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视综艺同质化严重 收视率让荧屏价值观“搁浅”--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卫视综艺同质化严重 收视率让荧屏价值观“搁浅”

徐宁

2011年06月17日10:21    来源:《新华日报》     手机看新闻

  在刚刚结束的上海电视节白玉兰论坛上,专家用“看央视新闻、追卫视综艺、聊地方民生”来概括当下荧屏格局。凭借其采访资源和人才优势,央视的新闻节目具有信息权威、解读深刻等特点,地位无可替代;而以城市为“根据地”的地面频道,则更接地气,成为了解当地民生新闻的最佳窗口;处于两者之间的卫视频道,则靠综艺和电视剧打天下,收视率是它们争夺广告资源最大的竞争力。

  观察中国荧屏,我们在感慨节目越来越丰富的同时,也不得不正视:无论是综艺节目还是新闻栏目,用娱乐表象消解文化内涵已变得越来越普遍,“情感”、“幸福”、“真爱”这些字眼儿,越来越多地被节目拿来当做炒作与审丑的遮羞布,在喧嚣与热闹过后,很多节目留给观众的不过是一地“碎渣”。

  做新闻,央视与地方台各有“招数”

  几乎每有重大事件发生,央视对大新闻的驾驭能力和资源优势就凸现出来。今年日本核震风云,央视多个频道同时发力,多角度、多侧面的新闻资源整合,让电视机前的观众及时掌握最新动态,这是内地任何电视台都做不到的。

  “厚重的资源优势,为央视做大新闻、硬新闻提供了先发优势。”北京电视台编导袁颖慧曾在央视新闻中心工作一年,在她看来,这并非一两天或一两个人的优势,而是历史遗产在今天的厚积薄发。

  如果说央视新闻走的是大而深的路线,那么地方台的民生新闻则平易近人。拖欠民工工资、路人吵架、酗酒驾车等深度贴近的本土化新闻,让老百姓更觉亲切。

  每晚6点,南京人习惯边吃晚饭边看《直播南京》,再接着看《东升工作室》,听这位“生产队长”式的大嗓门对社会乱象进行点评,甚至对有关部门厉声质问,特别过瘾。而不少老南京则爱看老吴主持的“听我韶韶”,老吴的南京话讲得抑扬顿挫,虽然他低调地把这个节目评价为“一个老头韶家常”,但老吴敢说真话,对违背常识的种种现象敢于发表意见,他也因此拥有了一众粉丝。

  南京大学传播学博士李明认为,地面频道的亲民风格,让观众在收看节目时,宛如在倾听邻家兄长说话,镜头对家长里短的捕捉更让观众感觉新闻就在身边。很多地方台如今都把新闻栏目做成了拳头产品,如北京台的《元元7日》、常州台的《社会写真》等,都成为市民晚餐时的收视热点。

  没耐心,卫视综艺同质化严重

  做新闻论宏大比不过央视,论贴近又赶不上地方台,这让各地卫视只得另辟蹊径,以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博收视率。

  电视剧一度成为卫星频道提升收视率的最有效法宝。2009年,江苏、北京、上海、安徽四家卫视抢播《我的团长我的团》,弄得广电总局出面调停;仅过一年,又有四家电视台为新版《三国》而战,安徽卫视甚至将自己改名为“三国卫视”。

  但优秀电视剧资源毕竟有限,全国卫星频道30多家,地面也有2000多家地方频道,竞争如此激烈,导致购片成本急剧上涨,最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实,优秀电视剧只能阶段性地贡献收视率,一个媒体要积累自身品牌的价值,必须拥有至少一档名牌栏目。

  名牌栏目不好创,于是,克隆国外成功的节目样式,成了各卫视的一大法宝。

  南京的影评人舒克说,如今活跃在荧屏上的综艺节目,90%以上都能在国外找到原版。此外,每当一个新节目风靡荧屏后,就会产生无数跟风之作:《超级女声》之后,类似的选秀节目多达20余档。《非诚勿扰》走红后,同类相亲节目就有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上海卫视的《百里挑一》等六七个。

  舒克说,引进节目扎堆,也造成了各家卫视的同质化竞争。甚至有些栏目以女嘉宾的出位言行来博取收视率,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曾在湖南卫视打造过《新青年》等节目的杨晖说,“任何一个电视台或频道如果多点宽容度和耐心,引进海外版权的节目就不至于这样扎堆,可中国的电视人眼下更多是急功近利,很少有人能耐得住寂寞,这是内地卫视综艺同质化严重的症结所在。”

  收视率,让荧屏价值观无奈“搁浅”

  遗憾的是,我们发现很多电视栏目是把收视率建立在当事人痛苦之上的。节目更愿意呈现当事人的痛苦。制作人更乐意把当事人的伤口撕开给人看,而不是为对方抚平伤口。

  某卫视知名栏目,是专门调解街坊邻里纠纷的。把普通人的家庭矛盾搬上荧屏,主持人、嘉宾看似尽力帮忙调解,却起着“拨火棍”的作用。这样的节目甚至以连续剧的形式出现,每晚连播。

  这便是时下电视节目的“潜规则”。南师大副教授章浩认为,电视台作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传播平台,它为普通人解决生活中遇到的难题本身是一件好事,但将这个过程中的细节赤裸裸地呈现给观众,其目的无非是瞅准了普通人的窥私欲,借机发挥以赚取收视率。“你看哪个电视节目在事情了了之后,还愿意进一步反思由此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呈现大于追问,这就是当下电视节目越来越浮躁、越来越表象化的直接原因。为了呈现各种吸引眼球的故事,有些栏目甚至弄虚作假,欺骗观众。

  在南京一家省级媒体工作的徐女士,由于工作关系,平时关注荧屏较多。她发现,曾在一家卫视纪实节目中看到女儿未婚先孕、母亲痛不欲生的故事。几天后,还是这家电视台,只是换了一个栏目,母亲换了发型和着装,成了婆婆,女儿则变成了媳妇。徐女士说,当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她认为,“这种节目已经不是审美雅俗的问题,而是真伪问题,是电视公信力出了问题。”

  无论是赤裸裸地曝光丑事,还是打着“情感”、“幸福”的幌子窥私,说到底,很多电视媒体缺失的是一种社会责任感和价值观,收视率成了他们的终极追求。

  已经持续火爆一年多的《中国达人秀》,无论在收视率还是口碑上都是目前国内做得最好的一档节目。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杨文红在“白玉兰”论坛发言中说,《中国达人秀》是把平民的很多平凡的梦想,平凡的温暖,平凡人对自己生活的一些希望,在舞台上充分展示。达人秀的成功,来自于编导组对平凡、朴实这一价值观的充分理解。中国的娱乐节目可能就是缺少在娱乐的节目中提供给大家一种向上、乐观、温暖的精神。”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