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演员市场混乱门槛低 吉思光“潜伏”很容易--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群众演员市场混乱门槛低 吉思光“潜伏”很容易

展娟娟

2011年12月15日07:35    来源:《潇湘晨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制图/王斌 吉思光在《神医大道公》中扮演大太监崔然。吉思光在《潜伏》中扮演保密局档案股股长盛乡。


  他是《潜伏》中的盛乡,他是《东方红1949》中的特务严慧,他是《神医大道公》中的太监……至今,他已经在30多部影视剧中担任重要配角角色。外界都将他视为一个甘为绿叶的励志龙套,直至最近被警方抓捕归案,才发现他的真实身份:潜伏了13年的袭警逃犯吉思光。记者就此通过多方采访得知,吉思光并非偶然个案,影视圈群众演员市场的混乱现状,是导致这场闹剧的主要原因之一……

  个案

  13年前结伙袭警,被抓时还在拍戏

  据警方通报,1998年12月6日晚,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刑警杨琳和妻子在街上行走,被3名歹徒跟上实施抢劫。案发后,两名歹徒被抓获,另一疑犯吉思光潜逃。今年12月7日,警方根据线索,在浙江金华市发现吉思光的踪迹,并将他抓捕归案。

  据吉思光交代,在金华化名山东人“张国锋”潜伏下来后,他起初在横店影视城靠当群众演员谋生。由于有播音主持的经历,他试了几个角色,便开始龙套生涯,先后在《潜伏》中扮演保密局档案股股长盛乡,在《东方红1949》中扮演大特务严慧,在《神医大道公》中扮演大太监崔然,在最近播出的《武则天秘史》、《唐宫美人天下》等电影、电视剧中也扮演了多个配角。

  直到落网,吉思光还在新摄制的电视剧《少林猛虎》中扮演了一名和尚,该剧已经拍了30多场。

  爆料

  群演也分级,填表就能上

  到横店当一名群众演员,近距离接触明星一起拍戏,显然已列入不少网友的行动计划,还有人在网上爆料加入横店演员工会程序,“先是填一张表,然后工会把填表的人登记在册,并发一个景区出入证。群众演员的信息、照片都被储存在电脑里,剧组通过一个账号和密码就能在里面挑人,工会不准注册演员私自与剧组联系。”

  还有网友透露,群众演员是分级的,“被划分成普通演员和特约演员。普通演员就是被征集去演‘路人甲’的,每天收入几十元。影视基地附近的小旅馆,那种当地农家开的最多50块一天。但这种演员一般没有台词,特约演员才会有几句台词或者小段戏份。”

  现身说法

  KK:群演就像临时工,没人打听身份

  上学时就曾在北京做群演跑龙套的本土主持人KK透露,大多数时候,群众就像临时工,“最多在剧组呆上几个月,最少也就一天”,当然,有些群演公司会看看形象试段戏,“就是看看你演技怎么样,但当时就能决定过不过,没那么复杂,跟演员本身也没关系,毕竟去面试的人太多了,没有时间去一个个审核演员的底细。”

  KK透露,去面试的群众演员也是五花八门,基本上是个老百姓都能上,没有门槛,“很多大场景有几百人,群演一般是没台词的,镜头一扫而过,很多演员就是大街上的路人甲。”

  片方声音

  剧组群众演员太多,不记得当时的情况了

  昨日,《潜伏》片方东阳青雨影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年负责群演的副导演是临时从别的组借调过来的,由他负责与演员工会的人接洽沟通,具体情况并不了解,“更何况这种群演剧组里有太多,就是一天的戏份,片子拍了这么久,导演也不记得当时的情况了”。

  记者随后联系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视剧副导演,她与吉思光有过几次合作,她认为这个人与一般群演并无太大区别,“现在有新闻出来,才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以前谁都没怎么过问过这个人,他的片场表现也很正常。”这位副导演还多次强调,工会演员跟剧组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是当地演员工会的注册演员,对于身份背景做审查工作的第一道关卡就是工会,剧组导演只站在拍戏的角度,考虑谁演哪个角色比较合适,更何况,几百号演员没办法一个个去核实别人的来路。即便有了这次的事情,以后也不会有太大改观。”

  曾在《潜伏》中与吉思光有过对手戏的演员祖峰,在采访中表示两人合作是两年前的事情,“没什么印象了,都不记得这个人了”。

  吉思光在横店潜伏多年,横店演员工会负责人张经理昨日表示不认识他,当记者提及吉思光在横店的化名“张国锋”时,他的言辞又多有回避,当即表示“我不清楚这个事情”,之后被问及群众演员的筛选与审核过程,更一连推脱“不知情”,迅速挂断电话。

  [幕后]

  制作人汪海林

  吉思光绝非偶然现象群众演员市场被垄断

  在《一起来看流星雨》、《铁齿铜牙纪晓岚》制作人汪海林看来,吉思光绝非偶然现象。他在微博中称,演员是逃犯,不算新鲜事。“2005年我们去横店,我这组大明星的助理,办理宾馆入驻手续时被警察抓了,是在逃杀人犯。”

  昨日,记者联系上汪海林。在他看来,群众演员市场的混乱已是多年顽疾,因为市场已被影视基地垄断,“剧组要用他们的置景,就必须顺带打包他们的演员,但演员大都没接受过专业训练,甚至附近的村民或者从外面招来的廉价演员都能上”。

  汪海林还透露,有些群众演员公司会提出各种附加条件,剧组方面,管理群众演员的副导演只能跟这些公司或“群头”接触,“比如我要200个人,就跟群演公司下个订单,规定数目和大致要求,公司从中挣一个差价,有时候甚至小到一匹马都要由他们提供。”

  约束之下,剧组自带演员当群演都不被允许。

  汪海林直言,群演公司向剧组推荐的流程一般不存在,定下群演数目后,演员按日子直接到片场,导演最后才见到,“一些场务组组长因为常年扎根在横店,还算知根知底,但是他去下面招的小工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有些就是老乡或者经老乡介绍就来了,一个组几百号人,剧组流动性强,人员杂,是逃犯藏匿的最佳场所,混个别犯罪分子不奇怪。”

  也有圈内人分析,演过《潜伏》的吉思光严格来说不算群演,“他有戏有台词,基本上算专业演员级别了,这类人一般已经按集领酬,剧组肯定跟他有来往,之前会跟他签一个简单合同,但也不会去查他身份证或者询问背景。”这位知情人还表示,演员工会不像事业单位,就是充当组织管理的角色,他们下面还有很多小头目,“就像房子搞装修,小头目会把手上负责的人安排好,所有信息再归演员工会统筹”。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