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导演哈文谈"德艺双馨":记者故意混淆很恶意--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春晚导演哈文谈"德艺双馨":记者故意混淆很恶意

2011年12月06日07:30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哈文。


  哈文无疑是历届央视春晚总导演中受关注最多的一个,不仅因为她是李咏的妻子、是央视最有名的制片人之一,她出任春晚总导演以来,一举打破以往导演的低调风格,两度坦然接受专访。她并不认为这些是“高调”之举,只是觉得要把事做在明面上,她说,她的团队不怕受苦受累,怕的是受委屈。这次,对于赵本山、语言类节目,乃至“讽刺演员”等尖锐话题,她都作出了回应。

  再谈创新 视频审查是为了体验观众习惯

  新京报:这次语言类节目是通过录像形式送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哈文:其实当时选择视频审查这个方式,是基于所有观众都是在电视机前收看,不是在剧场看的,审查时,我们观看的习惯、心态跟在电视机前收看是一样的。

  新京报:今年春晚处处都在求变,但也有网友担心过于“颠覆”会破坏以往的节目格局,或者令大家期待值过高。你怎么看?

  哈文:我觉得需要澄清,我们从来没想“颠覆”春晚,只是想努力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带来一些新意。

  新京报:央视春晚如何抵抗同一时间段地方台春晚的竞争?

  哈文:我觉得就是把我们自己做好。

  新京报:筹备这么大一个晚会,被观众抱以“创新”的期待,你和整个团队怎么看待这份压力?

  哈文:我们这个团队,就信任一点:办法总比困难多。我们没有特别多的减压方法,其实很多人想说,受累受苦没关系,就怕受委屈。

  新京报:未来一定会有很多争议的,你会怎么看待?

  哈文:我觉得,未来的争议,就留在未来再去考虑。

  关于广告 春晚从来没有盈利指标

  新京报:今年为什么取消了“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

  哈文:给观众做一台四个多小时的、伴随大家过年的春晚,这是我们的本意。取消评奖和广告,这样的事不是我们想做就能做的,那些政策性的力度都是电视台给的。

  新京报:会有其他类型的评奖出现吗?

  哈文:没有。

  新京报:网络上流传的字纸篓里的“贺电事件”是真是假?当晚是否会出现贺电中带企业名称?龙年春晚真的会实现广告零植入吗?

  哈文:这么不相信我们?怎么说都不信。我再一次说,春晚从节目开始到结尾,所有的节目过程中,绝不会有广告。这点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真的没有。

  新京报:有些演员的服装也会被观众认为是植入广告,包括手里的包、袋之类的。会有特别规定吗?

  哈文:我们会有特殊规定。所有上舞台节目的演员,包括服装、道具,我们都会把关,杜绝植入广告。春晚从来没有盈利指标,我们接到的任务是做一台让观众喜欢的春晚。

  邀请演员 面见陈佩斯朱时茂

  新京报:你最近说的“上春晚的演员都是德艺双馨”这句话,被放大成对这一些演员的不满。

  哈文:采访过我的记者应该知道,我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这句话。我们充分尊重演员的意愿。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把宋丹丹好几年前说的话和我们那天由衷地对上春晚演员的赞叹给搁到一块,我觉得这个很恶意。我昨天还在想,这事需要不需要澄清,不是我们的错。

  还有一点可以跟大家沟通的是,宋丹丹我们的确诚恳地邀请过,她说她拍着电视剧,还有更年期比较严重,个人原因不来了。她已经不是今年不来了,好几年不参加春晚了。我给她回的信息说:“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理解,而且继续支持。”

  还有陈佩斯老师,和我们语言组的导演不仅发了短信,我们还见面,隆重地进行了邀请,当时还有朱时茂一块儿见面了。他说回去想一想,后来因为有话剧在演出,没有办法来。

  我特想告诉大家,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所有的过程我们纪录片频道都有记录,明年大年初一五集的纪录片里会呈现。

  新京报:平时李咏会向你贡献一些点子吗?

  哈文:我们家是家,工作是工作。

  新京报:春晚当晚你会带全家人来现场团聚吗?你的女儿法图麦会来现场吗?

  哈文:我觉得法图麦对我所做的任何节目从来都不是很有兴趣。我邀请过她,上次小品审查时,我问她,她说没有档期。

  节目

  ●主持人阵容是否确定?李咏会不会加盟?

  我们是在节目的框架下挑选合适的主持人。主持人的选择不能问我,这事我真的说了不算。

  ●串词风格有没有考虑过更亲民、更生活化?

  春晚的风格本身是亲民和轻松的,具体到什么样的话语形态和结构,我觉得还得符合龙年春晚的形式。

  ●歌舞、小品、杂技各占比例多少?

  现在没法给出非常准确的比例,我只能说,两个重头是歌舞类和语言类节目,大概会从20个语言类节目里筛选出不到10个;其次一部分是杂技魔术类;另一类是创意节目,大家能看到比较新鲜的节目。基本就是这四大类。

  ●听说湖北、广西都有小品参选?

  我们是一个以普通话为基础的平台,但在南方作品和北方作品的取舍中,我们都有努力。湖北台报送了作品,广西的也在参与,但最后能不能上春晚,第一要考虑欢乐度,还有一个就是没有语言障碍。我们团队中主管语言类的导演就是湖南人,我们其实不分南方北方,只要能给大家带来欢乐的,觉得好玩、有意思的就可以了。

  赵本山

  ●他这次的题材?

  我不仅跟赵本山老师碰过头,我跟春晚所有语言类的创作者都碰过头,所有的作品,我们都是这样一对一地打磨。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赵本山小品剧本的方向是跟公益有关的,我只能说到这里了。

  ●依然最后一两次彩排才现身?

  我只能告诉大家的是,最后一次终审时,所有作品都会出现。所有的节目都是一样的。

  解词

  【民歌联唱】 (之前哈文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民歌大联唱环节在龙年春晚中会被取消。)

  我想澄清一下,民歌联唱不是不好,是不符合今年的主题。不是因为今年的改革力度多大,而是因为主题叫“回家过大年”,所以我们才取消了这个环节。

  【春晚服装】 (有消息称,央视主任化妆师日前透露说“每年春晚主持人一套裙子就30多万,当年那些小地摊货如今成了上市公司!”)

  这一点我要隆重澄清,春晚的服装都是主持人自己花钱制作的,跟春晚的预算没有关系。至于花了多少钱,只有人家主持人自己知道。我们所说的“春晚服装”主要是指伴舞演员的服装。

  【定向创作】 (此前的消息是,这次春晚小品采取的是“定制型”,即春晚剧组向一些编剧约稿创作。)

  语言类节目,一部分叫“定向创作”,我们可能会有一些约稿;还有一部分实际上是做了一个网络征集,希望大家能帮我们出主意、想办法,给我们送欢乐,把这个点子运用到春晚中。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