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事件"出炉"过程 网络水军背后存利益纠葛--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揭秘网络事件"出炉"过程 网络水军背后存利益纠葛

杜晓 李媛

2011年07月19日08:42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今年年初,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开班式上强调,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根本目的是维护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和谐、保障人民安居乐业,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营造良好社会环境。做好社会管理工作,促进社会和谐,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条件。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工作中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从今日起,本版开设“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调查”专栏,选取若干问题,深入调查,逐一分析。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调查

  近年来的一系列网络热点事件表明,尽管或多或少地存在偶然和自发因素,但是网络事件背后炒作和推手的作用十分明显。

  胡锦涛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上强调,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信息网络管理,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

  这是中央首次明确提出将虚拟社会管理纳入社会管理范畴,把网络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的管理统筹结合起来。

  网络事件出炉过程揭秘

  殷炜,北京某重点高校的在读研究生,自上研究生以来一直在一家网络公关公司做兼职工作。

  “网络事件的持续时间一般在一周左右,难以延续很久,所以我们动作都很迅速,对于视频质量和图片质量没有特别高的要求,主要看能否吸引网民的注意。”殷炜说。

  而在“事件”被成功制造出来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进一步将“事态扩大化”。

  “在策划和执行完成后,就开始利用帖子、新闻和博客来造势。帖子一般发在一些网民关注度较高的网络论坛上,而新闻则发在几大门户网站。如果事件策划比较成功、比较火,会用刷帖系统把点击量刷高,然后门户网站的编辑看到后会将其放在首页,这样一来,点击量会更高。成功的事件营销新闻点击量大概有几十万。”殷炜说。

  除了“制造事件”外,网络公关行为还包括“引导舆论”。

  “我们也给一些知名企业做事件性宣传,也会做危机公关的工作。如果客户有负面信息出现在网上,我们就会发一些新的消息来掩盖它,然后在论坛上将新帖顶起来,让负面帖子沉下去,使得正面信息和负面信息基本达到中和。”殷炜说。

  “事件营销的效果衡量主要看新闻转载量、点击量、回复量,没有其他准确量化的标准。策划事件包括中间的各个环节,我们主要依靠经验来判断是否会火。”殷炜说,“网络事件营销肯定会有夸大、夸张的情况存在,但这跟广告不都是一样吗?现在广告也都比较夸张,也没有说它是违法的。”

  网络水军背后利益纠葛

  门户网站软文:50家门户网站,每家200元;

  论坛营销:普通帖10万条,每条0.45元;

  精华帖:100条起,每条300元;

  微博营销:30万粉丝的微博发布信息,每条600元;

  博客营销:1000万访问量的博客发布信息,每条600元;

  视频营销:让特定视频有1万条评论,每条0.5元;

  ……

  《法制日报》记者手头拿到的一份网络推手报价单上写着以上内容。

  今年4月,国家多个部办委发起了一场整治非法网络公关行为的行动。行动前的通气会指出,形形色色的非法网络公关行为已经成为互联网上的一大“公害”,而这些非法网络公关行为通常集中在商业领域,背后有利益驱动。

  “公司有时候会亲自联系一些兼职的水军,他们有些有固定工作,有一些是大学生,回复一条帖子的价格为3毛左右。有时候发帖事宜也会外包给专门负责联系水军分发任务的个人工作室,这个价钱会高一些。”殷炜说。

  而在微博兴起后,只要肯花钱,同样能成为网络炒作的重镇。

  “公司会联系一些玩微博、上网时间比较多的人,转发加评论一条规定的微博的价格是一毛钱。公司负责媒介的工作人员也会与一些有高粉丝量的微博主联系,如果粉丝量在几十万人,转发一条微博的价钱是几百元不等。我们雇佣的微博主中报酬比较高的是七八百元,他们的粉丝大概有10万以上。”殷炜说。

  一条所谓的“新闻”也不是免费的。

  “在一些网站发新闻,根据新闻所在位置不同,付给网站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的费用。”殷炜说。

