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事件频出该治理什么? 喻国明:谣言本就存在--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微博事件频出该治理什么? 喻国明:谣言本就存在

周怀宗

2011年07月12日08:08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郭美美事件、微博局长、VIP收费认证、旧闻当新闻、垃圾信息、谣言、谩骂……诸多事件使微博本身再次成为人们思考和关注的话题,有人称之为“微博乱象”,也有人称微博是一把“双刃剑”。

  微博上纷繁的事件究竟是不是“乱象”,诸多负面新闻背后,应该治理的又究竟是什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喻国明说:“个别事件不代表整体,微博上表现出来的负面的事件有没有,肯定有,但不是主流,如果说是乱象,就说明主流是如此,大部分如此,事实显然不是。”

  微博并非批评者所言的乱局,但也并非没有需要治理的地方,要平衡自由表达权和表达的底线权。

  微博事件频出

  最近,微博上各种“事件频频出现”,郭美美事件、微博局长事件等等,让微博成为炫富、沟通私情的平台,泛滥的谩骂、谣言也让很多人对网民和微博颇有微词,收费认证、微博广告等等,则让评论者担忧,商业会不会侵蚀掉这一片自由的舆论世界?

  有人将接踵而来的各种事件称为“微博乱象”,对此,喻国明说:“既然说乱象,应该具有普遍性,事实上,没有数据表明,以上的这些事件是普遍性的,都是个案,并非微博上的主流,也并非大多数的微博都是类似的内容。”

  实际上,引起人们关注的往往都是个案,而普遍的现象则常常被视若无睹,即便是在“人人都是媒体”的微博上,也同样如此。喻国明说:“不管是评论者,研究者,还是媒体,都应该有客观的判断,不应该把个案当作普遍现象,至于冠以‘乱局’之类的词汇,更应该慎重。今天的微博,显然远远不是乱局。而且这些事件,并非微博独有,也并非因为微博而产生,不能把它当作微博现象来看”。

  谣言从来就有

  有评论家称微博是一把“双刃剑”,在微博上,谣言传播,谩骂等等不理智的行为经常出现。用微博谋利更是被人诟病,不过在喻国明看来,这些现象并不能说明微博有问题。

  喻国明说:“首先,八卦、谣言等等,并非因为微博而产生,而是本就存在,只不过在传统媒体时代,人们无法如此畅通地沟通,大家互相不知道而已。而有了微博,人们很容易知道彼此都在关注什么,所以有人觉得成了问题。”

  微博上泛滥的广告、被商人利用的VIP认证等,不少人对此表示不满,喻国明说:“其实所有有影响力,有利用价值的地方,一定有利益集团的影子,商人逐利,不法商人更无顾忌,但是这些问题同样不是微博的问题,微博只是一个工具,一个交流平台,工具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人,所以说,应该打击的是不法商人,而非微博本身”。

  此外,对于微博上的偏激言论,喻国明认为应当宽容,他说:“网民,普通人在新媒体上表现出热情,这是和现代社会相符合的。同时,一个人的表达有错误很正常,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正确。实际上,在网上,个人的偏激言论很容易被淹没,如果表达和辩论能够保持自由和畅通,偏激言论不会有什么生存的空间,错误的信息也同样会很快消失,或者被纠正”。

  应该治理什么?

  纷纷扰扰的微博事件,引来很多要治理微博的言论,那么微博究竟需不需要治理,又该治理什么?

  喻国明说:“把网民的行为当作乱象,这是不对的,当做治理的对象更不对。实际上,在网络上,个人的言论和行为,大多数不会成为社会现象,社会事件,影响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相反,倒是一些有组织的行为,比如推手、利益集团等等,他们的行为更容易带动别人,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力。”

  商业对于微博的侵蚀,也应该引起注意,喻国明说:“商业行为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商业行为应该有它自己的规则,真正需要注意的,是不法的商业行为。微博是一个新兴的媒体,它的体系还没有完善,因此给了很多不法商人可钻的空子。因此,应该有一个通行的规则、或者法律来规范和约束。这并不容易,实际上,网民的行为往往是在表面上的,而商业集团则更多是在幕后,他们自有藏身之地,总是把商业行为做得看起来像是网民自发的,找出他们来要比谴责网民难得多。”

  需要注意的是,规范商业行为,并非是拒绝商业,喻国明说:“这种规范应该是理性的,是有规则的,让它能够按照合乎法律合乎规则的方式进行,而不是把所有的商业行为都驱逐在外”。

  人人都得守规则

  微博并非批评者所言的乱局,但也并非没有需要治理的地方,有评论家提出,“要平衡自由表达权和表达的底线权,一方面必须要充分地尊重‘自媒体’,或者个人的表达权。那么让他去泄气,同时也要控制住,要让他知道,表达有一定的底线。”然而,问题是,这样的平衡和治理究竟如何实现?是依靠传统的政府推行,还是依靠社会的自我管理?

  喻国明说:“今天的管理者应该改变思路,以往的家长式的管理方式显然不合适了。家长式的管理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都曾经出现过,不管是包青天式也好,还是罗宾汉式也好,它们在特定的时代都曾经发挥过作用。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复杂程度,文明程度越高,大家长式的管理就越不适合。在今天,过去那种封闭式的管理必然要转变成开放式的管理,从依靠政府变为社会自治,让社会或者各种非政府组织协作管理。”

  更重要的是,当管理成为一种共同协作的形式之后,管理者也就不再仅仅是规则的制定者,同样也是遵守者,喻国明说:“应该有一种普遍有效的规则,来约束所有人,不管是被管理者,还是管理者本身,都受到同样的规则所约束。而这一点,正是今天的管理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