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引热捧 从舌尖到心灵的一次通感--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舌尖上的中国》引热捧 从舌尖到心灵的一次通感

陈涛

2012年05月22日08:24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记者正在拍摄采摘松茸。
小笼包子。
远洋的收获。


  今晚,7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将在央视一套晚间《魅力·纪录》栏目播出最后一集。这部由央视纪录频道推出的首部高端美食类原创纪录片,让不少网友感叹:才下舌尖,又上心头。

  其实,无论从大众化的美食类选题,还是晚间22时30分的播出时间来看,《舌尖上的中国》在争抢收视方面无疑“先天不足”。然而,从播出第一集开始,它就径直成为“黑马”。其风头盖过同时段的电视剧;微博上,以“舌尖上的中国”为话题的内容频频“刷屏”;甚至还带火延伸行业——某知名美食点评网围绕它撰写攻略,淘宝店的订餐生意也持续攀升。有人说它是“吃货超级指南”,有人道它给予自己最多感动。而该片总导演陈晓卿坦言,自己只是怀着对食物的一份敬意,拍了一部少了宣教味的片子。

  美食是一种热爱生活的方式

  说是美食类纪录片,其实《舌尖上的中国》落点并不完全在食物上。一些资深食客在看过片后甚至在网上连呼“上当”:既没有罗列菜系流派,也没有展现精湛厨艺。“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并不是传统意义的美食片。”陈晓卿说,“美食只是一扇窗,我们要表现的是透过它看到的中国人。”于是,在第一集《自然的馈赠》里,观众不仅识得罕见的食材——松茸,更多见到的是藏族姑娘卓玛和母亲在森林中的采摘过程。“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嘛,这其中就包括人和食物的关系,人和社会的关系。”

  第二集《主食的故事》中,每年农历十一月初开始,老黄每隔三天,就会拉着自己家里做的七百个馍馍,骑一个半小时的三轮车,到县城里去卖。尽管挣不了多少钱,但他坚信“人懒就没有收入”。“所谓美食,其实就是热爱生活的一种方式,它并不以身居何处、所食何物来界定。”陈晓卿的团队最终决定以此为拍摄基调。他们在国内走访、拍摄了不下60个地方,通过偏居乡间的草根美食达人,呈现最为本原的美食制作。

  在陈晓卿看来,农家人不仅不迟钝也不保守,对食品的嗅觉甚至比那些烹饪协会的人还要敏感。而在观众看来,他们其实更懂得生活。《自然的馈赠》中,浙江省遂昌县的老包做家常笋汤时,毫不吝惜使用价格比春笋高出20倍的遂昌冬笋,因为在他眼里这只不过是从自家毛竹林里采的一种小菜;隆冬季节到湖北嘉鱼县采挖莲藕的圣武、茂荣兄弟每每走过农贸市场看到藕节时,总会念叨:“这些藕是不是我们挖出来的?有一种亲切感。”有网友看后如此留言:“是他们让我懂得生活其实很简单,诚心去热爱就好。”

  每个人舌尖都流淌着故乡味道

  共7集的《舌尖上的中国》,分别从食材、主食、转化、储藏、烹饪、调和、生态等方面一一呈现美食之道。主题完全不同,但不变的是活跃其间的乡民和一草一木。“虽然是讲中国美食的纪录片,可是看完后没有流口水,却是莫名的一直鼻酸。”一位观众反映。

  有网友将《舌尖上的中国》收视火爆的原因归功于“平实和情感”:“它不是空洞地宣教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而是直面平常百姓的生活,通过展现美食背后的制作工艺和生产流程,将吃回归到家庭和母亲,让观众既眼馋又长知识,还引发情感共鸣。”由于拍摄地域广泛,观众每每从荧屏上见到家乡的人和物,就能勾起思乡之情。而社会的变迁让人们已经模糊了曾经的记忆,从中感触更多的是“小时候的味道”。

  回忆赋予美食更多的意味。在《时间的味道》一集中,呼兰河畔长大的朝鲜族姑娘金顺姬的故乡,是令她魂牵梦萦的泡菜的味道;湖南苗族姑娘小王的故乡,则是田沟里捕捞上来的鲜嫩鱼肉的味道……她们的父母烹饪美食只为给远归的孩子做上美美的一顿饭,理由简单又无法拒绝。

  除了亲情,观众还感动于劳动者的恩赐。“人情味的加入让观众不再停留于餐桌上的美味,而是去追溯采集者、制作者的辛劳付出。”陈晓卿说。深夜湖塘中的挖藕人、凌晨冰湖上70多岁的捕鱼老者、浩瀚大海上一无所获的渔夫……看似简单的竹笋、莲藕、江鱼等普通食材,其获取却极为不易。于是,有人称赞该片“用吃货的眼光拍出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情怀”。

  现实与历史的切换留住观众

  “卓玛寻找着一种精灵般的食物——松茸。”“都说大澳是观赏日落最理想的地方,这里,指的也许不仅仅是风景。”“中国人淳朴的生命观:他们在埋头种地和低头吃饭时,总不会忘记抬头看一看天。”这些只是被观众推崇的纪录片中众多旁白中的几例。

  而在纪录片研究学者胡智峰看来,其成功更在于现实关怀与厚重文化的快速切换。“每一个小故事都取自正在发生的事实,那些一直都存在的美食给了观众一种情感上的亲近感。”他说,“反之,如果是将如同文物般中断多年的食物拿出来说事,鲜有人愿意理睬。”

  此外,全片恰到好处引用的传说、演义,又融入了文化传承的东西。“比历史类节目鲜活讨巧,比做菜类节目深厚得多。”胡智峰说,“再加上碎片似的剪辑方式,将天南地北进行组合、嫁接,就通过味道营造出了一个个真实故事。”

  针对一些观众认为,全片镜头切换过快,陈晓卿直言不讳这部片子就是商业纪录片,依照国际通行做法,必须在8分钟内讲完一个故事。至于是否拍续集,他认为所涉猎的主题是开放式的,“这只是一次有益的尝试,将来肯定还会做续集,但具体做法未定。”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