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圈维权组织接踵成立 编导制演争比谁“弱势”--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影视圈维权组织接踵成立 编导制演争比谁“弱势”

吴晓东

2011年08月23日07:54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近两年,内地影视圈的行业组织相继登场,以弱势群体自居,“维权”成了这些行业组织挂在嘴边的关键词。继导演、编剧、制片人陆续成立各自的行业协会后,最近,两家演员组织也宣布成立,前者是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剧演员委员会,后者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演员工作委员会。两家演员组织都自称以“自律、维权”为宗旨,要为演员提供说话平台。

  “全行业都在为演员打工”?

  七八万元刚起步,二三十万挡不住。这说的是当下演员一集电视剧的片酬。凭一部戏大红大紫,接着片酬翻数倍甚至10倍的现象,现如今比比皆是。2006年凭《武林外传》走红的“佟掌柜”闫妮,3年间创下单集片酬从2000元飙升到15万元的纪录,足足翻了74倍。香港演员谢霆锋接拍30集《剑侠情缘》时,竟传出以900万元人民币的总片酬刷新了中国电视剧明星片酬纪录。业界人士惊呼:“演员片酬比房价涨得还快!”

  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会长高满堂曾表示,“现在脸熟的演员一个个价格都不菲。”

  一边是演员赚得盆满钵满;另一边是制作方为省钱节衣缩食,电视剧质量难免打折扣。

  据一位资深制作人透露,现在一部内地电视剧平均下来,单集的制作费用在80万~90万元人民币,但一线演员的片酬就占到50%。“在美国、日本和韩国,演员片酬占到总投资的30%就已经算非常高。”这位制作人认为,内地大部分电视剧粗制滥造,原因就是因为花在演员片酬上的比重太大,造成总投资的不足,整个影视剧行业的生存链都受到影响。

  早些时候成立的制片人、导演、编剧协会,不约而同都把“维权”和“提高待遇”摆在第一位。和一线演员相比,一线编剧一集收入只有10万元,一线导演更少,是8万元。但一部电视剧,编剧通常工作一年,导演工作半年,演员只有两三个月的档期。难怪有影视业人士感慨,“全行业都在为演员打工。”

  维权还是维持强势

  10天之内,高举“用法律手段为演员维权”的大旗,两个演员“娘家”相继挂牌,不过,在公众看来,尽管两家组织门槛不同,但入会演员精英特征明显,怎么看都像中国电视剧演员的大腕俱乐部。

  以黄宏为首任会长的中视协演员工会包括了电视界近300位演员。虽然中视协演员工会副理事长许明哲强调要让演员们“老有所依”,但“得过金鹰奖、得过德艺双馨奖、有社会影响力”等入会条件,还是在微博上引发热议:“既然是工会,为何还要设门槛,普通演员的权益谁来保护?”

  而此前成立的中广协电视剧演员委员会虽然宣布“凡是从事电视剧表演行业的人都可以加入”,但目前来看,其组织机构里也净是李幼斌、陈宝国、张国立等大腕。

  尽管编剧、导演等其他行业委员会意见最大的就是”演员高片酬问题“,希望演员协会能有所作为,但两家演员组织相关负责人给出的答复却不谋而合:“片酬是市场行为,不在协会章程约束之内。”

  “电视剧投资方式很多,有公的,有私的,演员要这个价,投资方愿意给,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中广协电视剧演员委员会会长唐国强说。而中视协的许明哲则表示:“这是市场决定的。”

  对于演员高片酬的问题,一线明星Z先生的观点是:片方愿意给,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从演员身上获得双倍的回报。不合理的是拿个别演员的高片酬去压缩其他环节的制作费用,“这是很畸形的,不管你请多好的演员,整部戏的品质还是上不去。这实际上还是一个体制问题,在国外是编剧中心制,现在我们还是制片人中心制,而电视剧更多是演员中心制。”

  虽然两家演员组织的成立宗旨里都有“自律”一说,但业内人士对此并不看好。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透露,演员价码集体翻番,背后有经纪人抱团涨价的说法,“这些演员组织里的大腕都是电视剧圈的既得利益群体,让他们限制高片酬,其实是让他们自己限制自己,那是不可能的。”这位制片人担心,演员组织很可能会成为圈内大腕的联盟,“其实就是维持大腕演员的强势。”

  “非著名演员”更需维权

  “你现在看到的都是金字塔尖上的一些情况,实际上大部分演员的片酬都是很低廉的,甚至连工作人员都不如。”Z先生举例说,一部戏成本1000万元,两个大腕拿走500万元,剩下的二三十个演员,可能一共就拿20万。“可如果没有这些演员,这部戏能看吗?”

  “非著名演员”的处境是很艰难的,特别是一些刚入行跑龙套的小演员,都是拍完了戏才给钱,如果前面有一两个大牌拿得很高,他们的收入就可想而知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拍了戏却拿不到应有的报酬,作为一线影视演员,Z先生坦言自己尚算幸运,遇到这种情况还比较少,但很多演员拍完了戏之后,只拿到第一笔钱,剩下的三笔钱一分都拿不到,剧组都解散了,只能吃哑巴亏。

  与少数大腕演员的强势相比,无数普通演员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弱势群体,时常遭遇各种业界潜规则。

  就此,两家演员组织确实都宣布了为普通演员维权的措施。唐国强说:“首先协会设置了法律顾问团,帮助那些典型的需要维权的演员,其次对刚刚从表演学院毕业的学生,协会会考虑如何去帮助、推荐他们,帮他们维权、教他们自律。”而黄宏也透露,中视协演员工会将成立有关基金,用于扶老、扶弱、扶新人。但目前这些措施,还都停留在口头上。

  此前曾有消息爆出,曾经的体育冠军流落街头卖艺。演员们又何尝不会面临这样的窘境?事实上,在影视行业里,不少外表光鲜的名人都是“失业者”——没有单位可依托,档案管理和职称评定都是难题。

  “现在中青年演员比较容易走红,但是有些老演员怎么办?他们演不动戏的时候怎么得到保障?如何解决演员‘老无所依’的现状,演员在拍戏过程中如遇到伤亡事故,应该如何救济?这些都是中视协演员工会今后的职责所在。”许明哲说。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