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为何淹向电视"湘军"? 谣言传播事出有因--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口水"为何淹向电视"湘军"? 谣言传播事出有因

周怀宗

2011年08月31日08:50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收视率大战逼迫电视节目越来越娱乐化,但观众看多了选秀、绯闻和恶搞之后,已不愿再为其鼓掌助威。

  最近以来,关于湖南卫视等电视台娱乐化节目要求限期整改的消息被屡屡爆出,虽然电视台一再辟谣,也并没有切实的消息证实确有整改令,但是更多的网友和评论者正在期待一场真实的整改,有评论说“整改来得太晚了”。

  短短几年间,从娱乐化节目的风靡到观众的逐渐不满,转变来得如此之快,是什么让娱乐节目从全民追捧变成过街老鼠?在事件背后,展现了今天观众对人文精神的追寻,人们已自下而上开始对娱乐说“不”,堪称是标志着中国观众成熟的里程碑事件。

  对此,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研究员时统宇说:“今天电视节目不能以牺牲人文关怀、文化品位为代价来获得收视率,对于电视台来说,可能获得了不菲的利益,但从整个文化产业来说,是非常可悲的。最近,这些有关电视台整改的传言虽然查无实据,但却事出有因,在经历了这些年娱乐节目的悲欢离合、潮起潮落之后,观众们也逐渐成熟了,不再盲目地鼓掌支持,而是有了自己的思考和选择。”

  谣言传播事出有因

  虽然湖南卫视出面辟谣,但是各种整改的消息已然层出不穷,而且,更多人的注意力不再是“整改令”是否真实,而是娱乐节目究竟应不应该整改。多数意见认为,整改势在必行。

  时统宇说:“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反而是事出有因。就宏观背景来说,管理部门这两年下大力气抵制‘三俗’,多次表明要采取措施压缩娱乐、选秀等泛娱乐化节目的播出时间。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些传言并非造谣,反而正是民意的表现,今天的观众已经不是几年前娱乐节目刚刚兴起时的观众,在经过了几年的娱乐冲击之后,他们开始成熟。很明显,这些年来娱乐节目中选秀、绯闻、丑闻,甚至是人为制造的所谓看点等,屡屡突破底线,观众见多了这些丑行,经历了电视娱乐节目的各种潮起潮落,他们不再像以前一样盲目鼓掌和支持,而开始考虑自己的遥控器到底要锁定什么样的节目。所以,我想这不仅仅是一个传言的问题,它警醒我们,电视文化究竟怎样才能真正获得观众的支持,依靠娱乐、搞笑,甚至炒作、丑闻制造的表面热潮,是不可能持久的。”

  百花齐放还是群魔乱舞

  在今天,各种娱乐化和泛娱乐化的节目已经成为各个电视台最主要的竞争战场之一,而另一个则是电视剧,同样也正经受批评——关于整改的传言中,湖南卫视的《新还珠格格》正是焦点之一。

  时统宇说:“综艺节目和电视剧正是收视率争夺的主要战场。这些年中国电视业空前发展,往好处说是百花齐放,往坏处说其实是群魔乱舞,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收视率。比如湖南卫视,以娱乐打天下、争市场、争广告份额,使湖南卫视坐上卫星电视头把交椅,但这种发展牺牲了人文关怀和文化品位,对于电视文化来说,非常可悲。比如综艺节目中的快乐大本营、前几年的超女、玫瑰之约等,电视剧《丑女无敌》、《宫心计》等,它们成为收视率中的宠儿,而其他节目和电视剧则被淘汰。还以湖南卫视为例,几年前有一档反映三农问题的节目《乡村发现》,最终被拿下,原因很简单,娱乐化不够,收视率差,换不来广告收入。”

  收视率大战的惨烈背后,正是各种不择手段的炒作、竞争。时统宇说:“它不是科学的、有序的、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对于电视文化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伤害,所以我更期望能真正地进行整改。”

  湖湘文化的背离

  湖南卫视在这一次传言风波中成为主要目标,这个号称“电视湘军”的电视业大亨,一直都是各种批评的焦点。

  从最早的批评电视节目本身,到如今更多人开始研究电视业和湖湘文化本身之间的背离。时统宇说:“有人对湖湘文化做过总结,认为湖湘文化中的刚、烈、慢、倔,打脱牙和血吞等等正是湖湘人最重要的特点。不过表现在电视湘军身上,就显得阴气太重了,湖南作为现在电视业的大省,它在资本的扩张、电视的发展上确实可圈可点,但是把湖湘文化诠释出娱乐打天下,这显然和湖湘文化一贯的经世致用不相符,与正经的湖湘文化相悖,至少是不得要领。”

  电视湘军正是和真正的湖湘文化渐行渐远,时统宇说:“如果背离了正经的湖湘文化中那种血脉贲张的东西,那些责任和担当,那么尽管获得了资本的扩张和发展,但仍旧值得反思。如今电视业比拼的是谁更娱乐化,新闻类、时政类、社教类的节目大大让位于娱乐节目和电视剧。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趋向。”

  从制度安排上改变

  在收视率统治一切的时代,在娱乐化泛滥的电视业中,究竟如何能力挽狂澜?有人认为应该更进一步开放电视业,也有人认为应该有更多的宏观调控。

  时统宇说:“怎么样改变现状?首先,一定要有国有的,至少是国有控股的收视率调查机构,国有化是收视率统治的根本性改革,它将是改变收视率为王的契机。其次,要建立中国电视频道的退出机制,电视掌门人问责机制,一旦出现严重的价值取向问题,应该有可以制衡乃至处罚的普遍依据。其三,充分发挥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作用,报纸、刊物、网络等等,事实证明,在抵制三俗,抵制娱乐化的过程中,舆论监督已经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网友、观众、传统媒体应该形成新的舆论监督格局,成为抵制娱乐化泛滥的强有力的基础。最后,还要有根本性的制度安排,大力压缩综艺类、电视剧的播出时间,特别是在黄金时段的播出时间,并且增加新闻类、社交类节目的数量以及在黄金时段的播出时间。”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