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报停刊全过程披露 卫报头条曝光窃听丑闻--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世界新闻报停刊全过程披露 卫报头条曝光窃听丑闻

冯中豪 张乐

2011年07月18日10:2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当地时间15日,默多克在和窃听丑闻受害家庭见面后,接受记者采访。


  7月9日,伦敦,在制作完最后一期后,《世界新闻报》的采编人员走出他们工作的新闻国际所在大楼。

  致命的窃听

  一份报纸,震动一个国家!英国老牌报纸《世界新闻报》“窃听门”越演越烈,英国人愤怒于该报对无辜民众的窃听,又为4000人受害这样的数字而担忧,更惊奇于一份报纸如何一手导演这样的“黑暗艺术”。群情激愤中,拥有《世界新闻报》的默多克传媒帝国在英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失去了天空广播公司的收购权,经营多年的政界资源毁于一旦,诚信受到巨大挑战。当英国小报遇上默多克,一个不惜一切代价挖新闻,一个追求利益最大化,本来是珠联璧合的美好姻缘,这次为何出了差错?

  这是一份大名鼎鼎的报纸,在168年的历史中,深得中下层民众喜爱,独家爆料“害了”不少名流巨贾。被默多克收购之后,它在“膻色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2007年,《世界新闻报》记者因窃听威廉和哈里王子的手机信息被捕入狱。然而,对王室的“不敬”并没有阻挡它的脚步,直到2011年,对平民的窃听(窃听被绑架女孩误导警察)终于激起民愤———它轰然倒下。更多“龌龊的”隐情浮出水面,英国人人自危。自此,默多克旗下的英国小报,包括著名的《太阳报》,好似多米诺骨牌,都被拉下水。默多克传媒帝国在英国的触角遭到重重一击。

  皇储查尔斯夫妇,

  球星韦恩·鲁尼,

  影星裘·德洛和休·格兰特,

  前副首相约翰·普雷斯科特,

  伦敦警察局专员布莱恩·帕迪克,

  伦敦地铁恐怖袭击遇难者家属,

  被谋杀的13岁女孩米莉·道勒……

  2011年7月4日,英国《卫报》头条曝料,英国老牌报纸《世界新闻报》在2002年非法窃听失踪少女米莉·道勒及其家人的电话,扰乱警方破案。消息一出,举国哗然。随后,更多深水炸弹被引爆,《世界新闻报》窃听阀门被彻底打开,丑闻如洪水涌出,在英国掀起惊涛骇浪。

  少女米莉之死

  2002年3月21日,英国萨里郡的泰晤士河畔沃尔顿,13岁的米莉·道勒失踪了。女孩的家人焦急地给她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处于留言状态。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他们报了警。

  案情毫无头绪!米莉的亲朋好友不断给她的手机留言,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请求她尽快跟家里联系。很快,米莉手机的信息存满了,人们的希望一点点消逝。

  但是,没过多久,亲人们意外地发现米莉的留言信箱又可以留口讯了。这让一家人喜出望外,因为这意味着米莉可能自己删除了部分信息———她还活着。

  4月14日,《世界新闻报》甚至还刊登过一则消息称:“一个名为米莉·道勒的女孩在一家招聘中介找工作,她向中介提供的正是米莉的真实电话号码。随后,中介拨打了该号码并留下口讯。这发生在米莉失踪6天后。”

  这不仅让米莉的家人重拾希望,而且误导了警方的判断。在米莉失踪一个月的时间内,警方都没有过多怀疑谋杀的可能。

  道勒一家还为此接受了《世界新闻报》的独家专访,米莉的母亲说:“如果米莉走进家门,我们肯定会激动地说不出话,只会擦干喜悦的泪水,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而,事情并非人们料想般美好。6个月后,米莉的尸体在树林中被发现,警方证实她被一名夜总会守卫绑架并谋杀。

  那么,米莉手机是怎么了?这场悲剧蒙上了更多阴霾和疑问。

  暗处龌龊窃听

  躲在暗处的窃听黑手———就是获得独家专访的《世界新闻报》,只是暂时无人注意罢了。

  在米莉失踪后很短的时间内,《世界新闻报》的记者就开始执行他们的标准法则:雇用私家侦探获得需要的新闻故事。

  他们先雇用了一名汉普郡的私家侦探斯蒂夫·怀特摩尔,找寻米莉的家庭住址。他从沃尔顿区选举登记处发现了三个名为道勒的有效地址,经过对固定电话的窃听,他排除了其中两家,最后成功获得米莉的家庭住址和电话。