  据殷炜介绍,在网络进行删帖等逆向操作的成本更高,“删新闻比发新闻贵很多。公司媒介人员需要跟各个媒体搞好关系”。

  虚拟社会管理亟待加强

  近年来不断扩大的网络水军成为网络社会崛起的某种绝好注脚。事实上,互联网管理和秩序维护的形势正日益艰巨。

  “受雇佣的‘网络打手’在网络上发布虚假或诽谤信息,是网络信息发布中不规范的地方之一。除此之外,网络社会里的黑客、病毒非法侵入等行为,在民法上也缺乏有效的规制手段。”北京邮电大学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说。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龚维斌认为,现实社会与虚拟社会是经常互动的,这种互动在有些时候有好的一方面,但有时候也会不理性。比如,有些消息未经核实就发布,甚至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网络炒作放大一些事情,这是一大问题;还有一大问题就是网络信息的安全,所以如何防止泄密等事件发生也是值得深入思考的。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虚拟社会的管理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谈论最多的就是存在一些法律空白。

  “以网络水军为例,在现行法律框架下,针对企业的网络诽谤属于民事诉讼范畴,应作为自诉案件由法院直接受理,公安机关一般不予立案。但问题是,网络公关公司的人员分散,很多都是从社会上临时招聘的,如果这些人有什么不法行为,相关部门很难查处。”刘德良说,“而作为受害者的企业来说,也根本没有能力通过网络进行取证,很难查出背后的‘黑手’,甚至连起诉谁都不知道。”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认为,发生在虚拟社会的种种不规范行为对现实社会产生了不良影响,“很有必要纳入社会管理范畴”。

  “从最近几年发生的重大事件可以看出,网络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如果不加强虚拟社会管理,可能会危及社会秩序。”刘德良说。

  毛寿龙认为,加强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是对现行社会管理机制的一个挑战,它需要参照现实社会的一些管理办法,但又需要超越这一机制。具体来说,其难点在于,“现实社会中,行政的区域性和分割性不太适合网络的整体性和高度流动性,而网络社会较之现实社会也缺乏相应的稳定性和封闭性。对虚拟社会进行管理还是要以网络本身为基础,对现有的社会管理机制进行创新。这是一个需要党和政府以及全社会都慎重思考的问题”。

  那么,对虚拟社会进行管理该如何创新手段?

  “首先不要把网络作为敌人,而要作为朋友。互联网还在成长过程中,如果管理不好可能会被人利用。”龚维斌这样解释加强和创新虚拟社会管理的相关理念。

  “加强和创新虚拟社会管理,首先要完善互联网法律法规。网络本身的法律法规还不健全,而很多事情需要依法管理,新事物法律的滞后是个很大障碍。”龚维斌说。

  此外,还应该加强执法。“网络的虚拟性、高效性让有些人认为政府部门找不到他们,所以行为更加放肆。对于执法部门来说,可能因为技术上存在限制等原因,所以执法观念比较懈怠。更重要的问题还是与现实社会中存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情况有关。”刘德良说。

  在刘德良看来,加快互联网技术创新,也是加强和创新虚拟社会管理的一部分。

  “现实社会受物理、地理等限制,在现实社会发生的某一行为、某一事情的影响力总是有限的。但互联网没有国界,限制比较少,所以,网络的开放性、高效性、虚拟性也增加了我们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成本。”刘德良说,因此,从技术上进行创新和改进,能够有效地减少虚拟社会管理成本。

  龚维斌告诉记者,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还需改变观念意识。从以前发生的一些网络热点事件来看,一些领导干部在对待互联网的问题上,存在认识上的误区。

  “加强和创新虚拟社会管理的一大重点,就是要教育领导干部更加正确地对待网络舆论和网民意见,树立正确的网络执政观。”龚维斌说,“目前,一些部门或一些地方一味地认为‘要管、要关、要删’,这不一定是个好办法。”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