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者揭秘"伪书"出版链条 大部分业内人士不排斥--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

从业者揭秘"伪书"出版链条 大部分业内人士不排斥

记者 来扬 实习生 陈业奇

2011年06月13日08:27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在李双龙(化名)看来,国内相当一部分畅销书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

  这位北京某高校出版社的图书编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图书市场上“有问题的畅销书”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盗版书,还有一类就是“伪书”。

  李双龙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关于图书出版的法律法规中并未对“伪书”给出具体的定义,而“出版界谈伪书,一般指的是古书,古今之别”,现在去定义“伪书”,只能从图书的商品属性去界定,指“内容有缺陷的图书出版物”。

  此前,曾有出版界和法律界的人士给“伪书”下了定义,指“出版界涉及图书作者、内容、营销手段含有虚假信息的总称”。

  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司负责人曾表示,“伪书”的普遍做法有三类:第一类,(外国本没有的图书)伪造外国作者及虚假评论。如伪造所谓哈佛等外国著名学府的教授或外国畅销书作家,伪造国际知名媒体、人物的评论,伪造国外图书畅销信息。第二类,盗用国外已有影响或畅销的图书书名及相关信息,包括原外文名字及所获得的荣誉等,而中文图书内容则完全或部分由自己编写的。上述两类图书的内容主要集中在经营管理、励志及心理自助类等方面。第三类做法则是假冒中国的著名作者。

  2005年,新闻出版总署曾公布了两批含有虚假信息的图书名单,并要求各地新闻出版行政部门加强对出版物市场的日常监管。

  大部分业内人士不排斥“伪书”

  北京一家文化出版公司的吴姓编辑告诉记者,“伪书”不是盗版书,也都是行内人士在做。

  “对正式出版的‘伪书’,除了少数有文化理想的从业者会排斥和鄙夷,大部分人是无所谓的。”吴编辑说,“多数从业者只从商业角度考虑,觉得做‘伪书’的人胆子够大,有的人还会羡慕那些做畅销书的。但公共知识分子和主流媒体,当然得大力抨击。”

  他还告诉记者,“伪书”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非法授权的翻译书,一类是市场定制书籍。所谓的“市场定制”是指把一个读者需要的主题概念放大成一本书,然后冠以一个虚假借势夸大的作者,就成“伪书”了。

  据李双龙介绍,国内“伪书”的生产链条一般包括出版社,策划人和写手三个环节。“市场上的‘伪书’大多不是正式的出版社完成的,主要是由各种工作室去策划,去找写手,看市场需要什么东西,这个市场由选题来推动。”李双龙说。

  由于多数文化传播公司不具备出版的资质,因此,上述生产链条的各环节需要环环相扣。

  北京一家图书工作室的负责人罗彬磊(化名)告诉记者,图书出版主要有三种合作模式:一是出版社有选题,找图书工作室来写;二是中间人有选题,联系出版社和写手来完成;三是图书工作室从出版社买来书号,自行完成选题。

  报酬支付一般有两种形式,一是一次性稿酬,一本400页的图书的一次性稿酬约六七千元;另外一种是版税,一般为6%~7.5%。罗彬磊说,版税的报酬一般是在交完书稿后,出版社先付一半,另一半得等到图书上市3个月之后再支付。

  记者了解到,地震出版社在2010年6月1日出版的《西点军校22条军规大全集》一书,定价36元,写手的一次性稿酬为8000~10000元,如果算版税的话,是8%。该书的责任编辑告诉记者,他们的报酬比一般的出版社高,是因为“我们审稿严格”。

  让人费解的是,“西点22条军规”明明是子虚乌有,也通过了该出版社的三审,该编辑称,“西点(军校军规)也有一些资料,不能证明它是假的”。

  人民邮电出版社的一位图书发行人告诉记者,如果要出版这一类的励志书籍,该出版社只付一次性稿酬,在7000元上下,交完书稿后先付1/4,3个月后付完全款。

  2010年9月1日,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了《向西点军校学执行力:打造优秀员工的22条军规》一书,定价29元。

  民间力量打假是最没有约束力的

  写手只是“伪书”生产链条的上游环节。

  李双龙告诉记者,避免“伪书”出现的第一道把关在责任编辑那里,“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你总得去了解,是不是有22条军规这么个东西?”此外,图书的内容、装帧和印刷质量,都是责任编辑要把关的。

  他表示,在对“伪书”的把关流程上,真正能起作用的是图书出版的三审制度。“三审要是造假,也没什么办法了”。但由于一般图书的三审都是图书策划人自己,“自己策划,当然就不会把关了”。李双龙说。

  吴姓编辑认为,敢出“伪书”的出版社一般不会管这个问题,都觉得不会出事。“如果是社里直接操作的,一般是自主约稿或买断稿,合同上注明由作者负责。和文化公司合作的,也都由文化公司以著作权人的身份自担责任。有著作权人说没事,社里就不大管了。”他说。

  李双龙还告诉记者,在对图书质量的监管上,目前国内有两种方式,一是实名书号制,二是重大选题备案。

  “但这两项一般由出版社来完成,并不对策划人和写手形成监管。在‘伪书’的实际生产过程中,出版社采取了隐性的‘买卖书号’的方式――不放弃编审校对印刷的权利,但是在选题策划和写作上完全交给了策划人、工作室,图书出版的策划、发行等工作实际上和出版社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出版行政管理部门也不好监管,最多只能做事后的行政处罚。”李双龙说。

  在陶百强看来,政府主管部门的监管、出版社的把关和来自读者等民间力量的监督是遏制“伪书”出版发行的三股力量。

  2005年,北京锡恩管理顾问公司发布过95本疑似“伪书”的清单;本报关于哈佛图书馆墙上的“伪训言”的报道则来自上海一位中学英语教师的来信;而在豆瓣网上,有网友列出了“中国现代伪书大全”,把“虚假宣传书、非法侵权书、抄袭书、伪科学书”都列入“打击”范围。

  “但民间力量恐怕是最没有约束力的,对此我深有体会。”陶百强坦言,“光靠民间力量打假是不够的。”


ceshi
(责任编辑:宋心蕊)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传媒推荐
  • 精彩博客