  随后,另一个全职侦探格伦·穆尔凯尔通过固定电话获得女孩手机信息,并入侵了她的手机留言信箱。《卫报》报道称:“《世界新闻报》记录了女孩父母恳求她回家的每一个字。”

  当米莉手机存满手机信息时,记者为了获取更多新讯息,私自删除了一些信息,以留出更多内存。

  这一切都是在伦敦南部一间逼仄的办公室里完成的,格伦·穆尔凯尔做着他惯常的“工作”。他和《世界新闻报》有一份价值104988英镑名为“研究和信息服务”的合同,还从该报额外拿12300英镑的现金。他帮着《世界新闻报》完成过多次“窃听”任务,几乎没有一次失手。

  皇室窃听丑闻

  直到3年后的一次窃听,才真正让当时的警方和媒体有所察觉。

  2005年5月,《世界新闻报》刊登了威廉王子膝盖肌腱受伤的消息。这条不痛不痒的报道却引起了皇室的怀疑。因为王子受伤的事情鲜有人知,皇室随即向警方报案。警方决定将计就计,对窃听人员实行反窃听。

  2006年4月,《太阳报》刊登了哈里王子流连脱衣舞夜总会的新闻,随后《世界新闻报》跟踪报道,在刊登的新闻中竟然还原了威廉王子嘲笑哈里的邮件,于是警方盯上了该报的皇室新闻记者克里夫·古德曼和私家侦探格伦·穆尔凯尔。

  警方从穆尔凯尔家中搜出长达11000页的记录,确认了他们曾窃听查尔斯王储的通讯秘书和副官,以及威廉和哈里王子私人秘书的电话,次数高达609次。同时,王储查尔斯和康沃尔公爵夫人卡米拉的语音信箱也被他们入侵了。

  2006年8月8日,古德曼和穆尔凯尔在各自家中被拘捕,随后被分别判处4个月和6个月监禁。

  根据《世界新闻报》母公司“新闻国际”曝光的邮件显示,古德曼从当时的编辑安迪·科尔森那里申请了一笔1000英镑的资金,从皇室卫队官员格林·布克那儿购买了他盗窃得来的电话通讯录。

  在古德曼和穆尔凯尔入狱4个月后,安迪·科尔森引咎辞职,但他否认自己和电话窃听有关。随后,科尔森被当时还是保守党领袖的卡梅伦招至麾下,起用他担任自己的媒体联络主任,并且在担任首相后,任命科尔森为发言人。

  导火索最后爆发

  至此,警方的调查告一段落,公众也没有对《世界新闻报》对皇室的不敬表示太大反感,但是其他媒体对窃听丑闻却“穷追不舍”。

  2009年,英国《卫报》曝料称,不少明星和政界人士都有理由相信,自己遭到了窃听。面对这种指控,伦敦警察厅仍然拒绝扩大对古德曼案件的调查。

  《卫报》紧随其后,又于当年7月21日报道称,《世界新闻报》搞窃听,受害者可能高达3000人。2010年,《卫报》继续报道称,一名叫马克思·克利福德的公共关系顾问从《世界新闻报》获得100万英镑,作为“封口费”。

  随着舆论压力的增加,2011年1月,伦敦警察厅正式展开了名为“威廷行动”的调查。科尔森迫于压力,辞去了政府发言人一职。

  整个事件就像潜藏的暗流,一点一点推进着。

  2011年4月,因窃听女演员西耶娜·米勒手机一事东窗事发,《世界新闻报》副总编辑伊恩·艾德蒙被捕。

  2011年6月底,工党议员汤姆·沃森告诉下议院,在米莉失踪四个月后,《世界新闻报》又窃听了两名10岁女孩的家人,这两个女孩在2002年8月4日被绑架撕票。

  2011年7月4日,导火索终于爆发!英国《卫报》头条报道称,《世界新闻报》在2002年非法窃听失踪少女米莉·道勒及其家人的电话,干扰警方破案。

  《世界新闻报》对几个无辜女孩的所作所为,终于点燃了国民的怒火,也将自己引向了“死亡”的境地。

【1】 【2】 【3】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