把一个土房打扮的焕然一新。我望着一张张印满铅字的纸张,感到十分好奇。我用小手指指着报纸上四个遒劲又苗条的大字,感到非常有意思,就问父亲,父亲就领读“人民日报”,我也跟读“人民日报”,就这样,《人民日报》给我留下了最初的记忆。(高中生 《人民日报给予我最初的动力》)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人民日报》是党中央直管的指导全党、全国军民工作、国防、生产等的第一大报,在中国和全世界影响都很大。凡称职的干部和有知识和文化,想知道国内外大事的人,每天都必读《人民日报》。也还是从那时起,我就有一个梦想,我一定要认真读书,学好知识和本领,有朝一日,有稿件上《人民日报》。(张国钦 《“恩师”难忘 情深似海》)


  打了一顿官腔后,要我对国家的农村供销工作提意见!我不知所云,一脸茫然。然后他们又亲切地问我父母:种了多少棉花田?收入怎样?就是始终不提贷金劵的事,我若有所悟:是不是稿子发了。这时,一首长模样的人才发话:魏金辉同志,你反映的问题已引起省委领导的重视,要实事求是啊!乡亲们没见过大人物,也都赶来开开眼界,并拿出贷金劵来声援我。(魏金辉 《我的新闻处女作》)


  大学毕业后,我没能如愿,而是被分配到机关工作。但我对当记者仍未死心。由于做秘书工作,人民日报仍是我每天必读之“书”。我在认真做好本职工作的基础上,利用业余时间继续给黑龙江日报和黑龙江电台写稿。后来,我试着给人民日报写稿。(金永波 《人民日报帮我圆了记者梦》)


  我今年虽然81岁了,但有一个五十多年雷打不动的习惯:每天读《人民日报》。“一辈子听党话,一辈子跟党走”,是我作为老党员一生的信念和追求。同样,作为党报的人民日报,也将永远成为华西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指南针”和“加油站”。(吴仁宝 《我与人民日报的“半世情”》)


  上世纪80年代末期,我刚上小学,家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一个只有30多户人家的偏远连队。具有高中文化的爸爸是连队里“喝墨水”最多的人,总是坐在最角落的地方看书,这是他最大的乐趣和做好的休闲方式。当百无聊赖的家长里短和孩子们玩耍的游戏已经不能引起大家兴趣的时候,人们就把目光聚焦到了爸爸身上。于是,爸爸又多了一项工作:给大家伙读报。(梁萍 《读着<人民日报>成长》)


  村子里的人五天赶一次集,每到集市的日子,我甚至在村子路口上等去赶集的人,眼睛在他们挎着的篮子里搜来搜去,然后跟着目标到人家家里去,有些人家怕我吃他们的东西,磨磨蹭蹭不肯打开报纸,最后我直接开口要。人家有时还以为我找借口。其实我真的不关心里面包的东西,我的两眼盯着的确实是那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人民日报”。(赵成国 《一路有你》)


  中学时代,我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正是青春飞扬的年龄,是人民日报上关于陈景润、张海迪、彭加木、中国女排等先进人物和先进群体的报道,一次次点燃了我的激情和梦想,让我一路前行,永不懈怠。而今,早已人到中年的我,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浑身依然充满着青春的朝气和活力。(邓高峰 《相伴青春岁月如歌》)


  20多年前,20来岁的我在一所乡村中学做代课教师,因为喜爱文学的缘故,对报纸的副刊,尤为关注。在那个文学热潮的年代,我迷恋诗歌写作,可是向外投稿屡投不中,铅印退稿常落在我案头。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诗歌。总以为诗歌能登上人民日报,就能改变一个农村青年的命运。(缪新华 《骑车四十里去看报》)


  欣逢人民日报六十年华诞,我作为报社的“第二代”人,在此先后工作了50余年,从青年、壮年一直到晚年,2000年70岁时离开岗位,如今已到耄耋之年,回首往事,使我对工作过的“老巢”有说不尽的情怀。人到老年容易怀旧,我做了43年夜班,从年轻一代到了年过古稀,但无怨无悔,正是这样一个工作环境锻炼了自己,考验了自己,虽无功可谈,但总算为我国的新闻事业尽了一点微薄之力。(贺海 《四十三年夜班情》)


  最初见到“她”是在上小学的时候,那时,家里没有更多的钱让我们买书报,但是为了在意识中为我们播下阅读书报的种子,当教师的爸爸会时常拿回一些报纸,里边就见到过“她”的影子,但是,那些文章对我们来说不容易理解,我们的兴趣点还是在报上的几个小插图,有时还和妹妹一起临摹上边不同笔体及大小的文字或图案,并且比一比看谁的漂亮,也是一种乐趣。(单朝霞 《相伴三十年的“她”》)


  或许时间久了,《人民日报》也会成为刻在他们记忆中的一道印记,就像看报的老人一样,如果你要问他为什么看《人民日报》,他会告诉你,那里有来自中国最具权威的信息。话于言表,什么都不用多说。蓦然回首间,那些事那些人,因为一张张由鲜亮而泛黄的报纸纠结在一起,让人不能忘怀。(夏谪仙 《刻在记忆里的印记》)


  人民日报社职工夜校是1950年成立的。先在煤渣胡同,后又搬到八面曹椿树胡同一个大四合院里,几年以后又搬到王府井西侧大甜水井胡同。就这样东搬西搬坚持办学十年之久。从扫盲到高中,办学目标跨度不小,教学规模堪称夜校之冠。师资充足,有兼职和专职老师。学习的科目有历史、语文、物理、数学等。管理非常正规,有严格的考勤考试制度,不能无故旷课,请假必须有领导批准,学习好坏成为入团、入党的一个条件。(华新 《人民日报社的职工夜校》)


  夜阑人静之时,我常捧起装订成册的《人民日报》,一本一本,一遍一遍,慢慢地品味。一杯清茶,一盏孤灯,伴着一颗激荡的心,我在字里行间久久徘徊,细细品味那种美好的感觉。 读《人民日报》会遇到一些似曾相识的人和事,了解到一些宝贵的政策和致富信息,那些寻常的方块字,经编者的巧妙安排,而变得灵气四溢。(清溪 《一起走过的日子》)


  时光流转,岁月如梭。时逢《人民日报》六十华诞,我整整70岁了。如今,伴我50年的《人民日报》已今非昔比,与时俱进,激光排版,图文并茂,越办越好;我也老当益壮,紧追时尚,天天上网看《人民日报》,来了“灵感”,便敲打电脑,随后“电邮”给编辑。有《人民日报》伴我度晚年,真是美哉乐哉,不是神仙,胜似神仙!(李增录 《五十年情缘》)


  更多征文阅读请进入专题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责任编辑:朱丹)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